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連載《Hundred Days》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Re: 《Hundred Days》

文章狼狗傑 » 2017年 1月 25日, 19:11

好多愛情,更多心碎。
阿五這系列,寫的都是同一個主題:沉浸在感情裡受苦的心:或單戀,或生離,或死別。
雖然有些阿五講明了是寫人與動物的感情,但也被寫得有如愛情。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寒風與雨雲們卷一》通販中
目前一本已降至新臺幣300元(含運費)
夢魘繪製封面與插圖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性別: 男
文章: 488
手頭現金: 6,014.70
銀行: 6,867.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Hundred Days-13.螢光棒》

文章fwiflof » 2017年 3月 28日, 13:42

--破碎之後,乃見微光。


  「……」

  那是……微小的、纖細的、半透明的存在感。

  「我……不明白。」望著自己的手腕,那上面有一道有如手環的疤痕。

  「在這裡的原因……或是意義。」細微、卻也清晰的聲音。

  就像玻璃風鈴,透徹也脆弱。

  「那就別想了。」你嘆氣、伸手揉揉他的頭髮。

  「你看。」



  相遇,總是出其不意的。

  想不起來在哪裡,卻對那個畫面印象深刻。

  在熟悉以前便已認識的存在、在記憶之前便已烙印的印象。

  或許吧,那是你們無意間埋下的伏筆。

  而那是風、與天空加上夕日的畫面。半透明的他,或許並不存在。

  僅僅是那樣而已。



  「嘿。」分離後久違的重遇,卻在那個不適合他的場地。

  滿溢著人聲、滿溢著音樂、滿溢著狂熱的氣味。

  而他靜靜佇立外側,並不融入,卻與背景相合。

  甫轉身的他顯得困惑,但很快的變得開朗「嗨。」

  應是認得的吧,從那樣的神色看來。

  是很久沒見了。

  改變了吧,無論是你、或是他。

  雖然那樣半透明的氣息仍然未改,但眼裡的明光早已消失。

  取代的是晦暗的影。



  你將先前買的螢光棒塞進他手裡。

  「這是……?」

  「螢光棒。」理所當然的,你認識並熟悉這個小小的東西。

  可他並不。從那小心翼翼翻轉的樣子便能理解了。



  ……過得並不好吧。只是那一瞬的眼神交會,你卻莫名的明白了。

  「好久不見。」先開口的是他,帶著違心的笑容,「過得好嗎?」

  像是要阻止你的發問似的,搶先的開了口。

  「我沒想到你會來這種場合。」

  「總覺得應該會很有趣吧,」偏了偏頭,他說,「我喜歡的樂團……會出場。但比想像中吵。」

  有喜歡的東西、然後因為這樣而來,意外的人性呢。

  你思考著,然後意識到這樣或許不怎麼禮貌。

  他也是人啊。

  否則,不會露出那樣寂寞的表情……

  「來這邊。」晃了晃手電筒,你牽起他的手。



  「這樣子只是普通的塑膠棒對吧?」邊說著,你揮了揮手裡的螢光棒。

  「……嗯。」

  「不過……」你的笑容有點狡猾,帶著孩子般的興奮感。



  你幾乎每一年都會來這個音樂會。

  「來,用這個。」將望遠鏡遞給他。「雖然在這邊聲音是挺小的……但至少滿安靜的啦。」

  這雖然是熱鬧的活動,舉辦的地點卻相當偏僻。應該也有不少人躲在四周的暗處,靜靜聽著吧?你想。

  這大概也算是一個好處吧。

  許久許久,你們靜默無言。你不知道他透過望遠鏡正看著什麼,但你聽著歌,望著他。

  難以遏止的想起他過去有著淡淡光芒的笑容。

  還能夠再見嗎?

