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殭屍咖啡廳 - 歡迎光臨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諾藍
星之核
文章: 37
註冊時間: 6日 1月 2020年, 00:51
來自: 內心的黑暗
獸設: https://images.plurk
噗浪: https://www.plurk.com/Neu_lieN
頭像出處: 巴鋒雷特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文章 諾藍 » 4日 4月 2021年, 20:03

對的~我又開新的連載坑了~

在EP上觀看

在PIXIV上觀看

  早晨的陽光明媚,透過大樓間的縫隙灑在路上,隱身於其中的小巷道卻依舊深不可測,幽暗小巷裡飄出陣陣咖啡香氣,吸引挑逗著過路人,但沒有人想走進那可疑、不見光的幽暗巷道。

  「叮鈴鈴。」

  「歡迎光臨。」

  咖啡店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甜美的嗓音招呼到來的顧客。

  有點昏暗的室內播放著輕鬆愉快的音樂,雖然音樂聽不出來是哪一種語言,但是節奏已經足夠可以讓人放鬆。

  「你好,目前都有位置,請……坐。」

  半開放式的廚房,可以看到一個人影走出來,一個嬌小的身影,低著頭抓著圍裙擦乾手上的水珠。

  在抬頭四目相接的那瞬間,她的全身瞬間像電流通過般一震,整個人愣在原地。

  「你好,請問這邊有在應徵對吧?」

  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子,便禮貌地詢問。

  「人、人、人、人……人類!」

  也不知道是哪邊嚇到對方,她瞪大的雙眼裡充滿著恐懼,雙手抓住的圍裙越抓越緊,講話也結巴,甚至還有淚水滲出眼角。

  「啊……啊!怎麼了?怎麼了?」

  當時只有不知所措可以形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邊做錯了,還是哪裡冒犯到對方,眼前這個嬌小的女子忽然就哭了起來。

  慌張的轉過頭看了看四周,幸好現在還沒有其他客人,不然這個誤會就大了。

  「叮鈴鈴。」

  門鈴聲響起,咖啡廳的門不合時宜地被推開。

  聽到清脆地門鈴聲響起那瞬間,心,涼了一半。

  這下子該怎麼解釋?孤男寡女獨處一室,而且眼前的女生還在哭,這怎麼看都像是被跟她在一起的我欺負了啊!

  「啊?怎麼了?怎麼感覺氣氛好像怪怪的?」

  背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身體也越來越緊繃,緊張到快要連呼吸都不敢。

  眼角餘光瞄到身邊出現一個高大身影,手上提著公事包,穿著淺灰色西裝,應該是一位附近普通的上班族。

  但是當他的身影越過餘光所及範圍,整個人的背影都映入眼簾時,就發現錯了,他一點也不普通!

  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掛在身後,頭上還長著兩根與盤羊相似,螺旋狀的角。

  「嗯?」

  那個人犀利的眼神朝這邊看來,瞇成一線的眼睛,彷彿可以感覺到從裡面透露出的殺氣。

  明明不冷的空氣,身體卻不自主的開始顫抖,額頭上冒出了一滴汗珠,順著臉頰滑下,口水噎在喉嚨不敢吞下,就怕嚥口水的聲音會被聽到。

  「雅菈店長,妳是不是又忘了開燈?」

  突然他轉過頭對著面前的女生說。

  原來她叫雅菈。

  「啊!啊,對……對不起。」

  被叫雅菈的女生慌慌張張地跑到應該是櫃檯的後方,按下幾個按鈕後,室內瞬間明亮了起來,這時也才終於看清楚雅菈的真面目。

  俏麗的湖水綠短髮,在兩側各紮起一束馬尾,臉上有一道縫合的半月形傷口,從額頭一路延伸到左臉頰,脖子上還纏著繃帶。

  而身旁高大的身影,帶著鐵灰色的肌膚,身上的西裝被底下健壯的肌肉撐得有點緊繃,就連他身後那條尾巴,也明顯能看出結實的肌肉,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有在健身的惡魔。

  「是人類啊,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

  燈光亮起後,他又朝這邊看了一眼,看來他對我的存在不是很驚訝,反倒是對於我為什麼在這邊比較疑惑。

  「我……我是來應徵的。」

  吞吞吐吐地說出來這裡的目的,但是身體還是緊張到不敢亂動,就怕下一秒被生吞活剝。

  「哦──,雅菈,他就是妳說的新人?」

  「不、不是啦,我只是來應徵,還沒有正式上班。」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居然就直接反駁了眼前的這位惡魔。

  「嗯?來應徵?那你們兩個都站在這邊做什麼?我還以為你們在開晨間會議。」

  寂靜的空氣,只剩下冷氣吹出的風聲呼嘯而過,三個人互看了一眼,誰都沒有說話。

  「沒事,雅菈,我要一樣的一杯拿鐵熱的,奶泡厚一點。」

  看眼前兩個人對自己的幽默沒有反應,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便趕緊點了一杯咖啡,找了個位置坐下,掏出公事包裏的筆記型電腦做自己的事。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要喝的叫卡布其諾,不是咖啡拿鐵!」

  站在櫃檯裡的雅菈,一邊熟練的啟動磨豆機,一邊嚴厲的糾正惡魔的錯誤。

  「那……那個,你找地方……隨便坐一下,雅菈……雅菈我很快……馬上來。」

  正在調製咖啡的店長,上一秒還在嚴厲斥責惡魔,下一秒卻是羞澀的不知道該如何搭話。

  轉頭看了一下店內,隨意的找了一個位置坐著等待。

  原本只是發呆在等待,但眼角餘光總是很在意,在意那位坐在離自己兩個位置外的惡魔,眼神總是時不時地就往他那邊偷瞄。

  看著他的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不停敲打,似乎沒有注意到正在偷看他的我。

  雖然心裡也很清楚,這樣的行為會讓人覺得自己是不是一個變態,但是,惡魔,惡魔耶!誰有看過惡魔?現在就有一個惡魔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怎麼能夠有辦法不去多看他幾眼?

  突然,他一個眼神朝這裡看過來,似乎是發現了一直在注視著他看的目光,他看了我一眼後,對著我微微笑點了個頭,當下那心裡是害怕極了!緊張的趕快把視線轉到一邊去。

  雖然知道那個微笑是沒有惡意的,但自己這樣一直盯著別人也不好。

  移開視線後,便開始仔細的觀察起店內裝潢。

  拼接木的牆面,搭配綠色花草背景的壁紙,室內昏黃的燈光,在每個座位區的上方,各點著一盞造型提燈,微亮的燈光落下,剛好照亮桌面。

  輕柔的音樂,優美的歌聲,坐在位置上,都讓人感覺像身處在森林之中,享受著精靈陪伴在身邊低語呢喃的用餐。

  櫃檯旁有一座明顯的樓梯,看來是有二樓的座位區。

  一陣咖啡香飄來,看到雅菈端著剛沖泡好的咖啡走過。

  「你好,這是卡布奇諾,喝的時候小心燙。」

  「謝謝。」

  小心的將咖啡放到惡魔的桌面,貼心提醒他注意。

  送上餐點後,雅菈站在原地轉過頭看著這邊,她好像有點猶豫,惡魔疑惑的抬頭看了一下雅菈,又轉過來看了看我,我們就這樣對看著。

  「怎麼了?」

  「沒……沒事。」

  惡魔詢問了站在面前的雅菈,聽到她的語氣感覺像是很緊張。

  「妳不是要面試嗎?怎麼搞得好像妳是要相親一樣?」

  「才沒有!」

  惡魔開玩笑的揶揄那位不敢過來的雅菈,也不知道她是被激怒還是被刺激到,皺起眉頭嘟著嘴,眼神有點兇的看了惡魔一眼,隨後就像是吃了豹子膽的走過來。

  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雅菈已經走到面前坐了下來。

  她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你……你好。」

  「妳好。」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口打破這沉默。

  「那……那個,歡迎,我叫雅菈。」

  「妳好,我是……」

  「你好。」

  我們介紹完自己後又是一陣沉默,兩個人尷尬的看著彼此。

  「那個……請問你們薪水怎麼算?」

  安靜的氣氛讓我也跟著尷尬起來,算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害羞的店長吧。

  但是就這麼對看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問了求職的人都關心的問題。

  「啊!啊……那個……那個,你覺得多少比較……適合?」

  看到她的反應,感覺是被突然的問題嚇到了。

  「嗯……兩萬七?」

  想了一下,說了一個平均早餐店的薪水價格。

  「那個……那個……我……我們是給三萬。」

  她說出來的數字比一般早餐店或咖啡廳還高。

  「問題……問題還有……什麼嗎?其……他的。」

  看起來她緊張到開始有點胡言亂語了,感覺再問下去也很難有清楚的回答,突然想到,那不如,就問她這個問題吧!

