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AI創作一律分類為[A.I.]類。發表時請註明所使用的演算法與資料庫,或著所用軟體及網站。
陸、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狼狗傑 » 2022年 8月 16日, 12:08

    神之喵喵
  「橘貓!」長鬍鬚的土地公如是呼喚祂的座下虎爺。
  「喵喵喵喵……」一陣貓叫及其回聲迴盪在神堂中,接著神桌下衝出幾道橘光,在神像前互追旋轉,最後在蒲團上凝聚出一條半透明的橘貓。
  「……你這樣出場沒有比較帥。」神龕上的土地公如是吐槽祂的虎爺。
  「少囉嗦,我就喜歡,喵──」橘貓露出虎牙反嗆,很快又收斂起來,問祂的頂頭上司:「說吧,今天又有甚麼任務,要大爺我替你完成的?」
  「……把那條用來擦神桌的白毛巾給我取回來。」
  「你是說那條我們廟祝平常用來擦神桌,今天被某個死小孩隨便拿走的白毛巾?」
  「對。」
  「那條不見,廟祝還會換一條新的吧!」
  「我念舊。」
  「……」
  「而且,對你來說,拿回一條毛巾應該不難吧?」
  「有甚麼難的?不就是一條毛巾嗎?」橘貓跳到半空中,給自己的後腳變出一雙靴子,又在頭上頂了一頂黑色牛仔帽,落到香案上,靴踩供品盤碟間,用前腳姆趾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交給鞋貓,一切搞定!」
  「……你史瑞克看太多了吧?」
  「是鞋貓劍客!他有自己的電影和影集!不要甚麼都史瑞克!神奇寶貝不是只有皮卡丘!」
  「好啦好啦!」土地公甩甩手。「快把我們的毛巾拿回來。」
  「好的大人。」鞋貓……我是說橘貓──跳下香案,轉了轉帽沿:「鞋貓虎爺,出動!」語畢,飛出廟門。
  「……以後巡管區得加緊巡人家的電視和電腦螢幕,免得他正事不做,都跑去看奇怪的卡通。」土地公喃喃自語,伸伸懶腰,也出門巡田水去了。