  那樣美麗的事物。



  「看好哦。」你抓著螢光棒的兩端,突然地往中間推擠。

  隨著他的驚呼,螢光棒發出碎裂的聲音。

  只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別擔心。」笑著對他說,你繼續捏著手裡的螢光棒,搖晃著。

  然後,那跟小小的塑膠棒子,靜靜地發出光芒。

  一開始很微弱,但漸漸地變得具有存在感。

  「很漂亮吧?」你望著那道光芒,感性地說。

  他沒有回話,只是垂著眼凝視。



  「螢光棒啊,是一種不破壞就不會發出光芒的東西。

  「你非得要反覆地凹折它,讓它發出破裂的聲音,它才能夠發亮。」想不起來了,把螢光棒交到你手上的人。

  但這些話,你一直記得。

  「人啊,不也是這樣嗎?」



  你笑著,對著夜色,說起那個件往事。

  然後,將螢光棒環繞在他腕上,像是手環那樣。

  在那微小的光芒裡,他也笑了。

  只是小小的、不確定的,卻散發著過去那樣的光芒。

  一點點而已,但很足夠了。



  「你啊,果然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呢。」



在我小的時候,螢光棒是一種魔法
或許我從終將熄滅的螢光棒裡學到了什麼
至今仍未忘記,捨不得凹折的那支螢光棒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Hundred Days-14.二十一天 》

文章fwiflof » 2017年 4月 13日, 13:52

  「二十一天。」
  --人類「養成一種習慣」所需要的天數。
  而你的思念,「二十一年了。」從未停止過任何一天。
  那是三百六十五倍的思念,濃厚的、層層堆積。
  而後乾枯了,堅硬的是心底的瘡疤。

  重複的過著,「二十一天。」
  然而,卻一直無法戒掉「有他在的生活習慣。」
  循循環環、輪輪迴迴的三百六十五遍,「總共二十一年。」
  生活上、習慣裡,缺漏的三百六十五倍。
  心理的空落乘上三百六十五倍。

  或許不該定在「二十一天。」
  或許,那根本就「不是一種習慣」,所以無法養成。
  也無法戒除,無法遺忘「二十一年。」
  擁有只是二十一天。
  想念卻是三百六十五倍的放大。

  難以忘懷「二十一天。」
  才剛「開始習慣」就已失去的習慣。
  是好習慣、還是壞習慣?
  無論是好是壞,都渾渾噩噩的過了「二十一年。」
  想不起如何清醒、想不起如何入睡。

  擁有了「二十一天。」
  失去了「二十一年。」

  「三百,六十五遍輪迴。」
  重複的,「二十一天。」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Hundred Days-15.夏末》

文章fwiflof » 2017年 5月 7日, 19:56

--夏天,結束了。

  有什麼事物隨之離去。
  說不上來會是什麼,或許是靈魂的一部分--若是人類真有靈魂。

  「每一種成長、每一段人生都有盡頭。」,遙想當年,那人執著包上紅色玻璃紙的手電筒,望著地面小心翼翼的領著你。
  「這一個瞬間,會成為永恆嗎?」你想問,但卻未問出口。
  或許是他的神情令你了然一切,你沉默、閉口不言。

  那年,螢火蟲宛如發亮的地毯,是墜落的星斗閃爍。

  「這應該是今年最後一場螢火蟲。」開著車,神情輕鬆的他,對你說。
  那,你呢?你能持續到多久?
  你憂慮的望著消瘦不少的他。
  回以你的,是他不變的微笑。

  「這樣啊。」
  垂落的雙肩,他雙眼落寞。
  「再也,不會有了。」有如我一樣。你似乎聽見他低聲的說。
  濕地爬滿嘶吼的機械怪獸,熟悉的景象早已蕩然無存。

  「我想再看一次螢火蟲。」
  而你低頭沉吟。

  握在手裡,也不會發熱。
  小小的罐子,輕輕搖了搖,傳來如沙的聲響。

  「聽說,這裡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你緩緩開口,拚盡全力不令聲音顫抖。
  「這裡的螢火蟲,是最美的。」
  「你會喜歡吧?」

  問句無人應答,唯有你面頰淚珠輕輕滑下。
  去吧,隨著風去吧轉開罐子。
  輕盈舞動,轉瞬消失無蹤。

  黑夜裡,螢火蟲鋪天蓋地閃爍,而你淚眼矇矇。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Hundred Days-16.如果變成回憶》

文章fwiflof » 2017年 8月 2日, 22:23

  --什麼才是現實呢?

