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新春KEMOKET 5 會場代買委託開放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連載无能炼金术士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連載无能炼金术士

文章人间食尽 » 2018年 11月 12日, 21:45

夾雜了很多私貨的小說,某種意義上是在介紹世界觀。

風格非常的啰嗦,應該是我很久以前的那種啰嗦風格了,而且是第壹人稱,讓我有點懷念的感覺。

其實我挺喜歡第壹人稱的。。。

這是長篇短篇小說,兩個章節壹個單元的日常劇(?)。

很早以前就想要寫寫看奇幻小說了,可是老是寫不好,想著決定還是寫了發出來,順帶壹提,這個我不定時更新哦,可能下壹篇要等很久很久了。。。

第壹章 師傅是煉金術士
~

  每壹年的第八個月是由炎神主管的月份,因爲炎神暴躁的個性加上他是火的主掌神的關系,在他對世界的影響力達到最大的時候,哪怕是在這片受到光之女神庇護的土地上,除了受到水皇神支配的每個月7日和23日以外,每天的天氣都是壹如往常的陽光普照,萬裏無雲,到了中午從南方吹來的熱浪更是到達了可以用肉眼看見的程度像是受到汙染的靈魂壹樣攪裂著庭院的風景,此時壹切幹燥的東西都會讓壹般的獸人不舒服,比如說這涼亭周圍園林用樹的樹皮,比如說著用白色石頭鍛造的涼亭本身,比如說容易幹燥的皮膚和把燥熱裹住的毛發,再比如說我手上拿著的這本《沈默的金屬》,這壹切都讓人感到失足的不適,因爲壹切都是幹燥的,鼻子嗅不到水分,地面上只有灰塵,眼睛連壹滴眼淚都舍不得流出來,這個時候大多數人會想到三個辦法。



  第壹,找壹個或者幾個可以使用冰魔法和風魔法的法師過來給自己吹涼風——這都是在七曜總局發明出空調之前的想法,在壹定的範圍和時間內可以調節室內溫度的魔法裝置顯然是壹個不錯的選擇,可是每壹個空調都需要魔法力作爲支撐而且價格昂貴,就連我這種相對有錢的煉金術士也只敢在實驗室裏面裝壹個小型空調作爲實驗裝置,這可能是只有皇家和富商才會用得起方法吧。



  第二,直接跑到永凍荒土那裏去,可惜大多數人受不了永凍荒土的超低溫也打不過盤踞在那裏的魔獸——嚴格意義上說的是召喚物和創造物,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誰會專門跑到那種地方避暑才對。



  第三,也是對于身爲煉金術士的我最有用的壹種方案,那就是喝下壹瓶保持體溫的藥劑並且在身體表面擦上壹層無色無味的防曬藥膏,只要這樣就可以很簡單地保持涼爽和舒適了,身爲煉金術士,身體上大量出汗可是會幹擾到試驗的——以上的藥劑和藥膏都不適合普通獸人使用,因爲毒性比較大的關系,只有像我這種接受過身體改造並且提前喝過解藥的人才可以使用,給壹般獸人喝的話,兩分鍾之內就會全身血液結塊而死,以及,是的,這是壹種煉金學界公認的毒藥,但是可以解暑這壹點目前爲止我沒有找到替代品。



  如果我可以做出無毒的替代品的話,把配方保護好賺到我這輩子的試驗都不用特意地去賺錢了,這可以節約多少時間啊?想到這裏我決定在做完每天的日常試驗之後壹定要找點時間去把這種藥劑給做出來,讓我想想看這裏面的有毒成分有哪些來著?風塵草的根——微毒,但是和巴克樂的血液結合在壹起的時候就會變成劇毒了,需要的主要成分是。。。



  “大師!”這充滿元氣的呼喚打斷了我的思路,大師,現在就壹個獸人會這麽叫我,我其實並不喜歡這個稱呼,上壹個這麽叫我的是壹個打算裝成學生來刺殺我的刺客,當然已經死掉了,我並不討厭別人這麽叫我,但是可能是因爲上壹次導致我對這個稱呼有點忌憚,其實也沒有關系,因爲我知道這個叫我的人絕對不是刺客,就算他真的是刺客也對我是壹點威脅也沒有,這個世界上要是有這麽弱的刺客的話,也是給刺客這個稱呼丟臉了,不過我倒是希望他們能夠多派點人來刺殺我,上壹次那個刺客用的毒藥配方我也是第壹次見到而且他還可以當成免費的實驗體,也就是說他們每派壹名刺客我就可以得到壹個新的配方和壹個免費的實驗體,這種事情我是很樂意見到的,賺錢很麻煩的,到了我這個程度的煉金術士也很難找到新的配方了,有些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有點靈感枯竭——這樣說來,好像每次刺客來了之後我都會進入壹個靈感爆發期,啊,看來適當的活動身體也有助于大腦的開發利用,也許我應該多出壹點門親自去采集素材而不是聘請那些無能的傭兵去幹這些事情。



  诶,其實也算不上太無能啦,要不是有他們我也就無法采集到這些珍貴的妖精龍翅膀的薄片,這樣子的話今天下午就應該可以把那瓶複活藥劑做出來了——爲什麽要做複活藥劑?複活藥劑不是煉金術士的挑戰之壹嗎?妳以爲我想要複活誰誰誰嗎?爲什麽要做那種事情,會把死神給惹怒的诶,我還不想壹天到晚被殡儀館的人到處追殺,做出來之後直接連帶配方交給這群麻煩家夥就好了,說不定還能拿到點資金補償,反正平時也有貿易往來,估計他們不會拿我怎麽樣吧。在他們的眼裏我估計只是個有用的危險分子而已,只要我不變成巫妖就好,其實活那麽久真的有意義嗎?對于我而言,就算可以得到永生感覺也沒什麽意思,就像煉金術士這個職業壹樣,無趣、無趣啊。



  “大師妳怎麽不理我啊?”我們先叫他實驗體321好了,實驗體321,身高132cm,體重34kg,從外表上看是壹個13歲的幼虎獸人,實際上則是已經25歲的青年虎獸人,出于身體無法正常從外界吸收魔力的關系,他的身體的生長速度比壹般的獸人要慢上好幾倍,然後再加上我對他身體的試驗,實驗體321(以後簡稱321)的肉體已經基本停止生長,而且在經過試驗之後,他的身體在某種程度上保持了恒定,簡單來說,鍛煉不長肌肉,吃再多東西也不會導致脂肪增加,實際上就算不吃東西也沒有關系,但是由于實驗體321會感覺到饑餓感爲了保證他配合試驗,我還是給他吃了東西。某種意義上他的肉體無限接近于永生的狀態,但是僅僅只是接近于而已,任何的物理手段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摧毀這個家夥的身體,畢竟只是普通的肉體,受了傷痊愈的速度和普通的小孩子沒有兩樣,而且雖然仍舊會生病,普通的感冒和內部髒器的感染都是有可能的,器官衰竭也是會出現的狀況之壹,唯壹的不同就是不會留下後遺症,傷口痊愈之後也不會留下傷疤,至于爲什麽會變成這樣,我到現在還沒有研究出原因來,如果研究出來的話,說不定可以做出類似于長生不老藥之類的東西,當然如果做出來的話,估計還是會被死神的手下追殺吧,诶,真是麻煩啊。



  “嗚,大師又開始神遊了。”既然想到這裏的,要不就把今天的試驗安排成身體結構解析的試驗吧,爲了避免吵鬧要先把麻藥准備好才行,上次的麻藥劑量似乎有點過猛,差點就醒不過來了,說道劑量問題,實驗體321到現在爲止完全沒有産生任何抗藥性,而且就算是給他注射了疫苗,也不會提高對疾病的免疫力,雖然不知道是什麽原因但是這樣對我的試驗的確是造成了很多困擾比如說——



  “諾森德先生,設施已經准備好了。”



  “哦,好的,我馬上就去。”聽到芬恩的聲音,我立馬就站起身拍拍衣服說道。



  “嗚,爲什麽芬恩壹來大師就這麽快有反應了!”



  我沒有理會321,朝著面前這只新來的黑熊獸人助手芬恩點點頭說:“妳先去實驗室等著我,我有話對321說。”



  “好的。”芬恩立刻就快步離開了庭院,走得速度完全不像是學習魔法的獸人。



  321好奇地看向我說道:“有什麽話要給我說啊,大師?”