  偷拿走香案上白毛巾的那個死小孩,土地公和橘貓虎爺都認識他(只要是土地神,都認識祂們管理的一方土地上所有信眾)。既然知道誰拿走白毛巾,找到那個誰並非難事。橘貓矯捷地跳上一根電線桿頂端,驚飛附近電線上的一群麻雀,隨便一望,就望見腳下一處空地上,那死小孩和他的狐群狗黨正在玩跳房子。
  白毛巾並沒在那死小孩手上。
  「只好搜一下他的記憶了……」橘貓向下一躍,直接落入旁觀同伴跳房子的死小孩腦殼中。
  那死小孩抖了一下,搖搖頭,馬上被橘貓控制身體向後轉,走離孩子堆一兩步,身後馬上有人喊:「沈家基,你欲去叨位?」橘貓回頭,代替死小孩的元神回應:「去拿一個物件!」祂在死小孩腦內東撥西找,看見白毛巾最後的相關記憶是落在某十字路口的柏油路面──而且那個路口比現在這處空地還更遠離土地公廟──氣得心裡暗罵「死囡仔!」。
  不過這下就簡單了,只要操控這死囡仔的身體去那把毛巾撿回廟裡,最好到廟外洗手臺時再搓洗一下──
  「死橘貓!」土地公大罵一聲,一柺杖往死小孩的太陽穴擊去,把橘貓虎爺打出死小孩的肉身。死小孩晃了一下,回神發現自己居然面對空地出口,再回頭看他剛才在看的跳房子,不知不覺自語:「奇怪,我頭拄仔是安怎?」
  「幹!」被打回野貓原形,靴子和帽子都不知道飛到哪去的橘貓虎爺痛得在地上打滾。「你還有臉罵髒話?」巡田水路過的土地公氣呼呼地罵:「又不是妖魔鬼怪,你可是正神耶!居然搞附身這種邪魔歪道!就算要起乩,孩子也不是乩童,你附上去是要他終身腦袋秀逗逆?」
  「這種死小孩,腦袋秀逗也是報應啦!」
  「你還頂嘴!還頂嘴!」土地公對橘貓揮舞神木枴杖。橘貓躲杖逃竄道:「你打!你打!」橘貓邊躲邊反嗆:「你要我找毛巾,能用死小孩的手撿回來的方法你不要,你自己去撿!不要找我幫忙!」
  土地公氣得噎出一聲「你──」停止杖擊,把杖插進柏油地,大嘆一口氣搖搖頭,閉上眼深呼吸,才用緩下來的語氣說:「你知道毛巾在哪了嗎?」
  「就馬家越南河粉店那個十字路口嘛。」
  「那你直接去拿吧。」
  「……被人傳說鬧鬼我可不管啊。」
  「你早就不曉得讓這附近的人家傳出多少鬼故事了。只是讓毛巾從河粉店飛回廟裡,算是小case吧。」
  「說得就好像我是鬼一樣。」
  「你是虎爺!連鬼都怕你!」
  「好啦!我馬上去拿!你等著。」
  土地公才點點頭,橘貓一躍,就在河粉店前落地(那在距離空地兩、三百公尺處)。這下祂沒再頂著鞋貓那身行頭,用四隻腳慢慢走去十字路口──
  毛巾咧?
  在死小孩記憶裡看見毛巾落地的地方,根本空無一物。
  「喵咧!」橘貓罵出聲來:「彼破布是飛去綴?」
  「被虎斑狗叼走了,」路邊突然冒出一隻黑狗回應祂。
  那是一隻黑狗靈,上個月才被汽車撞死在這個路口,沒主人,清潔隊來收的屍,魂逗留在這裡,沒人超渡。土地公和虎爺巡田水的時候,偶爾會跟祂打招呼(就土地公來說其實就是玩狗,就橘貓來說……貓玩狗?)。虎爺給土地公派去為這隻狗問城隍,有沒有辦法幫點忙接祂輪迴,對口差吏都說很快就去接,到現在也沒來接。這狗也不急,每天就待在這路口,偶爾去找生前的玩伴一起玩,一群或生或死的浪犬就在街上成群互相追逐。那狗靈也不是直接說人話,而是跟橘貓意念溝通:聽到橘貓的話,理解橘貓的意思,再把自己的想法打進橘貓思路。
  「虎斑狗是新來的,還是那隻假野狗?」橘貓只對那隻有主人,但常跟浪犬群混的虎斑狗有印象,為求慎重才問一下。「是假野狗沒錯,」黑狗回應,還人模人樣地點點頭。
  「往牠主人家跑啦?」
  黑狗再點點頭,並望向應該是虎斑狗離開,也是虎斑飼主家的方向。
  喵咧,又要跑兩、三百公尺去追那隻狗,浪費神力──說好的不難呢?橘貓準備再跳躍,回頭對黑狗說:「謝啦!下次帶我們廟裡好吃的供品給你。」黑狗反過來歪頭問:「那破布很重要嗎?」
  「對老頭很重要啦!」祂撂下這麼一句,一下又跳到三百公尺外,虎斑假野狗飼主家的庭院裡。
  虎斑趴在牠的狗屋前,嚼著那條白毛巾,嚼得可開心了。橘貓虎爺二話不說,衝去一巴掌拍虎斑的臉,搶回白毛巾,叼著翻出圍牆外。「呸!」祂才落地,就吐掉白毛巾。「都是臭狗的口水味,噁心!」垃圾話還想說幾句,叭噠叭噠,虎斑踏著牠吵死人的爪尖撞擊柏油地面有聲跑來,叼起地上的白毛巾,沿街狂奔而走。「死狗回來!」橘貓趕忙追逐在後,不敢像剛才一樣一跳就兩三百公尺,因為不知道虎斑會往哪跑,只能撒開四腳緊跟虎斑。
  雖然祂已經沒有肺,這麼跑還是會喘──然後嚇得不喘了。
  虎斑跟牠那群浪犬狗黨會合,交互嚼起那條毛巾,還兩三隻一起咬住毛巾四角,像要把它撕成好幾塊。
  「八七八七八七!通通給我住口啊笨狗!」橘貓四腳踹上那幾隻分撕毛巾的狗頭,馬上搶過毛巾來,這次祂不敢逗留喘口氣,隨便找個方向就往前衝,衝了五六百公尺──乓!
  好痛!
  祂一瞬間還以為成神以後這段經歷全是夢,祂又醒來,那群殺了生前牠的孩子們又把牠往牆上扔──
  祂慢慢向上伸手,摸到像是毛的東西,一陣觸電感,甩甩手,睜開雙眼,眼前是兩根鐵桿撐起來的曬衣架,三根鐵絲綁兩根鐵桿,每根鐵絲都夾著兩、三件衣物,而祂剛搶救下來的那條毛巾,則吊上最下一根鐵絲晃啊晃。「你妹咧……」橘貓把朝天的肚子翻回地面,慢慢爬起身來,扯下沾滿狗口水的白毛巾,碎碎唸道:「靜電衣物,鐵絲加鐵桿……比電線桿還麻煩,擾亂風水磁場的元兇……」
  祂拖著疲憊的靈體慢慢走回土地公廟,一進神堂就喊「老頭!白布拿回來啦!快把分給我的供品備好,老子需要犒賞慰勞──」
  接著祂看到香案上擺著摺好的新白抹布。
  土地公在座上看到祂表情凝滯,不好意思地笑說:「廟祝剛剛換上新的白抹布,已經不需要那條毛巾了。」
  橘貓憤怒地把沒洗的白毛巾甩到土地公臉上。
  幾分鐘後,廟祝發現一條弄得很髒的白毛巾掛在土地公神像面上。他調出監視器觀看,首先看到那條白毛巾從廟門飛入,掛上土地公的頭,並沒有拍到兇手,再回溯幾小時──不得了啦!原來今早他以為單純不見,平常用來擦神桌的舊毛巾,是被那個常來搗蛋的沈家小孩拿走的,想當然耳,這毛巾一定是沈家孩子拿去玩狗,玩完又丟回來冒犯土地公神尊的。他連忙撥電話給沈家:「沈先生?你好,我是土地公廟的廟祝,恁兜的囡仔擱來變東變西──」
  當天,死小孩被他爸媽從空地抓回家教訓一頓。
  至於真正丟毛巾給土地公蓋臉的橘貓虎爺,倒沒受土地公什麼責罰。畢竟土地公也覺得自己理虧,反而賞了一條當天信徒供奉上來的煎魚給祂。祂也不客氣地享用了,還多要一隻全雞,隔天帶去某十字路口,給昨天幫祂指路的黑狗靈吃。
  「破布怎麼樣了嗎?」黑狗靈邊嚼肉邊問。
  「別提啦!」橘貓隨手從路邊拾起一顆小碎石,砸向一根電線桿,驚飛電線上棲息的白頭翁和斑鳩。「拿回去,老頭又說不需要了。」
  「辛苦了,」黑狗搖搖尾巴,誠摯地安慰橘貓。
  「你最乖了,摸摸,」橘貓伸出一隻前腳輕撫黑狗頭,說:「等等我再去城隍廟,幫你問超度手續跑到哪裡。」
  「謝謝,麻煩你了。」
  「不麻煩,幫你,比拿破布有意義多了。」

