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舊作]劍痞,為愛的奮鬥?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AI創作一律分類為[A.I.]類。發表時請註明所使用的演算法與資料庫,或著所用軟體及網站。
陸、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936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22日,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頭像出處: J.C.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小說] [舊作]劍痞,為愛的奮鬥?

文章 狐鬼瀟湘 » 2022年 5月 17日, 21:31

最近獸圈的大家都開始分享往日作品,比方劍痞本人剛剛表示「真懷念那些大家都在RP的時候」
也來發表舊作……
算起來這是十四年前的作品了,現在看看,當年筆調生澀,唯有戲謔可取。
而今時過境遷,雖然正確使用數學還是可以讓劍痞倒地呻吟甚至再起不能,但更多的還是對往日的回憶。

劍痞,為愛的奮鬥?

「鳶……鳶……」紅色毛髮的狼人伸爪推著褐色的狐人,哀怨的說著。

「唔……」狐人動了動耳朵,喃喃的說:「阿劍,秦九韶好厲害……」

「鳶……」

「啊啊……很好,死掉了。」

「鳶……」

「唔……阿劍你等等,這題算完就好……」

「……」狼人噴了噴鼻息,不顧身上只披著一件絲質浴袍,走到露台,確認鳶聽不到後,在夜風中怒吼:「是哪個傢伙給我送數學題庫來的!」

樓下賓客還在喧鬧,房間一角賀禮已收齊,本來這是婚禮大喜之夜,狐人卻沈浸在無限大與無限遠的世界,讓狼人獨自在露台忍受風寒,身上火紅色的毛髮沒辦法給予火焰的溫暖,在月光照耀下反而更顯淒涼。

「菲德利卡前輩,我該怎麼辦……」劍痞喃喃自語,低低的說:「我可以殺掉他嗎……」

「很好!孩子,你終於開悟了!」一道華麗的倩影飛現在房中,身著豔紅禮服的菲德利卡用向上仰起35度的長吻,發出氣勢凌人的宣言:「力量就是真理!不管發生什麼事、遇到什麼阻礙,見神殺神、遇鬼砍鬼就對了!哦呵呵呵呵……」高亢刺耳的笑聲突然中斷,右手插腰,左手把劍痞舉的與自己視線同高,菲德利卡冷冷的說:「你還杵在這裡幹什麼?這可是你擊敗最強情敵——數學的最佳機會!還不快點準備?」話聲剛落,菲德利卡優雅的屈起左腳,踮著右腳尖優雅的轉身邁步,在第二步踏向露台欄杆外某個空處後,用比聲音還快的速度向下離開二樓的露台。

沉默一秒,劍痞露出堅定的眼神,轉身向樓下走去,路上順手拿了一本不知道是誰送的、看起來相當厚重的書。這8開書封皮是白金作成,上面紋滿諸位心理學大師面容,書名「心理學大典」更是以黃金鑄成再嵌入白金版封面,書角包的不是黃銅而是堅硬、美觀的K金,至於內頁,全是把白銀打薄鍍上鎢作成,內文為中文與原文對照,字型取自諸位書法家之手,另附2718幅圖片協助理解;這本3785頁的書,重達22195公斤另967克,劍痞捧著它走了2.35步就仰天翻倒,跌出一片樸實的書籤,是用鈦合金摟空打成,上面摟空的文字寫道:「看書之餘也不要忘記鍛鍊體力喔!」署名是鳶。

花了好一陣才從書底下逃出的劍痞,被迫放棄這本不知所云的大書,拿了本平時習慣帶在身上,16開的黑皮心理書,走下客廳,準備出門,在樓梯的最後一階,轉身就到客廳之處,他見到了——

黯藍色的眼瞳在眼前擴大,四周的血絲像是斷頭台旁的舖石子路上被血流過的石縫,既鮮艷又華麗,如同在風中搖曳的彼岸花一樣吸心攝魂,眼瞳裡的黑影一搖一晃,好像那索隆徐徐划槳,自忘川悠悠前來。

劍痞下意識退了一步,令獸驚悚的眼睛下,是一張橫倒月牙似的嘴,唇間的牙齒在空氣中閃著純潔白淨的光芒。與之前眼睛相對的眼瞳隱身在湛藍的髮絲後,隱約可以看見灰藍色的虹膜上面有著淺色的傷痕,像是被利刃貫穿的閃電。

這是涅,今天到場的賓客之一,同時也是儀式的司禮,她怎麼在這裡?劍痞驚魂未定的心裡想著,然後,涅動了;先是風吹不開的衣角融化在陰影中,偏枯的身形,遺失在眼角的餘光中,能面似的表情,留在最後,像是目眩時的白影,自記憶中飛脫。

涅就這樣消失了,劍痞下意識擦了擦眼鏡,往客廳望去:

然後被飛來的桃花木椅砸個正著。

「這是什麼?四物湯!啊?」這是一團黃影的聲音,一群像是融化蠟像的不明生物繞著她的角飛舞;迷幻龍先是猛力拿筆戳著一口被立起來當盾的大鍋,筆發出響亮的批啪聲,折斷自己抗議,來路不明的桃花木椅接替它的位置,在順勢誤砸謎樣生物後,氣勢磅礡的撞上鍋底,斷裂的椅子下半部直擊劍痞的腦袋。

兩行鼻血流了下來,夾帶部份眼鏡殘骸。劍痞搖晃幾步,撞倒放置著電話和答錄機的茶几,哭聲馬上響了起來:

「嗚嗚……我又迷路了……老公快來救我……」這是電話答錄機傳出的哀鳴。

方才神秘消失的涅,則在家中惟一的大門旁,露出神秘而怪異的表情笑著,四目相交,劍痞和她忍不著打了個寒顫。隨即眼睜睜看著涅再度消失在門前。

「……」劍痞伸手撫平額紋,認命的爬回二樓把自今天禮物上拆下的絲帶綁一綁,順手換了副備用眼鏡,沒有通過位於客廳的大門,直接自二樓露台滑到家門外,心裡面暗暗打算把這一切算到不明送禮者頭上。

不過要去哪裡找呢?隨手拿出婚禮賓客簽名單(也是在二樓拿的)劍痞一邊想著,一邊翻了起來,想要找出是誰送出那本讓鳶沈迷不已的數學題庫,到底要從何找起呢?翻著翻著,眼角餘光攫獲一行字,狼人的動作停了下來--或著說僵硬下來:

宇宙際數學聯合應用俱樂部

下面是地址和聯絡電話,除了地址是森羅東街和萬象西街交叉口這點有些奇怪外,就是那連續十個0的電話號碼啟獸疑竇,劍痞遲疑了一會,走進旁邊電話亭,決心試著撥看看……然後發現自己根本沒帶錢出門。

忿忿不平的把電話掛上,劍痞反射性的往地上張望,希望有來路不明人士留下的零錢。

剛好不遠處有一枚。

而且還在馬路中央,路燈照得反光刺眼無比,讓缺錢的人或獸都忍不住要伸手一摸……

「劍,我勸你不要撿比較好。」溫潤的嗓音響起,劍痞的動作停了下來,回頭看到白色的人影,還有人影後面的街道;穿著魏晉白練衣的狐人,離地吋許的飄呀晃的,半透明的脣吻開闔,淡淡的說:「最近這裡有鬼嫌太久沒吃到美味精純的生氣,於是在硬幣上施了法。」瀟湘看著地上的銅板一眼,又緩緩的開口:「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體內的生氣會被抽乾不說,臨死前還會把銅板移到下個地點,再倒斃在稍遠的地方。」

瀟湘望向天空,悠然的呼了一口氣:「算起來這已經要了六人的命了……在一個人碰到,裡面依北斗之數設置的咒法就會啟動,將七人生氣咀精嚼華,練出最馥郁的真髓,如此一來,那鬼便能一飽口福;本來連以此法服用七七四十九人生氣後,修為法力俱有相當長進,只是那鬼修為有數千年之譜,這點增益無關痛癢,也只是窮極無聊,想一啖美食矣……」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呵……因為那設陣的鬼正是不才敝人——在下我。」狐鬼瀟湘笑吟吟的如是說。

沉默。劍痞花了好一陣子才集中起回話的能力:「我該說『請慢用』嗎?」

「那到不用。」瀟湘興致勃勃的說:「倒是今天是大喜之日吧?新娘怎麼跑出來了?」

劍痞的臉色沉了下去,陰鬱的說:「都是那本書害的……」

「哪本書?」瀟湘微帶驚奇的反問,記得自己好像慫恿鳶買了本厚重到能當地磚的書……

而且是白金地板。

「一本莫名其妙的數學題庫……」劍痞花了一小段時間簡述了事情的經過,而唯一的聽眾則是點點頭低聲說:「原來是那本書啊……」

「嗯?瀟湘的意思是?」劍痞敏銳的察覺對方語氣中某個奇妙的點。

「沒什麼,如果是那本書的話,我大概知道要怎麼解決。」花半秒鐘轉移劍痞的注意力後,瀟湘說了:「最完美的解決方案就是拿答案本給鳶。」

「……有這種東西嗎?」劍痞喃喃說。

「普天下只有一個地方會有這種東西。」瀟湘淡淡的說:「就是出題目的地方……或著你要用最快的方法?」

「最快的方法?」

「直接把鳶敲昏就好啦!」

劍痞再度沉默,好半晌才開口:「怎麼可以對鳶作這種事……」

「吶,你就去找解答本吧!」說著,輕輕一推。

劍痞飛向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無雲的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無雲的夜空然後撞上隱形的城牆,兩行鼻血再度出現在他的臉龐!

花了十分鐘止血後,劍痞潛入這座飄在空中、完全沒有打地基的宮殿,向下望去看到了一幅奇景:

橢圓形的廣場上散佈著各式各樣的人,服裝從古希臘長袍到漢裝,無所不有,人種更是包羅了半個地球,不過最怪異的是他們身上都掛著名牌——此時他們正圍著橢圓其中一個焦點議論紛紛,黃髮狼人被關在石籠子裡,低聲哭泣著。

「雷?」劍痞發出疑惑的聲音,他怎麼在這裡?

或著說,他怎麼來的?

「肅靜!」一名穿埃及服飾的老人站起,臉上的皺紋猶如刀刻:「本人,埃及的丟番圖宣佈,第ω+1屆非常例會議開始!」然後他伸手向後一擺,指向籠子:「這……姑且稱之為θ,不知道用何種方法到了這裡,而且還直接出現在我們眼前!」

「沒有驚動任何人?」有點鷹勾鼻的笛卡爾說:「也沒有人想到?那麼他應該不存在。」他身旁一位女士的僵硬的點頭附和,模樣像極故障的人偶,身上意外的沒有名牌。

「思想未必是自由意識,做出這樣的推論是可恥的。」蓄大鬍子的培根表示:「我們應該先解剖他看看,以便確認他各個部位的差異再歸納整理……唉呦!」後面一聲呼痛卻是剛剛那名僵硬的女士甩了他一巴掌。培根大怒,一拳揮向笛卡爾,卻打中一旁的費馬,職業律師沖沖大怒,刷的一聲抽劍刺向培根,業餘劍技卻乾淨俐落的戳進龐加萊肩膀,職業軍人乾淨俐落的拉過有拿破崙簽名的大砲,大喝「開火!」然後轟隆一響,一眾數學家便乒乒乓乓打的熱鬧非凡。