  “妳不應該單獨跑出來的,妳很珍貴,是唯壹的,知道嗎?”我摸著321頭上柔軟的絨毛說道。



  “嘿嘿,雖然知道大師不是那個意思,但是這麽說我還是很高興。”321臉紅著說,他好像很喜歡被摸頭,每次被摸頭都會臉色發紅,這個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呢,什麽時候找時間研究壹下吧,“不過別擔心啦,我壹直都在這裏附近,不會被壞人抓走的。”



  “這裏並不是絕對安全的。”



  “诶,可是大師不是在周圍施加了很厲害的結界嗎?應該沒有壞人進的來吧。”



  “也許有的壞人可以直接從大門走進來哦,所以妳千萬不能亂跑。”我牽起321的手,拉著他走下涼亭的三階台階,踏上被斑駁陽光照耀的草坪小徑,嗅著四周花草和樹葉的香氣壹路走向實驗室。



  “可是壹個獸呆在房間裏面很無聊啊,下次妳帶著我出來嘛。”



  “不要,妳很吵。”



  “我保證不吵啦!”



  “妳上次就是這麽說的。”



  聽到我說的話,321沮喪地低下頭,又馬上擡起頭耍小孩子氣地說:“那下次我就要再偷偷跑出來。”



  “妳這樣說,會被我鎖到屋裏哦。”走出庭院,拐過三個彎,走大概60米就到了我和321的生活居所,有關我這充滿秘密的生活居所,等到我有機會再介紹。



  “不要,我不要被鎖起來啦,我要和大師在壹起啦。大師最好了,帶我壹起出門啦!”我無視了在我身旁吵鬧個不停的在我的生活居所的東北方向,有壹扇門,門裏面看上去像是仆人的臥室,實際上則是個秘密房間,在這間臥室的床底下有壹個秘密的地下試驗室入口,要進入這個入口必須要輸入魔法口令,這個魔法口令就只有我和321知道,所以芬恩每次都會站在床邊壹臉平靜地等我和321出現,然後我念出魔法口令,床鋪會緩緩消失變成壹個木板門,木板門自動打開露出向下的通道。



  爲了防盜,就算是破解了魔法口令,第二道防盜程序也會立刻啓動,如果這個時候直接從木板門入口走進去的話,會被我設置的魔法陷阱吸成幹屍(也是很棒的試驗材料),必須要等3分鍾才能走進去,並且這個魔法門每次被打開我都會接受到感應,按理說應該是沒有誰可以潛入到我的秘密實驗室的,所以說我壹直在升級實驗室的安保設施,不僅僅是門口這裏有,實驗室裏面也有很多防盜陷阱,由于我用這個實驗室很長時間了,所以說到底裝了多少陷阱我自己也不清楚了,反正到了後來裝陷阱這件事成了我的業余愛好,每新研究出壹款陷阱我就會裝在實驗室,像我記憶裏這麽好的人都放棄記憶了,這個實驗室可能已經變成某種可怕的迷宮了,不過接觸方法和觸發方法我還是有壹點印象的,這樣就不至于因爲自己的親手造的陷阱而死掉——說道這裏,其實有好多煉金術士都是被自己的研究出來的東西給弄死的,死法各種慘烈,我倒是不在意怎麽死的,但是如果因爲自己造的東西死掉,那就說明道行沒有到家啊。



  照理來說沒有獲得七曜學術機構頒發的壹級煉金術士證書是不可以去搞什麽特別研究的,頂了天當個助手,壹方面是資曆不夠,另壹方面是如果讓那些菜鳥煉金術士去搞什麽研究的話可能會發生人身危險,盡管現在這個時代戰爭不斷,魔獸橫行,人命不值錢,可是七曜機構可是把人的生命當成資源看待的機構,誰誰誰死了就說明他們又少了壹個勞動力,哎呀,這樣總感覺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是給七曜機構這個大老板打工的員工啊,怎麽覺得有點悲哀的感覺。



  “大師,妳給這個地方下這麽多陷阱到底是爲了什麽啊,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會想要入侵到這種地方來吧。”321拉著我的手臂看向地下室入口說道,他到現在還不明白知識的珍貴和重要性啊,有些時候真想要送他出去上學。



  芬恩幫我說明道:“這裏面可是保存著很多珍貴的實驗設備和價值連城的素材,已經對于很多人來說近乎于無價之寶的知識,所以諾森德先生才會這樣防範。”



  “诶,我明明也是師傅的無價之寶,爲什麽不能這麽防範我到處亂跑。”



  “壹開始我也是這麽想的,但是我立刻想到妳估計會在房間裏面壹頓亂搞然後無意識中觸發某些機關把自己害死,所以說就放棄了。”我直接明了地解釋道,“而且估計上妳也會耐不住寂寞吧。”



  “不會不會,只要師傅天天來看我的話,我全身心都會覺得滿足!”全身心都會滿足——爲什麽見到我就會全身心滿足?這是他的某種身體特質嗎?全身心滿足,意思是說他連飯都不用吃了,不對啊,現在他也每天都在見我,也沒有不吃飯的迹象,反而見了我之後會吃得更多,他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指見了我之後會産生很長時間的情緒上的興奮狀態吧,就像是那些瘾君子磕了藥壹樣,唯壹的區別就是對身體無害了。



  “現在也是天天在看妳,既然全身心都會滿足的話,以後就可以把飯錢省下來了。”



  “嗷嗚!不要啊!”我拍拍321的頭,見到陷阱裝置已經解除,芬恩立刻就吟誦咒語點出壹陣魔法光。



  “先生,我們走吧。”我向他點點頭,讓他領在前方,我拉著321的手在他身後,壹步壹步地走下去。



  由于是地下設施的緣故,這通道裏很黑而且沒有設置光源,只能靠芬恩那有些微弱的魔法光來探路,當初設計的時候考慮不周,導致樓梯被設計的過窄,必須要相當的平衡性才能正常的走下去,芬恩和我基本可以如履平地的走下去,但是321就不行了,每次走這個樓梯都會緊緊抱住我顫抖個不停,畢竟這裏壹旦失足就會壹路摔到底,很高概率會直接死掉,而且321對于黑暗的樓道有心理陰影,似乎是當年當奴隸是烙下的,總之,就是走在這個樓梯上面的時候會非常非常的麻煩,感覺像是帶了壹個大包袱壹樣。



  “請小心壹點。”芬恩習慣性地對我說,在成爲的我的助手之前他好像是某個服務機構的人員,所以職業習慣讓他有點關心的過分了,就是三步壹回頭那種,而且我不喜歡那個表情,那個看上去同情心泛濫的眼神和似笑非笑的嘴角,雖然我不會提出來讓他滾蛋,但是我還是希望他們能夠派壹個更好的助手過來——據說七曜那邊的研究院最近研發出了壹種新型的助手機器人,我要不要買壹個試試看呢?如果不太好用的話,就丟給321當玩具好了。



  “我們到了。”到了樓梯底部,空間壹下子開闊了不少,至少不像是這個樓梯這麽擁擠了,芬恩從實驗室的門邊讓開,這道門他是打不開的,這個實驗室的門看上去像是普通木門,實際上卻是用精靈靈木做出來的,是的,裏面的確有壹個精靈的靈魂,不過不是我殺的也不是我把他束縛在這個門上的,所以他對我好像也沒有什麽恨意,很自然就爲我服務了,不過和我見過的很多被附靈的物品不同,這個精靈的靈魂完全不願意說話,也沒有顯示出孤獨的迹象,只有偶爾他會給我說壹兩句話,比如說:



  “。。。最近怎麽樣?”



