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本板供會員抒發心情、分享經驗之用。
  2. 所有內容將自動視為作者保證為真實發生而非虛構;如果確知虛構部份或全體,將視情況處理。
  3. 內容牽涉到其他人時,視作已徵詢同意或無須徵求同意論;若收到抗議,會視情況刪除。
  4. 本板設有心情、想法、分享和其他四種分類,請依照發表內容進行選擇:
    • 「心情」是「抒發心情」
    • 「想法」是「對事物的看法」
    • 「分享」是「作品、經驗及資訊分享」
    • 不屬上述即「其他」

想法近日我讀《海浪》

心情,日記,想法,經驗,意見。

想法近日我讀《海浪》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5月 11日, 19:36

  維吉妮亞.吳爾芙《海浪》我買下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近來才開始靜下心來讀它。說它是小說,其實它每一章開頭是從日出到日落依章節分時段的寫景文,然後正文是多名角色坐在舞臺上各自獨白的實驗性戲劇,讀起來很辛苦,我現在才讀到這一群死小孩去上學的第二章。但閱讀過程中,我也發現不少亮點,例如書裡其中一名獨白者奈弗提及帕希瓦的文字,根本就是一個敏感的同志少年愛上粗野死異男的心情:
「沒有人猜到我必須向一個神獻出我自己;然後毀滅,然後消失。他放下球棒……」
(帕希瓦是板球校隊選手)
「我開始希望著火光、私密,與一個人的肢體。」

「帕希瓦現在已離開了,」奈弗說:「他一心只想著比賽……他因為我太瘦弱無法參賽而輕視我(但他總是對我的瘦弱很仁慈。)……他帶著輕視接受我戰慄、毫不遲疑的卑微奉獻……他無法閱讀。但當我躺在草叢中讀莎士比亞或加塔拉斯,他比路易還要了解……但我無法整日站在太陽下,眼睛看著球……我一生將依附著文字。但我無法與他同住,無法忍受他的愚笨。他會罵粗話會打鼾。他會結婚……當他裸著身、翻來覆去、渾身燥熱躺在床上,並沒有一根線、一張紙擋在他和太陽之間……他會脫下外套,兩腿分開站立著,他的手準備好了,看著球門……他只會想著一件事,他們要贏球……」

  維吉妮亞做為一個雙性戀已婚婦女,能寫出如此貼近男同志心聲的文字,嗯,絕對是腐女之魂

  另一個亮點是來自澳洲的自卑男孩路易,他的父親是富商,而他因為澳洲口音,被英國本地的同胞與小夥伴們歧視,連小同志奈弗都認為連粗野死異男帕希瓦也能理解的莎士比亞,路易不會懂。(唉!)
  於是路易渴望權力:
「夜晚的來臨,當我站著……我認為自己是黎希留(太陽王路易十四幼年的攝政紅衣主教,在太陽王親政前權傾法國)……現在我只是個帶著殖民地口音的男孩……白天充滿恥辱,勝利隱藏在被嘲笑的恐懼下。我是學校最優秀的學者。但當黑暗來臨,我放下這令人無法羨慕的身體——我的大鼻子、我的薄嘴唇,我的殖民地口音——遨遊在想像的空間之中。我成為維吉爾的朋友、柏拉圖的朋友。我是法國貴族世家最後一位子孫……我的一生將會有所成就……我將跳脫我的折磨。我將敲門。我將要進入。」
所以說霸凌別人是要不得的,因為你不知道你的霸凌會不會幫忙製造出一個元首

  其實其他角色也各有魅力:蘇珊對世事充滿憤怒,常常揉東西:揉手帕、揉撕下來的日曆;並且想埋葬一切她討厭的人事物:學校、校長和老師。
  曾暗戀蘇珊的伯納是說故事能手,但他說故事吸引他人注意的魅力居然能被板球校隊死異男帕希瓦抵制掉:死異男帕希瓦故意用力在伯納說故事小劇場的落葉地毯上躺下發出噪音,然後在伯納試圖引起其他聽眾共鳴的時候故意鬼吼出一聲「不!」使伯納第一次面臨講故事講不下去的挫敗。
  蘿達是孤兒,她只想消失在人群中,讓大家認不出她。
  吉妮是一個心機婊勇敢追愛的女孩,她曾強吻權力狂路易,使路易覺得他自己被吉妮「粉碎了」;連蘿達都覺得憤怒少女蘇珊比吉妮更真誠,因為吉妮會為了得到他人的愛慕與關注而裝腔作勢,為了博得老師關愛與讚許的眼神,打網球還會跳得比平時還高;而她從小的人生理想就是釣到金龜婿,過尚好日子(

