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日終焉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人间食尽
餘彗復返
文章: 97
註冊時間: 1日 1月 2020年, 00:07
來自: 四川喵!
獸設: 黑猫,纯黑的那种!
頭像出處: 没有
已感謝: 1 次
被感謝了: 1 次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文章 人间食尽 » 6日 9月 2021年, 05:40

在之前說一下,這是在QQ聊天群裡現場寫的東西,個人覺得比起小說更像是故事,缺少一些精細化的處理,雖然用了一部分小說的筆法,但的確是更偏向故事沒錯。
原定計劃BE,但寫著寫著就意識到HE的確有合適之處,就改了。
原本打算讓主角把已經結婚的F推下山崖然後懷帶罪惡感度過一生,但我留手了。
我是好貓咪!(並不)
~
  暑假的開始,有著最刺眼和熱辣的陽光,熏熱的山風吹動著樹葉,關於暑假的回憶,這些東西總是必不可少的,陽光、山林、F和我。
  
  F和我是小學年級認識的同學,他當時坐在我的前面,我到現在都忘不了,他當時沐浴陽光之下的背影和突然轉過頭來的那個露出白皙犬齒的微笑。我當時被那個笑容震驚了,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有些不知所措,心臟不自然地跳動著。這種感覺對當時的我有點太過詭異,我靦腆地低下頭,把頭埋在手臂裏,希望這種感覺能夠快點過去。
  
  誰知道,F卻乘著我註意不到,用他的狼爪捏了一把我的耳朵,我嚇得立刻頭從桌子上跳了起來,然後捂住自己的耳朵發出滑稽的尖叫聲,但我意識到自己的叫聲是那樣的滑稽可笑,像是個小女生一樣,所以我立刻停下了嗓音,但那時已經太遲了,全班同學都一起在看我,有幾個同學已經開始笑了起來,就連老師都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本應該討厭F才對,可是自那之後,因為那聲叫聲的關系,我沒能好好地交到朋友,學校裏我過得很不順利,直到F又一次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兔子耳朵摸起來真舒服呀。”也不知道怎麽的,我和他又因為這樣一句話變成了好朋友。
  
  在當時,好朋友的標準應該是一起上下學,但是他的家在南,我們家在北,我們總是在學校門口就分開,然後明天早上又在學校門口相遇。有時我會晚上急不可耐地去他們家門口找他玩,大多數我來找他的時候,他已經被別人約出去了,但如果他還在家,他過來開門的父親就會點上一支煙,然後吐出一圈煙環,接著斜著看我一眼又把他從房間裏叫出來。
  
  我們兩個出去玩的時候,平常只是在學校操場附近轉悠,這是個普普通通的小鎮子,沒有什麽娛樂設施,遊戲也要人多了才能玩得起來,可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只有我們兩個人。F和我走在街上,路燈橙黃色的燈光落在和黑夜相互渾濁的樹蔭之中,在靜謐的夜晚,我們聽著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F領著我去著這個小鎮裏過去我沒有去過的地方。
  
  當所有地方都去過之後,我和F迎來了我們人生中的第一個暑假,F是個喜歡冒險的人,當小鎮已經被他小小狼爪刨空的時候,他就會把視野放到小鎮外面,對於只有一年級的我們來說,小鎮外面的世界有點離家太遠了。
  
  現在回過頭,所謂小鎮外面,不過是離小鎮外圍的郊區和每個山邊小鎮都有的後山,這些其實算不上小鎮之外,甚至連離開小鎮的那條路都沒碰到。但當F拉著我的手往未知的方向跑的時候,我就覺得F在帶著我往一個未知的只有我們兩個的世界奔跑著,我以為我們不會回頭。
  
  後山有個正式的名字,叫紫霞山,在紫霞山山腰的斷崖處有一個開放式茶館,叫來霞茶館,在山頂有一家寺廟,叫做雲霧寺,這寺廟我沒有去過幾次,但F偶爾會清晨開始跑到山巔上去和那些和尚聊天,有幾次他曾經想要帶上我,可是我爬到山上之後也聽不懂和尚在說什麽——這些都是我五年級的時候的事情了。
  