  「妳……為什麼這麼害怕我?」

  「啊哈哈哈哈哈!」

  才剛問完,旁邊馬上傳來很嘲諷的笑聲。

  「最後還是問出來了啊。」

  轉頭過去,一眼就看到那位惡魔拿著咖啡,像是在看戲一樣的朝這邊看。

  是那位惡魔的笑點太奇怪?還是這個問題真的很好笑,其實真的不是很明白,坐在對面的雅菈則是顯得比剛才更慌張。

  「啊!啊!你……那個你……對不起……我,雅菈……我不好意思!」

  「啊?什麼意思?」

  現在是越來越一頭霧水,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惡魔幫雅菈說出了原因,才稍微明白一點,但還是充滿了問號。

  「雅菈她是沒想過有人類會來,所以很緊張,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笑啦!」

  雅菈試圖制止惡魔的嘲笑,可是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用,惡魔仍然拿著咖啡看這邊,微笑著喝了一口咖啡。

  「人類?」

  疑惑地重複了一遍惡魔口中的關鍵字,這時才突然意會過來!

  對啊!坐在那邊的正是一位惡魔啊!世界上哪裡真的有惡魔!

  難道說,是穿越了嗎?但是不對啊!坐在面前的是一位活生生,會害羞的少女啊!

  「終於意識到了嗎?」

  端著咖啡的惡魔語氣有點嘲弄般地看著我的反應,這下驚慌失措的人變成了自己。

  「可……可是!」

  努力想表現出鎮靜的樣子,但還是太過驚訝,講話開始有點結巴。

  「雅菈不是也是人類嗎!」

  面對惡魔,舉起手指,筆直的指向坐在自己對面的雅菈,可是這個舉動換來的不是認同,而是更殘酷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哦,雅菈當然不是了!哈哈哈哈哈。」

  「不、不是,雅……雅菈是殭屍。」

  看到雅菈一邊否認一邊將頭撇開,眼神還像是做錯事一樣的往地板看。

  「叮鈴鈴。」

  門上的掛鈴響起,門,又一次的被推開,這次走進來了一個面容和祥,掛著大白鬍子,拄著一根手杖比自己還高的老人。

  在看到老人走進來的瞬間,激動的情緒難掩,馬上從座位上站起來,很不禮貌地指向剛進來的老人大聲的問:

  「他呢!他呢?他是人類了吧!是吧?」

  誇張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雅菈跟惡魔被這突來的動作嚇到,他們看了看我,又轉過頭看著那位老人。

  「他怎麼看都是人類了吧!」

  激動的想法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喊出口。

  渴望的雙眼不停在雅菈及惡魔身上來回探索,迫切的尋求一個認同的答案。

  「不是,他是土地公哦。」

  「我是土地公哦。」

  三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的看過來,一起開口否定了「人類」這個答案,而且還給出了一個震驚的回答。

  土地公!他們沒有串通好吧?是不是等一下出現耶穌、玉皇大帝都不用覺得奇怪了。

  瞪大雙眼,大張著嘴巴腦袋一片空白,詫異的表情大大的全表現在臉上。

  「嗯呵呵。」

  座位上的雅菈看到誇張的反應後,忍不住地笑出了聲。

  「哦呀,今天這麼熱鬧?」

  土地公邊笑著邊坐到旁邊的座位上。

  「雅菈覺得你這個人類好有趣。」

  這算是誇獎嗎?但是她似乎不那麼緊張害怕了,這……該算是好事吧。

  「你等雅菈一下。」

  「張伯伯,今天也是一樣?」

  「嘿,好啊。」

  雅菈站起來跟張伯伯簡單的問過後,便離開座位進到廚房,這麼說,張伯伯也是位常客。

  在雅菈還在準備餐點的時候,觀察了一下所謂的土地公──張伯伯。

  其實他的穿扮也很普通,普通到就像走在路上隨時都能看到的阿伯。

  張伯伯坐在位置上划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資訊,現在才知道,原來神仙也都這麼高科技的嗎?

  「張伯伯,小心燙哦。」

  「謝謝。」

  沒有注意到雅菈是什麼時候走出來的,她一手拿著咖啡一手端著餐點放到桌上。

  送完餐點,雅菈回到位置上微笑看著我,現在的她看起來,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緊張害怕的感覺了。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講話,視線只好一直看著她。

  「那……個……」

  「啊啊!怎……怎麼了?雅菈的臉上沾到東西了嗎?」

  正開口打算繼續問面試的事情,但雅菈似乎誤會了,瞬間緊張了起來。

  「沒有、沒有,沒有東西。」

  一邊搖頭一邊解釋,可是其實看她慌張的用手在臉上亂摸,還滿好笑的但卻又覺得有那麼點可愛。

  「我是要問工作的事。」

  「喔!對!雅菈都忘記了!」

  「那你對這邊工作還有什麼問題嗎?雅菈都可以回答你。」

  「那個,休假的部分……」

  最後還算是完整的了解了工作內容,跟雅菈對談的過程中其實很愉快,除了工作的事項,我們還聊了很多,像是……

  「看你其實很健談,而且不怕石像鬼先生。」

  「沒有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感覺他不是壞人吧?但是正常人還是會嚇到跑走吧?」

  「被嚇到嗎?雅菈還以為人類都習慣外界了,那你有接觸過外界嗎?」

  「嗯?外界?那是什麼?」

  對於第一次聽到的名詞感到很疑惑,雖然眼前就坐著三位不是人類的『人』。

  「外界嗎?就是對某個世界來說以外的其他世界。」

  「哦──,原來是這樣。」

  「啊!對!你們人類好像比較常稱呼外界為『異界』,是嗎?」

  「哦!對啊。對了,你說那位先生是石像鬼?我以為他是惡魔耶。」

  說著,眼神就默默的飄向旁邊正努力在鍵盤上敲打的石像鬼先生。

  「哈啾!」

  突然他打了個噴嚏,接著像是注意到偷偷移到他身上的目光,也轉過頭看著這邊。

  「怎麼了?你們在說我壞話嗎?」

  「沒有、沒有,在說你好帥。」

  「喔,謝謝,我也覺得我很帥。」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靜茹給的勇氣,居然直接跟石像鬼先生講起了幹話,雅菈在一旁是邊看邊偷笑。

  「對了、對了,你最近有空嗎?」

  「有啊,我最近……」

  「太好了!那明天直接來上班可以嗎?」

  「啊?」

  來得太過突然的好消息反而有點措手不及,雖然看對面雅菈笑得很開心,而且在這邊工作的話,似乎很好玩,還可以遇到平常根本不會遇到的『人』。

  「啊!這樣問會不會太突然,嚇到你?」

  「不會啦,只是……有點嚇到,想說你是不是會先考慮一下,再通知。」

  「為什麼要等通知!」

  雅菈看起來很震驚,難道人類職場的規則,不適用在這邊嗎?

