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一般休閒、海龜湯、腦筋急轉彎、文字遊戲。
版面規則
一般休閒、海龜湯、腦筋急轉彎、文字遊戲。獸屬性主題遊戲請移至獸遊競技版面發表。
頭像
Lincent_Pan
餘彗復返
文章: 84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日, 11:21
來自: 台灣;台南
獸設: 台灣犬/土狗
頭像出處: Saki.
社會性別: 狗狗
星座:
聯繫:

#21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Lincent_Pan » 2022年 6月 20日, 20:38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20日, 19:43
Lincent_Pan 寫:
2022年 6月 19日, 23:28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19日, 21:47

「幻術學派……那真是美妙呢,用自己的心智覆蓋現實,充滿藝術感的魔法學派。」戴拉克忽然開口,半精靈的容貌與優雅的嗓音立刻吸引了目光,額帶寶石在頭上發著柔和的光。
「敝人戴拉克,預言學派的法師。請多指教。」戴拉克說著,從頭到尾都面帶微笑,說話的嗓音悅耳動聽,禮儀合度到幾近虛偽。忽然他又補充:「同時我也是『博知會』的幹部,大家有興趣交換書籍嗎?」

奧朗微微鞠躬「能遇見同行真是欣慰,如果您的收藏能使燭堡為之一亮那您自然擁有進入大書庫的資格,不過現下我們必須先以任務優先,希望這次事件結束後能有機會與您長談。」

「當然如此……必然如此……關於預言失敗的部份,恕小子狂妄,晚輩很好奇大師當時的狀況,是無法得到啟示?還是雖然得到了啟示,卻和現實不一致?或著是當時自覺獲得啟示,但稍後發現其實沒有?」戴拉克文謅謅的說著,就這麼在蠋堡大廳和奧朗談起了預言術的細節。就在大多數人(包括愛蒙)開始頭昏腦脹的時候,戴拉克忽然轉掉話題。「請恕晚輩失禮。晚輩最近才領略了『探知』的奧秘,又是大師在前,一不小心就說得太多了。還請原宥。」這麼說著,他優雅行禮。

奧朗:「原因倒沒那麼複雜,每當我嘗試施法觀測這位神秘的敵手時便會被相對應的力量干擾,所得結果自然不是毫無意義便是有誤導可能,若強行突破只怕不是驚擾敵手便是被趁隙反向追蹤,剩下的嘗試也只能作為睿智的阿蘭多(Alaundo)所留箴言之佐證,不足一提。」

我開始覺得在冒險開始前我就會被法術辯論弄死了
於現實中追逐虛假;於虛假中挖掘現實。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435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2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6月 21日, 12:44

Lincent_Pan 寫:
2022年 6月 20日, 20:38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20日, 19:43
Lincent_Pan 寫:
2022年 6月 19日, 23:28

奧朗微微鞠躬「能遇見同行真是欣慰,如果您的收藏能使燭堡為之一亮那您自然擁有進入大書庫的資格,不過現下我們必須先以任務優先,希望這次事件結束後能有機會與您長談。」

「當然如此……必然如此……關於預言失敗的部份,恕小子狂妄,晚輩很好奇大師當時的狀況,是無法得到啟示?還是雖然得到了啟示,卻和現實不一致?或著是當時自覺獲得啟示,但稍後發現其實沒有?」戴拉克文謅謅的說著,就這麼在蠋堡大廳和奧朗談起了預言術的細節。就在大多數人(包括愛蒙)開始頭昏腦脹的時候,戴拉克忽然轉掉話題。「請恕晚輩失禮。晚輩最近才領略了『探知』的奧秘,又是大師在前,一不小心就說得太多了。還請原宥。」這麼說著,他優雅行禮。

奧朗:「原因倒沒那麼複雜,每當我嘗試施法觀測這位神秘的敵手時便會被相對應的力量干擾,所得結果自然不是毫無意義便是有誤導可能,若強行突破只怕不是驚擾敵手便是被趁隙反向追蹤,剩下的嘗試也只能作為睿智的阿蘭多(Alaundo)所留箴言之佐證,不足一提。」

我開始覺得在冒險開始前我就會被法術辯論弄死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麼晚輩有兩個小小請求。」戴拉克保持著行禮,靜靜說著:「事實上晚輩也會『次元門』這項技藝……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蠋堡能為我準備一個安全空曠的房間,在必要時讓晚輩可以帶著愛蒙女士前往。」隔了片刻,他又說:「如果可以……其實晚輩也對『傳送法陣』稍有心得,但晚輩不清楚博德之門週邊傳送陣的符文序列,所以無法直接前往……要是能在那個房間設下傳送法陣,這趟旅途應該會更加舒適安全。」