  《海浪》讀到這裏,我想先給主要角色們下一些註腳:

奈弗:我愛上了一個死異男
路易:我渴望權力把其他人踩在腳下
蘇珊:我討厭人類
伯納:吟遊詩人最恨別人打斷我說故事
蘿達:你看不見我(
吉妮:父權紅利心機婊

以及本書第二章冒出來的靈魂人物:
帕希瓦:異男忘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1
手頭現金: 8,680.95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近日我讀《海浪》續,旁及《戴洛維夫人》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5月 12日, 00:41

第二章我又讀了一下,一下又從入學跳到畢業了(揉眼睛)。不過這次維吉尼亞吳爾芙的時空跳躍沒有比之前她在《戴洛維夫人》做的那樣令我驚嚇,畢竟《海浪》這書從一開頭擺明就是這六名男女回顧一生的各自獨白。(不像《戴洛維夫人》裡面的車子開一開,八點突然跳到十一點。)
公學畢業,離別難免:
「我們將分開,」奈弗說:「這些是皮箱。計程車到了。那是戴著氈帽的帕希瓦。他將遺忘我。他將會把我的信放置而不回信。我將會寄詩給他,他也許會回寄一張有照片的明信片。但我就是因此而愛他。我將提議見面——在某個鐘下面、在某個十字路口;我將等待,而他不會出現。但我因此而愛他。他完全遺忘,幾乎全然無知,他將從我的生命裡消失。」

這下真的是異男忘了

既然以上文字提到吳爾芙的前作《戴洛維夫人》,那我得說一下,《戴洛維夫人》實在是我讀過最可讀的意識流小說--之前試著讀《燈塔行》我有些吃不消,只能跳著讀。倒是在兩年前我就把《戴洛維夫人》從頭到尾讀完一遍了,但它還是有一點令我匪夷所思:女主角戴洛維夫人進花店大概是「六點到七點的時刻」,結果九頁之後,「鐘敲響了十一下」!?我知道九頁是很長的篇幅,但我不相信從車子經過花店到開向王宮需要三、四個小時,吳爾芙你一直在寫同一時間不同地方的人內心在想什麼,讓我都接受這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生的。吳爾芙我這麼相信你啊,你居然弄這麼大的時間bug混亂我的時間感。重點是在「六點到七點的時刻」十二頁之前:「這是個多麼美好的早晨啊——」十二頁沒過一小時,九頁就跳了四小時還找不到快轉的跡象,我,我又不信邪地把那九頁再細讀一次,女主角走出花店時外頭「灑滿陽光」,戲份吃重的轎車才剛要開走,再過兩頁「聲響」「大教堂」「響亮」暗示六、七點到鐘敲響十一下之間還有敲過鐘,但轎車開進王宮,飛機出現,鐘敲十一下時,我依然感受到被Dio用「世界」發動的時間暫停能力連續攻擊四小時後的痛楚。「鐘敲響了十一下」十頁之後就出現了「午餐」……喔,我在想吳爾芙根本就不在乎「現實時間」,她照她心理的時間感在寫。好像也沒有學者會認真研究她劇情時間節奏出現的Bug?
我又細讀下去:「鐘敲響了十一下」二十二頁之後……「早上十一點鐘」……「早上十一點鐘」十頁之後:「國會大廈半小時的明亮敲響……十一點半」好吧,至少在那時間忽然快轉的九頁以外的其他部分,敘事飽滿度與時間流動配合得上。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1
手頭現金: 8,680.95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續讀《海浪》第三章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5月 16日, 08:54

續讀《海浪》第三章,奈弗居然表現出仇女傾向了:
我是個詩人嗎?接受吧。這慾望在我雙唇後方滿載,冷如鉛,致命如子彈,我用來瞄準女店員、女人、虛偽、生命的鄙俗(因為我愛生命),我朝著你發射,接好——我的詩。」

但這樣一個仇女的男同志,在滿懷仇女思想的同一時間卻又用他的詩帶給伯納啟發,那個年少時與奈弗在文學上談得來的直男基友伯納,因為討厭帕希瓦所以奈弗無法向他傾訴愛上帕希瓦心情的伯納。奈弗告訴伯納:
「你不是拜倫;你是你自己。」