------------------
改寫自今(2022)年一月3日夢日記。
最後由 狼狗傑 於 2023年 5月 8日, 21:00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蒼煌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7日, 20:44
來自: 天魔居城
頭像出處: 伊爾德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蒼煌 » 2022年 8月 17日, 19:33

看到虎爺跟黑狗靈的互動~(笑噴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啦WWWWWW

這一短篇超有趣的,超渡還有程序XDDD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3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狼狗傑 » 2022年 8月 17日, 20:54

自覺對喵與土地公的互動刻得比較用力,貓神狗靈互動營造比較沒力,結果蒼反而被犬貓互動萌到嗎?真是無心插柳。

漢人民間信仰的天庭地府,就是唐宋明清官僚系統的反映吧。看來像是西來的現代公務員系統,也是歐洲掀起中國熱的時代參考清朝科舉,發展考試文官系統(
不少東方奇幻作品如館主《機甲盤古》或Nofi《無常鬼》也把眾神看作公務員,我自己也是覺得很像((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936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4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8月 20日, 18:08

這篇真是令人愉悅的小品,
感覺得出狼狗傑筆力大進啊。(讚嘆

事件的解決與轉折都很明確,
節奏輕快、人物鮮明,
讀完令人愉快,甚善。(拊掌
是說,附身的部份直接結束感覺有點可惜,
如果結尾是死小鬼的母親說兒子疑似中邪,
先是偷毛巾、接著又鬼上身,前來參拜土地,
會不會更有趣一點?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5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狼狗傑 » 2022年 8月 20日, 18:50

歐陽修《梅聖俞詩集序》:「殆窮者而後工也。」(

住院期間也踏踏實實手寫不少手稿,改了又改刪了又刪。各篇結構布局上面也是傷神,像神喵要從虎斑狗那邊第二次取回白毛巾的過程,一直到喵撞曬衣架(在夢中我感受到那就是夢的高潮事件)之前,我還苦惱神喵取回毛巾的過程是不是太快,襯托不住祂甩土地公一臉毛巾的憤怒:是不是中間還要多塞一些事件(儘管夢裡沒有)?我是全篇檢視好幾遍,心心念念「事件不必多,過程的阻礙只要多到讓一件可以簡單完成的事要再多繞些彎,就夠讓主角惱了」的自訂標準,才微調到自己也滿意的效果。
也是對自己的筆力與判斷力越來越有信心了。感謝瀟湘肯定。
------------
至於瀟湘對死小孩部分的提議,之後也許我會再寫一篇修訂版。我也想看看這篇往佳構劇的方向發展出更高的完成度,會有甚麼有趣的效果。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6 [小說]【短篇故事】神之喵喵(佳構劇版)

文章 狼狗傑 » 2022年 10月 20日, 22:23

    神之喵喵(佳構劇版)
  「橘貓!」長鬍鬚的土地公如是呼喚祂的座下虎爺。
  「喵喵喵喵……」一陣貓叫及其回聲迴盪在神堂中,接著神桌下衝出幾道橘光,橘光凝聚成數粒光球,在神桌前互追旋轉,最後在蒲團上凝聚出一條半透明的橘貓。
  「……你這樣出場沒有比較帥。」神龕上的土地公如是吐槽祂的虎爺。
  「少囉嗦,我就喜歡,喵──」橘貓露出虎牙反嗆,很快又收斂起來,問祂的頂頭上司:「說吧,今天又有甚麼任務,要大爺我替你完成的?」
  「……把那條用來擦神桌的白毛巾給我取回來。」
  「你是說那條我們廟祝平常用來擦神桌,今天被某個死小孩隨便拿走的白毛巾?」
  「對。」
  「那條不見,廟祝還會換一條新的吧!」
  「我念舊。」
  「……」
  「而且,對你來說,拿回一條毛巾應該不難吧?」
  「有甚麼難的?不就是一條毛巾嗎?」橘貓跳到半空中,給自己的後腳變出一雙靴子,又在頭上頂了一頂黑色牛仔帽,落到香案上,靴踩供品盤碟間,用前腳姆趾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交給鞋貓,一切搞定!」
  「……你史瑞克看太多了吧?」
  「是鞋貓劍客!他有自己的電影和影集!不要甚麼都史瑞克!神奇寶貝不是只有皮卡丘!」
  「好啦好啦!」土地公甩甩手。「快把我們的毛巾拿回來。」
  「好的大人。」鞋貓……我是說橘貓──跳下香案,轉了轉帽沿:「鞋貓虎爺,出動!」語畢,飛出廟門。
  「……以後巡管區得加緊巡人家的電視和電腦螢幕,免得他正事不做,都跑去看奇怪的卡通。」土地公喃喃自語,伸伸懶腰,也出門巡田水去了。