  「這麼熱情,又不怕外界居民的人類,而且還有這麼久得餐廳經驗,這麼稀有種的人,當然要趕快收服啊!」

  「然後,收服完還要在調教過才能用,對不對?」

  瞇起眼睛用賤賤的表情,一本正經的接了一句幹話。

  「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說完,兩個人都大笑起來,一旁的石像鬼先生跟土地公張伯伯都被突如其來的笑聲嚇到,兩位不約而同地轉過來看我們。

  「叮鈴鈴。」

  門鈴聲真的很不會挑時間的響起。

  「歡迎光臨,一位嗎?有空位都能坐,等一下到櫃檯點餐哦。」



  雅菈很迅速的站起來到櫃檯拿了一本菜單招呼客人。

  「那你覺得如何?要明天先來實習嗎?還是……」

  雅菈回到座位,這次她沒有坐下來,而是站著詢問我的意見,她也沒有把話說死的讓我決定。

  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上面今天的日期,星期四,想了一下便對雅菈說:

  「那我下禮拜一上班,可以嗎?」

  「好啊,沒關係,那今天先這樣,我們下禮拜一見嘍,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啊,雅菈先去忙吧,那我先走嘍。」

  剛才看手機的時候注意到現在手機也接近中午了,等一下店裡應該會開始忙,於是便跟雅菈道別。

  「拜拜──回去路上小心哦。」

  「好──拜拜。」

  拿起座位上的包包準備離開,「叮鈴鈴。」門又一次的被推開,客人陸續進來。

  「啊,張伯伯、石……」

  對了!還不知道人家怎麼稱呼,直接這樣叫人家石像鬼先生,好像也不太好,就算是加了先生。

  「荻茲,外界的名字,你也可以叫王先生,王俊霖,我在人類這邊用的名字。」

  石像鬼先生察覺到了語塞,他便抬頭介紹了自己。

  「哦──那張伯伯、荻茲先生拜拜──我先走了。」

  「再見──」

  「拜拜──」

  再一次的正式向張伯伯跟荻茲先生道別後,提著包包離開了。

  走出咖啡廳,中午灼熱耀眼的陽光照耀在身上,其實很意外,在被大樓包圍之下,這邊居然還有陽光能照進來,一般來說,即使是中午,這種被大樓包圍的地方應該很陰晦,但是這邊卻有種……『風光明媚』的感覺。

  在不大的空地周圍,連接著三條來自不同方向的小巷,三條小巷看起來都非常陰森晦暗,甚至看不到另一端的出口,只看到一個小小光點。

  看著眼前三條陰森的小巷,突然覺得當時的自己是怎麼有勇氣走進來的?

  畢竟還是得穿過小巷才能離開回家,心裡想著,既然都平安走進來了,應該也能平安離開……吧?應該吧。

  走到過來的時候走的那條小巷前,卻依舊停下了腳步,即使剛才已經在心裡給自己打過氣了,但真的要這樣直接走進去眼前這條幽深的小巷,還是會感到恐懼害怕。

  尤其是在靠近時,會開始感受到那一陣一陣的涼風,涼的不確定到底自不自然的涼風,緩緩從小巷裡向自己吹過來。

  而且小巷的空間不大,要是中途遇到什麼圖謀不軌的人,或是什麼可怕的生物;像是蟑螂、老鼠、鬼……的話,小巷裡可是沒有地方能閃躲的。

  但是終究是要回家,要回家就要穿過小巷,看著面前這條小巷,經歷了一段為時不長的內心交戰後,終於還是鼓起勇氣的踏出第一步,走了進去!

  原本以為會很恐怖,但走進來後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也許是來的時候沒有特別注意,因為裡面其實還不會太糟。

  乾淨的大樓牆面,幾台分離式冷氣機的散熱機,最多比較髒的大概就是沒人會來打掃的灰塵,還有那些路邊的小水攤。

  看了一下,這些水攤是那些舊型冷氣機連接到外面的管線所滴下來,在路面上積成的小水攤。

  邊走邊看著,也不知不覺快到出口了,已隱約經可以看到,外面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量了。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也閃進了小巷內,筆直地,對,在小巷內也只能直直地朝自己走過來。

  由於很清楚身後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閃讓,對方也沒有要退讓的意思,所以也只能朝著他走過去。

  兩個人越走越近,慢慢接近時,隱約可以察覺出那位迎面而來的身影,似乎正在漸漸產生變化,但是陰暗的小巷內也看不清楚。

  就在我們快要撞上彼此時,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側過身,將身體幾乎是貼到牆壁上的橫著走。

  忽然,一股香味飄來,雖然我們是背對著對方經過,但是對方身上的香味還是聞得到,一種清雅淡香,又不純粹只有檜木、樟木那般濃烈的木質調味道,那味道讓人很放鬆,有一種穩重想讓人依靠的感覺。

  正在想,如果剛才他是面向自己站在後面,那也許會馬上全身掉鬆軟往後躺,假裝自己不小心絆倒的往他身上靠,然後趁機享受、吃豆腐。

  雖然真的很想那樣做,但自己還不想被誤認成是變態,最後兩個人還算是有驚無險的交會。

  刺眼的陽光,讓剛從黑暗中出來的雙眼頓時間不能適應,閉上眼的那瞬間,只聽到車子疾馳而過的呼嘯聲;路邊行人走路的聊天聲,以及附近商家廣播的廣告聲。

  那一刻忽然感受到了世界,原來這麼的吵雜、紛擾。

  「叮鈴鈴。」

  另一邊,咖啡廳的門被推開,一個跟石像鬼身形差不多的人走進來,雅菈熱情的招呼對方。

  「歡迎光臨。」

  「一杯黑咖啡,謝謝。」

  「好,這樣?九十五元。」

  高大的身影從口袋掏出了錢放到櫃檯上,隨後他對著雅菈問道:

  「剛剛,我遇到了人類,人類怎麼會過來?」

  收下錢的雅菈聽到眼前的人敘述,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大叫了一聲。

  「啊!雅菈忘記了!忘了跟他說上班時間!」

  經過大中午豔陽的洗禮,一回到租屋處馬上打開冷氣、電風扇,脫下濕黏黏的衣服丟到洗衣籃裡,光著身體就往浴室奔去。

  清涼的冷水沖下,拍打在被陽光曬得灼熱的皮膚上,那種感覺就是一種舒爽!

  找到工作後整個人其實有點興奮,而且還是一個不用轉生、不用穿越,就能接觸到別人一輩子都無法接觸到的人外的工作。

  擦乾身上的水珠,打開浴室門的瞬間,室內的清涼感在炎炎夏日中是最享受的。

  躺到床上慵懶地靠在床頭,心中默唸著『對不起了北極熊,但是我真的需要這個酷東西。』一邊享受著涼風。

  抓起一旁的手機,打開常用的追動漫網頁,點開常看的作品,選了昨天剛發佈的最新集數,將吸管插進順路帶回來的飲料裡,開始享受著耍廢的生活。

  看著正在播放的異世界作品,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有去面試真是太好了,不僅可以賺錢,還可以可以體驗到什麼叫異世界生活,重點是!還不用死掉之後再穿越、重生,或是莫名其妙被召喚什麼的。

  光是想到自己就要跟作品裡的主角一樣,能接觸到許多異世界生物,就好興奮。

  突然螢幕上方跳出一則訊息,擋住了觀看的動畫,快速熟練地在0.3秒內將提示窗滑走,繼續欣賞喜愛的作品。

  不知道,他們的世界,真的像動漫作品裡面,有各種誇張科技、各種神奇魔法嗎?

  看著別人描繪出的異世界作品,邊臆測著所謂外界的世界,剛才的訊息,還有現實生活什麼的,在這一刻都不重要了。
最後由 諾藍 於 8日 5月 2021年, 20:56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諾藍
星之核
文章: 37
註冊時間: 6日 1月 2020年, 00:51
來自: 內心的黑暗
獸設: https://images.plurk
噗浪: https://www.plurk.com/Neu_lieN
頭像出處: 巴鋒雷特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

文章 諾藍 » 8日 5月 2021年, 20:56

  滑開手機,看著上面顯示的訊息:

  『對不起,雅菈忘了跟你說上班的時間,禮拜一我們早上八點見哦~^_^』

  俏皮的文字附上可愛的表情符號,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恍神。

  「哈呃──」

  打了個呵欠,確認過鬧鐘叫醒的時間剛剛好,關上手機螢幕走到浴室梳理。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了,眼睛沒精神的盯著鏡子裡的自己,手機械式的握著牙刷來回清理牙齒。

  「咯嚕嚕嚕──噗!」

  吐掉口中泡沫,捧了把水將臉抹過一遍,順便清理掉嘴邊的殘沫,睜不開的眼睛依舊疲憊。

  都怪昨晚被朋友推薦的動畫太好看,一口氣就追了十集。

  抓過毛巾擦乾臉上提神的水珠,但似乎沒什麼效果。

  「喝哈——」

  身體不時打著呵欠提想著自己還想睡。

  但是今天第一天上班,可不能就這樣遲到!