  我們對後山的探索是一點點進行的,從沿著山路走開始,我們用了一整個暑假去探索那條對我們來說深不可測的山路,在當時F沒有告訴我說他和他父親已經爬上去過好幾次了,我不知道我們當時走過的路其實是F已經熟悉透徹的路。
  
  F很快對常規的線路感到厭倦,他試著嘗試了一次他不該嘗試的另一條他試圖自己開辟的道路,第一次嘗試沒有受傷,於是第二次他就帶上了我又說他也是第一次。
  
  但第二次的F沒有那麽幸運,那是剛下過雨的陰天,潮濕而清透的空氣穿梭在山林之中,濕滑的泥土和石頭讓F狠狠地摔了一跤,我看著F摔得一片血紅混雜著骯臟泥土的腿,嚇得趕緊把他從地上扶起來然後帶著他往山下呼救。
  
  其實不算是什麽重傷,但看著很可怕而且很疼,F沒有哭,但我註意到他在掙紮,我知道他不會因此離開我,但我大哭不止,在F喘息之下,好心的路人把我們送到醫院(小鎮裏一共才多少人,大家都會相互幫助),然後他的父母趕來,我的父母趕來,我如實說了情況,他的父母開始痛罵F,F躺在病床上一句話不說。這個場景太難看了,我的父母只是對著我搖了搖頭,然後沒有再說什麽,我們先行離開了,我最後回頭看了一眼F,年幼的我註意到,在那個時候F身體裏——或者說靈魂裏有什麽東西在顫抖著,像是快要死掉一樣。
  
  F被禁足了,暫時性的,我們還是好朋友,但是我沒有辦法再去邀約他做什麽,我們從好朋友變成了沒有那麽好的好朋友,他依舊會對我回頭微笑,但我逐漸不再因此害羞或者心臟亂跳,我告訴自己說,是我變了,但是實際上變的人是F。
  
  我們人生中第二個暑假,F從家裏出來,他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我的父母很驚訝,他們不太希望我和F一起出去玩,但我當時只想要陪著F,無論他想要做什麽都好,盡管就連當時我都發現了,F的眼裏滿滿是不甘心。
  
  他不是想我,他是想要我來見證他的征服過去的失敗,直到那些失敗變成永遠的勝利為止。
  
  我很難想象他到底溜出來多少遍,但按照他告訴我的,這是第二次,他帶我到山上溜了一大圈,對正常的山道視若無睹,在艱難地攀爬中,我們在二年級第一次來到雲霧寺——這也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來到雲霧寺。
  
  F當然不會出家,我也從不覺得,他去寺廟去多了就會想要出家,但是我當時不理解的是為什麽他老要往山上的寺廟裏面跑,難到他喜歡和尚不成?
  
  其實答案一直很明顯,F是個掛在空中的碗,他的煩惱像是天上落下的雨水一樣落在碗裏,當雨下得太大的時候,這碗就會開始傾斜,裏面的水就會掀起浪花,如果這浪花夠大就會讓水從碗裏濺出去,而這濺出去的水就飛到了這寺廟裏。
  
  那尊大佛,是F的迷茫眼神的終點,也是F獨自忍受的地獄。
  
  夏天結束了,暑假也結束了,二年級我和F唯一一次一起的時光也結束了。F再次被禁足,但到了三年級,F的兩個都要上班的父母發現自己已經管不住F了,不僅僅是管不住F的雙腿,而且在那個時候F的長相也開始露出雛形,他開始露出某種性感的雛形,還不僅僅是帥氣那麽簡單,那是一種全方面吸引小孩子的來仰慕他的氣質,於是乎三年級的F收到了來自同學的第一份告白。
  
  F沒有接受,但通過這件事他逐漸認識到自己身上的吸引力,這是好事也是壞事,我認識這件事比他還要早,所以當我看到有人向他告白的時候,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我不是害怕F接受別人的告白,我是害怕他會因此失去更多。
  