這時劍痞只是低下頭,慢慢思考該怎麼做。

「答案是一定要的……」劍痞喃喃說:「不過雷我也想救……」該怎麼辦呢?後半段話還沒出口,一個聲音悠悠在劍痞背後響起:「我思故我在……」然後輕輕一推,兩腳就踩著空處;本來想回頭的劍痞背對喧鬧的眾人,從天窗跌下,視線延伸方向是笛卡爾的呢喃:「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將開一扇窗……他要你開天窗你不得不開……」然後就消失了。

「砰!」的一聲,劍痞落在地上,身形完美的符合平衡,雙手雙腳張開,四平八穩的趴在某幾個人身上:一眾數學家本來或著在決鬥、挑戰、打冷拳、充和事佬、調解糾紛……此刻卻作出了完全一樣的動作,刷刷錚錚的抽出劍指向劍痞(當然少不得龐加萊那挺大砲)。

在一眾劍術高手和庸手以及門外漢包圍下,劍痞醒了過來,第一件事就是考慮要不要用手上的書把自己敲昏。

正閉著眼認真考慮時,涅在他眼前,詭笑著來了,就出現在眾人背後,無影無息的來了,用手協助臉復原後走向籠子;抽泣的雷一看到他便輕喚一聲「老公。」然後——

隔著籠子相擁在一起。

爆發出了轟動全城堡的閃光。

澎然的光輝從城堡穿出,把夜空染的一片刺眼的白!

「好嚴重的光害啊……」瀟湘如是說,玩弄著手上的硬幣:「先把事做完好了……」口中嘀咕,身形慢慢融入夜色。

至於城堡中……

「好亮啊!」一眾數學家的劍落在地上,本來持劍的手正忙著摀住雙眼;只有失明的尤拉突然一個箭步衝出,伸手一揮,廣場之間突然浮現了七座長橋,交錯縱橫的圍住涅和雷。

「呵……這哥尼斯堡七橋問題你解得開嗎?沒一次全走完就會返回起點……呃!」後面這聲低呼卻是壞掉涅根本不管所謂拓樸學,輕輕鬆鬆從起點跳躍到終點,把失明的尤拉一拳打飛。

「知識就是力量。」弗蘭西斯.培根爵士大喝一聲,身上肌肉忽地鼓脹起來,跳到半空中接住尤拉;龐加萊搶上補位,開火直擊涅,只是射出的砲彈在中途忽然縮小,在碰到嚴陣以待的涅前就消失無蹤。

「你這個死砲兵!」培根擋下涅的攻擊,趁空檔大喝:「牛頓呢?快叫他用微積分積回來!」

「他去火星參加神秘學年會還沒回來。」笛卡兒突然出現,然後帶來噩耗。

「這未免太過份了!我要請主席向柯南.道爾抗議!」不能加在蛋炒飯裡的培根大聲抱怨:「萊布尼茲呢?他總該來吧?」

「他去研究二進位之後就沒回來了。」笛卡兒掏掏耳朵,貌似漫不經心的吹吹手指:「可能迷路在八卦裡了。」

「那你呢?」過期培根咆嘯。

「我不想打。」然後又消失了。

劍痞看看滿場的人都注意自己,默默的走去一旁,在牆邊木櫃裡找鑰匙想把雷放出來,也在書櫃裡開始找尋解答本,找來找去找不著,身邊有人問了:「你在找什麼?」

劍痞回過頭,丟番圖躲在櫃子夾縫中,佯裝自己是雕像,看上去到是沒有敵意。

「姆……我想找題庫解答。」還有鑰匙。

「你是新的會員?」老人說了。

「這個……其實我……」

「那不行啊……」老人淡淡的說:「入會題庫一旦完成就會成為本俱樂部會員,所以說答案只有會員能看。」

「哪有人這樣的……」

「就是這樣。」丟番圖一口咬定,隨即說:「嫌無聊的話,要不要猜猜我幾歲?題目是這樣的:『墳中安葬著丟番圖,多麼令人驚訝……』」

劍卻沒有在聽,越想越氣,壓根兒不想讓鳶加入這莫名其妙的俱樂部,忽地想起菲德利卡的教誨,劍痞把髮帶解下,緊緊的綁在書上。

「『……又過四年,他也走完了人生的旅途。』好了,我幾歲?」回答他的是甩過來直擊腦門的書背;在他一把摔進棺材似的書櫃後,劍也加入戰局。

「接招!『書本格鬥技』!」劍痞喊著,揮書打向正和涅纏鬥的培根和費馬,卻被三人推了出來,再搶進去,又不知道被誰擠了出來,還要再進去,卻看到笛卡爾閒立在一旁,冷臉女子倚著他。

劍痞揮書要打,笛卡爾拿了一本書擋在臉前盾牌。

書的題名是:入會題庫解答。

劍痞的動作停了下來,笛卡爾淡淡的說:「你想要這個吧?」

「……請給我。」

「我不想。」然後他又憑空消失,連著身邊女子一起化為烏有,手上的書倒是掉到地上,劍痞匆匆要撿,卻被一旁不知誰的腳踢走,一踢再踢,終於消失在視線裡,劍痞終於按捺不住,抓起書就向周遭數學家一陣狂打!