  偷拿走香案上白毛巾的那個死小孩,土地公和橘貓虎爺都認識他(只要是土地神,都認識祂們管理的一方土地上所有信眾)。既然知道誰拿走白毛巾,找到那個誰並非難事。橘貓矯捷地跳上一根電線桿頂端,驚飛附近電線上的一群麻雀,隨便一望,就望見腳下一處空地上,那死小孩和他的狐群狗黨正在玩跳房子。
  白毛巾並沒在那死小孩手上。
  「只好搜一下他的記憶了……」橘貓向下一躍,直接落入旁觀同伴跳房子的死小孩腦殼中。
  死小孩抖了一下,搖搖頭,馬上被橘貓控制身體向後轉,走離孩子堆一兩步,身後馬上有人喊:「沈家基,你欲去叨位?」橘貓回頭,代替死小孩的元神回應:「去拿一個物件!」祂在死小孩腦內東撥西找,看見白毛巾最後相關記憶是落在某十字路口的柏油路面──而且那個路口比現在這處空地還更遠離土地公廟──氣得心裡暗罵「死囡仔!」。
  不過這下就簡單了,只要操控這死囡仔的身體去那把毛巾撿回廟裡,最好到廟外洗手臺時再搓洗一下──
  「死橘貓!」土地公大罵一聲,一柺杖往死小孩的太陽穴擊去,把橘貓虎爺打出死小孩的肉身。
  「幹!」被打回野貓原形,靴子和帽子都不知道飛到哪去的橘貓虎爺痛得在地上打滾。
  「你還有臉罵髒話?」巡田水路過的土地公氣呼呼地罵:「又不是妖魔鬼怪,你是正神耶!居然搞附身這種邪魔歪道!就算起乩,孩子也不是乩童,你附上去是要他終身腦袋秀逗逆?」
  「這種死小孩,腦袋秀逗也是報應啦!」
  「你還頂嘴!還頂嘴!」土地公對橘貓揮舞神木枴杖。橘貓躲杖逃竄道:「你打!你打!」橘貓邊躲邊反嗆:「你要我找毛巾,能用死小孩的手撿回來的方法你不要,你自己去撿!不要找我幫忙!」
  土地公氣得噎出一聲「你──」停止杖擊,把杖插進柏油地,大嘆一口氣搖搖頭,閉上眼深呼吸,才用緩下來的語氣說:「你知道毛巾在哪了嗎?」
  「就馬家越南河粉店那個十字路口嘛。」
  「那你直接去拿吧。」
  「……被人傳說鬧鬼我可不管啊。」
  「你早就不曉得讓這附近的人家傳出多少鬼故事了。只是讓毛巾從河粉店飛回廟裡,算是小case吧。」
  「說得就好像我是鬼一樣。」
  「你是虎爺!連鬼都怕你!」
  「好啦!我馬上去拿!你等著。」
  土地公才點點頭,橘貓一躍,就在河粉店前落地(那在距離空地兩、三百公尺處)。這下祂沒再頂著鞋貓那身行頭,用四隻腳慢慢走去十字路口──
  毛巾咧?
  在死小孩記憶裡看見毛巾落地的地方,根本空無一物。
  「喵咧!」橘貓罵出聲來:「彼破布是飛去綴?」
  「被虎斑狗叼走了,」路邊突然冒出一隻黑狗回應祂。
  那是一隻黑狗靈,上個月才被汽車撞死在這個路口,沒主人,清潔隊來收的屍,魂逗留在這裡,沒人超渡。土地公和虎爺巡田水的時候,偶爾會跟祂打招呼(就土地公而言其實就是玩狗,就橘貓而言……貓玩狗?)。土地公派虎爺去為這隻狗問城隍,有沒有辦法幫點忙來接祂輪迴,對口差吏都說很快就去接,到現在也沒來接。這狗也不急,每天就待在這路口,偶爾去找生前的玩伴一起玩,一群或生或死的浪犬就在街上成群互相追逐。那狗靈也不是直接說人話,而是跟橘貓意念溝通:聽到橘貓的話,理解橘貓的意思,再把自己的想法打進橘貓思路。
  「虎斑狗是新來的,還是那隻假野狗?」橘貓只對那隻有主人,但常跟浪犬混的虎斑狗有印象,為求慎重才問一下。「是假野狗沒錯,」黑狗回應,還人模人樣地點點頭。
  「往牠主人家跑啦?」
  黑狗再點點頭,並望向應該是虎斑狗離開,也是虎斑飼主家的方向。
  喵咧,又要跑兩、三百公尺去追那隻狗,浪費神力──說好的不難呢?橘貓準備再跳躍,回頭對黑狗說:「謝啦!下次帶我們廟裡好吃的供品給你。」黑狗反過來歪頭問:「那破布很重要嗎?」
  「對老頭很重要啦!」祂撂下這麼一句,一下又跳到三百公尺外──虎斑假野狗飼主家的庭院裡。
  虎斑趴在牠的狗屋前,嚼著那條白毛巾,嚼得可開心了。橘貓虎爺二話不說,衝去一巴掌拍虎斑的臉,搶回白毛巾,叼著翻出圍牆外。「呸!」祂才落地,就吐掉白毛巾。「都是臭狗的口水味,噁心!」垃圾話還想說幾句,叭噠叭噠,虎斑踏著牠吵死人的爪尖撞擊柏油地面有聲跑來,叼起地上的白毛巾,沿街狂奔而走。「死狗回來!」橘貓趕忙追逐在後,不敢像剛才一樣一跳就兩三百公尺,因為不知道虎斑會往哪跑,只能撒開四腳緊跟虎斑。
  雖然祂已經沒有肺,這麼跑還是會喘──然後嚇得不喘了。
  虎斑跟牠那群浪犬狗黨會合,交互嚼起那條毛巾,還兩三隻一起咬住毛巾四角,像要把它撕成好幾塊。
  「八七八七八七!通通給我住口啊笨狗!」橘貓四腳踹上那幾隻分撕毛巾的狗頭,馬上搶過毛巾來。這次祂不敢逗留喘口氣,隨便找個方向就往前衝,衝了五六百公尺──乓!