  快速地換上上班的穿著,拎起隨身包包便出門了。

  早晨的空氣,其實也沒有很好,路上停駐著等紅燈趕上班的車流,捷運湧進湧出的人潮。

  看了一眼這讓人想逃離的世界,真心希望自己能一頭栽進,那些擁有理想世界的漫畫、小說、動畫作品裡。

  好不容易擠上了都是人的捷運,空氣中交雜的香水味,在擁擠的空間裡特別刺鼻。

「右側開門……線,請在本站換車。下車時請注意間隙」

  熬到了下車站,車上人潮在打開門的那瞬間,像洩洪的水庫一般往外宣洩,跟著人流踏出3號出口,離開捷運站。

  分散的人流湧進了一座座矗立的高樓,不太暖和的陽光灑在身上,明明就已經四月,可是濕冷的天氣真的讓人感受不到春天的氣息。

  不過這樣說起來,天氣早在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就已經沒有了春天跟秋天。

  熟悉地走進那條陰暗小巷,上次過來時可以聞到的炒咖啡豆香氣,在今天完全沒有味道,只有濕漉漉的灰塵氣味飄在空氣中。

  穿過小巷,看到熟悉的咖啡廳,門口站著一個一早就在等候的背影。

  「王先生早,這麼早來等開店?」

  被呼喚的背影緩緩轉過頭朝這邊看來,似曾相識的背影,在他轉頭過來看到頭上的角後,卻發現自己認錯了。

  雖然眼前這位的頭上一樣有長角,但是形狀跟印象中王先生頭上的角不一樣。

  王先生的角是像盤羊,螺旋狀,往兩側長,眼前這位先生的角是像山羊,直直地向上還微微的往後彎。

  「啊!對不起認錯了!」

  「蛤?不要跟我拿石像鬼那種低賤的種族來比。」

  他語氣高傲冰冷,能感受到從他那雙像是還沒睡醒而睜不開,半瞇的眼睛中,透漏出一股殺戾之氣,站在他面前都令人不寒而慄。

  感覺他跟王先生的關係似乎不好。

  「對不起、對不起,抱歉、抱歉。」

  濕冷的尷尬空氣中迴盪著不停道歉的聲音,就怕停下來一秒,自己的性命就不保。

  「嗯?你不是那天的那個人類?」

  「嗯?你認識我?」

  「不認識。」

  「那……」

  「那天剛好從你旁邊經過。」

  從旁邊經過?哪一天?什麼時候?那麼多人從旁邊經過,居然還可以記得,難道做了什麼自己不記得的丟臉事情被記住了嗎?

  內心裡慌張地不斷回想,自己最近有沒有做了什麼蠢事。

  一陣風吹過,帶來了他身上的香味,讓人放鬆的木頭香氣,勾起了那天與他相遇的情景。

  陰暗的小道裡,兩人相視而行的朝著彼此走來,不寬的空間中兩人幾乎貼身而過,他身上淡雅的清香,他那矮了自己快半截的身高,成為了彼此生命中的記憶。

  「啊!你是那天……」

  「叮鈴鈴。」

  「早安啊──兩位。」

  突來的門鈴聲打斷了講到一半的話,雅菈打開了店門迎接站在門外的我們兩個。

  「霍茲曼先生今天一樣很早來吃早餐呢。」

  「藍色星期一,吃個好吃的早餐換心情。」

  「你也很準時到耶,今天第一天上班,這麼早起床會不會不習慣?」

  「不會不會,這幾天有調整時差。」

  露出笑容,擠出了每個第一天上班的人都會說的客套話,就算不久前還在打呵欠想睡覺。

  「哈哈哈,我們先進去吧。」

  依舊昏暗的室內,霍茲曼先生找了個位置坐下,拿出手機開始滑,自己跟在雅菈的後面走進內場。

  「那霍茲曼先生在稍等一下哦。」

  「沒關係,不急。」

  他抬頭看了我們一眼,馬上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手機上。

  「啊,你東西好少哦。」

  「哈哈,對啊。」

  雅菈帶著自己邊走邊介紹,然後打開了廚房末端的一扇門。

  「這邊,我們的倉庫,置物櫃在這邊,然後……然後……讓雅菈找找哦──在這裡!哎咻!」

  雅菈彎下腰在一堆雜物堆中翻找東西,她的屁股此時翹的高高的面對自己。

  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殭屍的屁股還能這麼結實,看起來這麼有彈性。

  原本以為殭屍的肌膚都會很乾燥,鬆垮垮的。

  嚥了口口水,克制住差點太衝動伸出去的手,突然,雅菈站起身轉過來,手上拿著一包淺咖啡色的東西。

  「來,這個,這是你的圍裙。」

  「啊!你在看哪裡啊,討厭。」

  還沒回過神的自己被雅菈的一聲驚呼嚇到。

  「對……對不起,沒有,只是在想……」

  「想……嗯?」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裡充滿疑惑,看起來雅菈似乎沒有很在意剛才一直被盯著看,反而更想知道的是在想什麼。

  「那個……我以為殭屍的皮膚都很乾燥,但是你看起來很……滋潤?」

  「什麼啦——才不是,很乾燥的話那會變乾屍!雅菈可是都有在保養,很有活力的!」

  「哦?都怎麼保養啊?」

  一邊接過遞來的圍裙一邊好奇的問,原來殭屍要保持皮膚的滋潤是需要保養的?這真是第一次知道的知識,一直以為只需要做好防腐處理。

  「雅菈每天晚上啊,都用加了瑟崴樹沐浴精的洗澡水泡澡,來補充水分,然後用史堤蟲的黏液做全身保濕,最後睡前都還要再喝楠杏的精華液,來增加膠原蛋白,保持皮膚的彈性。」

  原本聽雅菈在說還覺得沒什麼,不過就是一些自己沒聽過的東西,但是……

  「等、等一下,那個『男性的精華液』,那是什麼?是……」

  講到這裡,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現在滿腦子都是雅菈躺在床上,被一群男人圍繞的畫面。

  「哦!那個啊,雅菈看看哦……記得前天送來還沒帶回家。」

  雅菈說著就轉身打開置物櫃,小小的置物櫃空間,感覺被雅菈塞滿了東西。

  看她在打開櫃子門的時候,特別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擋住,像怕有東西掉出來。

  「這個!」

  雅菈興奮的展示拿在手上的一瓶紅色液體。

  「它很好喝哦──雅菈特地買樹果口味的,你要喝喝看嗎?」

  說完,雅菈就直接把那瓶紅色東西塞過來,突然有種被強迫推銷的感覺。

  「喔,好……好啊,謝謝。」

  已經塞到手上的東西也不好意思拒絕,簡單跟雅菈道謝後就收下了。

  不過,說實在,真的也很好奇異世界食物的味道是怎樣。

  於是拿起那瓶奇妙的紅色液體觀察,忽然發現了它上面的標籤,大大地寫著『精靈億品科技 萃取自楠樹的松杏果實濃縮精華液 楠杏精華液』。

  再看到標籤後突然覺得自己好糟糕,剛才居然這樣誤會了雅菈。

  在好奇它的味道同時,也很好奇它的質地,所以時不時的搖晃它一下,發現裡面液體有點半透明,而且流動很緩慢,感覺很像膠水。

  「對了,它很濃稠,喝的時候慢慢喝就好,或是加到水裡也可以哦。」

  雅菈看到好像很感興趣的自己,貼心的提醒。

  「啊!」

  雅菈突然又叫了一聲。

  「嗯?怎麼了?」

  正在專心觀察那瓶『楠杏精華液』,被雅菈突然叫了一聲嚇到,差點就手滑把那瓶精華液摔到地上。

  「霍茲曼先生還在等!」

  「啊!對!」

  「那你先放東西,雅菈先去幫霍茲曼先生服務,你穿好圍裙再出來找雅菈吧。」

  「好。」

  退到了倉庫外讓雅菈出來,她匆匆地跑到外場替霍茲曼先生服務。

  縮回到倉庫裡,抱著圍裙突然想起來,剛剛雅菈沒有指示要自己把東西放在哪個置物櫃。

  於是,隨手挑了一個看上眼的位置打開。

  很好!是空的!