一片兵荒馬亂中,忽然有個老者站上高台,大喝:「住手!」

理所當然,沒有人或獸理會。

老者皺了皺眉,突然開始朗誦:

「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419716939937510……」

劍痞的動作慢了下來。

眾神秘人見狀,紛紛加入合唱:「58209749445923078164062862089986280348253421170679821480865132823066470938446095505822317253594081284811174502841027019385211055596446229489549303819644288109756659334461284756482337867831652712019091456485669234603486104543266482133936072602491412737245870066063155881748815209209628292540917153643678925903600113305305488204665213841469519415116094330572703657595919530921861173819326117931051185480744623799627495673518857527248912279381830119491298336733624406566430860213949463952247371907021798609437027705392171762931767523846748184676694051320005681271452635608277857713427577896091736371787214684409012249534301465495853710507922796892589235420199561121290219608640344181598136297747713099605187072113499999983729780499510597317328160963185950244594553469083026425223082533446850352619311881710100031378387528865875332083814206171776691473035982534904287554687311595628638823537875937519577818577805321712268066130019278766111959092164201989380952572010654858632788659361533818279682303019520353018529689957736225994138912497217752834791315155748572424541506959508295331168617278558890750983817546374649393192550604009277016711390098488240128583616035637076601047101819429555961989467678374494482553797747268471040475346462080466842590694912933136770289891521047521620569660240580381501935112533824300355876402474964732639141992726042699227967823547816360093417216412199245863150302861829745557067498385054945885869269956909272107975093029553211653449872027559602364806654991198818347977535663698074265425278625518184175746728909777727938000816470600161452491921732172147723501414419735685481613611573525521334757418494684385233239073941433345477624168625189835694855620992192221842725502542568876717904946016534668049886272327917860857843838279679766814541009538837863609506800642251252051173929848960841284886269456042419652850222106611863……」

劍痞抱著頭,發出呻吟,老者揮手示意其他人繼續,走向劍痞,問了:「你不是會員吧?來這裡,是做什麼的?」

「還不是你們送的書……害鳶都不裡我……」劍痞含怨的說出事情經過。

「嗯……本俱樂部以吸收世上所有數學人才為目的。」老者淡淡的說:「你朋友被選上你應該高興才對……唉呦,你敢打我畢達哥拉斯?」

老者怒氣沖沖的下令眾人把「真.圓周率神聖詠嘆」的聲量加大,回頭問:「這傢伙怎麼找到這裡的?」

「主席,一定是你簽的字被發現了。」某個老婦停下詠唱,說:「就說不要留的嘛!」

「胡說!不留就算是偷送了!」被稱為主席的高大老者神氣的說:「這可是吸收人才,是正大光明的事情!」

「為什麼不乾脆面交……」

「那樣就不神秘了!」畢達哥拉斯冷冷的說:「不喜歡數學的人,沒必要讓他們知道本會存在。」

劍痞在精神攻擊中搖搖晃晃的站起,舉起書,往主席頭上砸下,主席回過頭,伸手輕而易舉的接住了,臉上正要綻放嘲諷的笑,卻突然凝結--劍痞把他的上半身打飛了出去。

「原來主席只是半身像啊……」某人驚訝的說。

「我要在下次的會議以此罷免他!」

「對對!」

劍痞看了看四周,「真.圓周率神聖詠嘆」在主席粉碎後停了下來,腦筋變清醒後他開始思考,東西拿到了,那要怎麼回家呢……

劍痞趴在陽台前考慮要不要跳下去,當然這高度是不可能生還的……

劍痞無奈的嘆了口氣,卻聽到耳後轟隆一聲,卻是涅直接扯壞籠子把看傻眼的雷放了出來,然後轉過頭,綻放出一臉壞笑。

壞笑的涅越走越近。

劍痞越退越快,直到背頂到欄杆。

涅左手抱著雷,右手臂彎狀向劍痞脖子,連勾帶跳,從半空飛越而下--

直直的落在劍痞和鳶家門前,順勢踏扁若干不明生物。

「嘛,送到這裡差不多了。」回復正常的涅手臂一揮,劍痞被高高的扔進二樓窗台--引起一聲詫異--落在床上後又再度跳起,飛向壁爐。

正在燃燒的壁爐。

慘叫一聲,跳了出來,七手八腳的拍熄身上的火花,然後看看寶貴的書有沒有燒著了……

嗯,黑皮心理書果然沒事,老東西就是耐用,不過另一本就……

非常快樂的在火裡唱著「劈啪之歌」。

「嗄啊啊啊--」比剛剛更淒厲的慘叫聲。

「好忙的樣子,要我先離席嗎?」無關痛癢的招呼聲。

「瀟湘?你怎麼在這?」

「嗯……我剛剛想說,萬一你找不到也麻煩。」狐鬼一派悠閒的說:「所以我來把鳶敲昏,順便燒題庫。」說著用手一指爐火。

劍痞沉默的看著爐火,好半晌才說:「那我這麼忙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當鍛鍊體力吧?」瀟湘淡淡的說:「應該也累了吧?早點休息吧……」說著身影也隱沒不見。

劍痞對無人的空氣輕輕應了一聲,然後去洗了洗身體後,也就真的去睡了。

如此靜謐,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只是……

「好想算點東西……」鳶迷迷糊糊的說了句夢話。

「你想要這個吧?」醜陋的鷹勾鼻男子走向鳶,這裡雲霧瀰漫,乃是鳶的夢境:「這可是相當有趣的題庫喔?」

「唔……謝謝。」鳶順手接過,到了聲謝,就坐在地上寫起來了,好半晌才像想到什麼似的隨口問:「你是?」

笛卡爾咧嘴,雙眼放光的回答:「我思故我在。」

Perhaps the end?

