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AI創作一律分類為[A.I.]類。發表時請註明所使用的演算法與資料庫,或著所用軟體及網站。
陸、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神原明野
星之殘屑
文章: 24
註冊時間: 2015年 12月 21日, 09:16
頭像出處: 自行繪製(我很想不是)
星座:
聯繫:

#1 [小說]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文章 神原明野 » 2022年 12月 14日, 22:42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哇啊!」
  闔著百葉窗戶且狹小的房間,伴隨著悲鳴,少年在黑暗中驚惶地起身,顯然是作了惡夢——不,說是惡夢並不完全正確,正因為有夢中遭遇的事情,自己才能撿回一命。
  「天亮了嗎?」百葉窗戶的縫隙中透露出些許晨光。少年憑藉睡前記憶,摸索著放在枕邊的懷錶,還不到太陽出來的時間,但天色已漸漸明朗。
  少年推開窗戶,曙光便透過狹窄的窗牖流洩至純白色石材打造的臥室內,也照射在擁有著堅挺雙耳、突出狐吻的少年,渾身布滿金白透亮毛皮的身軀,和成簇的數條尾巴上。
  少年是九尾狐,一種棲息在盧恩・米德加爾特斐揚,遍體金白,面容身段似狐,具有九條尾巴的魔物——然而這麼說並不準確,少年是人類,至少曾經是。因為身邊發生了一些事情,不得不以這個姿態生活下去。
  「出去梳洗吧。」少年從床上起身,未仔細檢查身上穿著,拿著放在茶几上的陶杯,就這麼赤裸著身出了房間。


   ※ ※ ※


  盧恩・米德加爾特王國的首都普隆德拉,位居大陸中心,是來往各個主要城鎮的必經之地。每日有數以萬計的冒險者路過或是滯留,生活機能齊全自然不在話下。訓練有素的騎士團,以及市民信仰中心的教堂,亦分處城市的角落,以不同的姿態默默守護著此處的居民。
  在稍微遠離市中心的城市一角,有間鐵鋪正鏗鏘作響,響起了鍛鎚擊打在鐵砧上的撞擊聲。這間鐵鋪並不是因為技巧純熟而聞名,而是因為……。
  「早安!狐狸師傅!」年輕的商人走進鐵鋪中,「我今天也來幫忙了!」
  「早安,孩子!」店內,被稱為狐狸師傅的鐵匠放下鍛鎚站了起身,指著放在屋內一角的木箱,「可以先幫我挑選一下適合鍛造的材料嗎,從這箱鐵礦石內。」
  「小事一樁,交給我吧!」說著商人便戴上手套,蹲在木箱旁揀選狐狸師傅要求的素材。

  這位被商人稱為狐狸師傅的鐵匠就如他的稱呼一般,除了經營這間鐵鋪以外,他的面容有突出的吻部、挺立的雙耳,身軀布滿白皙的金色毛皮,以及身後有著九條,伴隨著師傅愉悅心情微微晃動的尾巴。他便是那個,曾經是人類,因為一些原因而被變成九尾狐姿態的少年。
  少年的鐵鋪聞名的原因想當然爾,並不是因為鍛造技術卓越——儘管這是事實——而是因為他有著魔物的容貌,吸引了來自大陸各地的冒險者的好奇心,而造訪鐵鋪一探究竟。少年的手腕亦未讓這些慕名而來的人們失望,讓他們一瞥魔物經營店面的奇觀的同時,還讓他們消費委製了一把得心應手的武器。

  「早安,您……」有新的客人上門,少年聽見腳步聲便抬起了頭,孰料本來滿臉笑容的少年顏色突然扭曲,從開朗和善的笑容垮成一張尷尬僵硬的臉,「好啦,我知道啦。」
  「那就拜託你囉,師・傅。」上門的是一位女騎士,拿出了有些破損的長槍打算修復。和長槍一同拿出來的是一袋做為維修費的戒尼硬幣。「說好的打對折。」
  本來很開心工作的少年頓時雙耳無力垂下,拖著尾巴前去接過女騎士的長槍和錢袋。不需要會察言觀色,也可以看出少年此刻的心情極度鬱悶。
  『啊,師傅的壞習慣又犯了呢。』來幫忙的小商人在一旁,偷偷笑了出來。一般看到這個情景,多數人會想到的僅僅只是少年有什麼把柄被女騎士抓在手裡;然而小商人不但知道這個小辮子是什麼,也知道它的來歷。