  “還好。”



  然後就沒有聲了,我也不懂這個門是怎麽想的,反正就是這個樣子,也許他已經厭倦了和人交流?可以理解,畢竟和別人交流什麽的,的確很麻煩,大部分人就是蠢貨,說的話是壹點也聽不進去呢——想到這裏,我在想我是不是應該找個徒弟來傳承壹下我技術呢?或者直接分享出去也可以,我是覺得無所謂。



  我走到門前,將手放在門上,念出好久以前就失傳的連說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的遠古精靈語,將魔力注入門中,門發出壹陣淡綠色的光芒,然後像是歎息壹般的打開了。



  “謝謝哦,小門。”321在壹旁點頭道謝,自從他知道了這個門是有靈魂的每次使用這個門的時候他都會說上這麽壹句,要不是知道他很怕這個樓梯,我都懷疑他會壹有時間就找這個門聊天了,畢竟321可是做出過不少奇怪的事情。



  門壹打開,那股熟悉的多種煉金素材的混合氣息就深入的我的鼻腔,雖然不是很好聞,但是這是我熟悉的味道,我領著321走進去,打了個響指,這裏立刻就變得明亮起來,那種溫和不刺眼的亮而不是外面那灼熱的陽光。芬恩跟著我們走進來,他手腳很快地立刻開始檢查器材和素材的安全,並向我確認今天的事項:“先生今天要做的試驗有3個,壹個是繼續進行上次沒有完成的對實驗體321的魔力分散道路試驗,這部分器材我剛剛已經確認過沒有問題了,第二個是——”



  “等壹下芬恩,我們今天主要的任務是做出還魂藥劑,其他的事情可以暫且擱置。”芬恩聽完我的話,禁不住皺起眉頭。



  “這就是師傅說的那個複活藥劑嗎?”321聽了我的眼睛閃出金光。



  “嚴格意義上說,複活是需要很多步驟的,不僅僅是保證靈魂不進入輪回,還有重塑壹副鮮活的肉體,不過這的確是最重要的素材之壹,有了這個我們就算是攻破了複活儀式的最大難關。”



  “也就是說不會有獸再死去了嗎?”



  “如果每個人都有錢重塑肉體的話,也許吧,但是321妳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死去的話,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麽樣子?資源會不斷被消耗,然後人口還會持續增加,很快的這個世界變回退回蠻荒時代。”我對懵懵懂懂的321說道,“死亡是這個世界必要的壹環,正是因爲有人死去,才會有人得到希望和空間來生存,永生也就意味失去了希望的延續,人就算肉體不會腐朽,思想也會逐漸腐朽,只有神才可以任性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覺得神其實蠻可憐的。”321說道。



  “是啊。”我回答說。



  “所以說爲什麽還要制造這種東西出來?”芬恩問道,“這種東西不僅僅是會帶來災害而且還會把殡儀館的人引過來。”



  我轉過身去瞟了芬恩壹眼問道:“妳害怕了?”



  “先生妳知道殡儀館那些人是有多麽的不擇手段不計代價吧?”



  “殡儀館,是什麽?”321問道。



  “321妳每天都在看書卻不知道殡儀館是什麽嗎?殡儀館是死神手下的壹個以維持死生平衡,保證死者可以安然過渡到輪回爲目的宗教組織,和教會是同壹種東西。”



  芬恩說道:“我不覺得和教會是同壹種東西,畢竟那玩意的勢力滲透到方方面面,而且手段非常極端,每個地方都會有來自殡儀館的特務。”



  “我倒是覺得殡儀館比較好說話,畢竟他們沒有那麽多清規戒律,只要保證妳不是不死生物然後該死的時候去死就好了,他們滲透到那麽方方面面卻實際上並沒有監管到生活層面上來,換言之我覺得比教會好的在于,他們不在乎道德,他們只在乎他們的目的,而這個目的和我基本沒有太大關系。”



  “本來是這樣的,但是妳硬要研發這種東西,把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來。”



  “我沒有這個打算,如果研究成功的話,我就會和殡儀館的人商討,把這個配方賣給他們,這應該算是壹筆不小的收入了。”



  “比起錢,不是應該先考慮風險嗎?”



  “所以我問妳,妳害怕了?”我毫不客氣地說,“如果害怕和自己扯上關系的話,請妳趕快從這裏滾出去,每份工作都會有風險,煉金術士的工作尤爲有風險,每年因爲煉金術意外死掉的人不下十萬,這還只是七曜的調查數據,妳身爲煉金術士居然怕死?”芬恩被我的氣得臉有點扭曲起來,這家夥果然沒什麽耐性啊。



  “321,妳怕那群家夥找上門來嗎?”我摸著321的肩膀問道。



  “師傅在的地方我都不會害怕哦。”321非常乖巧地說。



  “。。。”芬恩的臉被氣得變形,不過很快地,他便像是翻書壹樣回到了之前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樣子,點頭道,“那好吧,先生,我們現在開始嗎?”



  “現在開始,妳去把材料拿過來,開始記錄比例成分,方法和上次壹樣,先用封閉鍋爐再導入成液機——記得不要再犯上次的錯誤了,影之骨不能用光魔法直接搗碎,要放進壓力機器才行,雖然這次用不到,但是我還是得提醒妳,還有地底模仿魔的心髒要記得放入離心機裏面才行。。。”我壹邊指揮著芬恩,自己手也開始動起來,過了不壹會,壹切設備開始正常運轉並發出轟鳴聲,很好,說不定這次就成了呢。



  “師傅,我能幹什麽啊?”321在壹旁問道。



  “妳想要幹什麽?”



  “幫助師傅!”321非常興奮地說,很可惜的是這裏並沒有什麽可以讓321這種沒有經過系統學習的獸人幫助的地方,這裏好像也沒有哪個機器321會操作的,哎呀,該怎麽辦好呢?



  “要不讓321先回去,這裏對他來說還是有點危險的。”芬恩壹邊忙著手上的東西,壹邊說道。



  “不了,他留在這裏就好,這樣吧,還記得上次的試驗嗎?”



  321點點頭噘著嘴說:“那個很不舒服诶,而且還要在手上插兩個大導管。”嗯,那個不是導管而是魔晶管——不過沒有關系以後有機會會教他。



  “那妳去把上次試驗産出的樣本拿去機器那裏分析,把數據記錄下來給我就好,”



  我摸摸321的頭,321鼓著嘴巴不滿地說:“真無聊,不過既然是師傅的話,我會聽的,那師傅加油哦。”



  “嗯,去吧。”321放開我跑到實驗室的壹邊開始把樣本進行分析記錄,嗯,手法比上次熟練了不少,但是還是有壹點問題,而且321的字非常的難看,到時候說不定還要321念給我聽,唉,可能比我親自去記錄還要麻煩,我這不是沒事找事幹嗎?



  ~



  姓名:實驗體321



  性別:雄



  種族:虎獸人,普通的橙色皮毛,普通的黑色斑紋



  職業:無——如果當試驗體算是職業的話,那麽實驗體。



  陣營:中立善良,在涉及到有關諾森德的時候陣營化爲混亂中立



  簡介:諾森德持有的實驗體,原本是壹名將死的奴隸,被諾森德看中資質被買回來當成實驗體,對諾森德有著異常的好感。身體雖然只有14歲,但是真實年齡已經有25歲了。不知道是因爲何種原因無法使用魔法,甚至體內沒有壹絲魔力,按照諾森德的說法,321的存在和僵屍沒有任何不同。



  雖然每天都要經曆在外人看來十分殘酷的試驗,但是本人表示並不在意,對諾森德的信任超過了壹般人們可以想象的程度,對諾森德的了解也是異常深入的,從某個角度上說,他除了諾森德以外誰都不相信。



  目前爲止只有極少數獸人知道321的存在,321對于自己的過去也沒有多少清晰的記憶,在試著使用了刺激記憶恢複的藥水仍舊無效之後,諾森德決定放棄從這個方向來得知321到底是出了什麽問題。



  表面上看只是壹只有著天真浪漫充滿元氣的普通獸人,性格善良好動,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和諾森德壹起到外面去玩,最好能夠去遠壹點的地方旅遊。



  屬性:



  魔力:無



  力量:E



  速度:E



  特性:E(?)