橫書版本

劍痞,為愛的奮鬥?

「鳶……鳶……」紅色毛髮的狼人伸爪推著褐色的狐人,哀怨的說著。

「唔……」狐人動了動耳朵,喃喃的說:「阿劍,秦九韶好厲害……」

「鳶……」

「啊啊……很好,死掉了。」

「鳶……」

「唔……阿劍你等等,這題算完就好……」

「……」狼人噴了噴鼻息,不顧身上只披著一件絲質浴袍,走到露台,確認鳶聽不到後,在夜風中怒吼:「是哪個傢伙給我送數學題庫來的!」

樓下賓客還在喧鬧,房間一角賀禮已收齊,本來這是婚禮大喜之夜,狐人卻沈浸在無限大與無限遠的世界,讓狼人獨自在露台忍受風寒,身上火紅色的毛髮沒辦法給予火焰的溫暖,在月光照耀下反而更顯淒涼。

「菲德利卡前輩,我該怎麼辦……」劍痞喃喃自語,低低的說:「我可以殺掉他嗎……」

「很好!孩子,你終於開悟了!」一道華麗的倩影飛現在房中,身著豔紅禮服的菲德利卡用向上仰起35度的長吻,發出氣勢凌人的宣言:「力量就是真理!不管發生什麼事、遇到什麼阻礙,見神殺神、遇鬼砍鬼就對了!哦呵呵呵呵……」高亢刺耳的笑聲突然中斷,右手插腰,左手把劍痞舉的與自己視線同高,菲德利卡冷冷的說:「你還杵在這裡幹什麼?這可是你擊敗最強情敵——數學的最佳機會!還不快點準備?」話聲剛落,菲德利卡優雅的屈起左腳,踮著右腳尖優雅的轉身邁步,在第二步踏向露台欄杆外某個空處後,用比聲音還快的速度向下離開二樓的露台。

沉默一秒,劍痞露出堅定的眼神,轉身向樓下走去,路上順手拿了一本不知道是誰送的、看起來相當厚重的書。這8開書封皮是白金作成,上面紋滿諸位心理學大師面容,書名「心理學大典」更是以黃金鑄成再嵌入白金版封面,書角包的不是黃銅而是堅硬、美觀的K金,至於內頁,全是把白銀打薄鍍上鎢作成,內文為中文與原文對照,字型取自諸位書法家之手,另附2718幅圖片協助理解;這本3785頁的書,重達22195公斤另967克,劍痞捧著它走了2.35步就仰天翻倒,跌出一片樸實的書籤,是用鈦合金摟空打成,上面摟空的文字寫道:「看書之餘也不要忘記鍛鍊體力喔!」署名是鳶。

花了好一陣才從書底下逃出的劍痞,被迫放棄這本不知所云的大書,拿了本平時習慣帶在身上,16開的黑皮心理書,走下客廳,準備出門,在樓梯的最後一階,轉身就到客廳之處,他見到了——

黯藍色的眼瞳在眼前擴大,四周的血絲像是斷頭台旁的舖石子路上被血流過的石縫,既鮮艷又華麗,如同在風中搖曳的彼岸花一樣吸心攝魂,眼瞳裡的黑影一搖一晃,好像那索隆徐徐划槳,自忘川悠悠前來。

劍痞下意識退了一步,令獸驚悚的眼睛下,是一張橫倒月牙似的嘴,唇間的牙齒在空氣中閃著純潔白淨的光芒。與之前眼睛相對的眼瞳隱身在湛藍的髮絲後,隱約可以看見灰藍色的虹膜上面有著淺色的傷痕,像是被利刃貫穿的閃電。

這是涅,今天到場的賓客之一,同時也是儀式的司禮,她怎麼在這裡?劍痞驚魂未定的心裡想著,然後,涅動了;先是風吹不開的衣角融化在陰影中,偏枯的身形,遺失在眼角的餘光中,能面似的表情,留在最後,像是目眩時的白影,自記憶中飛脫。

涅就這樣消失了,劍痞下意識擦了擦眼鏡,往客廳望去:

然後被飛來的桃花木椅砸個正著。

「這是什麼?四物湯!啊?」這是一團黃影的聲音,一群像是融化蠟像的不明生物繞著她的角飛舞;迷幻龍先是猛力拿筆戳著一口被立起來當盾的大鍋,筆發出響亮的批啪聲,折斷自己抗議,來路不明的桃花木椅接替它的位置,在順勢誤砸謎樣生物後,氣勢磅礡的撞上鍋底,斷裂的椅子下半部直擊劍痞的腦袋。

兩行鼻血流了下來,夾帶部份眼鏡殘骸。劍痞搖晃幾步,撞倒放置著電話和答錄機的茶几,哭聲馬上響了起來:

「嗚嗚……我又迷路了……老公快來救我……」這是電話答錄機傳出的哀鳴。

方才神秘消失的涅,則在家中惟一的大門旁,露出神秘而怪異的表情笑著,四目相交,劍痞和她忍不著打了個寒顫。隨即眼睜睜看著涅再度消失在門前。

「……」劍痞伸手撫平額紋,認命的爬回二樓把自今天禮物上拆下的絲帶綁一綁,順手換了副備用眼鏡,沒有通過位於客廳的大門,直接自二樓露台滑到家門外,心裡面暗暗打算把這一切算到不明送禮者頭上。