  這要說到幾個小時前,少年沒有發覺自己赤裸著身子,就出了門前往住家外水井處盥洗說起了。好巧不巧遇到了這時也剛起床盥洗的女騎士。
  「呀啊啊———!這怎麼會有九尾狐啊!而且還沒有穿衣服!!」
  一般認知的九尾狐沒穿衣服再正常不過。然而少年在被變為九尾狐的姿態之時,保留了大部分身為人類的軀幹及手腳骨架,而少年為了努力成為鐵匠也未荒廢體魄的鍛鍊;因此雖然是九尾狐,在一般人看起來會像是長著一張狐狸面孔的頭及尾巴,接在一個肌肉如大理石般凹凸有致的健壯人類身軀上,當然當時以二足站立著的他,兩腿間作為男性的象徵也是一覽無遺。
  「呃!」少年聽見尖叫聲,才驚覺自己未著寸縷,慌忙著用自己身後的尾巴給自己遮羞。「吼!怎麼又來了啦!」
  「等等……你好像是那個,那間有名鐵鋪的狐狸師傅吧?」女騎士鎮定下來,認出了少年。
  「剛剛看到的不准說出去。」少年毫不掩飾地,用一張極其厭惡的臉對著女騎士。
  「那……你要怎麼封我的嘴啊?」發現自己有便宜可占,女騎士露出了一張狡黠的笑容,對著少年伸出了手掌,「我在用的那把……騎士長槍,用這個數給我保養一下吧?」
  「什麼!以那武器來說這價錢只有市場上維護費用的一半耶!不行!」
  「那好,我就只好在普隆德拉大肆宣傳『手藝精湛的狐狸師傅,其實是個會在黎明時分赤裸著身體驚嚇良家婦女的變態。我弱小的心靈受到驚嚇了,需要精神賠償。』囉?」



  「其實師傅,這件事情在普隆德拉的居民都知道,您在意的話就正中那個女騎士的下懷啦。」商人看著一直擺著苦瓜臉給長槍打磨、上油的狐狸少年。
  「吃點虧沒壞處的,你想像我一樣幹這行就要有這個覺悟,」嘴上雖是牢騷,但手邊武器的擦拭、修復的手續,一點兒也沒有馬虎,「沒準她以後會變成忠實的回頭客呢。」
  少年自己對這件事情本身也有自覺,自己並沒有裸睡的習慣,但經常在自己睡醒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被褪去,而且是在自己變成了九尾狐之後經常發生。從少年在普隆德拉經營鐵鋪開始,也常發生像今早這樣,出門時沒留意到自己裸體而被人逮個正著的情形。最開始也是像女騎士那樣純粹想敲詐的情形也有,但做出了口碑之後,遮羞費就像是口頭上的玩笑一樣,久而久之居民也都見怪不怪。
  商人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在某次來給鐵鋪幫忙時少年正好在鐵鋪的個人辦公室打盹;商人沒有敲門就開門進了房間,而撞見了赤裸著身子躺在沙發上的少年。
  「師傅,適合鍛造武器的鐵礦,以及需要再稍加提煉的鐵礦我分成這兩箱了。」
  「好的,辛苦你了。」與此同時,少年保養長槍的插單亦告一段落,「我去辦公室小睡一下,你去吃個飯吧。」
  「師傅您好好休息,我不會讓任何人進辦公室的!」
  「這倒是不用,但是謝謝你了!」門帶上前,狐狸少年往門外一望,笑著看著商人的身影將門關上。


   ※ ※ ※


  少年還是商人的時期,也曾在鐵鋪見習。那時為了準備成為鐵匠的考試,少年很努力的學習鍛冶素材相關的知識。在斐揚地下廢棄村落收集素材的他,被發狂的月夜貓追殺,不慎扭傷了腳,倉皇地逃進一處封閉的洞穴。
  「忘記帶蝴蝶翅膀了……,」少年懊悔著看著自己身上的包包翻找著,但只有幾片零碎的蒼蠅翅膀,「現在用蒼蠅翅膀反而危險,先在這裡避一避吧。」