停了片刻,他又繼續開口:「另一個小小要求,是晚輩希望能借用法器,如此能在旅途中反覆『探知』,以求避開大多數的危險。」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Tempest12
浩宇微粒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22年 6月 3日, 12:05
來自: 臺灣:新北
獸設:
頭像出處: 阿品芝麻官
星座:
聯繫:

#23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Tempest12 » 2022年 6月 21日, 14:04

剛剛想到,對於這一團的背景知識要那些? 我對於劍灣附近的東西不是說很熟。
宇宙冷酷無情,只有和他人分享宇宙的殘酷,才能發現生命存在的意義。

頭像
Lincent_Pan
餘彗復返
文章: 84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日, 11:21
來自: 台灣;台南
獸設: 台灣犬/土狗
頭像出處: Saki.
社會性別: 狗狗
星座:
聯繫:

#24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Lincent_Pan » 2022年 6月 21日, 19:58

Tempest12 寫:
2022年 6月 21日, 14:04
剛剛想到,對於這一團的背景知識要那些? 我對於劍灣附近的東西不是說很熟。
個人設計上只是想簡單讓大家打幾場所以沒有特別要求這塊,有基本的費倫大陸認知就好了,不過剛好戴拉克問到點東西就補述下背景吧。
image.png
地理長這樣,北邊是絕冬城,地圖南邊是柏德之門與燭堡,再往南(地圖外)是安姆。

燭堡是著名的圖書館堡壘,成員主要是歐格瑪(Oghma)的信徒與奧術施法者,當中最出名的便是先知阿蘭多(Alaundo)。一般人若想使用燭堡的大書庫需要提交一本藏書。

柏德之門在這一地帶是著名的港灣商業都市也是領主聯盟(Lords' Alliance)的一員,內政由該地勢力最強的公爵組成的四人議會(Council of Four)負責,軍事由炎拳(Flaming Fist)包辦。

這場戰役的時間點不久前此地區有位叫做沙洛佛克(Sarevok)的新秀於動亂時崛起,但在他即將成為四人議會成員前被發現他的真實身分是謀殺之神巴爾(Bhaal)的子嗣,目的是為了實現阿蘭多的預言挑起全面戰爭藉此成為新一任神衹。雖然他已被無名英雄擊敗但埋下的種子仍使此地區動盪不安。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21日, 12:44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麼晚輩有兩個小小請求。」戴拉克保持著行禮,靜靜說著:「事實上晚輩也會『次元門』這項技藝……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蠋堡能為我準備一個安全空曠的房間,在必要時讓晚輩可以帶著愛蒙女士前往。」隔了片刻,他又說:「如果可以……其實晚輩也對『傳送法陣』稍有心得,但晚輩不清楚博德之門週邊傳送陣的符文序列,所以無法直接前往……要是能在那個房間設下傳送法陣,這趟旅途應該會更加舒適安全。」

停了片刻,他又繼續開口:「另一個小小要求,是晚輩希望能借用法器,如此能在旅途中反覆『探知』,以求避開大多數的危險。」

奧朗:「傳送法陣......若需要的話將燭堡設有的法陣暫時開放給您無妨,柏德之門該地法陣受近日風波影響應是被管制中。預言法器對燭堡來說無傷大雅但畢竟也是貴重物品,雖說是任務但突然出借給外人......這樣吧,若您將一本藏書寄放在此處我便將法器借您使用,如何?」

雖然我不覺得會讓人有機會飛回燭堡的狀況啦(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最後由 Lincent_Pan 於 2022年 6月 21日, 21:19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於現實中追逐虛假;於虛假中挖掘現實。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435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5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6月 21日, 20:29

Tempest12 寫:
2022年 6月 21日, 14:04
剛剛想到,對於這一團的背景知識要那些? 我對於劍灣附近的東西不是說很熟。
其實去玩一次柏德之門單機版就好了。(?)