  耐力:E



  抗性:B++



  誘發:E



  技能:



  被動:



  肉體修複lv???(能夠奇迹壹般地不留傷疤的將自己的肉體修複,雖然和自然痊愈沒有什麽太大的不同,但是到了這個程度幾乎類似于時光倒流了。不會受到任何永續負面狀態的影響。)



  強韌精神lv9(難以被摧毀的強韌精神,到達這個程度的強韌精神是不可動搖的,是類似于狂信徒的精神。不會受到任何精神異常的影響。)



  容器適應lv9(本身具有極高的容器適應性,無論是肉體還是靈魂都可以作爲容器容納各種事物——雖然如此,如果輕易把他當成容器使用說不定會發生不好的事情。該技能會自動變爲作爲所容納之物的壹個技能,這個技能會被視之爲lv9,並且將會抵抗容納之物的某些特性。)



  ???lv9(在某種情況下會被觸發的技能。)



  煉金知識lv4(常年呆在諾森德家裏,沒事幹只好看書,于是記得的煉金知識,很不穩定,而且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但是因爲運氣比較好加上諾森德的書庫容量大而且繁雜的關系,他的知識運用能力比壹般的煉金學徒要高上壹點。在使用煉金藥劑或者魔法的時候,受到壹定加成,在處于某種煉金藥劑造成的狀態時,自身的防禦力和魔法抗力增加。)



  主動:瞬時之障(由諾森德給予的裝備,能夠在受到致命傷害的時候啓動,防禦5次傷害,之後進入壹個10回合的冷卻,屬于裝備類的技能。)



  魔瓶·精靈之眼(由諾森德給予的裝備,瓶子爆炸之後會立刻碎裂並且對範圍內的敵人造成剝奪感官的效果和壹定程度的傷害,具體持續時間和敵人的抗性成反比,至少持續壹個回合——對于持有直覺效果的敵人效果會減半,對于無意識的敵人不會産生效果。)



  魔瓶·妄想之牆(在炸開的位置創造壹堵具有魔法力和幻覺效果的牆,任何觸碰這個牆或者被範圍內的敵人都會陷入嚴重的幻覺之中,並且每回合都要因爲強烈幻覺氣體而産生虛弱效果,這個虛弱效果會在每回合減少最大生命值,直到恢複正常爲止,該技能的持續時間和抗性有關系。)



  書印·謎語封印(對單體敵人使用,將目標困在原地並且造成傷害,在目標回答出謎語之前無法脫出,持續回合和目標的智力與運氣有很大關系,不受抗性影響。)



  指輪·超越意識(由諾森德給予的裝備,使用之後進入任何人都無法意識到的狀態,類似于‘路旁之石’,只能持續很少的時間,冷卻5回合。)



  暗鍋·崩解(由諾森德給予的裝備,目前還沒有使用過,據說很厲害,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時候才能拿出來用)



  武器:無



  類型:無



  特性:???



  魔法屬性:無



  ~



  321:大家好,歡迎來到本文末尾的名詞解釋時間啦!這是我和師傅第壹次主持這個節目,嘿嘿,我真的很開心呢,師傅快過來給大家問好啦!



  諾森德:大家好。



  321:太簡潔了!這樣顯得我好啰嗦哦,師傅真過分!明明師傅才是啰嗦的那壹個。



  諾森德:今天要給大家介紹的是煉金術士分級系統。



  321:無視我了!?



  諾森德:所謂煉金術士分級系統,是通過壹個煉金術士對煉金術領域做出的成就進行評級的系統,每過3年就會由世界煉金術士協會進行壹次考核來確定等級,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初級,中級,高級三種,除了這三種以外,還有終身榮譽煉金術士這壹種,不過能夠獲得終身榮譽的人少之又少,基本不被大家計算評級制度內了。



  321:師傅是哪壹級啊?



  諾森德:忘了。



  321:居然忘了!



  諾森德:不是很關注這個。



  321:那也不應該忘掉啊。。。這些等級之間有什麽區別嗎?



  諾森德:首先是補貼,每年協會都會給協會名下的任何煉金術士發放補貼,理所當然的,高級的補貼比初級的高得多,但是說句實話,煉金術士協會發放的補貼對于煉金術士來說幾乎是九牛壹毛,完全不夠用,壹個好的煉金術士第壹要務就是要保證自己不至于破産,我見過很多非常優秀的煉金術士因爲完全沒有經濟頭腦而每日生活在極度困苦之中,連試驗也不得不終止,最後因爲3年審查期到了被降級或者直接停職的,由此陷入降薪——降職——破産的惡性循環之中。



  321:突然覺得師傅的守財奴性格也不是那麽難以理解了呢。



  諾森德:其次初級到高級可以購買的器材不同,而且高級可以進入協會去購買配方,中級的話可以買到壹些很麻煩的素材,初級的話限制會非常多,所以每年各種初級煉金術士到了考核的時候都會拼命彰顯自己的成績,畢竟在煉金術業界只有中級煉金術士才有發言權。還有值得壹提的是,因爲煉金術非常危險,和召喚術與血魔法並稱爲三大危險法術,所以任何煉金實驗都必須要有至少壹名煉金術士才能實行,否則就是違法會被逮捕的。另外就是任何煉金制造的物品也好,藥水也好都必須要至少持有初級煉金術資格才能售賣,當然還需要商會頒發的許可證才行,另外,任何煉金手術必須要有中級資格才能實行,而且實行的地點不可以是實驗室之類的地方,必須是當地的醫院,如果妳是高級煉金術士的話,上面這些就都不用擔心。



  321:高級煉金術士真的好方便啊。



  諾森德:全世界高級煉金術士加起來不到壹千個吧,是非常難以通過的考核,升到初級只需要通過書面考試考試就行了,升到中級則需要交付壹份材料進行審核而且通過中級資格的考試,升到高級的話,則要通過“奇迹煉成”的考核還要通過壹項名爲“成就測驗”的考核,能夠通過的人寥寥無幾,是非常困難的。



  321:什麽是“奇迹煉成”啊?



  諾森德:就是煉成壹個奇迹物品,這個我們到時候再談,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裏吧。



  321:那好吧,大家再見咯,歡迎下次再來哦——诶,因爲太啰嗦了所以不願意再來了!別,別這樣啦!
花了太多时间来成为自己
花了太多时间来相信他人
最后自己也不重要了
最后背叛也不疼痛了
也不过如此而已
頭像
人间食尽
白月公民
飛星流逝
文章: 71
手頭現金: 9,574.20
性別: 男
設定: 你看吧,又是那只黑猫,那只讨人厌的黑猫,他又带着他的故事来了,你看他那个扬得老高的嘴角和那不吉利的黑色,还有他那浑浊不清漆黑迷离的故事,他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能够让人喜欢的地方!
你可千万不要和这只黑猫说话啊,如果你轻易地去和他说话,你就会被他拉倒一个非常深非常黑的地方去,那个地方充满了悲伤和绝望,你一旦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Re: 无能炼金术士

文章人间食尽 » 2019年 1月 14日, 13:31

  “芬恩,”321直呼芬恩的名字,芬恩正在采集花園裏他上個月種下的草藥,他身上穿著那件321經常見他穿的棕色大長袍,這件大長袍和他 皮毛的顏色是壹模壹樣,321不明白這樣到底和赤身裸體有什麽區別,而他也不明白赤身裸體到底有什麽不對的,所以,他壓根不在意芬恩穿的什麽,他想,可能芬恩自己都不在意自己穿的什麽吧,“妳為什麽要自己種草藥啊?”

  “我是草藥學者啊,自然要種自己的草藥,而且這些草藥也會捐獻給教會用來進行研究和醫治那些沒有錢看醫生的人。”芬恩說著,鼻頭輕觸手上的紫色花朵,從321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在和花朵接吻壹樣,“這種花叫做紫雲草,是非常基礎的藥物。”

  “我知道,我在書上看到過,可以加速傷口愈合對吧?”

  “對,這是紫雲草對於外傷的療效,對於體內的話,每天清晨服用壹包晾幹紫雲草泡過的茶可以對體內的毒素有緩沖作用。”芬恩說著,從大長袍裏掏出壹根麻繩把手上那壹束紫雲草紮起來捆成花束,接著放在壹旁的竹簍裏,那個竹簍裏已經有著各色的草藥,這紫雲草則是把最後的空隙也占掉,芬恩背起竹簍,摸摸321的頭。

  321帶著笑容抱了下芬恩說道:“雖然紫雲草是最常見的作物,大家都把它當成醫療必備物品放在家裏,但是321知道哦,紫雲草本身也可以當成某些毒物的催發劑,這樣溫潤的草藥卻可以成為害人毒物的溫床,妳不覺得很諷刺嗎?”