  好痛!

  祂一瞬間還以為成神之後這段經歷全是夢,祂又醒來,那群殺了生前牠的孩子們又把牠往牆上扔──
  祂慢慢向上伸手,摸到像是毛的東西,一陣觸電感,甩甩手,睜開雙眼,眼前是兩根鐵桿撐起來的曬衣架,三根鐵絲綁兩根鐵桿,每根鐵絲都夾著兩、三件衣物,而祂剛搶救下來的那條毛巾,則吊上最下一根鐵絲晃啊晃。「你妹咧……」橘貓把朝天的肚子翻回地面,慢慢爬起身來,扯下沾滿狗口水的白毛巾,碎碎唸道:「靜電衣物,鐵絲加鐵桿……比電線桿還麻煩,擾亂風水磁場的元兇……」
  祂拖著疲憊的靈體慢慢走回土地公廟,一進神堂就喊「老頭!白布拿回來啦!快把分給我的供品備好,老子需要犒賞慰勞──」
  接著祂看到香案上擺著摺好的新白抹布。
  土地公在座上看到祂表情凝滯,不好意思地笑說:「廟祝剛剛換上新的白抹布,已經不需要那條毛巾了。」
  橘貓憤怒地把沒洗的白毛巾甩到土地公臉上。

  幾分鐘後,廟祝發現一條弄得很髒的白毛巾掛在土地公神像面上。他調出監視器觀看,首先看到那條白毛巾從廟門飛入,掛上土地公的頭,並沒有拍到兇手,再回溯幾小時──不得了啦!原來今早他以為單純不見,平常用來擦神桌的舊毛巾,是被那個常來搗蛋的沈家小孩拿走的。想當然耳,這毛巾一定是沈家孩子拿去玩狗,玩完又丟回來冒犯土地公神尊的。他連忙撥電話給沈家:「沈先生?你好,我是土地公廟的廟祝,恁兜的囡仔擱來變東變西──啥?囡仔煞著?緊帶來廟內拜土地公!我頭拄仔看監視器,伊冒犯著土地公……」
  原來死小孩在空地那邊發癲,被他玩伴送回家,帶去最近的診所也看不出所以然,父母正愁是要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是親自開車送去遠得要命的大醫院哪個比較快,剛好接到廟公電話,趕忙帶小孩來參拜。三個大人壓著死小孩讓他三跪九叩後,小孩就恢復正常了。廟祝問小孩有沒有丟抹布在土地公臉上,死小孩拒不承認。於是廟祝帶一家三人看死小孩拿走抹布,抹布又飛到土地公神像上的監視器影片。爹媽舉起手對死小孩就是一連串掌擊猛拍,又押著他再對土地公叩三個響頭,保證隔天會準備牲禮再來謝罪,就帶小孩回去了。
  這期間,橘貓全程旁觀。本來祂看像瘋狗一樣狂流口水的死小孩被扶進龍門,就要出手把小孩秀逗的腦子調回來(剛剛附身到一半就被土地公打出來,腦袋不秀逗才怪)。結果土地公喝住祂,不准祂出手,等小孩被押著三跪九叩完,才露出滿意的奸笑,施法讓小孩恢復正常。
  馬的,這老頭當初把祂打出死小孩肉身就是故意的,明明最想要小孩秀逗遭報應的就是老頭自己。橘貓翻了翻白眼,回神桌下繼續睡。
  祂是懶得計較一切的好虎爺。就算當年摔死牠的小孩包括死小孩的父親,祂也沒想過跟那群更該死的小孩、現在都是大人的人渣們計較,何況只是拿走一條白毛巾的死小孩。

