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小說【練筆向】古堡 01-4(6/15更新)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小說【練筆向】古堡 01-4(6/15更新)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9月 4日, 03:12

這也是個練筆向
視角不同寫法


---------------
「呵呵呵。」

豺狼獸人安佛洛站在樹前,輕撫著樹上的印記,如同鋼鐵般硬質的臉上露出冷笑,「就在前面不遠了。」

說完便將行李往肩上一甩,冷盯著身後不遠處的白兔獸人馬文,馬文正駕著塞滿道具的驢車,崎嶇不平的路顛簸的靠近。

「師父,那個廢棄的古堡是往這裡嗎?」馬文向四周環顧,除了綿延的樹林,不斷侵進的白霧,什麼都看不見。

「孩子,除去眼前樹與白霧,你得更加利用你的五感,閉上你那跟瞎了一樣的眼,側耳傾聽吧,再告訴我你究竟聽到了什麼。」

馬文豎起耳朵,聽到了風吹過樹林的呼嘯聲,樹葉簌簌作響,細小幾乎不可聞的呻吟聲及非常緩慢的腳步聲。

「師父,那是……」馬文想起了非常有名的怪物,每本神話傳記或是怪物介紹都會不免提及的……

「殭屍,孩子,是殭屍。」安佛洛抽出腰間的長刀,輕巧的甩動,銳利的刀鋒劃過空氣,表情愉悅的笑了。

「有殭屍就代表靠近了目的地,朝露堡,八百年前一夕之間滅亡的城鎮,屍者的領地,不死生物之城,傳聞那是死靈法師最大的根據地之一。」

馬文看著平常不苟言笑的豺狼師父,來到傳說中的禁地以後,一反常態,哼歌、甩刀、微笑,不管是那一樣,都讓馬文充斥著不安。

馬文知道自己師父的強悍,也知道平時的風格與為人,才更加清楚,現在的反常,或許是在偽裝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與不安。

安佛洛從口袋掏出鈴鐺,綁在身上,並在刀面簡單的用水晶戒指劃上咒文,「驅魔師公會終於發佈,除了高額獎金外,首個將小鎮淨化完成的驅魔師,將能得到古堡做為獎勵。」

聽安佛洛說到這,做為安佛洛弟子的馬文已經懂了自己師父反常的原因。

做為一個享樂主義者,安佛洛的經濟狀況長年處於赤字,高超的驅魔手段,豐厚的報酬,令人流連忘返的慶功酒宴,而後又要準備下次驅魔的道具,一種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你,好好保護貨物,我,清掃道路。」安佛洛簡單快速分配職責後,甩著長刀遁隱進白霧中。

鈴鐺聲乎遠乎近,刀刃劃破空氣與某種物體落地聲,馬文緩緩駕著驢車,覺得師父和往常一樣就覺得安心。
最後由 多勒隆 於 2018年 6月 15日, 00:24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頭像
多勒隆
紅月議事
環日行繞
文章: 131
手頭現金: 675.7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練筆向】古堡 01

文章狼狗傑 » 2017年 9月 6日, 22:55

這是非常電影的開頭,彷彿凡赫辛,或有Jon Snow客串開頭的第七傳人(哎
這個練筆向是越來越流暢刺激了,感覺完成連載後修一修就可以拿去投稿,差不多會是夠味的短篇或中篇小說吧。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2
手頭現金: 8,701.70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練筆向】古堡 01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9月 14日, 03:28

