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小說【極短篇】村長之屋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小說【極短篇】村長之屋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1月 28日, 18:20

  這棟建築被戲稱「村長之屋」,它外觀看來就是一間土屋,矗立在沙漠之中,有些適應乾燥的綠色植物圍繞這間土屋,讓它黃中帶綠,成為一塊沙漠綠洲。
  這是已告滅亡的美利堅合眾國過去知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舊址,現在它一樣仍被略稱為維加斯,作為納薩共和國的國都,而這棟「村長之屋」正是整個國都的重要機關,「執政廳」的所在地。我們現在且從執政廳的右面一方窗孔望進去,可以看見裡面的情形:
  十八人執政團在長橢圓桌前圍成一圈。接下來的議程有關軍事,所以軍事委員渥克坐在首位。這些「執政委員」都不是人類,他們的祖先是美利堅合眾國的實驗室製造出來的類人型爬蟲類「蛇人」,具備不遜於人類的智慧,多年前才能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後,趁美利堅合眾國國力尚未恢復,即發起對人類的革命,將原美利堅合眾國內的人類盡行殺戮驅逐,建立起這個至今仍為世上唯一「爬蟲國度」的納薩共和國,並與南方的墨西哥共和國,以及北方臣屬於不列顛帝國的加拿大人類,持續永恆不斷的鬥爭,務使這個亞美利加大陸上的人類全部滅絕,成為爬蟲類完全占據的樂土。
  在納薩,對於國家有重大損害的法律案件全交由執政廳快速審理。像迪歐元帥這樣,敗戰而棄大軍置之不顧這樣嚴重的事例,行政權是有資格代替司法權對之進行處理的。終於,我們的主角,迪歐元帥從桌邊的門洞(因為沒有門扇)被兩名響尾蛇亞種的執政廳衛士帶進房間。
  迪歐元帥本身是「蛇人」科莫多種,此種蛇人以驍勇善戰著稱,佔滿軍事高層幹部的位置,只是科莫多種從立國以來,迄今還沒有一個當上執政團委員的。執政團委員大多數是以聰明靈敏著稱的眼鏡蛇種。而這屆執政團,十八位清一色都是眼鏡蛇種。
  迪歐元帥已經不是元帥,原本掛在他雙肩的肩甲已經被扯下,只剩他腰上還繫著腰帶。蛇人本來就沒穿衣服的習慣,即使是軍人也不習慣穿戴甚麼軍服或護具,都是全裸上場,最多就在腰上掛著腰帶,挾帶隨身武器或彈藥,然後把步槍掛在身上帶著走。
  「由於迪歐在第三次北境戰爭中,」渥克委員如是宣讀判決書:「判斷失據,恣意妄為,未盡心於指揮調度之責,不顧友軍安危,致使我國喪失密西西比河以東,阿帕拉契山以西的大片土地。我們因此在這裡宣佈迪歐有罪,並對其處以死刑。」判決宣讀一結束,衛士便要架著迪歐下去。「等一下!」迪歐兩手往後一揮,甩開兩名響尾蛇亞種衛士的手,在執政廳十方兩兩相對的窗孔照進來的燥熱白光映射下,這已經沒有任何權利的前任元帥傲然宣稱:「反正橫豎都是死,我就拉你們當我的陪葬!」執政團全體大笑。有的鼓掌,有的捧腹,有的還用自己的頭撞了自己座位後好幾次牆。「你不會是認真的吧?」軍事委員渥克忍住笑,語帶譏刺地說道。
  我是認真的。他從腰帶後方的小方包中掏出一把手槍。本來還面帶嘲諷笑容的渥克垮下臉來。迪歐扣下扳機,眼鏡蛇的頭就爆了。執政團委員全亂了套,紛紛退出他們的座位想逃跑,連本來站在他兩旁的衛士,也拋下單手斧頭往廳門口逃竄,他都一一開槍射殺,而且還有時間幾次換滿子彈匣。當所有委員都倒在自己血泊中的時候,其他衛士才姍姍來遲地跑來。他們總是在最後一刻都結束了才趕來。納薩才會發生一次又一次的政變。迪歐自己就旁觀好幾次政變的發生,這次他總算變成一場政變的主角了。
  「來吧,好傢伙。讓我嘗嘗你們血的滋味。」他丟下子彈已經用罄的手槍,抄起已死衛士丟在地上的一雙手斧,朝衛隊衝了過去,肆無忌憚地亂砍。這支衛隊的成員全配大刀,而且全是響尾蛇種。
  一隻被迪歐手斧砍中將死的響尾蛇人抱緊他,往他右肩狠狠地咬了一口。迪歐對這傢伙的長頸子補上一斧,把他甩開,但毒液已經發揮效用。迪歐仍在不斷揮斧,眼前卻陷入一片迷濛。迷濛之中,只見一道大刀的閃光向他斬來──
  眼前一片灰,一片白,一片紅。納薩共和國的未來就跟這些顏色所代表的意義一樣血腥而慘淡。納薩共和國就跟這座村長之屋一樣,簡陋,粗野,不文明,永遠不及人類文明那些高樓大廈。他們蛇人曾在這塊土地上戰勝人類,北方、南方,和海外卻還有更多的人類等待要消滅他們。他逃出與加拿大作戰的戰場時就知道的:他們蛇人,是存活不了多長的時間的。他們為人類所造,也將為人類所滅。他們滅不了人類。就算人類終將毀滅,能毀滅人類的,也不會是他們這些倚賴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留下來的科技掙扎求存,後來建造的房屋,製造的物品與武器也不如人類的蛇人。「執政廳?」呵呵,村長之屋,也不及那已經倒塌毀滅的白宮,萬分之一的氣派。真是笑話!

------------------------------------------

從舊作戰爭竟如兒戲最末場景改編而成,這篇描述的場景才比較接近我當初做的蛇人之夢,不像舊作前面被硬塞了許多清醒時刻意想的「前情」。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48
手頭現金: 8,459.30
銀行: 7,289.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極短篇】村長之屋

文章瀟湘 » 2018年 2月 11日, 16:12

很有趣的點子……可惜感覺短了點。
如果加以鋪陳延長,或許更能展現末世廢土中的絕望感;
以及看起來是希望來源的新國度中樞,
實際上只是被豢養、放縱,暫時擱置的暫時處境。

有時候不那麼忠於夢境或許是好事?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千年望月
文章: 1116
手頭現金: 20,885.90
銀行: 14,355.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第五之境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4
藍月元老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論壇美化獎盃 (1)


Re: 【極短篇】村長之屋

文章狼狗傑 » 2018年 2月 11日, 20:27

其實這一篇的剪裁也算是加入太多夢中沒有的解釋了。
夢境久遠,就連我也不敢肯定記得的意象就是當初夢到的東西,還是後來回想又被腦子虛構出不同的內容。
這篇確實還可以再修一下,不過也待我有沒有這個心願意再回頭修改它了。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48
手頭現金: 8,459.30
銀行: 7,289.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極短篇】村長之屋

文章劍圮 » 2018年 4月 6日, 06:00

篇幅很短,閱讀的氣氛卻很是輕鬆詼諧
蛇人的作為,就像閱讀歷史課本;幾行字,就把劇烈的局勢震盪給帶過了
在後人,或是當代的人類眼裡,只是一齣短暫,又似如鬧劇的轉折

夢境是破碎的,必須加入夢者的解釋與補足,讀者才有機會一窺其面貌
期待狼傑往後能繼續分享夢境(抱拳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4
手頭現金: 2,077.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2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