  芬恩臉上笑容漸漸消失,他壹如背對著諾森德那樣冷臉嘆氣道:“有些時候我都快忘了妳曾經是個奴隸而且妳已經25歲了這件事,小孩子的身體總能刺激人心中的憐憫,而妳很善於利用這壹點。”

  “芬恩我覺得妳想太多了,我沒有故意去利用什麽哦。”

  “就是因為沒有故意才可怕啊。”芬恩冷笑著說,“就像是紫雲草壹樣,就算是基本上是無害的草藥,但是在遇到某種情況的時候就會變成致命毒物的溫床,321,我來考考妳,妳知道會被紫雲草刺激而毒性發作的毒物有哪些嗎?”

  321歪頭想了下說:“繭蠅草?”

  “不對。”

  321又猜了壹個:“龍帝樹的花?”

  “不對。”芬恩苦笑著說,“光是知道會刺激毒性,不知道會刺激什麽毒這樣是沒有意義的哦,而且妳說的都是很常見的毒性不致命的毒物,也沒有考慮到動物毒的可能性,看來功夫還沒有到家呢。”

  “我還沒有看到那壹部分。”321沮喪地說,他下定決心壹定要好好研究下次見面再討論這個的時候讓芬恩嚇壹大跳。

  “那麽,我告訴妳好了,紫雲草會刺激的毒妳至少要知道的壹個是——”

  “死春枝。”諾森德的喊聲傳入了在自己記憶裏神遊的321耳朵裏,321眨眨眼睛回到現實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才完成壹半記錄紙和桌子上壹個接著壹個有著和他名字差不多號碼的樣本,有轉頭看向忙碌著的認真帥氣有型的師傅和緊皺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麽的芬恩,321左耳聽著奇怪機器發出的詭異聲響,右耳聽著傳輸帶和樣本復制機的有著節奏仿佛音樂伴奏壹般的聲音,321想,要是有個機器人歌手的話,這裏就像是劇場的舞臺劇壹樣了啊。

  321想起自己以前被關押的地方,那黑黑的地下總能聽到從天花板上面傳來的每秒歌聲,他以前以為自己是被關在壹個高級劇場的下面,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那個地方是壹個妓院,那美妙的歌聲其實是妓女或者男妓的聲音。

  不過這也沒有關系,他依舊很喜歡那些歌聲,他想要有壹天能夠去見壹見那唱歌的人,告訴她或者他自己很喜歡他或者她唱的那首歌,請求他或者她給自己專門唱壹次,那是在昏天黑地之中忍受著折磨的他的唯壹願望。

  321從來就不覺得有人會來救他,在很早以前321就失去了“希望”這種東西,然後諾森德出現了,於是諾森德就成為了他的“希望”。

  “死春枝,是壹種非常稀有的有毒植物,沒有枝葉,沒有果實,只會開花,妳知道為什麽這種植物會很少見嗎?”

  “因為,這種植物是壹種寄生植物,通過寄生在其他植物身上,壹開始會表現出共生的姿態和其他植物共享養分,但是在之後,死春枝對養分的需求增大的時候,就會進壹步奪取原本植物吸取的養分直到那個植物死去為止,在那個植物死去的時候,死春枝就會開花,然後通過花把孢子傳播出去,只要壹只死春枝就可以毀掉壹片森林,所以這種植物被我們給盡力鏟除掉了,只在專門的地區留有壹小塊。”芬恩忽然問道,“妳,有沒有想過,諾森德只是在利用妳,只要有壹天妳沒有利用價值了,他就會拋棄妳,甚至吞噬妳,妳沒有想過嗎?”

  “這個嗎,我當然有想過,不過我覺得不重要,所以就無所謂了。”

  “唉,321妳——”芬恩忽然間猛吸壹口氣,他拿起胸前的教會人士才會佩戴的吊墜,對著吊墜吻了又吻,接著望著天空說道,“我剛剛差點說了不應該說的話,唉,看來我的修行還沒有到家啊,請女神展現您的仁慈,原諒我內心的動搖吧。”

  “妳想說就說嘛。”

  芬恩溫柔地笑笑說:“321妳有妳的想法,我沒有剝奪妳想法的權力,但是我希望妳能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總呆在這裏。”

  “我也想啊,但是妳知道的,我的身份要是暴露出去會很危險的,諾森德也是為了保護我才這樣的。”

  “是嗎,那就這樣吧,我們現在去把草藥拿給先生吧。”321點點頭,挽起芬恩的手臂和芬恩壹起離開了花園。

  至少321記得是這樣的,那壹天並沒有發生什麽特別的事情,芬恩也不是第壹個這麽問321的人了,321非常認真地思考過這件事,有關師傅的,有關自己的,321不知道到底是繼續保持這樣下去比較好還是能夠產生壹點變化比較好,他知道而且相信自己若是去求師傅帶自己出去玩的話,他壹定會帶自己出去的,師傅壹直對自己很好,哪怕旁人看不出來但是321知道,321壹直都知道,他知道是他自己選擇了師傅,是他真心真意的愛著師傅,他知道師傅不是完全在利用自己,哪怕真的是,就像是死春枝利用其它植物壹樣,他也並不在意,對他而言這些壹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現在自己不會被師傅給拋棄,而且他相信未來他也可以壹直呆在師傅身邊,說不定有壹天自己可以成為師傅的助手,321壹定會盡全力讓這些事情發生的,他就是這樣的愛著師傅。

  “死春枝,現在就這麽壹小把就要那麽多錢,那個‘植物凈化運動’真是我見過的最愚蠢的事情了。”諾森德突然這麽抱怨道,手上仍舊進行著非常精密的操作,從壹根白色的死春枝上切下非常小壹塊,然後稱重,直到重量達標之後再丟入儀器裏進行煉化或者分解或者壓縮——321不知道那個儀器到底是幹什麽用的,煉金試驗和研究大多數都很無聊,重復的步驟、不停的煉化、方案的提出,對於321而言簡直是乏味到不行,但是只要是諾森德喜歡的,他就也要用心去做,不管他自己喜不喜歡。

  芬恩苦笑說:“那也是無奈之舉,畢竟死春枝在那個時候的擴張太嚴重了。”

  “妳在胡說什麽啊,芬恩,妳什麽時候見過死春枝會有大範圍擴散的?”諾森德說道,“我們花園裏就有幾根,妳見到滿花園都是死春枝嗎?”

  芬恩回頭看向諾森德驚叫:“什麽,我們花園裏有死春枝。”

  “是啊,因為太貴了,所以我自己要來種子種了壹點在花園裏,就在D區,妳沒發現嗎?我以為妳每天都在花園裏面逛個不停呢。”諾森德壹邊說手上的工作也沒有停下來,芬恩則完全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諾森德回過頭狠狠地看了他壹眼之後,芬恩才勉強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D區是您的私人花園,我沒怎麽去過。”

  “我經常去哦!”321舉手高興地說,“是那個矮矮的白色的東西嗎?”

  “321,應該學著用更加專業的詞語才對,就是那個只有白色莖稈表面凹凸不平帶有細密黑色斑點的植物。”

  “在花園裏面種那種東西——”

  諾森德直接打斷說道:“身為草藥學家,應該有點實證精神才對,321,我問妳,妳看見死春枝把整個花園都覆蓋掉了嗎?”

  “沒有啊,就是普通的安安靜靜地呆在花園裏面。”

  “妳聽到了吧,不會覆蓋整片花園。”

  “但是——”

  “妳身為草藥學家,不要讓我來專門給妳解釋。”諾森德這麽壹說,芬恩咬緊牙齒不再發言。

  但是321興致勃勃地說:“可是我想要知道是為什麽誒!”

  “妳只是不想要工作吧。”諾森德白了321壹眼,321立刻臉紅了。

  “沒有,就是,只是對知識的好奇!”