  心裡小小的雀躍著自己這麼準的直覺,把隨身的包包拿下來塞了進去,再打開裝著圍裙的外包裝,將圍裙穿上。

  在穿上圍裙後,心中充滿著小小悸動,感覺自己突然就像個專業的咖啡店員。

  「雅菈,我好了。」

  拉緊綁好的圍裙帶子,走到櫃檯邊呼喚雅菈,她正將咖啡送到霍茲曼先生的桌邊。

  「咖啡,請餐點在稍等一下哦。」

  「沒關係。」

  回應雅菈後,拿起咖啡低頭喝了一口,繼續看著自己的手機,感覺霍茲曼先生好像挺悠閒的。

  「雅菈來了,你好了啊。」

  「對阿。」

  「那雅菈就邊做餐點,邊教你吧。」

  「好。」

  滋滋滋──,剛放下的培根,在煎台上響起前奏。

  逼波逼波……,投入油鍋的炸物,在一旁加入伴奏,在煎台上打一顆雞蛋,美味的交響曲進入了主歌。

  翻面,將培根酥脆的一面轉過來,畫圓,用煎鏟修飾雞蛋不規則的邊,撈起,將浮上油面的炸物放拉起瀝油。

  慘白的圓麵包被抹上一層黃黃的香蒜醬,放入已經預熱好高溫的烤箱中,轉下開關,剩下的就是等待。

  接著拿出純白的餐盤,先舖上一層翠綠點綴,在擠上鮮黃的沙拉醬調味,重複的再蓋上一層翠綠與鮮黃,最後灑上一顆顆艷紅與粒粒的亮黃妝點,最上面擺上一枝釉綠。

  將煎好的雞蛋鏟到盤子上,再替它蓋上對折的培根,將炸物依序的擺在一邊,倒上一杯通透的粉色醋飲。

  「叮──」

  剛出爐香酥的麵包好了,擺上盤子最後的空位,一盤看上去美味又有活力的簡單早餐。

  「好了,這個幫雅菈送到三桌吧──就是霍茲曼先生坐的那裡。」

  「好,三桌,餐點出嘍。」

  重複確認了一次桌號,端著餐點送到客人面前。

  「你好,小心哦,幫你上餐點。」

  走到桌邊時突然想起還沒問過雅菈餐點的名稱,幸好還有點外場經驗,而且只有一份餐點。

  臨機應變下只說出提醒送餐,不需要唸出餐點名稱。

  回到櫃檯,心跳加速,緊張不已,剛剛差點就要跟沒有經驗的新手一樣跑回來詢問。

  不過自己也是很粗心,居然忘記先跟雅菈問過餐點的名稱。

  「還好嗎?雅菈看你好像很緊張。」

  「還好啦,只是不知道餐點名稱,突然不知道怎麼辦。」

  「啊──對齁!雅菈都忘了先教你餐點名稱還有種類,就直接叫你幫忙送餐了!抱歉、抱歉!」

  「不會、不會啦,沒關係。」

  「那雅菈先跟你介紹座位區的順序還有餐點,你能記多少就先記多少吧,今天你就先幫忙送餐、收拾整理,適應一下。」

  「好!」

  「哈哈哈哈哈哈,不用那麼嚴肅啦。」

  一聲突然嚴厲的回答讓雅菈嚇了一跳,但是她也笑了。

  「過來吧,雅菈跟你介紹餐點吧。」

  湊到了雅菈打開的菜單旁邊,她開始介紹上面的菜品。

  「歡迎光臨──」

  「你好,請問外帶內用?」

  「兩杯拿鐵,外帶,謝謝。」

  「好,請問要冰的熱的?」

  「熱的,謝謝。」

  「好,兩杯熱拿鐵,這樣兩百二十。」

  「好,來,這邊。」

  「收您兩百五十,來,找您三十,那稍等一下哦。」

  「好。」

  到了上班時間,店裡只有坐著幾位客人,看來是休假或是上班可以出來外面辦公的。

  第一天上班還算很快就上手,多虧了以前餐廳的經驗,跟記憶力還不錯的頭腦。

  雅菈簡單的教過櫃檯操作後,很放心的將結帳工作交給自己。

  聽到點單後,雅菈熟練的開始動作。

  打開咖啡豆的研磨機,靠上專用的沖泡把手裝填落下的咖啡粉,將小山丘似的咖啡粉刮平、壓製,接著將壓好的咖啡粉裝上咖啡機的出水孔,下面放上杯子盛接,按下開關,機器開始運轉。

  咕嚕咕嚕……帶著清香的咖啡緩緩流出。

  拿出拉花用的鋼杯,倒入一定量的牛奶,靠上蒸氣噴嘴,噗呲──滋滋滋──噗嚕嚕嚕嚕……

  在蒸氣噴嘴下,牛奶發出了要變成好喝奶泡的三重奏,用手確認過溫度後關上蒸氣噴嘴,將打好的奶泡靠在桌面輕輕敲擊,把過大的氣泡震破,留下好喝的綿密細緻奶泡。

  純白的牛奶在手中慢慢倒進香濃的咖啡,彼此互相交織出完美協奏,最後蓋上外帶杯的蓋子。

  「你好,兩杯外帶熱拿鐵好了,小心拿哦。」

  「謝謝。」

  「謝謝光臨──」

  「是說你真的都不怕外界的種族耶!為什麼啊?」

  送走客人後正好空閑下來,雅菈邊整理著剛才的用具邊問。

  「嗯……」

  說真的,這個問題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是自己比較不怕生嗎?還是……

  「可能是我常看異世界的作品吧?我也不知道耶。」

  「感覺其實異世界的種族,只是有些人長得比較不一樣而已,不會很可怕啊。」

  「哇──那其實你適應很快耶,雅菈還以為除了霍茲曼先生,還有第一天你看到的張伯伯,還有荻茲先生之外,你會怕其他的外界種族呢!」

  「不會啊……其實還好。」

  「你好厲害!」

  突然被誇讚感覺莫名害羞,但是居然是這種事被誇讚,還真的有點不知所錯。

  「沒有啦,可能是自己也很喜歡獸人的關係吧?」

  「獸人?那是什麼?」

  聽到雅菈這樣問,突然緊張起來。

  糟糕!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喜好,但是該怎麼解釋比較好?直接講又有點難以啟齒。

  當時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就……就是……那種……毛茸茸……像動物……」

  突然間腦中閃過一個身影。

  「啊!就是那種像狼人一樣,只是是其他動物的人啦!」

  不知道為什麼講到這個會突然莫名的激動,還好看雅菈的反應沒有被嚇到,反而像是在思考什麼。

  「嗯……哦!你是說毣種族啊,他們跟你說的差不多一樣。」

  「真的假的!外界真的有這種種族哦?」

  「有啊,但是雅菈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跟你想像的長得一樣就是了。」

  雅菈的一番話,更是勾起了自己難耐的激動情緒!

  「噢──那個──阿──好想看看實體哦──最好可以抱一下!然後摸阿摸阿摸阿摸阿……呵呵呵呵呵……」

  「噫!呃……那個……你露出來了哦……」

  嗯?露出來?什麼東西露出來?聽到雅的說露出來趕緊慌張地檢查自己身上。

  只是檢查後一切正常,正打算問一下雅菈是什麼東西露出來時,一抬頭就看到雅菈臉上滿滿嫌惡加上鄙視的表情,然後那瞬間就明白了是什麼東西露出來了。

  「啊啊!那個、那個……沒有!沒有!不是那樣。」

  「啊?哪樣?雅菈只看到剛才那滿滿的像變態的行為。」

  等一下!為什麼雅菈連講話的語氣都變了?難道自己剛才真的表現得那麼像變態嗎?