  「萬一明天就要死去,你會做什麼?」
  溫煦的冬陽,你凝視著沐陽的他,腦中莫名的跳出這樣的詞彙。
  輕盈而又淡色的、耀眼的金髮,柔柔的捲起、併攏在他頰邊。
  「打電動吧。」隨口說出的答案,只不過是反應了當時稚嫩的你,當下內心的渴望罷了。
  他笑了,望著遠方輕輕地笑著,「還真像你啊。」
  「你不下來嗎?」高高的枝椏,綠葉包裹的他,很耀眼。
  太耀眼了,好像下一秒會消失一般的耀眼。
  「你會接住我嗎?」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語氣仍在輕笑著。
  「……」
  你想不起自己究竟說了什麼、也想不起那之後發生的事。
  
  「你還會回來嗎?」
  清晨的車站,行人匆匆、卻仍零落。
  你與他,隔著月台,遙遙對望,你用嘴型輕輕問他。
  你不知他為何離開,只知道自己永遠無法跟上。
  「你會等我嗎?」他低垂著眼瞼、笑容盈盈,如此回應。
  鏗恰、鏗恰,列車緩緩駛過,靜靜停下。
  他對你揮了揮手,踏上了前往未知遠方的列車。
  「……」你張口,聲音卻掩蓋在震耳的鳴聲之中。

  一個月一封的信,遞給了留在這座小城的你。
  你在屋裡張開了大幅的世界地圖,一封封地,將那些信釘在地圖上。
  從這座小城開始。
  慢慢的、環繞著這塊大陸、又抵達了下一個大陸,他的足跡在地圖上不斷的擴展著。
  最終,會回到這座小城嗎?
  你望著他信裡字裡行裡的思念,仍是不確定的。
  我們的小城,有全世界最美的雪景。他俊秀的字跡,在信裡輕輕寫著。
  你無法回信給他。

  雨打濕的信裡,看不清字句。
  你遺憾著,扼腕著自己的疏忽。
  來自南方的大陸,與即將入冬的小城不同,正值豔陽的時節。
  眷戀著雪景的他、也眷戀著陽光嗎?
  輕輕將信靠在唇上,你嗅聞著那股輕淡的氣味。
  那只是牛皮紙的味道,卻是你所能捕捉的、與他有關的最後的味道。
  你仍將信釘在地圖上,隨手選了一個或許是他在的位置。

  培根的香氣喚醒了你,清脆的油珠炸裂聲,掩蓋了你入睡前聽見的雪聲。
  昨晚,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雪聲低聲呢喃,你想著他現在會在哪裡,這樣子入睡的。
  你迷茫的下樓,才驚覺事情不對。
  「你……」
  就在那裡。淡金色的、無重量的、就在那裡。
  纖細的、輕盈的、肌肉結實的。
  快比他還要大的背包,輕輕擱在地上,沾滿了灰塵與雪。
  「啊……你要吃嗎?」轉過身的他,笑靨盈盈、身姿柔細,那幾年的行旅對他而言,似乎不算什麼。

  你記不清是他先擁抱了你、或是你擁抱了他。
  只記得落在唇上輕柔的吻。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你的聲音或許帶著哭腔吧,那些獨自留守的寂寞。
  他摟著你,親吻你前額黑髮,「嘿,我明明寫了信給你。」
  「我說了好多次的。」他帶著些許不滿,「難道說你沒有把信拆開嗎?」
  「不是那樣。」你拉著他、帶他到那張地圖前,「你的信,總是沾了水。」
  手指輕輕撫過那張地圖,他冰藍色雙眸若有所思,「這封信……」
  「全濕了,抱歉,那時下著大雨。」
  看樣子,他在那封信裡說了回來的事情。