  “誒,好吧,321,用點腦子想壹下就知道,如果死春枝真的按照書上說的那樣有害的話,不用等到我們這壹代,早在幾千年前世界上所有的植物就應該全部死掉了才對,那麽為什麽到了現在大多數植物卻活得好好的,哪怕是泛濫成災的也輪不到死春枝呢?”諾森德壹邊說,壹邊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死春枝明明就有泛濫過。”芬恩說。

  “人為事件,在我看來如此,幾千年都沒有泛濫的記載,突然間就泛濫了,這個世界上沒有這種巧合的,芬恩身為學者不應該這麽天真才對。”諾森德說道,“我死春枝是如何泛濫的沒有壹點興趣,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麽造成了死春枝的泛濫,不過自從那天以後這種植物的危害就被擴大了,明明只是普通的帶毒而已,居然被說成是壹小只就會毀了壹片森林,真是太蠢了。”諾森德說道,冷笑壹聲,“哼,我看只有蠢貨才會相信吧。”

  321心想,幸好自己沒有相信,不然自己也變蠢貨了啊,他完全沒有註意到芬恩臉上變化莫測的表情繼續問道:“那到底是什麽原因嘛?”

  “死春枝是生物不是病毒,妳看壹眼就知道,死春枝的寄生方式很簡單,就是從寄生體身上汲取養分而且壹旦寄生體死掉,死春枝也會死掉,明白了嗎?死春枝是不會讓寄生體隨便死掉的,換言之,死春枝根本就不會過分的汲取養分,讓自身成長,在‘凈化運動’開始之前,很多野生植物上面都有壹小塊白色的堅硬部分,那就是死春枝,只是太小了壓根沒有辦法造成影響而已。何況,不是每壹種植物都會被死春枝寄生的,死春枝只能寄生弱小的或者枝幹和自己相似的植物,枝幹相似的植物往往不缺養分,弱小的植物則有優秀的繁衍方式,總之死春枝無法造成威脅。”

  “妳在花園裏面看到的死春枝,知道為什麽會長得那麽大嗎?”

  “那樣也算是大嗎?”321用手比了壹下,不過是壹塊矮石樁的大小,連灌木都算不上誒。

  “在死春枝裏面算很大了,我用了專門養育死春枝的植物——常石花來當寄生體,這麽壹說,記得好像快開花了吧,開花之後就能采集使用了。”諾森德摸摸下巴說道,“常石花的養分只有很小壹部分來自於陽光,它的根系很發達,所以可以從土壤中汲取足夠的養分和水分,大部分時間連水都不用澆,那個常石花已經10歲了,應該快要死掉了才對。”

  “死掉之後,死春枝會開花播散孢子,然後迅速枯萎,隨後那白色的莖稈會裂開,露出裏面死亡的常石花的屍體,常石花的屍體表皮會慢慢腐爛,露出裏面的果實,我們要的就是那裂開的莖稈的部分,順帶壹提,如果死春枝察覺自己宿主快要因為自己的原因不行了的話,就會自動開花死亡。”

  “這種植物實在是——”感覺就像是某種溫柔而且無用的獸壹樣,321禁不住想起了某個獸。

  “死春枝,開的花是嫩粉色的,讓人聯想起春日,所以‘死去之時化為春日’因此得名。”諾森德說完,又開始繼續手上的工作。

  “呼呼,”這個時候321得意地笑道,“師傅知道死春枝——”

  “死春枝和紫雲草組合起來會產生劇毒。”

  “誒!!!師傅怎麽知道我要說什麽的!”這個時候,諾森德看向芬恩,芬恩也看向他,諾森德從芬恩的眼裏看到了如同迷霧壹般的黑暗,而芬恩從諾森德眼裏看到了如果黑暗壹般的火焰。

  “因為妳太好猜了,321,想的什麽全都寫在臉上。”

  “嗚,遲早有壹天我要變成謎壹般的城府高深的人給師傅看。”321賭氣說。

  “我不喜歡那種人。”

  “嗷嗚!?”

  “我喜歡努力完成自己工作的人。”

  “嗚!321最喜歡工作了!現在321要打起精神繼續工作了!”321壹邊大聲說著,壹邊重新進入工作狀態——盡管這種狀態中的321滿腦子也全都是諾森德剛剛說的話就是了。

  雖然是工作狀態321仍舊可以壹邊做著手上麻煩又討厭的記錄樣本的工作壹邊聽著身後師傅和芬恩的對話:“所謂‘凈化運動’,芬恩,背後教會應該也插了壹腳吧。”

  芬恩閉目壹笑說:“這是機密內容啊,我不可以說的。”

  “死春枝乃是和死神有著相當大關聯的植物,那個時候殯儀館成了全世界的眼中釘吧,所以就對殯儀館來了個下馬威表示教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最有權力的組織,不是嗎?”

  “那個行動,並不是教會組織的,教會也沒有強迫任何人參與。”

  “因此才顯得教會手段高明啊,盡管殯儀館壓根就沒有在意這件事,繼續擴張著自己的勢力,成為了可以和教會並駕齊驅的組織。”

  “從根本上而言,教會和殯儀館的目的是壹樣的,我想教會不會做出那種事情。”

  “我倒是覺得,殯儀館和教會的目的僅僅只是不會起沖突而已,能夠保持現在的合作關系只是兩方都做出了讓步而已。”

  “在您看來,殯儀館和教會那個對這個國家、對人民、對世界會更好壹點呢?”

  “妳是在問我狂信徒組織和內部已經腐化的組織哪個對這個世界更好壹點嗎?”

  “那就,哪個對這個世界更糟壹點呢?”

  “壹樣的。”

  “這個時候就沒有立場了嗎?”

  “不,我的立場壹直是在的,”321豎起耳朵,看著桌上的樣本停下了工作,“只是和這兩個組織沒有任何關系而已。”

  “類似於星之女神的信仰者?”

  “不,我單純只是不關心而已。”

  “不怕兩大組織打起來嗎?”

  “戰爭無論在何處都有,為什麽要害怕?”

  “不渴望和平嗎?”

  “和平就壹定比較好嗎,不見得吧?”

  “啊——唉。”芬恩長嘆壹聲,“您還是更加傾向於殯儀館啊。”

  “也許吧,畢竟都是中立組織。”

  “這個世界並不是靠殯儀館來運作的,我身為教會成員深知這壹點,在殯儀館還是個小派別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想到最後會發展的這麽大。”

  “想要和死神交易的人,對不死生物充滿憎恨的人還有死神原址的信仰者比妳想象的要多得多,這種勢力的膨脹是有計劃的,教會當時太天真了,而且非常的腐敗。”

  “我不得不承認您說的話,當時的確很腐敗,但是這壹屆領導者——菲爾塔蕾絲教皇已經將腐敗現象的80%給清除掉了。”

  “妳是想要說什麽?”

  “剩下的20%,如果由您的幫助的話,我們壹定可以壹舉斬草除根。”芬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321轉頭看向諾森德,他們兩個並沒有註意到睜大了眼睛的321。

  321不知道該不該希望諾森德去幫助教會,他知道教會的人都是好人,某種意義上說,當時自己能夠活下來也是托了教會的福,但是另壹方面上321希望諾森德可以站穩自己的立場不要去做什麽危險的事情,畢竟教會的腐敗可是和死靈崇拜著以及邪王有著密切的聯系,那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我對此沒興趣,恕我拒絕。”聽到師傅這麽說,321松了壹口氣繼續轉頭看向手上的工作。

  “我們可以提供優渥的報酬。”

  “我看上去像是缺錢的樣子嗎?”

  “不不不,我說的報酬不是錢——您對煉金這麽感興趣,聽說您對偶形頗有研究不是嗎?教會從壹些非法操偶師身上回收了不少偶形囤積在倉庫裏,放在那裏也沒有什麽意義不是嗎?拿來送給您,您覺得如何?”

  321立刻又回頭了,他看見諾森德揣摩著自己的下巴,露出感興趣的笑容,眼神還在那裏閃閃發光,雖然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但是明顯是陷進去啦!

  “繼續說。”

  “而且您也知道教會是世界上最大的草藥供給商,我相信這對您的煉金活動壹定會很有幫助。”

  “條件呢?”

  “我們需要您幫我們把邪王揪出來,如果可以的話,請您替我們教會把他收拾掉。”

  “師傅!”321緊張地叫道,“太危險啦!”

  “321,我知道很危險,所以我當然會拒絕。”諾森德傲然說,“不過幫妳們壹個小忙也未嘗不可,我不要妳們的提供的所有偶形,我要親自前去妳們倉庫裏面挑選壹件,然後,我要求壹個月草藥供給。”

  “這,您能提供什麽呢?”