  土地公沒責罰真正丟毛巾給祂蓋臉的橘貓。畢竟祂也覺得自己理虧,隔天反而賞了一條沈家賠罪供奉上來的煎魚給橘貓。橘貓也不客氣地享用了,還多要一隻全雞,帶去某十字路口,給昨天幫祂指路的黑狗靈吃。
  「破布怎麼樣了嗎?」黑狗靈邊嚼肉邊問。
  「別提啦!」橘貓隨手從路邊拾起一顆小碎石,砸向一根電線桿,驚飛電線上棲息的白頭翁和斑鳩。「拿回去,老頭又說不需要了。」
  「辛苦了,」黑狗搖搖尾巴,誠摯地安慰橘貓。
  「你最乖了,摸摸,」橘貓伸出一隻前腳輕撫黑狗頭,說:「等等我再去城隍廟,幫你問超度手續跑到哪裡。」
  「謝謝,麻煩你了。」
  「不麻煩,幫你,比拿破布有意義多了。」

------------------
依瀟湘提議再次改寫,另外將一些描寫微改得更接近夢中所見。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7 [小說]【短篇故事】神之喵喵看電影

文章 狼狗傑 » 2023年 3月 8日, 22:08

    神之喵喵看電影
部分情節構想與角色由渥克斯提供
  「我要請假!」打扮成鞋貓劍客的橘貓虎爺,掏出一張像是從國軍假本撕下來的請假三聯單,啪一聲打在神桌上。
  「什麼請假?」土地公皺起眉頭,盯著座前那張根本沒寫名字日期的空白假單一陣,再望向橘貓,猛然發現橘貓全無剛才的盛氣凌人──好吧,凌的是神──卻拱起兩隻前腳,雙掌緊捏牛仔帽緣垂在胸前,衝著土地公,圓睜一雙楚楚可憐大眼睛。
  「我要去看電影。」橘貓掐著嗓子,裝出童音回答。
  「叱,你不是常常跑去千里之外的電影院看免錢電影,再跑回來補巡,還來跟我請假?」
  「這次我要帶那隻黑狗去看,」橘貓嗓音馬上切換成生無可戀的成年男聲模式:「祂神通不夠,沒辦法穿越時空,需要時間來回。」
  「……城隍還沒派使者把祂接走?」
  「對。」
  「弗……喔,不,差點造口業。」土地公用手摩摩嘴,然後吩咐:「今天一整天給你放,子時前回來。好好安慰那隻狗,別讓祂在投胎前,跟其他神明使者說我們壞話。」
  「放心啦,祂超愛我們,不會說我們壞的。」

  黑狗,被汽車撞死在這個鄉的某路口,已經有兩三個月了。土地公和橘貓巡田水的時候,偶爾跟祂玩你丟我撿之類的遊戲(土地公手裡永遠不缺小樹枝小垃圾,可以丟給祂咬),或是單純一神一虎揉揉狗。而橘貓已經為這隻黑狗靈去問城隍要不要來接祂輪迴好幾次了,問到要過年了,都沒差吏來接。這狗倒也不急,每天就待在路口,看見生前玩伴就撲過去一起玩。祂也不知道怎麼說人話,只能跟橘貓心電感應,聽橘貓說話就能理解橘貓的意思,再把自己的想法傳給橘貓。
  這是一種喵電感應──還是汪電感應?
  總之橘貓來到路口,對趴在路中央窮極無聊的黑狗說:「來,我們走。」黑狗跳起來,腳步輕快,然後汪電傳訊祂已經問了很多次的問題:「到底甚麼是電影呢?」橘貓回答:「你到那裏就知道了。我們要跑一段路喔。」黑狗靈搖搖尾,跟著橘貓快跑前進。橘貓帶黑狗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祂們沒肉身,根本不用呼吸),配合黑狗有限的神通,一路跑到臺北西門町的戲院區,比高鐵加捷運還快(雖然沒有橘貓能穿越過去,回到未來的神通快)。橘貓跑去某戲院大廳,看了看節目表,發現某廳馬上就要播《鞋貓劍客2》,趕忙帶黑狗飛上樓,進了目標影廳等著。
  當然,一個重度「鞋貓劍客」迷,要帶朋友去看的電影,必然是《鞋貓劍客2》。早在電影上映,橘貓就跑去美國再跑回臺灣,看過一次美國版、又看好幾次原音配中文字幕版,還有國語配音版,等到自己爽夠了,才想到:這是一齣(如預告片就暗示)貓狗建立友誼的電影。如果帶黑狗來電影院一起看,會有甚麼化學反應──或者狗學反應呢?
  好啦,搞半天,這篇故事有捏《鞋貓劍客2》,以下全篇捏他請迴避,不怕捏的看下去。
  黑狗根本沒有好好看電影。
  祂在影廳內到處跑,到處嗅聞觀眾手上的雞翅、熱狗、雞米花,很影響橘貓的觀影體驗,還好橘貓自己早就看過電影好幾回了,凡人也聽不見狗靈鬧。等到走出劇院,橘貓問黑狗:「你最喜歡哪一段?」
  「……貓摸狗狗?」
  顯然黑狗指的是「治療犬」那一段。
  「可以,我也喜歡。」橘貓有些欣慰地回應──跑歸跑、鬧歸鬧,看來還是有把電影看進去一些嘛。
  黑狗突然開始吹狗螺,嗚嗚嗚嗚嗚嗚嗚。
  「你在幹嘛?」橘貓有點驚嚇,瞪著黑狗。
  「學裡面的兩腳狗唱歌。」黑狗回應。橘貓想了一下,才想到黑狗是在說死神狼──但狗狗沒見過狼──雖然狼理論上也是狗的同類沒錯啦。
  黑狗吹的狗螺開始有片裡死神狼吹口哨的旋律了,這不禁讓橘貓思索:我以後該害怕祂嗎?如果祂成為死神狗的話,那不就是我鞋貓虎爺的天敵嗎?
  當然,這都是太過沉迷角色才會有的奇妙念頭,不會變成現實。死神絕對不會追殺已經死後成神的虎爺的。
  橘貓結束玄想,回神發現黑狗沒在吹了,又想到一件事想問,於是開口:「你看過電視嗎?」
  黑狗歪頭表示不解。
  看來是沒看過啊。剛這麼想,橘貓才想起黑狗是流浪狗,如果不是早年被棄養,而是一開始就生在流浪狗窩裡,躲人都來不及了,哪能對人家裡的電視有甚麼概念?
  ──唉不是,祂還是聽得懂一些人話啊。沒跟人相處過,聽過人的指令,哪能聽得懂我的意思?
  橘貓對黑狗講話,根本不必用到神通,把自己的意念打進黑狗思路。黑狗汪電感應來甚麼疑問,只要用最簡單的人話回答,祂就能理解最基本的意思。

