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微小說]回憶之虎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AI創作一律分類為[A.I.]類。發表時請註明所使用的演算法與資料庫,或著所用軟體及網站。
陸、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小說][微小說]回憶之虎

文章 狼狗傑 » 2023年 8月 26日, 22:47

    回憶之虎
  鄭雲妙進入車庫,掀開蓋住重機的防曬布,看到坐墊上攤著一塊擦布,車身還積了灰塵,連忙抄起擦布擦拭。這臺重機不是她的,是她前同居人的。前同居人叫阿虎,人如其名,是一頭雄性虎獸人,已經死好幾個月了。
  她想起阿虎還活著的時候,有次在她租的套房裡,吃她買的便當。當時她倒坐在書桌前的木椅上,背對書桌,胸抵椅背,問坐在她床頭吃飯的阿虎:「你會不會加入那個跟我老爸結盟的女老大成立的幫派?」
  阿虎滿嘴肉,邊嚼邊說:「應該會。只要那個女老大願意養我,我什麼都會為她做——」
  「她養你?是我在養你啦!」她氣得把捏在手裡、剛才用來擦嘴的衛生紙團,丟向還在埋頭扒飯的笨老虎。
  後來「那個女老大」徐人凰背叛她爸,想動她。當時已經是徐人凰手下的阿虎保護她,重傷致死。
  「我什麼都會為她做。」那個「她」終究不是徐人凰,而是她鄭雲妙——雲妙撫著機車,哭了。

  阿虎剛跟雲妙同居時,有次同床共枕,說他年輕時,與收養他的人類祖母同住在美國,而他的人類祖父常在外地服役,還遠赴外國打仗。阿虎很少見到這個老士官長爺爺,對他沒什麼感情,跟奶奶還比較親。
  更早以前收養阿虎的人類父母,被黑幫半路搶劫在車裡槍殺了。原本跟自家兒子很多年不再見面、與阿虎之前未曾謀面的奶奶,接當時還是男孩的阿虎回來同住,把沒血緣關係的阿虎當成自己的孫子——兒媳倆留下的唯一孩子。
  阿虎跟隔壁的人類女孩露西談起戀愛。露西早在阿虎還沒被奶奶接來前,就常來奶奶這邊玩,遇到偶爾回家的爺爺也會問好。可能是因為露西更早認識爺爺,比起阿虎對爺爺的疏遠,露西跟爺爺更像一對爺孫。

  「你確定你要跟我提到你的前女友嗎?」被阿虎摟著的雲妙,用力拍一下阿虎厚實多毛的胸膛,有些嫉妒又有些打趣地說。
  「她死了。」阿虎很嚴肅地回答。空氣瞬間凝固。兩人沉默了數秒,阿虎才繼續說:
  「是我奶奶先過世的。爺爺回來處理喪禮,然後又回去部隊了,這讓我很不諒解。反而是露西,跟爺爺通信,持續報告我的近況給他。露西跟我一起上高中,一起約會,還有──像妳我現在這樣(雲妙正把頭枕在阿虎的胸肌上)。結果露西有一晚從我家出來,要走回她在隔壁的家,被人在家門口槍殺。」
  阿虎停了一下。
  「爺爺那時在海外。露西父母也把訃聞傳給海外的他,因為他們作鄰居很久,關係不錯。我知道他也很悲傷。他已經失去他的兒子、妻子,這次還失去一個比我更像他孫子──孫女的人。聽露西的父母說,他不想再失去我這個好歹跟他妻兒都有情感聯繫的唯一親人。他好像還在回國手續方面受到刁難。
  「總之,他最後還是退伍回國。他說他會回家的那天,下了一場雨。我聽露西的父母說他會在上午回來。結果他下午都沒出現。我去火車站找他,半路走到一個巷口,看到他靠牆坐在地上,旁邊還有一罐喝到一半的可樂。
  「他死前還捏著露西給他的信,露西在上面說,她和我都很想念奶奶,她知道爺爺也是。她相信總有一天,我和爺爺會和解的。
  「我在想,我跟爺爺應該是同類吧,都沒有保護好自己身邊重要的人。」

  雲妙不知道怎麼回應阿虎。她本來想開玩笑說:「那你要保護好我啊。」或「露西跟我哪一個更重要?我知道你奶奶最重要啦!」之類的話。但她怎麼想都覺得,說話會破壞這段自述回憶的肅穆感,乾脆不說了,只是給阿虎的胸膛拍拍兩下。很快阿虎先睡著了,輕輕打著呼嚕,隨後雲妙也沉沉睡去。