  “邪王的實時位置,而且是壹天24小時全程監視。”

  “。。。”

  “話說,腐敗清除這方面,和教會刺客有著很大聯系不是嗎,如果這是刺客的工作的話,也不知道壹直完成不了會受到什麽樣的懲罰?”諾森德對著沈默的芬恩舔了下嘴唇,露出極惡的笑說,“怎麽樣,接受嗎?”

  “。。。需要通知首領進行協商。”

  “我再附送上我壹部分的煉金成果,我相信妳們壹定會很需要毒藥或者補品這類東西吧。”

  “。。。諾森德先生,真是厲害啊,提出這樣無法拒絕的條件。”

  “這還得感謝妳們教會內部的腐敗幫了我這麽大壹個忙,要不然我還沒有機會呢。”

  “那麽,請允許我先行告退,通知首領。”

  “隨便妳,反正妳留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麽忙。”芬恩微微睜開眼睛,他平靜的笑容中帶上了壹抹瘋狂,他嘴巴不漏風聲地暗自念誦著,壹陣不知何處來的陰影將他包裹,等陰影散去,芬恩也消失了。

  “明明是教會的人,卻是壹流的暗系魔法,真是諷刺。”諾森德說罷想要繼續手上的工作,可是他這才看到321跑到了他的身邊,淚眼汪汪地看著他,他不禁苦笑著摸著321的頭說,“321,我不會做那麽危險的事情的。”

  “這樣的交易,會給師傅帶來麻煩的。”321帶著哭腔說,“邪王可不是那麽好對付的。”

  “現在我身上的麻煩也夠多的了,妳相信我,我可以應付的了。”

  “是,我會好好相信師傅的。”321說著,直接抱住諾森德腰,臉貼著諾森德身上,這樣行動很不方便,但是諾森德也似乎不太在意的樣子,他繼續著手上的試驗的,就這樣大概3個小時過後,321已經趴在地上睡著的時候,諾森德的手中多了壹個閃著光輝的小瓶。

  “完成了啊,真沒有想到居然這麽簡單就完成了。”諾森德看著手中那閃著光芒的金色小瓶,裏面裝的既不是液體也不是氣體,應該是壹種膠質,這就是傳說中的復活之藥,諾森德看著手上的金色小瓶,思考著這個藥是這麽起作用的,他看了眼地上的321,在想要不要用321做個試驗,當然,他不會真的去那樣做。

  321還有用,他想,而且自己正被監視著。

  諾森德轉身舉著金色小瓶對著壹面墻說:“想要嗎?”那墻面上悄然無聲地裂開壹個黑色大洞,那是空間傳送魔法,這種魔法並不是人們可以使用的魔法,那是神才能使用的魔法。

  也就是說,只有最高級的牧師才能使用的魔法,諾森德想起那張討厭至極的臉,那張正從漆黑的洞裏顯現出來的臉。

  “諾森德,好久不見啊。”

  “瞑目。”諾森德忍住厭惡到想要吐出來的惡心感,叫了聲他的名字。

  ~

  姓名:諾森德(是的,沒有姓氏,就是諾森德)

  性別:雄性

  種族:灰毛狼獸人

  職業:煉金術士——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到了他的等級就是奇跡制造者。

  陣營:混亂中立

  屬性:

  魔力:C

  力量:D

  速度:C

  特性:A++

  耐力:C

  抗性:A++

  誘發:A++

  技能:

  被動:

  煉金知識lv9(雖然並不是無所不知,但是到達這個等級之後,就連七曜地域的人都會對他刮目相看,基本上是有關於煉金的知識90%以上全部知道的水平,禁忌煉金已經變成壹種日常。極大的提高煉金藥水和煉金物品的效果,當自身處於任何與煉金相關的狀態的時候自身獲得壹定程度的傷害減免以及大量魔法防禦力和防禦力的加成,自身正面狀態增加3個持續回合,負面狀態減少3個持續回合,當遇到特殊狀態時,該效果從第三次開始生效。)

  奇跡制造lv7(煉金術士的最為強大的能力,奇跡制造,可以制造出“不可能”的事物。這個程度的奇跡制造意味著已經可以單獨進行有關奇跡的試驗。幸運大幅度上升,每次進行煉金試驗的時候全屬性提升,使用的任何的煉金物品有概率格外增加壹個等級。)

  裝置魔法lv8(不是依靠自身作為媒介釋放的魔法,而是依靠於裝置來釋放的魔法,到達這個等級則意味著精通絕大多數的魔法裝置的水平。減少使用魔法裝置的冷卻2回合,大幅度增加魔法裝置的效果,增加魔法裝置的使用次數。)

  維度操縱lv2(對維度有過壹定程度的直接接觸,但是並沒有實際操縱過維度。自身魔力提升,無論任何傷害都會被減免掉微小的固定值,任何對自身的即死效果都會被視之為告死效果。)

  完全記憶lv5(會忘記自己選擇忘記的東西,記住自己選擇記住的東西,但是對深層次的記憶並沒有作用。對任何心智影響有壹定概率免疫,對任何心智影響有壹定概率反射。)

  瀆神知識lv6(對那些褻瀆神明的知識爛熟於耳,雖然平常用不著,但是和教會和惡魔打交道的話會用得上,以及由於諾森德不是專門去學習這些知識的,所以並不把這些知識當成褻瀆知識看待,所以知識的容量是lv8但是實際上表現出來只有lv6。只要在他的周圍,任何神術都有壹定概率失敗,降低與神祗相關成員的神術效果、抗性、誘發和特性。)

  禁忌知識lv6(對那些禁忌的知識爛熟於耳,但是由於平常用不著所以雖然有著lv8的容量但是表現出來只有lv6。降低任何與惡魔相關成員的法術神術效果,降低他們的防禦力和魔法防禦力,並且在他們面對身上有負面狀態的時候,每回合都有壹定概率增加壹個回合的持續時間。)

  禁忌接觸lv3(直接與禁忌接觸帶來的後果,本身也開始變成禁忌,這個程度還不算太嚴重,只有輕微的表現。自身抗性、誘發大幅度提高,自身賦予敵方負面狀態的成功率壹定程度提高,對方免疫概率壹定程度下降。)

  主動:

  ???暫無記錄

  武器:

  ???無名之鍋,目前效果不明

  類型:鍋,煉金術士專用品

  特性:冷靜(受到精神上的正面狀態和負面狀態的收益都減半)

  執著(初始傷害降低30%,但是沒對敵人造成壹次傷害,傷害就有10%的加成。)

  學者(對於學術類的檢定有所加成,但是其他的檢定都會下降。)

  靈悟(每壹次行動都會使自身產生壹個隨機的正面效果。)

  克制(增加命中率,減少回避率)

  魔法屬性:風(增幅魔法防禦,受到物理異常概率增加)

~
  321:第二期講解時間開始了哦,雖然本身故事還沒有更新,真是不務正業的作者啊。

  諾森德:這樣說估計會被刪減戲份,甚至可能會被從故事主角裏面除名吧,下壹章的開頭說不定就是321慘死之類的。

  321:嗷嗚!?(驚恐)

  諾森德:這次要講解的是煉金術士的技能魔法系統和分類,眾所周知,魔法師也好術士也好,所有魔法的使用都需要通過詠唱這壹個環節來釋放,所謂的默詠則需要付出好幾倍的魔力,而煉金術士則不壹樣,煉金術士壹般是通過身上帶的煉金道具來達到效果,煉金道具的使用則並不需要魔力(至少大多數是如此)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準備工作(至少大多數是如此),只需要按照使用方法正確使用即可。

  321:那這麽說來煉金術士的比壹般法師不是要方便很多。

  諾森德:方便是方便了,但是煉金道具並不會因為自身魔力提升而效果提升,而且數量也有限,優秀的煉金道具對財力和素材之類的消耗非常嚴重,舉個例子,壹名法師使用的火球術,會隨著他的魔力和知識增長進而威力增長,可是煉金術士使用的爆炸藥劑無論怎麽自身能力如何提升威力都不會提升,頂多是換了配方來保證威力的增加,可是這樣的改良限制太多了,不如去研發壹種新的藥劑來得快,所以煉金術士看上去很方便實際上上限卻很低。

  321:可是師傅就很厲害啊,我不覺得煉金術比魔法差。

  諾森德:煉金術有煉金術的好處,對於那些本身沒什麽魔力又想要使用魔法的人,煉金術可是類似於福音壹樣的存在,在這裏我給大家介紹壹下有關煉金術制造出來的煉金道具的分類。

  首先是魔瓶,這是最常見的壹種,任何需要容器進行承裝才可以正常使用的煉金道具都被稱之為魔瓶,常見的比如壹般的恢復藥水,罕見的比如精靈封印瓶都被劃分在魔瓶的範疇,還有就是初級煉金術士到中級的考試裏,壹個比較大的項目就是在規定時間內做出壹瓶具有強效催眠作用的魔瓶。魔瓶的特征有以下幾點:1.易於攜帶。2.在每次戰鬥中有著規定的使用次數,使用完之後會進入相當長的冷卻。3.只要破壞容器或者吸收入體內就可以產生作用,使用方式非常簡單。

  321:那按照魔瓶的定義,大家喝的酒也算是魔瓶咯?