  三年級的我身邊發生了一件與F沒有什麽關系的事情,我的祖母去世了,於是在山上的公墓裏多了一個關於我祖母的墓碑,我和我的祖母沒有那麽親密,但我的祖母是一個相當和善的老奶奶,我因他的離去而感傷,哪怕她在我心裏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位置。
  
  到了暑假,我和我的父母爬山去看祖母——也就是為祖母燒點紙錢,在紙錢化為灰燼之後,我們準備下山回家,在踏出公墓的那條山路上,我看見了F,他正和一個女生在往山上爬,他們兩個看上去非常開心。
  
  這種面對面想要不註意到非常困難,何況F也不介意,他直接喊住我問我要不要一起爬山,我父母並不是很介意,因為那個女孩他們認識,是班上學習最好的幾個女孩之一,我本來也打算拒絕,可是我看到了那個女孩臉上嫌惡的表情,像是在說我要當電燈泡一樣,於是我就接受了下來。
  
  關於三年級的那次爬山,我的記憶不是很清楚,因為在那之後F來找了不少次,三年級的暑假基本是在山上度過的,我們甚至還去鎮子外面找了一座山爬了一遍。我也納悶F怎麽突然對我熱絡起來了,雖然沒有問,但是F自己說了,女孩子很麻煩,爬山要照顧來照顧去的,帶著我爬山很省事,我調侃他帶著我爬山是為了以後帶女孩子來踩點,他嬉笑著說這也是目的之一。
  
  到了四年級,班上開始出現一種分水嶺,有成績好的學生和成績差的學生,我是成績好的那一批,F是成績差的那一批,我希望F能夠好好學習,但是F註定了不是那種會專註於學習上的獸人。四年級的他開始放肆地玩,而且也才四年級,F就已經有了一個女朋友。
  
  可惜的是,哪怕是四年級的小朋友,感情也不會純真到哪裏去,女孩子為了有談資能夠受歡迎或者各種理由勾搭上了F,F本人也沒有太當真,這就是個掛名女友的程度。但問題不在於找女友,而在於找女友被大人發現,本來是簡單的一件事,在被老師發現然後告訴家長之後,F和那個女生就頓時有了一種革命戰友的情誼。
  
  本來是說著玩玩,現在突然就開始說要在一起天長地久滄海桑田了大人氣得暴跳如雷,尤其是F的父母,頓時就當著所有人的面把F揍了一頓,那個女生一下子被嚇到了,之前的叛逆化為了恐懼,而F還是F女生怕了他還是不服,他從來就沒有服過。
  
  我本來在教室寫著作業,聽到這件事我立刻就沖到辦公室擋在F身上,楞是把F從他父母身邊拖了出來,眼見他父母還要接著打下去,終於老師和旁觀人員把他的父母攔住了,但我知道就算現在能夠攔住,晚上回去F能跑得掉嗎?我把F帶去了醫務室,看著那不太行的校醫努力幫F減輕創傷,我就只能拉著F的手對著F流淚。
  
  那天之後F,那個整個四年級的暑假,F都沒有找過別的女生,他只和我出去玩,但他也意識到我其實需要花時間來學習,於是他終於肯靜下心來和我一起學習——雖然大部分時候都是我在給他補習就是了。
  
  五年級,我的父母意識到一件可怕的事情,我所在的小鎮是教育上的一個死胡同,留在這裏我的未來是不會好的。
  
  這是他們為我做出的決定,我們要舉家搬遷到稍微大一點的城市中去,我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一下子就涼了,要拋棄這裏的一切去一個我們並不熟悉的地方生活嗎?這是個艱難的決定,但我父母覺得這是正確的事情,他們的判斷是對的,我的家鄉在教育上的確缺少出路,資源也很不好,這也許是個好地方,但它註定有這樣的缺陷。
  