  突然有隻狗狗同時吸引祂們一貓一狗的視線。
  那隻狗狗體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毛色呈白橘褐黑相間,一對在夜裡發光的眼睛,各鑲在左右臉對稱的兩塊不規則圓形黑斑裡。橘貓覺得牠的毛色很像是柯基與米格魯的混種,但牠的腿又不短,挺修長的。那兩塊包圍眼睛的大黑斑又讓祂想起邊境牧羊犬──還在思考這隻陌生狗的品種,黑狗已飛奔過去,猛搖尾巴向陌生狗打招呼。這時橘貓才看出「牠」也是狗靈。
  那隻陌生狗靈轉身就跑,黑狗追在後頭。橘貓嘆了口氣,也飛起來,保持定速,跟在兩隻只會跑的狗靈身後。
  忽然橘貓身陷一陣黑暗,等到恢復視線,原本五光十色的夜晚西門町街道消失無蹤,眼前是一方黑白色的白天馬路剪影:白光背景是陰天的慘白天空,黑影則是遠方高樓大廈構成的天際線,以及近景無人的柏油路。橘貓向那方剪影伸手──發現自己變成一個男人,手是人的手,四周是一個牢籠似的小空間,正處在幾條無人街道交叉口,又像過去的臺北府城北門一樣,夾在三座高架橋中間,而「他」所身處的籠子,就壓在其中一座高架橋下方的一條柱子底部。
  這是一座由四面細孔鐵絲網圍成的籠子。「他」覺得這裡很擠,只能縮肩半躺著,頭不能抬高,也不能站起來,只能把臉湊近鐵絲網的眾多細孔,瞪視附近街道上,沒有人也沒有車,詭異得很。而在籠裡,他所有的家當都在這兒--想到這裡,橘貓察覺他的思路似乎是跟一個人同步了,就像祂平常偶爾附身在乩身或人類身上的感覺那樣,祂能感受到被附身者的感受、記憶與想法。只是在這裡,感覺更虛無飄渺,就像困在一個夢裡。
  祂很快作出結論:這是一個地縛靈(而且還是不知道自己死掉的那種)自設的結界,通常是用來困住自己,不想承認自己死掉,也不想面對生前與死後的一切。
  這種地縛靈沒有傷害別人的意圖,但會影響靠近結界的人,比如說,神智不清發生車禍之類的──唉這裡可是西門町啊,在這裡設甚麼危險結界啊!
  與人類地縛靈思想同步的虎爺向籠內四處看了看,發現地上滿布行李袋、廢報紙或紙杯之類的事物。他試圖把手臂往籠子左邊伸展,就是剛才他向一方剪影(現在是四方鐵網了)伸手的方向,突然看到一雙剛才沒在那裡,黑油油有點發亮的眼睛盯著他。他靠近去看,發覺是剛才看到的混種狗,牠的身體被塞在一個大背包裡,只露出一顆頭,豎起一雙耳朵看著他。他伸手摸摸狗狗,感覺天地間只剩這隻狗陪他。
  忽然傳出一陣熟悉的口哨聲。橘貓還沒反應過來,男人視線向右轉:一隻黑狗張牙舞舌從對面無人店家騎樓奔來,咬破困住背包狗與男人的鐵絲網,然後狠咬男人的喉嚨。
  ──哎,說好的死神鐮刀呢?怎麼用牙齒直接咬啊?
  結界破了。橘貓在某條無人小巷裡地上打滾。黑狗則壓住一條黑影,咬住它喉部不讓它逃走。剛剛那隻還被塞在背包裡的狗,只敢站一段距離,對黑狗吠叫,顯然擔心黑影安危,卻又不敢跟黑狗打
  ——或是怕跟黑狗打,結果黑影又跑了。
  地面浮現一道發光的八卦陣。黑狗馬上跳出陣外。黑影剛擺脫黑狗,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八卦陣捲上來的光網網住,接著困在光網變成的紅布袋裡。
  布袋旁的地面,液化似地從裡面浮出一顆梅花鹿頭,額上綁著頭帶,應該只長在背上的白斑還長到臉上,像眼睛旁長了雀斑。
  「魷魚絲!」打滾好幾圈,好不容易停下來,用兩隻前腳支撐起自己靈體的橘貓,對那顆鹿頭大吼。
  那隻鹿頭神使被這樣喊也不生氣,很溫和地回應:「虎爺大大你好,謝謝你的幫忙,我們才能把這隻地縛靈從祂設下的結界拖出來。」
  「少來寒暄這套!你們甚麼時候才要帶黑狗狗入輪迴?」
  「咦?」
  「咦甚麼?這不是你遊宇司的業務嗎?我還把這個案子帶到你面前催了好幾次!」
  「那是陰陽司大哥的業務喔。」鹿頭神使幽幽地說。
  「我上次也找過陰陽司那個黑白臉,祂說那是你的職務,管遊魂的!」
  「我只管人的遊魂喔。」
  「啊?」
  「上次就跟你解釋過了喔,不會害人的動物靈,基本上我們都不會管。」
  「之前你們不是還宣導過流浪狗的動物靈,也有可能因為對人的怨恨變成厲鬼,所以要回收的嗎?」
  「可是我的業務真的沒有管這個嘛──不是也有宣導動物靈可以由地方神明代加巡查看管的嘛?」
  「就是不想一直看管,才來排隊送輪迴的嘛!」
  「也可以收作虎爺啊。」
  「我們廟只有我一尊啊!」
  「可以託夢再做兩尊啊。」
  「兩尊?啊?」
  鹿頭突然隱沒,連帶縛住人鬼的大布袋也沉入地底。
  「幹!有死人的案件你們處理特別快,狗就丟包!」橘貓虎爺用力搥那邊的地,大聲罵道。
  黑狗默默走去那隻被丟包的米克斯面前,用鼻子嗅嗅,然後舔舔祂。
  橘貓望向兩隻互舔的狗靈,嘆了口長氣。剛才跟那個地縛靈思想同步,祂得知那個無業遊民生前打零工沒地方睡只能睡街上,偶遇這隻流浪米克斯,有多的食物就分給牠吃,結果米克斯似乎就認他當主人了,但其實應該不是。沒有房子的他們只能睡街上。狗會自己去其他地方覓食,偶爾回來找「主人」。橘貓不知道人是怎麼死的,狗是怎麼死的,畢竟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只想躺著不要面對明天……