第三章的路易呈現一個微妙的反差:第一章的他被吉妮強吻,被蘇珊暗戀過,第三章的他卻敵視像吉妮那樣的貴婦名媛,而「尊敬簡樸的蘇珊」;第二章在校的他成績最好,渴望成為黎希留那樣的人:學識一流,並成為帝國的中流砥柱;然而,第三章出社會的他,在讀著和詩人奈弗與小說家伯納一樣會閱讀的詩集時,心裡恨著他們兩個,因為他們兩個勇敢追求藝術志業,而他空懷大志,委身做商鋪的小職員,當他承受出社會的重壓與現實雜務的煩擾,他對貴族出身無後顧之憂的兩位作家是又嫉又恨。

我該說我對路易最有共鳴嗎?心比天高,身處泥塗(

蘇珊在倫敦讀完女校後與吉妮和蘿達分道揚鑣,她被送到瑞士完成學業,她痛恨城市,痛恨異鄉,而依戀她成長的農村,她甘於平凡,甘於農務,並身處田野之中,是書中六個獨白者最接近自然的人,正是她熱愛自然與鄉土的質樸獲得了路易的尊敬,但她不知道小時候她目睹吉妮親吻路易之後,吉妮並沒有得到路易,而是被路易厭惡。
吉妮在倫敦的夜生活中成為交際花,玩弄一個又一個男人,她的獨白相對貧乏,但呈現她魅力勝過其他貴婦的自鳴得意。
孤女蘿達也呆在倫敦,依附吉妮,但她不習慣社交,常得罪人,她羨慕有家鄉可安居樂業的蘇珊,在吉妮悠遊自得的社交圈則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小時候蘿達會把一堆花瓣撒在水盆中的水面上,想像自己是「一個艦隊的女主人」,但在那個時代,女人獨當一面的情形仍是很少的——所以她並不知如何自處:
「我是襲上岸的泡沫,用白色填滿礁石深處的縫隙;我也是個女孩,在這裡在這個房間裡。」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1
手頭現金: 8,680.95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讀《海浪》第六、七章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5月 21日, 07:42

《海浪》讀到第六章:經過多年社會重壓,路易爬上去了,他成為踩在眾人之上的人,雖然不是政治上掌有如法國黎希留那樣的大權——而是像他父親一樣成為富商:
「……我,現在是一名公爵,現在是柏拉圖、蘇格拉底的夥伴……我藉著信函與電話線在打到巴黎、柏林、紐約的電話中發出簡短而有禮的命令……我讓前方的黑暗滾動,在世界遙遠地區的混亂中散播商業。
「蘿達有時會來,因為我們是愛人。
(!)
「帕希瓦已死……蘇珊有了孩子;奈弗急速衝向嶄露頭角的文學高峰。生命過往。房屋上的雲持續改變著。」


萬萬沒想到,被吉妮強吻過,尊敬蘇珊的權力狂,會和孤女蘿達在一起……

而且蘿達是情婦……

接著我們來看奈弗,他不斷結交男朋友,心裡擺著帕希瓦。他與不同的小男友們分分合合。他因自己的性向而「痛恨在背心左側戴著十字架的男人」。他已經超過三十歲了,而死去的帕希瓦永遠停在二十五歲。他對他的年輕伴侶說:
「我看你身體不經意移動,讚歎它的自在、力量——你如何猛然開窗,靈巧善用你的手。
「我無法像你一樣翻滾,像半裸男孩在一艘船的甲板上用水管彼此噴水……在爭吵與和解後,我需要隱私——單獨與你相處,讓嘈雜恢復秩序……我們必須反抗這個世界的浪費與畸形,群眾如漩渦般旋轉著嘔吐與踐踏蹂躪……讓我們在沙中尋求完美。是的,但我喜愛將尊貴羅馬男人的美德與嚴肅呈現在你眼睛的灰色光芒下,還有舞動的綠草、夏日微風與玩耍男孩的笑聲——甲板上裸身在船艙服務的男孩,用水管彼此噴水……亞西比德(古希臘青年政治家,曾瘋狂追求蘇格拉底)、埃阿斯、海克特(以上兩位都是特洛伊英雄)與帕希瓦也都是你。他們喜歡騎馬,他們任性地以生命冒險……但你不是埃阿斯或帕希瓦……你是你。」
「……如果有一天,你在早餐後沒有出現,如果有一天我在某個鏡子裏看到你,也許你在看另一個男人,如果電話在你空蕩蕩的房間響著,在我無法以言語形容的狂怒之後,我將——因為人心的愚昧是無止盡的——那時我將尋找另一個,找到另一個,你。同時,讓我們一拳報廢掉滴答響著時間的鐘。再靠近我一點。」