  「嗚嗚……這個……這個……」

  「噗哈哈哈哈哈……」

  「開玩笑的啦!雅菈可以體會那種,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有一天突然出現的感覺哦!」

  「嗚呃!」

  所以自己剛才自己被騙了嗎?

  「可是雅菈還是很討厭那種太表露無遺的變態行為。」

  「啊!」

  果然還是被討厭了!一時太興奮沒控制好自己,討厭啦!在外人面前這樣感覺好丟臉!

  「好啦,不過你最喜歡毣種族的哪種類型啊?」

  「這個……」

  怎麼辦!這算是公開處刑嗎?居然被問了這種問題!

  「基本上……毛茸茸的都喜歡。」

  「果然是個變態呢!」

  「噫!」

  聽到回答後雅菈馬上又露出了一臉看著變態的樣子,不知道她現在的腦海裡是什麼樣的畫面。

  「可是……可是……」

  怎麼辦!好難選!對了!雅菈說的類型是指什麼?

  「對了,雅菈,你說的類型是指什麼?」

  「啊!對齁!你對外界不清楚。」

  「嗯嗯嗯!」

  點頭如搗蒜的回應雅菈。

  「類型……雅菈想想看哦……雅菈記得毣種族的類型有分很多……」

  「嗯嗯嗯!」

  一臉興奮地期待雅菈說出的答案。

  「有分趴著的、站著的,然後趴著的話……」

  「雅菈的朋友說要能正常跟其他外界種族溝通才算,然後站著的,有兩種,好像只有腳不一樣,一種像動物的腳,一種像人的腳。」

  「唉?那、那、那有那種只有長著耳朵和尾巴,但是身體是人,可能只有手掌或腳掌是動物的那種人存在嗎?」

  聽到雅菈的介紹激動不已,於是趕緊追問了一件最在意的事。

  「哦哦,有啊,所以你是喜歡那種的?」

  「這個嘛……不好說。」

  對於雅菈的詢問沒有正面給出答案,轉頭看向店裡坐著的幾位客人,畢竟剛才說的不管哪一種類型都沒有真的看過。

  而且現在店裡坐著的幾位客人,他們看起來,明顯都不是剛才在聊的種族中的任何一種。

  「只是,你說的那種,他們不是毣,他們是齶種族的。」

  「餓種族?因為他們一直都很……」

  「叮鈴鈴。」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呢?」

  推開的門很巧妙的打斷了正要說的話,於是便拿起菜單走出櫃檯招呼剛進來的客人。

  「叮鈴鈴。」

  「你好,歡迎光臨,請問幾位?」

  前一組客人才剛坐下,門鈴馬上又響起,抬頭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到中午了。

  看來附近的公司也到了午休時間。

  「叮鈴鈴。」

  門鈴開始陸陸續續地響起,各種形形色色第一次看到的外界種族接連進來。

  不少看到接待的是一名人類時,都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不過也許本來就是在人類世界工作的關係,很快就恢復了鎮定。

  他們可能只是沒想到居然有人類在這邊工作而已吧?

  「歡迎光臨,請問……」

  「我不是客人。」

  「咦?」

  眼前的人語氣有點冰冷,與之形成對比的,是他身上赤紅色的皮毛,有如一簇熱情奔放的火焰,在冷氣的寒風中舞動,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耀、溫暖。

  那幾乎抑制不住地衝動,畢竟眼前真的就出現了一個獸人!

  不僅僅是真實的、活生生的、毛茸茸的,而且還很帥氣的、高冷的、軟呼呼的、蓬鬆鬆的……

  大腦那瞬間完全斷了線,整個人就這樣被溫暖包覆著,他身上獨有的香氣,也圍繞在身邊,那種感覺,彷彿就像是置身在了天堂啊!

  有那麼一瞬間,覺得這輩子就這樣死去也了無遺憾了,那種感覺,簡直就比擼貓、吸貓還要爽!

  因為!這可是真真正正的在吸毛啊!

  「啊!怎麼了?沒事吧?還好嗎?」

  那一刻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就彷彿都與自己無關,只想好好的沉浸在這天堂一般的世界裡。

  「啊!你來啦?再不打卡要遲到嘍。」

  「嗯……這個我知道,只是這個人類怎麼回事?」

  原本只是隨意瞥了一眼的雅菈,在聽到呼救後,認真地轉過頭來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呃……這個……你先把他抱進來吧,雅菈幫你先打卡……」

  雅菈的語氣充滿了無奈,門口的人收到雅菈指示後,也只能無奈地在一群客人異樣的眼光下,將這個昏死在自己身上,雙手還不斷在身上亂摸的人類抱進內場。

  「雅菈,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人類?」

  「對啊。」

  放下懷中不斷騷擾的人類,那位走進來的員工問了雅菈。

  「啊!發生了什麼事?」

  在被放下推開的那瞬間,整個人的意識馬上就恢復,離開了毛毛充電站的自己頓時不知所措。

  只是覺得背後有一道視線正盯著自己。

  「啊啊啊!剛剛怎麼了?」

  還不清楚狀況的自己,轉頭看向雅菈想要尋求解答。

  可是一轉頭,就看見身處在煎台前火熱空間的雅菈,正用一種藐視的冰冷眼神看著自己,嘴裡淡淡的吐出一句:

  「果然是變態呢……」

  「啊……不……嗚……」

  被認定為變態果然很心痛。

  「那個……不好意思,我要點餐。」

  「啊,好,馬……」

  「你好,這邊為你點餐。」

  赤紅色的身影一個閃過身,搶在話講完之前站到了櫃檯。

  看著他高了快半個自己的身影,正優雅的為客人點餐。

  「這邊找你三百六十一,目前餐點較多,要稍等一下。」

  心裡又是一揪,他的一舉一動,都勾動著內心中的每一條弦,明明,講話的語氣是那麼的冰寒,但卻可以心甘情願地為了他而被冰封。

  「餐點好了,幫忙送一下餐吧。」

  「來了。」

  雅菈的呼喚再次把飄遠的思緒拉回來,端起做好的餐點為客人上餐。

  「小心哦,幫你送餐點。」

  「謝謝。」

  送完餐點後快步的走回了櫃檯,就為了繼續欣賞他做飲料時的優雅英姿。

  「你很快就上手了嘛。」

  「對啊!他很厲害耶!雅菈都嚇一跳。」

  「沒有啦──嘿嘿。」

  他端著咖啡一邊拉花一邊算是誇獎的說,做完餐點的雅菈,也端著餐點走出來在一旁附和。

  被誇獎的自己則羞紅著臉不知道如何應對。

  「來,麻煩你送餐了。」

  「好,哪邊的?」

  「五桌。」

  「等一下,咖啡一起送。」

  「一樣五桌的嗎?」

  「對。」

  接過他遞上來的咖啡,上面畫著一隻優雅的天鵝。

  「哇!好漂亮!」

  看著手中咖啡的拉花,忍不住讚歎起來。

  「我可以學嗎?」

  「可以,先從愛心開始。」

  「那你可以教我嗎?」

  「好啊,但是你手不酸嗎?要不要先送餐?」

  「好,那我去送餐──」

  小心翼翼地端著咖啡送到客人桌上,才剛放下餐點就聽到客人發出的驚歎。

  「啊──好漂亮!你看、你看。」

  「真的!好漂亮──唉、唉,借我拍照!」

  「好啊,我先拍一下,等我一下。」

  看到美麗又好吃的餐點,總是讓客人爭先恐後地搶著幫食物留下遺照。

  心裡就升起一股激動,多麼希望自己也能做出受歡迎的咖啡拉花。

  「可以教我拉花了嗎?」

  「還不行。」

  一回到櫃檯,馬上就用充滿著期待的渴望眼神求助,但是又馬上的遭到了拒絕。

  「哎──為什麼──」

  故意拉長著音裝可憐,可是對他來說,好像沒有用。

  「你要先會打泡。」

  「啊?打……打炮?這麼直接……的嗎?……這發展太快了……好……好難為情」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這首歌的歌詞形容的真的很貼切,當下那瞬間,滿腦子浮現的畫面都是些……無法單純形容的複雜。

  「對,打泡,奶泡打的好,拉花才會漂亮。」

  「哦──對……對……原來如此!奶泡要打好……哈哈……哈。」

  天啊!頓時間也覺得自己好糟糕!