  「我啊,去過了那麼多地方。才覺得在你身邊是最好的。」他慵懶的趴臥在你腿上,貓一樣的瞇著眼。
  「是嗎?」你撫摸著他柔軟的金髮,隨口應著。
  「是啊。」他翻過身,與你對視,「你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問你若明天將要死去,你會做些什麼嗎?」
  「我說我想打電動。」你輕笑,當時的自己,想的盡是單純的事情。
  「那現在呢?」他閉上了眼,「若明天就要死去……你想做些什麼?」
  「再與你做愛一次。」你俯身親吻他,毫不意外他放聲大笑。
  跟你在一起,還真好呢。好不容易止住笑的他,擁著你輕聲說。

  「那時候……」你若有所思的說,放下了手裡的報紙。
  「嗯?」逗著貓的他,抬眼看了看你。
  不知不覺,他在家裡養了不少動物,最疼愛的還是那隻親人的黑貓,有著淡綠色的眼睛。
  「你在樹上的時候……」
  「啊,那時候啊。」把貓輕輕拋下餐桌,他用力伸了懶腰,「怎麼了呢?」
  「我接住你了嗎?」
  聞言,他明顯的頓住了動作,漂亮的眼眸瞪大「什麼嘛……」然後瞇起眼睛放聲笑了起來,「你竟然不記得了。」
  清朗的笑聲在瞬間與記憶相疊,那時的他,也是這樣大笑著吧。
  「你啊……」那份笑容、真的太過耀眼。

  「你太重了。」那時的你,蹙著眉說。
  「喂--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嘛--」只是興致勃勃的他,似乎並沒有聽進去的意思。
  你仍在發楞,眼前影子一閃,他卻已經跳了下來。
  沒有太多思考的空間,你伸出雙手--

  將那金色陽光,接了滿懷。

  --此時此地,你的重量,便是現實。




甜膩膩的東西。
後續不確定該不該放在這裡XD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Hundred Days-17.分針、秒針》

文章fwiflof » 2017年 9月 25日, 21:57

--你想要以怎樣的姿態,留在別人的回憶裡?



  「是嗎?」電話那頭,那人情緒激動,這頭的你,卻只回以淡淡的漠然。

  似是對你的淡漠詫異,那人暫停了一會,輕嘆,不再多說,只輕輕對你道別。

  「掰囉。下次吃個飯。」



--是誰在追逐著誰。



  你輕輕撈出那只懷錶,那只錶蓋上一片平滑,全無圖案的懷錶。

  『這上面的雙獅,是我們家族的守護獸哦。到現在還留著獅籠呢。』他清亮的聲音,也一如以往的在你腦中靜靜響起。

  『如何啊?雖然是早已落魄的貴族,也還是有留下點好東西的吧?』

  確實挺厲害的。當時的你就著陽光,仔細地端詳那只錶。

  於是那兩隻怒吼的金獅猙獰又莊嚴的神態、鬣鬃飛揚的姿態,全都深深的刻在你腦海裡。

  『我曾曾曾祖母第一美人的基因應該也有留下來吧?』他忽然將臉湊近專注的你,嚇了一大跳的你險些將手上的東西扔了出去。

  『如何如何?』望著他極近距離的、興高采烈的臉,你愣愣得點點頭。

  似乎是滿意了,他輕輕在你頰上吻了吻,又從來時的窗子爬了出去,留你一人在凌亂的實驗室。

  與那只懷錶。



--又是誰拋下了誰。



  那次以後,你們極少聯絡。

  只是偶爾的,久居實驗室的你回「家」過夜時,能找到窩在沙發上沉睡的他。

  宛如優雅的美洲豹、在陽光灑落的枝幹上小憩。

  你不清楚他每週有幾次會回到這裡,最大的原因,恐怕是你也並不常回來罷?