讀到第七章,他們都老了。伯納說:「我失去了我的青春。」蘇珊則成為她家鄉地母神一般的存在:她曾恨惡城市與國外,學校和師長;她曾暗戀路易,曾嫉恨吉妮的討人喜歡,偶爾在夜裡會豔羨吉妮在倫敦社交界所享受的榮華,與吉妮的美麗,而她的甘於平淡底下,仍有一些不滿,覺得自己應該可以過更好的生活;然而她仍選擇厭棄榮華,因為她無法像吉妮那樣賣弄風騷;她終究安於作一個農人的妻子,一個農場的女主人,一個母親,一個敦親睦鄰的女長老,一個親近大自然的智慧女人——她曾因忙亂於照顧嬰兒,而無法像童年那樣親近自然,覺得自己失去「看著包心菜葉上的紫色水珠」那種樂趣,而她老去以後,她的兒女「現在比她還高,穿過花園羅網和她一起走著」:
「我相當矮胖,頭髮早白,但我有著清澈的眼睛,梨形的眼睛,我在我的田野中散步。」


吉妮就變得有點可憐:
「那面鏡子裡就是我的身體。多麼孤單、縮得多麼小、變得多麼老!我不再年輕。」
而她仍鼓起勇氣,畫紅脣,描繪眉毛,發現自己「仍引起熱切注意。我仍感覺得到街上男人的鞠躬……」她仍然在不死心地對抗著老化。

奈弗則「不再需要一個房間,」
「我不再年輕。我經過吉妮的房子不再帶著嫉妒,並對在吉妮門口階梯整理領帶有點緊張的年輕人微笑。」
嗯,一個男同志曾經嫉妒一個社交女吸引一堆好男人
「我已經採摘了我的果實。」

這些暗示文字無不指出這位男同志盛年時玩夠男人了老年就沒慾望了(喂

路易仍然想像自己是那個法國紅衣主教黎希留,然而他的情婦蘿達離開他了。蘿達毅然決然拋開路易這個依靠後,繼續尋找她自己的定位。

讀到這裡,我覺得這本小說好可怕。
許多元素被這麼包進去,簡直是一整個世界。想想這本書的初版年:1931

恐怕如今仍無人可出其右。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1
手頭現金: 8,680.95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海浪》最後一章與附錄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5月 27日, 17:06

讀《海浪》第九章,最後一章,只剩伯納,間接暗示他是活得最老的那一個,甚至連他的傳記作者都比他早死。最後他也不免要對死亡高呼:
「噢,死亡!」
「如果在火車上一個推銷員請我吸鼻菸,我會接受。我喜歡一切事物那種重複、無固定形狀、溫暖、並非非常聰明,但極度輕鬆相當粗獷的一面;男人在俱樂部與國宅的談話,礦工穿著內褲半裸著——那一種直率,完全沒有裝模作樣,沒有想到什麼人生的結局,除了晚餐、愛情、金錢和如何咬牙度日;並沒有偉大的希望、理想或任何那一類的想法;沒有假設,除了以令人可接受的方式度過人生。我喜歡這一切。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嗎?一種嘆息?海浪的最後漣漪?
但如果沒有故事,會有結局嗎?或者有開始嗎?」


透過老邁髮白的伯納,我們得知孤女蘿達最終依舊放棄尋求自我定位的奮鬥,走下馬路「殺了她自己」,讓公車輾過她的身體。
有人說蘿達就是維吉尼亞吳爾芙她自己,而《海浪》出版十年後,維吉尼亞也放棄與精神分裂症鬥爭,在口袋裏裝滿石頭,自沉於家後方的溪水中。

奈弗一直被暗示曾與眾多少男發生性關係,而伯納察覺儘管奈弗如此多情,奈弗心裡始終只裝著一個男人:帕希瓦。那個沒能跟他們六位好友一同老去的帕希瓦。即使是自殺前的蘿達也已體會到衰老。

《海浪》附錄有一段很有意思,那是吳爾芙寫於1930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一的日記:
「對於一個作家,一本書的考驗是,它是否創造一個空間,讓你可以很自然地說出你想說的話。如同今早,我可以說出蘿達說的話。這證明這本書是有生命的……」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1
手頭現金: 8,680.95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回到 心情札記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2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