  這個時候,少年看見洞窟深處有一撮晃動著的狐狸尾巴。
  「不……不會吧,這洞穴中竟然有九尾狐?」少年驚懼,屏住氣息。儘管看到了尾巴,但九尾狐似乎沒有要攻擊過來的意思,以九尾狐會主動攻擊的習性來說,這並不自然。
  少年拖著扭傷的腳,往九尾狐的方向爬,看見的是已經奄奄一息,傷痕累累,側躺在地的九尾狐。金白透亮的身軀上,佈滿大大小小刀傷抓傷、似乎是被水系魔法冰箭術擊中的凍傷等等,有的傷口還滲著血;九尾狐注意到了少年的存在,但自己已經跑不動了,便閉上眼睛,等待著來者送自己最後一程。
  少年抱著九尾狐可能會攻擊自己的覺悟,從包中拿出了繃帶,以些許酒精消毒後,用繃帶將九尾狐身上的傷口包覆起來。少年更是拿出了白色藥草,湊近九尾狐的嘴邊,示意他吃下。
  「以人類來說,君可真是個異類呢。」
  對於九尾狐突然的發言,少年並不感到驚訝,魔物只要和自己親近,就能和人類溝通,但是這通常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那麼容易就信任人類,我們彼此彼此吧?」
  少年和那隻九尾狐攀談,知道了那隻九尾狐是同種魔物中,少見的親近人類的個體。會對人類感到好奇,會暗中觀察人類但絕不展開攻擊。
  「這些傷也是吾以為只要不釋放敵意,人類就不會攻擊吾所造成的,吾實在是太天真了。」
  「那你現在恨人類了嗎?」
  「不會,因為有君能陪吾聊聊。」
  「我有可能背後捅你一刀喔?」
  「君若是真要那麼做,為何還替吾包紮?」
  少年和九尾狐笑了出聲。

  等待少年體力恢復,扭傷改善後,少年和九尾狐約定隔數日便見面一次,地點便是他們相遇的洞窟。九尾狐提供藏身之處,少年則帶來外面的食物及情報。
  「這個洞窟外,君所生活的世界,是那麼多采多姿的嗎?」
  「高聳入雲的山、深不可測的海、壯麗的峭壁、蓊鬱的樹林、遼闊的沙漠,不同時期能看到的風景也各有不同。」
  「吾有朝一日也想去看看這些景色。」
  「你隨時可以跟我出來啊。」
  「免了,出去就會被人類痛打一氣。」
  「成為我的寵物就可以啦。」
  「吾拒絕。」

  又再過了一陣子,到了少年和九尾狐約定見面的某一日,少年趕到經常藏身的洞窟時,看見有兩三個盜賊在洞窟外徘徊。
  「哦,這裡竟然有個洞窟耶,裡面應該有不錯的東西吧?」
  「好啊,我們就進去看一看吧——」
  「——休想!」少年展開雙手,意圖擋著眼前的盜賊,「我不准你們再往前了。」
  「哈啊?你是哪根蔥啊?」盜賊口氣不善,「是你家開的地?還是你在這裡有祖墳?要不要把你痛扁一頓和祖先一起下葬啊?」
  無視盜賊的尋釁,少年仍舊緊盯著盜賊不讓他們越雷池一步。然而儘管身為商人的少年,體格較盜賊略顯健壯,仍舊是寡不敵眾。盜賊們的短刀俐落地刺向少年的腹部。
  「嗚……!」少年吃痛,但仍努力站直身子。其餘兩名盜賊也紛紛拿出武器對著少年砍殺。隨著少年被砍傷的傷口越多,流出的血也漸漸自少年的腳邊聚集成血泊。最終少年因為失血過多,支持不住而倒下。
  「嘿,也不過這樣子還敢阻我,嫩!」

  【你們在幹什麼東西!】

  一個有威嚴的女性嗓音伴隨著回音從洞窟深處傳來,讓三名盜賊頓時不寒而慄。
  「什……什麼東西?」
  洞窟深處傳來了鈴鐺的聲音,伴隨著這個鈴鐺出現的,是個突然竄出的九尾狐——冷靜下來的話會是這麼認為,但對心虛的三名盜賊並非如此。
  「哇啊!怎麼會有月夜貓在這!」
  「快逃!我們打不贏的啊!」
  「喂!等等!別丟下我啊!」
  三名盜賊飛也似的逃出了洞窟。