  子時,橘貓準時回到土地公座前報到。但讓土地公不解的是,祂居然帶著黑狗靈與不知哪來的雜種狗進到廟裡。
  「喂喂喂,」土地公不悅地皺起眉頭:「這是幹甚麼?怎麼把鬼魂帶進廟裡?出去!帶出去!」
  橘貓眼神死地盯著土地公一會兒,然後指指黑狗,說:「以後祂就叫死神了。」接著指指米克斯:「這隻的名字就叫小狗狗。」
  「狗泥馬!」土地公氣得從神壇上跳起來。

----------------
感謝渥克斯提供黑狗學死神吹口哨的點子,以及遊宇司這位角色。另結界景色及米克斯外貌描寫改自近日夢境。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蒼煌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7日, 20:44
來自: 天魔居城
頭像出處: 伊爾德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8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蒼煌 » 2023年 3月 10日, 18:36

重新讀了一遍最新一章,這互動真的很有趣XDD

鹿頭魷魚絲還真會四兩撥千金,直接推給陰陽司ww

期待後續更多的貓狗互動(?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9 Re: [連載]【短篇系列】神之喵喵(2023/3/8更新在#7)

文章 狼狗傑 » 2023年 3月 10日, 19:54

蒼煌 寫:
2023年 3月 10日, 18:36
重新讀了一遍最新一章,這互動真的很有趣XDD

鹿頭魷魚絲還真會四兩撥千金,直接推給陰陽司ww

期待後續更多的貓狗互動(?
神之公務員:這不是我的業務(
後續貓到底要不要養狗的問題,當然是在下一篇要有個解決,會有更多渥克斯寫過的動物神使角色出現。敬請期待。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加入會員或登入帳號以參加討論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回文

加入會員

歡迎加入野邦,一片獸迷得以暢所欲言、自由發夢的天地
提供不受演算法干擾的文章顯示、無限的網路空間
以及寬容的環境

註冊

登入帳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