  放學之後,我約好了F,我們一起走到河壩那邊,一般晚上有很多人來這裏散步但是那天晚上卻沒有,F知道我有什麽重要的話要說。那天傍晚的風特別大,我自出生開始,從來沒有遇到過吹這麽大的風,在河壩下面黑黃色的河水不斷從山上湧下,這裏變得很危險,話還沒有說,F就拉著我的手開始逃竄起來。
  
  我來到了F的家,他家離河壩比較近,這是我第一次來到F的家,他沒想到他的父母居然沒有抗拒我的到來,甚至還有那麽一絲歡迎的意思,風吹了一整晚,我回不了家就住在了F家裏。
  
  F家裏有個很大的木質浴缸,我和F一起洗了個澡,我記得F朝我潑水然後朝著我的頭上擠著毛發清潔劑的樣子,我笑得非常開心,我感覺我從來沒有這麽開心過,好像過去我們早就應該這樣了。洗完之後,我來到了F的床上,在那個春天裏,在黑夜之中,房間的燈光在眨眼之中熄滅,F在被窩裏緊緊地抱住了我,他一定意識到了。
  
  “我要走了,F。”
  
  “你要去哪裏?”
  
  “去個旁邊的城市。”
  
  “哦,那你要記得——”F是不是要說他呢,是不是讓我要記住他,還是怎麽樣,這些只有F的才能知道的事情,變成了我喉嚨裏那無法咽下的哽咽,“記得這裏。”
  
  “不會忘的啦。”
  
  “嗯。”F抱我的雙臂又緊了一點,我不想要再想下去,於是就用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一切的一切都還給了寂寞卻又美好無暇的夜晚。
  
  不要忘記我,F,我也想要這樣告訴他。
  
  我離開了家鄉的小鎮,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但是地方再陌生,當你住在這裏很多年的時候,這個城市也變成了你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雖然有些東西註定了無法被替代。
  
  六年級的小學生活意外地緊張,除了要適應新環境以外,我還要努力學習爭取考上一所比較好的學校,我沒有時間回到家鄉小鎮,但是以此為代價,我的確考上了一所很不錯的中學。
  
  在考上中學之後,我的父母就離婚了,他們的關系無論是看上去還是私底下都不算好,我的父親在外面有了別的人,但這個人並沒有成為我的繼母而且還在不斷地更新,我的母親則有在之後不久嫁給了我的繼父。
  
  上了初中之後,我終於有時間回去了,回去的一大借口就是去看望我的祖母,那一天,我就會去到他家裏把他找出來,讓他和我一起爬山,對此他也是欣然接受,盡管我們已經因為離得太遠而相互疏遠,變成了某種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故人的關系。
  
  爬山不再有趣了,但爬山的路上我們會相互匯報彼此的近況,小鎮還是過去的老樣子,F有在堅持學習,雖然收效不是那麽的好,F會笑著對我說要是我還在的話就可以給他補習了——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麽回復他,只能笑著點點頭。
  
  “你覺得你的祖母會保佑你嗎?”
  
  “我不知道。”
  
  “我母親說過逝去的家人都會保佑後代的。”
  
  “但是——”F眨了眨眼睛,似乎是紙錢的灰塵吹到了他的眼睛裏,他過去灰的發亮的眼睛現在則是灰的深沈,“我母親談到他的父母的時候,總是在哭要是自己父母還在就好了,自己就不會這也受欺負。”
  
  “人離開了,就沒法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了吧。”
  
  “是啊。”F發出的嘆息,吹起一陣紙灰,飛入灰蒙蒙的天空中,我們一同擡頭看向天空,那破碎的灰燼也在我們眼中一同化散消失,接著我們看向彼此,迷失在彼此的眼眸之中。
  
  “明年再見了?”
  