  「如果只是要擊殺九尾狐的話,一個盜賊就綽綽有餘了,果然沒正面頂撞這些人是對的。」
  九尾狐碎唸著,從深處現身。剛才的月夜貓幻覺,是他造成的。當他看見了倒在血泊中的少年,便失去了方才的冷靜,慌張地衝刺至少年身邊。
  「君為何!要幹這種傻事!!」九尾狐咆哮著,「吾不是說了只要能和君好好相處就足夠嗎!」
  「……我只是……不想……讓你變得不信任……人類……」少年吃了地撐起身子坐起,氣若游絲地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吾現在,要憑附在君身上。讓吾魔物的恢復力幫助你脫離險境。」
  「……什麼?你憑附在我身上後……你會怎麼樣?」
  「會失去身體、意識,作為君的一部分活下去——別擺出那種表情,當初吾的命也是君救的,吾只是還了欠君的人情。」
  九尾狐開始詠唱咒語,無視少年聲嘶力竭的阻止。
  「君就老實點接受救了吾的謝禮吧!」
  詠唱完成,九尾狐帶上最後一句話後,渾身爆散成金色的粒子,悉數流進少年的體內。少年立刻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身體不斷發脹,雙臂、雙腿、胸膛變得些許粗壯。鼻腔逐漸堅挺成了吻部,耳朵也緩緩位移至頭上變得堅挺。變得粗大的身體承受不住原本的商人衣服,而或多或少拉扯碎裂。成團的九條尾巴,刺穿了褲子臀部大部分區塊。少年看著自己的手,從人類纖細靈巧的手指變得覆滿白毛並粗重笨拙。
  隨著變化的發生,少年也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漸漸的恢復。
  這是九尾狐的祝福嗎?還是九尾狐的詛咒?

圖檔

  【這會是吾最後一次跟君說話,希望君能帶吾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答應你。」少年知道,九尾狐是不可能聽見了。這句話只是講給自己聽,為了確認自己說的話不會是讓人無法理解的魔物的語言。因為接下來他必須思考,用這個身體生活的方式。


   ※ ※ ※


  「啊……又作了這個夢……。」在辦公室小睡一會的少年醒了過來,撫摸著自己的胸膛,「放心吧,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的心願。」
  「師傅您醒了嗎?」小商人的聲音自房門外傳了進來,「已經準備好下午上工,需要的器材都已經幫您預熱了。」
  「幫大忙了,我馬上就出去幹活。」
  「不急師傅,記得至少將褲子穿好再出來喔。」
  「嗚……!」

  少年又在睡夢中把自己脫光了。



  過了幾天後,少年在鐵鋪外掛上歇業告示。
  這是少年固定一段期間會進行,於這個世界旅行的計畫。主要目的是為了自己體內的某個存在,走訪這個世界充實自己知識見聞。儘管因為這個九尾狐的身軀,旅途中會遇到各種麻煩事,但熱情好客的人們仍佔據多數。

  『也許哪一天,人類和魔物和平相處的一天真的能到來吧。』懷抱著不知會不會實現的期待,少年坐在營火旁望著滿天星斗。

  「晚安,九印。」

  即使他聽不到,少年仍然禮貌地問候一聲。希望今晚祂能給露營的自己一點面子,別讓自己隔天醒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荒郊野外。

圖檔





  【不行,這麼難得的機會吾怎麼可以放過。】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936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 Re: [小說]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12月 14日, 23:06

九尾狐的愉快惡意(讚嘆

真是可愛的故事。附帶一提,在RO裡面,
九尾狐是一般怪月夜貓則是精英王怪
戰鬥難度相去不可以道里計。

比起變身當下的感受,故事著重描寫和九尾狐之間的關聯,
以及變身之後和他人相處之間的二三事,趣味橫生。
說來,他在普隆德拉的話……
不知道和長期咳嗽的忽克連之間是什麼關係呢?(?)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XavierWzer
餘彗復返
文章: 85
註冊時間: 2022年 6月 8日, 09:01
來自: 廣東潮州
獸設: 狼蝙蝠
頭像出處: 比尔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3 Re: [小說]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文章 XavierWzer » 2022年 12月 17日, 17:38

總是一絲不掛的躺在荒郊野外,也許是作為野生生物的本能呢(笑)
不過真的很好奇那只九尾狐的意識會不會再次出現,比方說少年遇到的確過於棘手的事?
最後……獸化控狂喜!雖然失去一個傾訴的對象的確有點讓人傷感,不過能換種方式陪伴,也算是值得可喜可賀的了。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270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4 Re: [小說] 狐狸師傅~被變成九尾狐的少年~

文章 狼狗傑 » 2023年 9月 18日, 23:50

Lag快一年,想說回覆一下(哎
我也覺得文末簡直就是明示九印意識還存在,哪天出現鋼彈或火影式內在對話都有可能(爆
持續期待這系列的續篇。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加入會員或登入帳號以參加討論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回文

加入會員

歡迎加入野邦,一片獸迷得以暢所欲言、自由發夢的天地
提供不受演算法干擾的文章顯示、無限的網路空間
以及寬容的環境

註冊

登入帳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