不過要去哪裡找呢?隨手拿出婚禮賓客簽名單(也是在二樓拿的)劍痞一邊想著,一邊翻了起來,想要找出是誰送出那本讓鳶沈迷不已的數學題庫,到底要從何找起呢?翻著翻著,眼角餘光攫獲一行字,狼人的動作停了下來--或著說僵硬下來:

宇宙際數學聯合應用俱樂部

下面是地址和聯絡電話,除了地址是森羅東街和萬象西街交叉口這點有些奇怪外,就是那連續十個0的電話號碼啟獸疑竇,劍痞遲疑了一會,走進旁邊電話亭,決心試著撥看看……然後發現自己根本沒帶錢出門。

忿忿不平的把電話掛上,劍痞反射性的往地上張望,希望有來路不明人士留下的零錢。

剛好不遠處有一枚。

而且還在馬路中央,路燈照得反光刺眼無比,讓缺錢的人或獸都忍不住要伸手一摸……

「劍,我勸你不要撿比較好。」溫潤的嗓音響起,劍痞的動作停了下來,回頭看到白色的人影,還有人影後面的街道;穿著魏晉白練衣的狐人,離地吋許的飄呀晃的,半透明的脣吻開闔,淡淡的說:「最近這裡有鬼嫌太久沒吃到美味精純的生氣,於是在硬幣上施了法。」瀟湘看著地上的銅板一眼,又緩緩的開口:「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體內的生氣會被抽乾不說,臨死前還會把銅板移到下個地點,再倒斃在稍遠的地方。」

瀟湘望向天空,悠然的呼了一口氣:「算起來這已經要了六人的命了……在一個人碰到,裡面依北斗之數設置的咒法就會啟動,將七人生氣咀精嚼華,練出最馥郁的真髓,如此一來,那鬼便能一飽口福;本來連以此法服用七七四十九人生氣後,修為法力俱有相當長進,只是那鬼修為有數千年之譜,這點增益無關痛癢,也只是窮極無聊,想一啖美食矣……」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呵……因為那設陣的鬼正是不才敝人——在下我。」狐鬼瀟湘笑吟吟的如是說。

沉默。劍痞花了好一陣子才集中起回話的能力:「我該說『請慢用』嗎?」

「那到不用。」瀟湘興致勃勃的說:「倒是今天是大喜之日吧?新娘怎麼跑出來了?」

劍痞的臉色沉了下去,陰鬱的說:「都是那本書害的……」

「哪本書?」瀟湘微帶驚奇的反問,記得自己好像慫恿鳶買了本厚重到能當地磚的書……

而且是白金地板。

「一本莫名其妙的數學題庫……」劍痞花了一小段時間簡述了事情的經過,而唯一的聽眾則是點點頭低聲說:「原來是那本書啊……」

「嗯?瀟湘的意思是?」劍痞敏銳的察覺對方語氣中某個奇妙的點。

「沒什麼,如果是那本書的話,我大概知道要怎麼解決。」花半秒鐘轉移劍痞的注意力後,瀟湘說了:「最完美的解決方案就是拿答案本給鳶。」

「……有這種東西嗎?」劍痞喃喃說。

「普天下只有一個地方會有這種東西。」瀟湘淡淡的說:「就是出題目的地方……或著你要用最快的方法?」

「最快的方法?」

「直接把鳶敲昏就好啦!」

劍痞再度沉默,好半晌才開口:「怎麼可以對鳶作這種事……」

「吶,你就去找解答本吧!」說著,輕輕一推。

劍痞飛向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無雲的夜空。

劍痞遠遠的飛向無雲的夜空然後撞上隱形的城牆,兩行鼻血再度出現在他的臉龐!

花了十分鐘止血後,劍痞潛入這座飄在空中、完全沒有打地基的宮殿,向下望去看到了一幅奇景:

橢圓形的廣場上散佈著各式各樣的人,服裝從古希臘長袍到漢裝,無所不有,人種更是包羅了半個地球,不過最怪異的是他們身上都掛著名牌——此時他們正圍著橢圓其中一個焦點議論紛紛,黃髮狼人被關在石籠子裡,低聲哭泣著。

「雷?」劍痞發出疑惑的聲音,他怎麼在這裡?

或著說,他怎麼來的?

「肅靜!」一名穿埃及服飾的老人站起,臉上的皺紋猶如刀刻:「本人,埃及的丟番圖宣佈,第ω+1屆非常例會議開始!」然後他伸手向後一擺,指向籠子:「這……姑且稱之為θ,不知道用何種方法到了這裡,而且還直接出現在我們眼前!」

「沒有驚動任何人?」有點鷹勾鼻的笛卡爾說:「也沒有人想到?那麼他應該不存在。」他身旁一位女士的僵硬的點頭附和,模樣像極故障的人偶,身上意外的沒有名牌。

「思想未必是自由意識,做出這樣的推論是可恥的。」蓄大鬍子的培根表示:「我們應該先解剖他看看,以便確認他各個部位的差異再歸納整理……唉呦!」後面一聲呼痛卻是剛剛那名僵硬的女士甩了他一巴掌。培根大怒,一拳揮向笛卡爾,卻打中一旁的費馬,職業律師沖沖大怒,刷的一聲抽劍刺向培根,業餘劍技卻乾淨俐落的戳進龐加萊肩膀,職業軍人乾淨俐落的拉過有拿破崙簽名的大砲,大喝「開火!」然後轟隆一響,一眾數學家便乒乒乓乓打的熱鬧非凡。