  “是,明年見。”
  
  這句話第一次是實現了的,但是到了初三我不得不花大量時間學習,沒有辦法找到時間去見F了,但幸好的是,我們兩個有了手機,可以借此相互聯系,很多時候都是互發信息。能知道他身上發生了什麽是好的,但更多的是讓我了解到我對他的生活並沒有多少插手的余地。
  
  我看著他在信息裏不緊不慢地講著他身邊的一些在我看來有那麽點可怕和悲傷的事情。F的母親過世了,看著手機短信裏那幾個駭人的字,我只能打電話過去安慰他,他也不哭而且聽著甚至不像是在傷心的樣子,但我很難想象他臉上會有什麽樣的表情。
  
  初中畢業,我考上了更遠更好的高中,F的成績似乎有所起色,上了高中的F在不久之後給我發了一張照片,那是個長得頗為不錯的女生和一個黑狼的合照——我被自己嚇了一跳,我居然沒有第一時間認出這個黑狼是F,但看著黑狼——F的樣子,他看著多麽開心啊,不知道他有沒有忘記我。
  
  我也還了F一張照片,照片裏是我孤單一人在寢室裏抱著枕頭,接著我又看向F的那張照片,我當年的眼光果然沒錯,F越長大就越是好看,他本身就是個性感帥哥的胚子,能找到這麽好看的女友也是當然的。
  
  “嘿嘿,這是我女朋友,羨慕吧。”
  
  “超羨慕啊!QAQ”
  
  “你也可以找的,你比我好多了,肯定能找到我比我更好的。”
  
  “沒有啊,我不想要找女朋友。”
  
  “趕緊談戀愛吧,你不會要等到大學吧。”
  
  “嗯——我有自己的打算啦。”
  
  “到時候,你結婚的時候”
  
  “別忘了我。”
  
  “別忘了邀請我。”
  
  “你也是啊,結婚的時候別忘了我,我們可是好兄弟。”
  
  快忘了我吧,我某個瞬間想要這樣說,但我意識到這句話又自以為是又殘忍,所以這句話被我在屏幕上抹去了。
  
  高中我終於又有時間了,所以那一年我又回去了一次,我們平時也會聯系,但是聯系的越來越少了,他要花時間陪他女朋友,他這次似乎挺認真的,我似乎在他的話語中看到了他未來某一天和這個女孩子結婚的樣子。
  
  當我再見到他的時候,小鎮已經變得我認不出來了,我們兩個甚至差點就沒有認出彼此。F告訴我山上的茶館被拆了,因為小鎮願意爬山去喝茶的人越來越少了,然後寺廟因為沒有香火和尚也走得差不多了,就連山的名字都被改成了“紫雲山”還建了一座環山步道。
  
  我們朝著我祖母的墓碑前走,過去的山路變成了一條幹凈整潔的水泥路,現在大家都直接開車上山了,之前因為一場燒紙錢引發的山火的關系,紙錢也不允許燒了。我和F各拿了一束花往山上走,然後把花放在了祖母的墓碑前,接著我開始祈禱起來,像是過去那樣,我祈禱祖母能夠保佑我們,然後當我睜眼的時候,我看見F也在祈禱。
  
  “你在祈禱什麽?”這甚至不是他們家的墓,只見他睜開眼之後,放下自己合十的雙手,接著臉上露出了那個笑容——就像是我第一次見他的那樣的,在陽光和樹蔭的縫隙之下,他的笑容閃耀著。
  
  “祈禱保佑。”
  
  “這是我祖母啦。”
  
  “我知道。”
  
  “你不會忘了吧。”
  
  “我不會忘。”
  
  高中畢業,那個長長又無事的暑假裏,我回到了家鄉,那個時候F已經和他的女友分手相當長一段時間了,我們兩個都在等成績,然後在他家,我們兩個在商量以後要去哪裏上大學。
  
  父母希望我去當醫生或者教師或者公務員——反正是怎麽穩定怎麽聽著好聽怎麽來,而F的父親似乎已經不打算再管他了。F向我抱怨到家裏沒有什麽錢,就算去大學也只有貸款加上勤工儉學,我則激勵他說他長得這麽好看有什麽工作難找的,當個群演也能賺不少錢。
  
  “這是你第一次說我好看。”
  
  “啊,是這樣嗎?我從小就覺得你好看。”
  
  “比如說哪裏好看?”
  