  「怎麼了?怎麼雅菈上個廁所出來,氣氛變這麼尷尬?」

  「哈哈哈……沒事啦,只是在請教要怎麼打ㄆ……拉花、拉花,我是說拉花。」

  「你這種扭扭捏捏又結巴的樣子,很奇怪哦──,是不是又在想一些奇怪的事了?」

  「哈哈……呵呵……哈哈哈……呵……」

  這麼敏銳的直覺!一語就道破了自己的心思。

  害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只好用傻笑帶過。

  「沒關係啦,雅菈,這種靦腆,才可愛啊,對不對?」

  那個人邊說邊靠近,高大的他低下頭俯視著自己,他輕手抬起面前人的下巴。

  雖然說是詢問,但是他的語氣霸道地讓人無法去否認。

  尤其是他那冰冷又深邃的眼眸,就像是宇宙間的黑洞,光是看一眼,整個人就會被吸入而無法自拔。

  還有他微微上揚所翹起的嘴角,好比死神的索命鐮刀,無情的直接勾走原本就快被抽離的靈魂。

  「好了啦,你不要再勾引人家了,他快受不了了。」

  雅菈看著那個臉已經紅到快忘了怎麼呼吸的人,趕緊出聲制止,她怕這樣繼續下去可能會出人命。

  「哈哈哈哈哈,好啦,不鬧了,可是沒想到新員工居然是人類。」

  「對啊,他來面試的時候雅菈也嚇到了。」

  「驚訝地是你居然錄用了吧?」

  「你才讓雅菈覺得驚訝,你不是最不想接觸人類的嗎?怎麼從剛才都沒有反抗,還主動了?」

  「這……因為他是我看過最可愛的一個人類。」

  「你們兩個……呃──乾脆湊一對算了。」

  雅菈嘆一口氣翻了個白眼,聽得出來她的無奈。

  「好啊!」

  「不要!」

  我們兩個同時回答,只是答案卻不一樣。

  「嗚嗚嗚,為什麼?難道身為人類錯了嗎?」

  「不,錯的不是人類,錯的是你的性別。」

  「什麼!那我一定錯的很美麗,你才會沒辦法抗拒我!」

  「哈哈哈哈哈,你好有趣。」

  「你們兩個真是夠了。」

  雅菈在一旁又翻了一次白眼。

  不知何時,我們兩個一來一往的講起了幹話。

  不過說真的,他雖然外表高冷,以為是個難親近的人,卻意外地發現其實很好相處,尤其是打嘴炮的時候。

  「對了,所以你怎麼稱呼?」

  「噢!我是……」

  「變態。」

  接話的時機剛剛好,雅菈得意的仰起頭用鼻子噴氣,臉上露出勝利的表情。

  「才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雅菈看到自己慌張,急著反駁的樣子笑得很開心。

  「哈哈哈哈哈,所以要叫你小變態?」

  「唉唉唉!我才不變態。」

  「好啦,所以該怎麼稱呼?」

  簡單的自我介紹後,他隨即也介紹了自己。

  「原來你是狐狸!我以為你是狼耶!」

  「狼跟狐狸,應該很好分吧?以你對動物的喜歡程度來說。」

  這句話深深的刺進了心裡,對啊!為什麼自己居然會認不出來?

  「那個……那個……因為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獸人,所以認不出來很正常啦。」

  為了給尷尬的自己找臺階下,居然掰出了一個連自己都不太願意相信的扯話。

  「是嗎?」

  他皺起眉頭懷疑地問,果然這種說法行不通。

  「唉呀,別在意這麼多了,裘克,是說你學咖啡的拉花多久了啊?」

  為了趕緊結束這尷尬的話題,於是便換了一個話題。

  「這個……大概三年了。」

  「哇!好久!難怪這麼厲害!」

  「沒有啦,也只是可以裝裝樣子的程度,店裡真的厲害的今天不在。」

  「哦?是誰啊?比雅菈厲害嗎?」

  「什麼東西?別忽然點名雅菈啊。」

  正在往嘴裡塞東西吃的雅菈,對於突然被提到名字感到很震驚。

  「沒有啦,在說拉花,有人比雅菈厲害哦?」

  不過現在最讓自己感到困惑的是……殭屍也會肚子餓哦?

  「對啊,雅菈只會拉愛心哦!」

  雅菈得意地說出自己只會愛心拉花,語氣聽起來好像很值得驕傲。

  「所以真的有其他人比雅菈跟裘克厲害哦?」

  「對啊。」

  雅菈顧著把東西往嘴裡塞,感覺的出來她不太想參與這個話題,而是比較想吃東西。

  「你們都不會餓嗎?」

  雅菈嘴裡塞著食物,轉頭看向聊的津津有味的我們。

  「唉?幾點了啊?」

  聽到雅菈的詢問,便抬頭看了一眼時鐘,已經接近兩點。

  難怪客人一瞬間都離開了,應該是趕在午休時間結束前回去上班。

  店內也只剩下零星的幾位客人還在悠閒用餐。

  「那你要吃什麼?」

  裘克抓著剛洗好的玻璃杯正在擦乾上面的水漬,他一邊擦一邊問。

  「吃……我也不知道耶。」

  「那你看一下菜單挑你有興趣的吃吃看?」

  「好啊。」

  隨手拿起一本菜單,雖然稍早就大概都看過菜單上的菜色,但還是對於自己午餐要吃什麼還是沒有頭緒。

  「是說,這些都是用外界食材做的嗎?」

  一遍遍地重複翻閱菜單,突然好奇外界食物的味道。

  「不是哦,都是你們人類的東西。」

  「唉!居然嗎?」

  雅菈吃完自己的餐點後,拿著餐具到水槽清洗順便回答了自己的問題。

  原本以為可以吃到不一樣的食物,沒想到居然都是平常就可以吃到的東西。

  「為什麼啊?」

  基於好奇心下便開口向雅菈詢問。

  「因為要從外界把食材運送過來的話,運費成本太貴了,怎麼了嗎?你好奇外界的食物哦?」

  「外界的食物其實也大同小異,口味有些會不同而已,你喜歡哪邊的食物?」

  雅菈剛說完,裘克就接著補充,還問了一個自己無法回答的問題。

  「呃……」

  「他沒去過外界,不知道啦。」

  雅菈知道自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所以趕緊幫忙解釋。

  「原來如此,以為他是去過外界的人類,所以你才會用他。」

  「沒有啦,我沒去過。」

  怕繼續加深誤會,所以也趕緊替自己澄清。

  「哦?」

  「因為雅菈看他不怕外界的種族,而且還可以跟他們聊的很嗨,所以就想說試試看啦。」

  「原來是這樣……」

  裘克一臉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然後他皺著眉頭一副難為情地說:

  「這我好像能明白。」

  看來裘克應該是想起了中午那時候發生的事。

  「好啦,所以你想吃什麼呢?你也要下班了,雅菈幫你弄吧。」

  「哦,好啊,那我想吃吃看這個,暮光……『暮光之橙』。」

  「好啊,雅菈先幫你用,你幫裘克看看有什麼需要整理的。」

  「好。」

  一邊幫忙裘克將水槽裡的餐具清洗起來,一邊等待自己的午餐。

  大約過了十分鐘,雅菈的呼喚再次響起。

  「好了,你要坐哪邊吃呢?」

  「啊,好快,我快洗完了,先幫我放著,我等一下拿。」

  「好啊,幫你放這邊,對了,記得打下班的卡哦。」

  「好。」

  轉頭看到雅菈將餐點放在出餐臺上,便加快了清洗的速度,因為那誘人的香氣不停地飄過來,肚子也開始咕嚕咕嚕地叫了。

  「啊,剩下的我來就好,你先去吃吧,應該剩沖乾淨而已吧?」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叫的聲音被裘克聽到,他主動的靠過來要接手。