這時劍痞只是低下頭,慢慢思考該怎麼做。

「答案是一定要的……」劍痞喃喃說:「不過雷我也想救……」該怎麼辦呢?後半段話還沒出口,一個聲音悠悠在劍痞背後響起:「我思故我在……」然後輕輕一推,兩腳就踩著空處;本來想回頭的劍痞背對喧鬧的眾人,從天窗跌下,視線延伸方向是笛卡爾的呢喃:「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將開一扇窗……他要你開天窗你不得不開……」然後就消失了。

「砰!」的一聲,劍痞落在地上,身形完美的符合平衡,雙手雙腳張開,四平八穩的趴在某幾個人身上:一眾數學家本來或著在決鬥、挑戰、打冷拳、充和事佬、調解糾紛……此刻卻作出了完全一樣的動作,刷刷錚錚的抽出劍指向劍痞(當然少不得龐加萊那挺大砲)。

在一眾劍術高手和庸手以及門外漢包圍下,劍痞醒了過來,第一件事就是考慮要不要用手上的書把自己敲昏。

正閉著眼認真考慮時,涅在他眼前,詭笑著來了,就出現在眾人背後,無影無息的來了,用手協助臉復原後走向籠子;抽泣的雷一看到他便輕喚一聲「老公。」然後——

隔著籠子相擁在一起。

爆發出了轟動全城堡的閃光。

澎然的光輝從城堡穿出,把夜空染的一片刺眼的白!

「好嚴重的光害啊……」瀟湘如是說,玩弄著手上的硬幣:「先把事做完好了……」口中嘀咕,身形慢慢融入夜色。

至於城堡中……

「好亮啊!」一眾數學家的劍落在地上,本來持劍的手正忙著摀住雙眼;只有失明的尤拉突然一個箭步衝出,伸手一揮,廣場之間突然浮現了七座長橋,交錯縱橫的圍住涅和雷。

「呵……這哥尼斯堡七橋問題你解得開嗎?沒一次全走完就會返回起點……呃!」後面這聲低呼卻是壞掉涅根本不管所謂拓樸學,輕輕鬆鬆從起點跳躍到終點,把失明的尤拉一拳打飛。

「知識就是力量。」弗蘭西斯.培根爵士大喝一聲,身上肌肉忽地鼓脹起來,跳到半空中接住尤拉;龐加萊搶上補位,開火直擊涅,只是射出的砲彈在中途忽然縮小,在碰到嚴陣以待的涅前就消失無蹤。

「你這個死砲兵!」培根擋下涅的攻擊,趁空檔大喝:「牛頓呢?快叫他用微積分積回來!」

「他去火星參加神秘學年會還沒回來。」笛卡兒突然出現,然後帶來噩耗。

「這未免太過份了!我要請主席向柯南.道爾抗議!」不能加在蛋炒飯裡的培根大聲抱怨:「萊布尼茲呢?他總該來吧?」

「他去研究二進位之後就沒回來了。」笛卡兒掏掏耳朵,貌似漫不經心的吹吹手指:「可能迷路在八卦裡了。」

「那你呢?」過期培根咆嘯。

「我不想打。」然後又消失了。

劍痞看看滿場的人都注意自己,默默的走去一旁,在牆邊木櫃裡找鑰匙想把雷放出來,也在書櫃裡開始找尋解答本,找來找去找不著,身邊有人問了:「你在找什麼?」

劍痞回過頭,丟番圖躲在櫃子夾縫中,佯裝自己是雕像,看上去到是沒有敵意。

「姆……我想找題庫解答。」還有鑰匙。

「你是新的會員?」老人說了。

「這個……其實我……」

「那不行啊……」老人淡淡的說:「入會題庫一旦完成就會成為本俱樂部會員,所以說答案只有會員能看。」

「哪有人這樣的……」

「就是這樣。」丟番圖一口咬定,隨即說:「嫌無聊的話,要不要猜猜我幾歲?題目是這樣的:『墳中安葬著丟番圖,多麼令人驚訝……』」

劍卻沒有在聽,越想越氣,壓根兒不想讓鳶加入這莫名其妙的俱樂部,忽地想起菲德利卡的教誨,劍痞把髮帶解下,緊緊的綁在書上。

「『……又過四年,他也走完了人生的旅途。』好了,我幾歲?」回答他的是甩過來直擊腦門的書背;在他一把摔進棺材似的書櫃後,劍也加入戰局。

「接招!『書本格鬥技』!」劍痞喊著,揮書打向正和涅纏鬥的培根和費馬,卻被三人推了出來,再搶進去,又不知道被誰擠了出來,還要再進去,卻看到笛卡爾閒立在一旁,冷臉女子倚著他。

劍痞揮書要打,笛卡爾拿了一本書擋在臉前盾牌。

書的題名是:入會題庫解答。

劍痞的動作停了下來,笛卡爾淡淡的說:「你想要這個吧?」

「……請給我。」

「我不想。」然後他又憑空消失,連著身邊女子一起化為烏有,手上的書倒是掉到地上,劍痞匆匆要撿,卻被一旁不知誰的腳踢走,一踢再踢,終於消失在視線裡,劍痞終於按捺不住,抓起書就向周遭數學家一陣狂打!