  “就——嗯,具體說不上來,就好看。”
  
  “哼,現在才說太晚了。”F朝著我咧嘴一笑,哪怕是這樣的表情,他做起來也好看到不行。

  我去了別的城市讀大學,這次我專門挑的離過去的地方遠一點。原因的話,大概是因為我開始想要忘掉F了,再這樣下去,我自己的人生都快要在因為F而壞掉了。無論我再怎麽想念F,無論我再怎麽喜歡F,無論我愛著F愛了多少年,我和F已經不會再回到過去了,而我的人生總會繼續下去。
  
  我搭上了離開的火車,手邊拉著我的行李箱,看著窗外的熟悉的景色逐漸化為模糊的記憶,我又開始哭了起來,我總是因為F而哭。可是關於F,不僅僅只有眼淚,我想起過去我們的回憶,那爬過的山,走過的路,相處的時候我和他開心的笑,我想我並不想要忘記這一切。
  
  再見了——
  
  “你對著窗戶流淚幹嘛?”
  
  “F,”我一瞬間還以為是幻聽,但我轉過頭發現F真的就在我身邊,我立刻開始擦眼淚,F一下子把我抱入他的懷中,我第一次可以在他胸口流淚,“你、你在這裏——”
  
  “我們上同一個大學,當然搭同一列火車啊,本來我要做火車就只有來你這邊,你知道嗎,我當時一直在候車室裏看著你,你都完全沒有註意到我。”F輕柔地撫摸著我的後頸,像是在告訴我一切都過去了一樣。
  
  “你——”我還想要繼續問,但他把我抱得更緊了。
  
  “呃,接下來的事情就有點尷尬了,你知道我女朋友——前女友吧,我們家沒錢讓我上補習班,所以我就去追了我們學校裏學習最好的女生,讓她當我的女友給我免費補習。”這種惡劣的事情——的確像是F很可能會做出來的事情,雖然很可惡,但我打算很久很久之後再教訓他,“所以高考一結束我們就分手了。”
  
  “是你把她甩了吧,你個壞蛋。”
  
  “沒辦法嘛。”他像是我過去一樣捏著我的耳朵,但這一次他把我的耳朵貼近他的嘴邊,只聽他說道,“畢竟我愛的是你。”
最後由 人间食尽 於 11日 9月 2021年, 22:03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喜欢抱抱,给个拥抱吧!\(*ΦωΦ)ノ

頭像
狐鬼瀟湘
皓魄往復
文章: 264
註冊時間: 22日 8月 2012年, 20:33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噗浪: 琅琊紫薇
頭像出處: J.C.
已感謝: 4 次
被感謝了: 4 次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

文章 狐鬼瀟湘 » 11日 9月 2021年, 21:57

人间食尽 寫:
6日 9月 2021年, 05:40
  喵喵喵,算了,這次就饒過你們,不寫BE了。。
  
  本來想要讓F死在主角手上的。。
人間你好像……不小心混進來嘍?(輕戳)
這種時候,最好稍微改個字體或排版,不然感覺頗為微妙,
畢竟這不是後設小說。

先分離,後相聚,
比起春日終焉,這篇淡淡的惆悵更美,
可惜情感的部份鋪陳少了點,最後看起來有一點突兀。

期待更多作品。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狼狗傑
環日行繞
文章: 182
註冊時間: 22日 8月 2012年, 18:00
獸設: 半狼半犬
噗浪: https://www.plurk.com/JimHawkins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已感謝: 2 次
被感謝了: 2 次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3

文章 狼狗傑 » 今天, 08:04

雖然更愛〈春日終焉〉的情緒渲染,但這篇確實讀來感覺是一開始就確定結局與方向(儘管最後大轉彎),因此下筆都很確定位置,不像〈春日終焉〉常有忽然噴湧的情緒描寫重彩。
期待終焉系列的剩下兩季。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5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