濃霧籠罩著森林,濕氣陣陣襲來,不斷降低活著的生命心智,持續剝奪著生物的體溫,待的越久,感覺到的越是絕望。

現在這情況,已經持續了三天。

從發現樹上的城鎮印記為止,駕著馬車馱使在路上已經三天。

馬文跳下馬車將路上被安佛洛腰斬成兩半的殭屍屍體移了開來,「師父,又經過一次了。」

「嗯?第幾次了」躺在馬車上,舒服的靠在較鬆軟貨物上小寢的安佛洛懶洋洋的問。

將屍體移動到路邊,簡單的祈求冥福後,坐上車「三天內,第七次了。」

懷著不安與對師父的期待,馬文鼓起勇氣發出提問,「師父,我們還要多久才到那古堡呢?」

「昨天的這個時候就應該到達城鎮了吧?」安佛洛隨意的僑了僑位置,不在乎的說:「大概是這霧吧。」

「遮蔽視覺、混亂嗅覺、妨礙聽覺、隨著溫度掠奪身體的行動能力,甚至扭曲了部份空間,這霧麻煩到了極致啊。」安佛洛頗為開心的看著濃霧,聽起來沒有任何嫌麻煩的意味在。

「是……死靈法師在施法作祟嗎?」馬文拉緊了斗蓬,輕聲細問,生怕聲音太大會招來邪惡的注目除了拉持韁繩的手,另一隻手也悄悄摸向了腰間的麻布包。

「不是,死靈法師那種低智慧的職業,不可能有那種耐心與智能驅使這種影響自然環境的氣象咒。」

安佛洛改變了躺姿,一手撐著頭,一手把玩著雲霧,「如果是死靈法師想阻擾的話,屍體屍體屍體,除了一般的屍體之外,更多突變的屍體,爬的走的跑的還是飛的,想都沒想過的異變屍體晚宴呀。」

「想當年,討伐亡駭法師的時候,遇到的根本可以編撰成一本死屍的百科全書啊……」


「今晚在這紮營吧。」安佛洛拿起油燈,跳下車。

油燈自己燃起火苗,安佛洛露出笑容「 希望你喜歡營火故事。」
頭像
多勒隆
紅月議事
環日行繞
文章: 131
手頭現金: 675.7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練筆向】古堡 01

文章多勒隆 » 2018年 6月 14日, 15:42

「帳篷好了,營火好了。食物也好了,開始說營邊故事吧!」安佛洛將營火旁放滿了木柴、石頭與食物,非常隨性的挑了塊石頭,一屁股做了下來,挑著樹枝撥弄營火。

搖曳的火光,空氣中漂浮著食物的香味,有點隨意擺放可以或躺或坐的石頭與木塊只要稍微拉遠一些,溫馨的氣氛不在,過濃的迷霧,只要遠離推離一步,迷霧構築而成的巨壁便會遮蔽一切。

「我先開始講嗎?」馬文有些不確定,現在這裡除了自己一隻兔子與師父豺狼,四周太過安靜,兩獸的呼吸聲,柴火偶爾發出的燃燒聲,太過於安靜了。

許久以前來自幼兒時的記憶,在森林裡迷路時,野獸潛伏在暗處的感覺太過相似,內心的空洞不安不停擴大。

安佛洛有趣的盯著呼吸稍微急促的馬文,左手親拂過自己的鬣鬚,舔了舔嘴角,「不,全程都由你來說,我負責聽。」

「又或者……」安佛洛伸手掏了掏行李,拿出一本破舊的羊皮紙卷,破損嚴重,佈滿髒污與過於顯眼的血爪印。

「 我唸這個給你聽吧?」安佛洛晃了晃爪子上的羊皮紙,語帶挑釁與玩味說著。

幾乎是拿出來的同時,馬文雞皮疙瘩佈滿全身,拼命的搖頭,一對兔耳死命搖晃,「請讓……我是說務必讓我說故事,拜託您了!師父!」

「很好,就是這種氣魄。」安佛洛離開了座位,倚靠著大塊的木頭,舒適著半仰躺翹著腿,「開始吧,我等著呢。」

「從前從前有一個綿羊……。」馬文開始說著第一個故事,安佛洛瞇著眼,偶爾發出輕哼或者認同的嗯一聲。

一則兩則,隨著故事越說越多,馬文像是著了魔,直到安佛洛的聲音才將自己拉回來。

「喔?要喝點酒嗎?」
「咦……我不……。」馬文才想拒絕,便感受到自己有多口乾舌燥,喉嚨枯竭,看著安佛洛舉起的酒杯,便要伸手去拿去。

酒杯被拿走了。

馬文警戒的看著拿著酒杯的手,酒杯的持有者也發現馬文的視線,停止了動作,觀察馬文。

「喂喂喂,盯著客人瞧多失禮吶。」安佛洛腳邊的空酒瓶顯示已經開喝了一段時間,四周坐滿了純白色的人,圍著營火喝酒聚餐。

純白色的人舉起酒杯,對準嘴巴,應該是嘴巴的位置,緩慢的飲下酒液。

撇開視線,馬文吐出白色的霧氣,才發覺溫度怎麼會這麼冷?四周這些沒有五官的人哪來的?或者該問什麼時候出現的?

這些是亡靈嗎?可是感覺又不太像,唯一知道真相的大概是自己的師父……

「呦嘻呦嘻呦嘻,你輸了!喝!」灑脫的吆喝聲與滑酒拳的聲音通通來自一隻獸身上,包圍我們的根本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或者說他們無法發出聲音?