一片兵荒馬亂中,忽然有個老者站上高台,大喝:「住手!」

理所當然,沒有人或獸理會。

老者皺了皺眉,突然開始朗誦:

「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419716939937510……」

劍痞的動作慢了下來。

眾神秘人見狀,紛紛加入合唱:「58209749445923078164062862089986280348253421170679821480865132823066470938446095505822317253594081284811174502841027019385211055596446229489549303819644288109756659334461284756482337867831652712019091456485669234603486104543266482133936072602491412737245870066063155881748815209209628292540917153643678925903600113305305488204665213841469519415116094330572703657595919530921861173819326117931051185480744623799627495673518857527248912279381830119491298336733624406566430860213949463952247371907021798609437027705392171762931767523846748184676694051320005681271452635608277857713427577896091736371787214684409012249534301465495853710507922796892589235420199561121290219608640344181598136297747713099605187072113499999983729780499510597317328160963185950244594553469083026425223082533446850352619311881710100031378387528865875332083814206171776691473035982534904287554687311595628638823537875937519577818577805321712268066130019278766111959092164201989380952572010654858632788659361533818279682303019520353018529689957736225994138912497217752834791315155748572424541506959508295331168617278558890750983817546374649393192550604009277016711390098488240128583616035637076601047101819429555961989467678374494482553797747268471040475346462080466842590694912933136770289891521047521620569660240580381501935112533824300355876402474964732639141992726042699227967823547816360093417216412199245863150302861829745557067498385054945885869269956909272107975093029553211653449872027559602364806654991198818347977535663698074265425278625518184175746728909777727938000816470600161452491921732172147723501414419735685481613611573525521334757418494684385233239073941433345477624168625189835694855620992192221842725502542568876717904946016534668049886272327917860857843838279679766814541009538837863609506800642251252051173929848960841284886269456042419652850222106611863……」

劍痞抱著頭,發出呻吟,老者揮手示意其他人繼續,走向劍痞,問了:「你不是會員吧?來這裡,是做什麼的?」

「還不是你們送的書……害鳶都不裡我……」劍痞含怨的說出事情經過。

「嗯……本俱樂部以吸收世上所有數學人才為目的。」老者淡淡的說:「你朋友被選上你應該高興才對……唉呦,你敢打我畢達哥拉斯?」

老者怒氣沖沖的下令眾人把「真.圓周率神聖詠嘆」的聲量加大,回頭問:「這傢伙怎麼找到這裡的?」

「主席,一定是你簽的字被發現了。」某個老婦停下詠唱,說:「就說不要留的嘛!」

「胡說!不留就算是偷送了!」被稱為主席的高大老者神氣的說:「這可是吸收人才,是正大光明的事情!」

「為什麼不乾脆面交……」

「那樣就不神秘了!」畢達哥拉斯冷冷的說:「不喜歡數學的人,沒必要讓他們知道本會存在。」

劍痞在精神攻擊中搖搖晃晃的站起,舉起書,往主席頭上砸下,主席回過頭,伸手輕而易舉的接住了,臉上正要綻放嘲諷的笑,卻突然凝結--劍痞把他的上半身打飛了出去。

「原來主席只是半身像啊……」某人驚訝的說。

「我要在下次的會議以此罷免他!」

「對對!」

劍痞看了看四周,「真.圓周率神聖詠嘆」在主席粉碎後停了下來,腦筋變清醒後他開始思考,東西拿到了,那要怎麼回家呢……

劍痞趴在陽台前考慮要不要跳下去,當然這高度是不可能生還的……

劍痞無奈的嘆了口氣,卻聽到耳後轟隆一聲,卻是涅直接扯壞籠子把看傻眼的雷放了出來,然後轉過頭,綻放出一臉壞笑。

壞笑的涅越走越近。

劍痞越退越快,直到背頂到欄杆。

涅左手抱著雷,右手臂彎狀向劍痞脖子,連勾帶跳,從半空飛越而下--

直直的落在劍痞和鳶家門前,順勢踏扁若干不明生物。

「嘛,送到這裡差不多了。」回復正常的涅手臂一揮,劍痞被高高的扔進二樓窗台--引起一聲詫異--落在床上後又再度跳起,飛向壁爐。

正在燃燒的壁爐。

慘叫一聲,跳了出來,七手八腳的拍熄身上的火花,然後看看寶貴的書有沒有燒著了……

嗯,黑皮心理書果然沒事,老東西就是耐用,不過另一本就……

非常快樂的在火裡唱著「劈啪之歌」。

「嗄啊啊啊--」比剛剛更淒厲的慘叫聲。

「好忙的樣子,要我先離席嗎?」無關痛癢的招呼聲。

「瀟湘?你怎麼在這?」

「嗯……我剛剛想說,萬一你找不到也麻煩。」狐鬼一派悠閒的說:「所以我來把鳶敲昏,順便燒題庫。」說著用手一指爐火。

劍痞沉默的看著爐火,好半晌才說:「那我這麼忙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當鍛鍊體力吧?」瀟湘淡淡的說:「應該也累了吧?早點休息吧……」說著身影也隱沒不見。

劍痞對無人的空氣輕輕應了一聲,然後去洗了洗身體後,也就真的去睡了。

如此靜謐,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只是……

「好想算點東西……」鳶迷迷糊糊的說了句夢話。

「你想要這個吧?」醜陋的鷹勾鼻男子走向鳶,這裡雲霧瀰漫,乃是鳶的夢境:「這可是相當有趣的題庫喔?」

「唔……謝謝。」鳶順手接過,到了聲謝,就坐在地上寫起來了,好半晌才像想到什麼似的隨口問:「你是?」

笛卡爾咧嘴,雙眼放光的回答:「我思故我在。」

Perhaps the end?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回覆文章

加入會員或登入帳號以參加討論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回文

加入會員

歡迎加入野邦,一片獸迷得以暢所欲言、自由發夢的天地
提供不受演算法干擾的文章顯示、無限的網路空間
以及寬容的環境

註冊

登入帳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