  「沒關係啦,剩一點點。」

  「你下班了,快去打卡吃飯吧。」

  「好吧,那這邊都洗完了,把泡泡沖乾淨就好。」

  「沒問題!快去吃吧。」

  「那麻煩你嘍。」

  關上水龍頭,將手上的水珠擦乾,就這樣被趕走了。

  「你有要喝什麼飲料嗎?」

  裘克沖洗著剩下的餐具轉頭問正在打卡的自己。

  「那個……奶茶就好,啊,這個我會,我可以自己用。」

  「哦,好啊。」

  看正在忙的雅菈跟裘克,便提議了自己做,反正是簡單的飲料,還可以自己處理。

  打完下班卡,端著雅菈幫自己做的餐點,找了一個空位坐下。

  在開動前例行的幫食物拍了遺照,再拍完照後也沒有馬上享用,反而是仔細的端詳起盤中的餐點。

  「怎麼了嗎?」

  雅菈看到遲遲未開動的自己便關心的詢問。

  「沒有,只是看起來好好吃,捨不得吃。」

  「捨不得吃哦?哈哈哈哈哈。」

  「你快吃吧,等一下就冷掉了。」

  雅菈笑得很開心,裘克倒是很淡定的提醒。

  「沒關係啦,涼掉剛好,我很怕燙。」

  「原來你是貓舌頭?」

  「對啊。」

  裘克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嗎?」

  回問了一臉看起來不可置信的裘克。

  「沒有,我以為人類都不怕燙。」

  「才沒那回事。」

  「好吧。」

  說完,裘克轉身繼續忙自己的事。

  餐盤上被剪開擺放整齊的雞腿肉,它的外皮煎的金黃酥脆,上頭還淋上一層帶有柑橘香氣的亮黃色醬汁。

  插起一塊雞肉,醃漬過的雞肉香氣,帶著醬汁中的柑橘香味,一起乘著熱氣縈繞在鼻頭挑逗。

  多汁的雞肉,不時滲出鮮美透明的油脂,掛在肉邊的樣子就快要滴下來,讓人忍不住想用舌頭去接住。

  放入嘴裡,雞肉醃漬過的香氣瞬間佔據口腔,直通鼻腔,用舌頭輕輕擠壓,滿溢出來的肉汁濃郁而鮮甜。

  雖然說是油脂,但是配上雞皮上酸甜的柑橘味醬汁,讓原本應該會很油膩的口感瞬間變得清爽。

  「嗚!嗯!嗚!哦!」

  那不知如何形容的美味,讓大腦整個停擺,只能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餐盤裡的食物。

  當咬下第一口,嫩彈的雞肉纖維在嘴裡蹦跳,繼續咀嚼,那橙香的海浪在剎那間襲擊而來。

「哈哈哈,快來啊!」

「小心哦!球來了!」

  一顆充氣的沙灘球被高高拋起,周圍滿是雅菈與裘克還有其他遊客的歡笑聲。

  一陣陣帶著柑橘果香的海風,從橙黃的海上吹來。

  「啊!小心!」

  落下的海灘球,變成了一顆巨大的橘子,重重地衝擊在臉上。

  但是不會痛,因為它在碰到臉的那瞬間,化成了滂沱的橘子汁,就這樣整個人從頭到腳都被淋上了橘子汁。

  「沒事吧?還好嗎?」

  小跑步到面前關心的是雅菈,她看見因為分心而被海灘球擊中,跌坐到沙灘上的自己。

  「沒……沒事。」

  雅菈的臉湊的很近,裘克也走到了身旁看著自己。

  「這反應是不是有點誇張?」

  裘克皺著眉頭滿臉疑惑的對著自己說。

  眼前的是雅菈跟裘克沒錯,但是周圍的場景卻是在咖啡廳裡。

  所以,剛才……剛才在海灘邊的場景是……是怎麼回事?

  「怎……怎麼了?」

  反問著圍在自己身邊的兩個人,不明白怎麼一回事。

  「雅菈看你吃東西吃到一半,突然眼神呆滯,沒有反應,而且好久,所以過來看看你怎麼了。」

  「啊、啊!沒事、沒事啦,太好吃了,所以……」

  「所以?」

  唉呀!吃東西吃到出現幻覺,這種這麼羞恥的事是要怎麼說出口?

  此時的腦袋高速運轉著尋找適合的形容。

  「所以好吃到出現幻覺?」

  「對、對、對!唉!不對啦!啊!也不是!」

  裘克突然的接話讓腦袋一個急剎車,所有的思緒全部撞在了一起。

  紅著臉慌張地用破碎的詞語想辦法要解釋。

  「哈哈哈哈哈,沒關係,所以你看到了什麼幻覺?」

  雅菈似乎很有興趣的繼續追問。

  「陽光、沙灘、金色海洋、比基尼。」

  因為不確定該不該詳細的說出來,怕說出來被笑,所以只選擇性的說了幾個重點。

  聽完這些後雅菈的臉馬上一沉,小聲地咕噥了一句:

  「變態。」

  「哈哈哈,那你慢慢吃,我們繼續去忙。」

  裘克聽到了雅菈低聲的碎念,乾笑了幾聲後就推著雅菈回去櫃檯,不過其實自己也是有聽到。

  但是從早上開始就一直被叫作「變態」了,所以其實無所謂,雖然心裡還是有點受傷。

  雅菈和裘克回去忙之後,自己也繼續享用美食,因為太好吃了,所以很快就吃完。

  拿著空餐盤放進水槽正要清洗時,原本在忙其他事情的裘克忽然轉過來制止。

  「放著,我洗就好,你下班了快回去吧。」

  「哦……好吧,那麻煩你了,那我先走了哦。」

  「沒問題的,掰掰。」

  「掰掰,雅菈,我先走嘍,掰掰。」

  「啊,好,掰掰──回去小心哦。」

  「好。」

  跟雅菈和裘克道別後,拿著自己的隨身包包準備要離開。

  「等一下,你有帶雨傘嗎?」

  才剛拉開門,裘克馬上在背後叫住自己。

  「沒有耶,怎麼了嗎?」

  「等我一下。」

  「喔,好。」

  剛說完裘克就跑到倉庫,自己則先把門關上。

  眼神疑惑地看向雅菈,才發現她這時也正疑惑地看著自己,兩個人就這樣看向倉庫的方向等待裘克的解答。

  沒多久,裘克拿著一把店裡的愛心傘出現。

  裘克拿著雨傘走到身邊說:

  「要下雨了,你帶著吧。」

  「好……哦,謝謝。」

  借過裘克給的雨傘,心中充滿了問號。

  「你怎麼知道要下雨了?」

  「因為聞到雨的味道了。」

  「這麼靈敏!我以為只有狼或狗的嗅覺才這麼厲害。」

  「看來你的生物學要重新學習了,好啦,快回家吧,不然等一下下大雨就淋濕了。」

  「好,謝謝裘克哦。」

  被催促著趕快離開,所以也就不多逗留,拿著裘克給的雨傘走在路上,心裡還在想著「真的會下雨嗎?」這個問題的時候,馬上就在剛踏進捷運站入口時印證了。

  外面的地板落下大小不一的雨點,捷運入口上方的遮雨棚也傳來滴答滴答地雨聲。

  心中偷偷的竊喜,還好早一步進到了捷運站。

  不過還是覺得裘克好厲害,居然可以聞得到要下雨了。

  下了捷運,撐著傘走在回家的路上,嘴裡還在懷念店裡吃到的食物味道。

  好不容易進了家門,雖然腳上穿著廚師鞋,所以襪子沒有濕,但是褲管卻被走路時濺起的水花弄濕了一片。

  經過簡單的梳洗後,整個人一頭就倒進思念了整整半天的床裡。

  抓起手機就說點開動畫網頁,繼續追著還沒看完的番,腦袋一邊思考著晚餐吃什麼。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這樣抱著手機睡著了。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2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