「咦?」馬文感受到有什麼戳了他的腰間,低頭看,不到肩際的白人拿著飄著艷紅莓果的金黃色飲品在身後。

「……」近看才發現他們的身體就像是霧一樣的存在,身體最外層不像獸人是毛皮,就是霧!這些都是有形體的霧嗎?

發現自己正盯著對方瞧,馬文有點窘迫,霧人還是不動,金黃色的飲品反射著火光,莓果載浮載沉,「這是給我的嗎?」

沒有回答,飲品靠近了一點點,「……謝謝。」

才剛道完謝,霧人就消散了,寂靜無聲的重新在安佛洛附近凝聚形體。

安佛洛身旁已經聚集了不少霧人,聚集的情況已經達到了里三層外三層,看來霧人們很喜歡熱鬧啊…

「嘿呦,那邊的,故事怎麼停了?」安佛洛的聲音透過層層霧人傳遞而來。

像是被點名般,馬文也開始被霧人一層一層包圍,馬文突然有種醒悟,喜歡熱鬧的比較動態的通通跑去師父那,而現在身旁的是不喜歡那麼吵,比較靜態的?

輕抿一口,嗯,薑汁蜂蜜酒摻莓果,一股酒勁緩緩而起。

「各位聽過英雄王薩爾梅爾的傳說嗎?」
頭像
多勒隆
紅月議事
環日行繞
文章: 131
手頭現金: 675.7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練筆向】古堡 01-3(6/14更新)

文章多勒隆 » 2018年 6月 15日, 00:23

「哈呼。」渾身酒氣的安佛洛搔著肚子,渾身赤裸打了酒嗝,睡眼惺忪的站了起來,搜尋偏地的衣物,隔著霧晨陽依稀穿透而來。

「呦喂喂,孩子起床了呦,在不起床殭屍要來囉。」邊穿衣服邊叫醒呈現大字行平躺的白兔。

「師父……昨晚那…那…些是什麼…」聲音沙啞到像是磨砂紙般刺耳,講了整夜故事的馬文,甚至將英雄王薩爾梅爾的傳說全部說完的馬文,用盡喉嚨最後餘力提出疑問。

「迷霧妖精、霧人、迷魂霧,分類上算是上級元素精靈,但是會像妖精般對人惡作劇……嗚呃……」摀住嘴巴的安佛洛停住解說,「…呼…造成方向感迷失或是干擾魔法定位、迷惑五感等。」

開始收拾周遭的豺狼蹲地檢視,「通常獻上歌舞或是一點點的食品當祭品就可以平安通過了。」

「不過像是昨天遇到一大群什麼的,開宴會就對了!啊哈哈哈」像是發現了什麼,拿起地上酒杯興奮的說到「迷霧精靈的秘釀,還有一杯的量!」

「……。」師父,地上的酒不要撿起來喝啊……馬文喉嚨無法出聲,無語的在心裏想著。

「呼呼,看來祂們頗喜歡我們呢。」一飲而盡薑汁蜂蜜酒後,安佛洛拿起地上閃耀的石頭往馬文身上拋去。

接住拋來如同白水晶般的寶石,濕潤而冰涼的觸感「這是什麼?」馬文無聲的用嘴型問。

「你說那個喔?上位元素精靈身上產生的結晶……就像很多天沒洗澡,身上會有的東西吧?」

……還是不清楚那是什麼,不過馬文已經不太想要了。

「這種東西不管用作護身符還是施法材料都很不錯。」安佛洛撿起地上大小不一的透明結晶,一一收進腰間的掛帶裡。

待地上結晶都收拾完畢,安佛洛伸了伸懶腰,「其他東西快點收一收,收好就上路。」

掛袋裡滿滿的結晶,穿戴整齊的安佛洛爬上了馬車,喬了舒服的位置,呼吸聲逐漸渾厚,不久鼾聲從車上作響。

留下馬文一兔收拾滿地狼藉與貨物清點。

-------------------------------

馬文在許久的未來才從【神話生物指南V】中得知,師父告知的迷霧精靈的下文。

像是鮮少以人型出現在世人面前,如果出現了等於被精靈相中,通常隔天只找得到紮營的痕跡,偏地行李與道具,從遺落在現場的日記中得知大霧與神秘的霧中人的聚會。

多數的精靈都隨著自己善惡偏好行事,對於喜愛的給予祝福,厭惡的小惡作劇, 例如單方面接受霧中人的贈酒,又或者無視霧中人的出現,靜靜的在濃霧中等待霧散去之類的……
頭像
多勒隆
紅月議事
環日行繞
文章: 131
手頭現金: 675.7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7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