Lincent_Pan 寫:
2022年 6月 21日, 19:58

奧朗:「傳送法陣......若需要的話將燭堡設有的法陣暫時開放給您無妨,柏德之門該地法陣受近日風波影響應是被管制中。預言法器對燭堡來說無傷大雅但畢竟也是貴重物品,雖說是任務但突然出借給外人......這樣吧,若您將一本藏書寄放在此處我便將法器借您使用,如何?」

「感謝您的通情達理與寬宏大量。」戴拉克把手伸進懷裡,握拳向外輕輕揮出,一個精雕細琢、描金貼銀的箱子憑空出現。「晚輩豈敢在蠋堡之前誇稱藏書。實在不敢說都能過大師法眼……只是恰好手邊有三本書卷稍微罕見點,不至於玷污大師清譽。」戴拉克從箱子裡面拿出三本書,疊成一疊,屈身鞠躬向奧朗雙手奉上:「起頭白皮書冊是《賈姆達斯Jhaamdath紀》的殘篇彙整,包括了一些抄錄的劍之十二城官方文書,但我想您可能已經看過了。其次,玫瑰軋紋的裝訂冊沒有名字,收錄黎明之災時的一些信函,部份尚未破譯,而且內容恐怕也難以確認真偽;最下面這本硬皮書則是來自受龍Shou的寶石與瓷器圖鑑,看上去尚且賞心悅目。」

戴拉克說著,保持躬身捧書的姿勢朝奧朗走去,卻又精確的在比奧朗手臂長剛好多一點的地方停下腳步。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Lincent_Pan
餘彗復返
文章: 84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日, 11:21
來自: 台灣;台南
獸設: 台灣犬/土狗
頭像出處: Saki.
社會性別: 狗狗
星座:
聯繫:

#26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Lincent_Pan » 2022年 6月 23日, 16:52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21日, 20:29

「感謝您的通情達理與寬宏大量。」戴拉克把手伸進懷裡,握拳向外輕輕揮出,一個精雕細琢、描金貼銀的箱子憑空出現。「晚輩豈敢在蠋堡之前誇稱藏書。實在不敢說都能過大師法眼……只是恰好手邊有三本書卷稍微罕見點,不至於玷污大師清譽。」戴拉克從箱子裡面拿出三本書,疊成一疊,屈身鞠躬向奧朗雙手奉上:「起頭白皮書冊是《賈姆達斯Jhaamdath紀》的殘篇彙整,包括了一些抄錄的劍之十二城官方文書,但我想您可能已經看過了。其次,玫瑰軋紋的裝訂冊沒有名字,收錄黎明之災時的一些信函,部份尚未破譯,而且內容恐怕也難以確認真偽;最下面這本硬皮書則是來自受龍Shou的寶石與瓷器圖鑑,看上去尚且賞心悅目。」

戴拉克說著,保持躬身捧書的姿勢朝奧朗走去,卻又精確的在比奧朗手臂長剛好多一點的地方停下腳步。

「一本就夠了,剩下的日後有機會再研讀。」奧朗揮了揮手,一塊浮盤由書庫內飛出精準落在戴拉克前方。

於現實中追逐虛假;於虛假中挖掘現實。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435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7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6月 23日, 21:35

Lincent_Pan 寫:
2022年 6月 23日, 16:52

「一本就夠了,剩下的日後有機會再研讀。」奧朗揮了揮手,一塊浮盤由書庫內飛出精準落在戴拉克前方。

戴拉克發現奧朗無意細談,微微一笑,將最上面一本放在浮盤上。收起書,問起和任務相關的問題:「這趟旅程,該走海路還是陸路?」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Lincent_Pan
餘彗復返
文章: 84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日, 11:21
來自: 台灣;台南
獸設: 台灣犬/土狗
頭像出處: Saki.
社會性別: 狗狗
星座:
聯繫:

#28 Re: 〔D&D〕柏德之門1.5 黑夜的邀請函

文章 Lincent_Pan » 2022年 6月 23日, 22:11

狐鬼瀟湘 寫:
2022年 6月 23日, 21:35

戴拉克發現奧朗無意細談,微微一笑,將最上面一本放在浮盤上。收起書,問起和任務相關的問題:「這趟旅程,該走海路還是陸路?」

「陸路,我們沒時間準備船隻了而且動靜太大,在摸清對方底細前還是低調微妙。」

於現實中追逐虛假;於虛假中挖掘現實。

回覆文章

加入會員或登入帳號以參加討論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回文

加入會員

歡迎加入野邦,一片獸迷得以暢所欲言、自由發夢的天地
提供不受演算法干擾的文章顯示、無限的網路空間
以及寬容的環境

註冊

登入帳號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1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