    *
  雲妙本來想騎重機的,但她根本沒有重機駕照。所以在最後關頭,她決定還是開車就好。而且汽車更有空間裝傢伙。重機後端那口鋁箱根本裝不了甚麼東西。
  她在廟埕停車格停好車,提一袋背包走下來,走進龍門時順手從背包掏出一把衝鋒槍,對賣香與金紙的櫃臺一陣掃射。
  信徒四散。她拿著槍在廟裡巡了一遍,路上遇到想殺的人就開槍,沒想殺的就厲聲叫對方「滾!」最後走回主殿,發現正要從虎門逃出去的主委,便連發從主委背後把他打倒。她又張望一下,確認廟裡沒人,走去主神尊前站著合掌,鞠躬三拜,又鑽到桌底下給小虎爺供上一顆糖。
  她起身時手機響起。她接起來說:「喂──媽。」
  「阿妙!妳在哪裡?」
  「幫我告訴爸,我把他沒處理的男人處理了,接著我要去處理女人了。」
  「別鬧了!回家!這種打打殺殺的事交給妳爸就好──」
  「以前我都沒管這些,結果呢?還是被捲進去。現在一槍一個,怕甚麼?如果這種事我早就會幹,阿虎就不會死。」
  「女兒啊!」聽筒那端換成父親的聲音:「男朋友可以再找。命只有一條。回家!我會派人去找那些人。」
  「你們還是顧好阿龍吧。反正我出事時只有阿虎陪著我,你的人都去保護阿龍了。」
  阿龍是雲妙的弟弟。她這樣說倒不是嫉妒,而是麻木。「喂!鄭雲妙!」她爸還在另一端大吼,她已經掛斷,一邊四處張望觀察,一邊把手機關機。
  行動時沒把手機關機真是失算。

  出事那晚,阿虎打給她,叫她快回老家,她老家才有人可以保護她。她問怎麼了,套房外有人敲門。她不敢說話,還在考慮要不要先關燈,套房的門被撞開,有兩個人衝進來,要對躺在床上的她開槍。
  阿虎在門口對那兩人開槍,把他們打倒。他衝過來把床上還沒反應過來、頭上還包著擦頭巾的雲妙拉起來,往門外衝。雲妙記不清當時是怎麼逃脫的。阿虎帶她衝到樓下,騎上沒熄火的重機,要她上車。兩人就這樣騎著重機,沒戴安全帽,直接騎到最近的派出所。他們一進警局,阿虎就倒下了。幾名警察上前幫忙,說阿虎中了槍傷,還有刀傷。她手忙腳亂,想用手機叫救護車。有警員跟她說:「已經叫了。」
  「阿妙,」半瞇著眼的阿虎在兩名警員幫他加壓止血時說:「我愛妳。」
  「我知道!我也愛你!救護車快來了。撐住。」她幫忙緊壓虎男血流如注的大腿。阿虎又說:「我沒保護好露西,但我保護了妳。」
  「笨蛋!又提露西!」
  直到跟著阿虎上了救護車,她都覺得阿虎會活下來。到了醫院,接過擔架車的人,有一個問阿虎甚麼血型,結果她不知道,張嘴傻傻看擔架車被推走。等醫生過來對她說「抱歉,我們盡力了」,她便覺得就是因為她什麼都不知道,阿虎才會死。

  雲妙手持霰彈槍,進入一間倉庫,對裡面的人一陣狂轟。她自己好像也中槍了,但她一路殺到徐人凰面前,在徐人凰對她開槍前,一發霰彈爆了徐人凰的頭。那些本來拿著刀槍要擋她的小弟一哄而散。她看到徐人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感到心滿意足,回頭看白光照進來的門,視野迷糊中,阿虎似乎正朝她走來。
--------------
#Infurnity2023
官方網址: https://www.infurnity.com

合併今年三、七月兩場同系列夢境寫成,本想加入更多對獸人外貌或舉止的描寫,不然男主角根本寫成人也沒差,但最後還是專注描寫夢呈現給我的角色間情感與情節。反正夢裡阿虎就是一名虎男。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加入會員或登入帳號以參加討論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回文

加入會員

歡迎加入野邦,一片獸迷得以暢所欲言、自由發夢的天地
提供不受演算法干擾的文章顯示、無限的網路空間
以及寬容的環境

註冊

登入帳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