  每當在家裡找到他,你總是萬分珍惜的擁著他睡。

  而他也總是在你睡醒之前,便已離開。

  「我畢業後會退掉這間房子。」僅有一次地,你搖醒了沉睡的他。

  「是嗎?」他眨了眨灰色眼睛,輕輕地說。

  你望著他,喉頭梗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或許是因為那雙靜漠的眸子,也或許是因為他又重新闔上了眼。

  那晚是你最後一次在他身旁沉睡。

  直到四十年後的今天,你才為當時的不捨落下了幾滴淚。



--相見、不見。



  學習的領域相同,其實你們碰面的次數並不少。

  但在你畢業以後,但私下見面是幾乎一次也沒有了。

  沒有刻意避免、但就是消極的不發生吧?你的心態從思念,漸漸變成了懷念。

  你不再在晚宴的人群裡悄悄尋找他的背影,也不再偷偷出現在他演講的場合裡。

  你知道他成為頂尖的學者,而你卻在大學裡摸魚打混。

  我們現在、不同世界了。你用這種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理由,說服了自己。

  卻改變不了睡前撫摸那只懷錶的舊習。



--繞了一圈,才發現我們仍在同個錶面。



  有次,你在家門前找到了淋著雨的他。

  你慌張地將手裡的傘遞過去,他轉過身卻只是笑了笑,搖搖頭。

  「別擔心我了。」他灰色的眼眸變得沉著,變得有點不像他了,「我只是想來告訴你,這之後,你或許不會再見到我了。」

  「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話語帶著苦澀、表情卻很開朗,「對你來說或許是好事吧?畢竟每次見到你,你都笑得那麼……」他話尾太低,以致被雨聲掩蓋,你聽不清。

  「那麼,就這樣囉?」他等了一會,沒等到你的回應,便兀自聳聳肩,輕輕拍了拍你的肩,然後淋著雨邁步離開。

  而你,卻在原地動彈不得。連一個字、一個動作都被深深積壓在心理,一點點也無法表現出來。

  你試著對他的背影大喊,卻除了幾個哽咽的模糊的微弱的哭聲以外,什麼也發不出來。

  不要走。

  上次你沒說出來,這次也是一樣。



--如果有一天,齒輪停止轉動,或許我就能輕輕倚靠在你身邊。



  那只懷錶,老早老早就壞了。

  不只轉動不了,連齒輪似乎也已鬆脫,盤面上的分針與秒針總是靠在一起、微微的搖晃。

  而時針則是倔強的指著十點四十分。

  你從未送修這只懷錶,只是任由他在時光的侵蝕下逐漸老去。

  但無論如何,你第一次見到他時他璀璨的模樣,你已無法忘懷。

  現在的你,伏在案上嚎啕大哭。

  這或許是你六十幾年來的人生,唯一全心全意哭泣的一次吧。

  你手裡緊緊握著那只老懷錶,像是要把幾十年來的委屈全部釋放一般,肆無忌憚地哭泣。



--這些年來,你可曾如我想念你那般想念過我?



雜亂的東西在這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Hundred Days-18.耳機》

文章fwiflof » 2017年 12月 7日, 21:01

--誰也,聽不見的聲音。



  「……喂--」

  那是,只有你才能聽見的聲音。

  淡然地出現爾後,茫然地消失不見。

  對於那個聲音,你未曾回首。

  或許曾有吧?在你很小很小的時候、記憶模糊不清的時候。

  遙記一片爛然金光,是誰在呼喚你的名姓?

  那副耳機裡的聲音,未曾傳入你耳中。

  你不在乎是怎樣的音符,因是如何也都無所謂。

  那不是你的目的。



--傳達不了的,那些。



  你眉眼低垂,靜靜凝視。

  遠遠的、看不清的、倏忽來去的夜光。

  這裡是遺世獨立的天堂,是無人仰望的地方。

  狂風呼嘯著你的長髮,刺痛你雙眼。

  淺淺淚光裡浮現的,是城市煙花般的輪廓。

  清晰、而又模糊。



--離去,抑或留下。



  無以逃避的,世界。

  是你笑靨如花,低低自嘲。

  或許,總是少掉那樣的勇氣。

  也並非不是好事。



--終究放不開的,世界。



在部落格碎碎唸

圖檔 圖檔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圖檔
--長廊悠遠。流轉不息--
圖檔圖檔
頭像
fwiflof
紅月議事
月初復朔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463
手頭現金: 79.90
銀行: 11,640.00
來自: 反射之鏡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自己:會動的香菇
持有飾品數量: 2


上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Baidu [Spider] 隻居民和 2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