  諾森德:嗯,那是廣義的魔瓶,在日常使用中,大家不會把壹般常見的,就算不使用魔力也可以制造出來的東西叫做魔瓶。

  第二種是裝置,裝置和魔瓶並稱為煉金中兩大基礎類型,所謂裝置就是所有的不需要容器就可以使用煉金道具,按照觸發條件被分為觸發性(需要某種條件才會產生作用)自動型(按照指令自動行動的類型)還有操縱型(需要手動操縱的類型)。在壹開始的時候煉金術只有這兩種類型,但是後來隨著煉金術派系的分化和壹些內容上的改變,裝置這種煉金術術語的意思逐漸變成了:壹次性或者可以重復使用的帶有機械原理的煉金道具,而且從中分化出兩個新興的煉金術士的分支職業:工程師和機械師。

  比較常見的裝置比如說我們實驗室裏的那些實驗設備,還有比如說上次那些從殯儀館來的人手裏拿著的黑棺,這些都是裝置的壹種。

  裝置武器和壹般武器的區別是,裝置武器並不在乎能不能夠引導或者增幅魔力的釋放重要的是發揮裝置本身帶有的威力,壹般武器則會在內部帶有魔力網絡或者紋路需要壹定的魔力才能激發出真正的作用。

  打個比方愛麗絲神廟裏面供奉的星蝶之淚就算是拿得到也會因為魔力不夠而導致和壹般的法杖沒有區別,可是像是黑棺這種東西,只要知道使用方法誰都可以使用而且發揮出其威力——當然要熟練使用還是需要練習的。

  裝置的特征:1.需要先設置裝置才能使用。2.需要壹定的條件才能觸發。3.需要某種能源作為動力。4.使用次數有限,除非是批量制造,否則要再弄出來很麻煩。

  321:這,這樣說的話豈不是我壓根就沒有辦法使用壹般的武器嗎!

  諾森德:是的,的確如此。

  321:嗚,可是我也想要用那些很帥氣的武器。

  諾森德:如果妳看見有喜歡的,可以告訴我,我找人可以做個仿造品出來。

  321:真的嗎,師傅最好了!(抱住)

  諾森德:接下來說第三個。

  321:又被無視了!

  諾森德:記錄,所有以卷軸和書作為載體的煉金道具均被成為記錄,這些煉金道具類似於卷軸但是和卷軸不同的是卷軸需要魔力才可以使用,這類書或者卷軸只要翻開就可以使用了,壹般來說為了避免意外翻開會需要發動語作為條件。

  記錄和其他煉金道具的不同是,記錄需要充能才能使用,煉金道具大多數沒有這個特點,但是每壹本記錄都需要充能,有壹些裝置也需要充能,其區別在於,裝置的充能大多數依賴於外界,比如說魔法水晶之類的,而記錄的充能只能用自身的魔力進行補充,另壹個就是,記錄只需要魔力,而裝置則對能源的要求復雜的多,有的需要電力,有的需要溫度,反正不能單純用魔力解決。

  和壹般法師的不同在於,壹個記錄只能記錄壹個魔法,如果是普通的魔法書上面往往有五十個左右的魔法,但是記錄哪怕是再厚重的記錄上面也只有壹個魔法,而且這壹個魔法往往是壹般法師無法使用的魔法(現在常用的魔法不到魔法總數的10%,我覺得這個統計太過樂觀,有5%就不錯了。)。

  記錄的特征:1.需要魔力充能。2.雖然是煉金道具但是卻被視之為魔法。

  321:沒怎麽見師父制造過記錄呢。

  諾森德:那是因為記錄的制造方式非常的繁瑣啊,抄寫咒語,研究網絡和紋路,誒,如果我想要做這些我就去當法師了。

  321:(明明壹般的煉金術也很繁瑣啊)

  諾森德:第四種,偶形,這算是新興類型吧,最近有很多人專門研究這個,我最近也在學習這方面的知識,非常非常的方便,雖然還沒有正式的定義,但是具體來說就是可以長時間使用無數次回收的多功能裝置,分為全自動和操縱型兩種,最終目的是仿造我們這樣的類人生物,非常厲害的壹個新興的煉金術種類,到現在為止歷史還不到兩百年,但是已經有了很不錯的進展。

  由於我不是很了解也不好說,但是我知道操縱偶形是壹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自動型偶形現在在精密性和擴展性上完全不如操縱型偶形,所以誕生了壹種以操縱研究偶形為生的職業——操偶師,我和壹個很厲害的操偶師在煉金術協會的會議上見到過,他向大家展示他的成果:壹只手操縱壹個偶形,然後身後身前還有六個自動偶形,真的是非常令人驚嘆,我想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偶形軍隊這種東西吧。

  321:我記得芬恩很不喜歡這些呢。

  諾森德:教會明確反對使用偶形到戰爭之中,但是估計是無法禁止的吧,而且隨著偶形的發展也可能會出現有著情感和精密思維的偶形,到時候從道德上就很難說了,這也是外界對偶形的普遍擔憂,如何使用偶形才是正確的,這件事可能還會討論很久,不過這些都無法阻止偶形技術前進的腳步。

  321:師傅居然說話居然有點慷慨激昂!嗚,明明都沒有這樣關註過我!

  諾森德:其實我覺得有了偶形的話,有關妳的研究可以暫時放棄。。。

  321:嗷嗚?!不,絕對不可以啦!我不允許!絕對不允許!我要壹輩子和師傅在壹起,才不要什麽偶形來插壹腳!

  諾森德:其實偶形壹開始也是裝置的壹種,但是隨著規模越來越大加上研究區域分化的關系,已經基本從裝置之中脫離出來了,現在基本已經成為壹種完全獨立的領域。基本類別就這四種,這四種也分別衍生出對於煉金術士的四種分化職業:藥劑師、工程師、抄錄員和操偶師。像是我這種對每個類別都有所涉及的類型就會被直接稱為煉金術士。

  321:我記得來這裏的客人都會叫師傅為奇跡制造者而不是煉金術士。

  諾森德:那算是尊稱的壹種吧,我覺得沒有必要,簡單說來如果在某壹個領域或者幾個領域上進行了成功奇跡練成的話就會被人家尊稱為奇跡制造者,至於什麽是奇跡練成,我們下次再說吧。

  321:那麽大家,本次啰啰嗦嗦的講解環節就此結束了哦,請期待下壹次——唉,沒有人期待,不要這麽說嘛。。。
花了太多时间来成为自己
花了太多时间来相信他人
最后自己也不重要了
最后背叛也不疼痛了
也不过如此而已
頭像
人间食尽
白月公民
飛星流逝
文章: 71
手頭現金: 9,574.20
性別: 男
設定: 你看吧,又是那只黑猫,那只讨人厌的黑猫,他又带着他的故事来了,你看他那个扬得老高的嘴角和那不吉利的黑色,还有他那浑浊不清漆黑迷离的故事,他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能够让人喜欢的地方!
你可千万不要和这只黑猫说话啊,如果你轻易地去和他说话,你就会被他拉倒一个非常深非常黑的地方去,那个地方充满了悲伤和绝望,你一旦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12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廣告欄位四 點我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