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練筆向】微靈異 更新04家靈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練筆向】微靈異 更新04家靈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9日, 23:46

初步挑戰自我
希望可以走靈異風?
嗯,試試看了
------------------------------------
我叫伊格,十六歲是個狼人,而且體質有那麼一點點的敏感,沒錯,我看到別的世界的居民,雖然是這麼說,也不是那種二十四小時都看得到,偶爾的偶爾我才能看到。
我有個弟弟,叫達洛,也是狼人,但是身上的毛還是如同幼獸般的蓬毛,所以看起來年齡比實際上小,體質上……似乎完全沒有任何靈感。
雖然有這種體質,也不是走到哪看到哪,偶爾看到就當沒看到就算了。
不過某些時間點,看到的機率會突然飆高,像是鬼月……
---------------------------------------
【床底】

我打開了房門,冷氣的涼感立刻讓原本房間外悶熱的暑氣消退不少。
看到躺在床的的玩電玩的弟弟達洛和周遭亂七八糟的書本與衣物。
身為十六歲的哥哥和八歲的弟弟,明明都是同樣的父母生的衛生習慣卻差那麼多。
將穿過的衣服丟進洗衣藍,書本放上櫃子分類好,順便將玩具放入收納盒裡,勉強讓弟弟的床鋪範圍變得沒那麼凌亂礙眼了。
「伊格,那個我還要玩耶!」達洛不滿的換了姿勢,卻沒有起身去拿,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叫哥哥,你這小髒鬼。」
我將床頭邊的燈打開,看了看時間,「……我大概再過半個小時就要睡了喔。」
「喔!」
達洛玩了不到十五分鐘,似乎也膩了,也開始整理自己的床鋪。
「哥,你有看到我的毯毯嗎?」
「剛剛沒有丟進去洗衣藍裡,應該還在,仔細找找吧!」眼角餘光看到床上除了枕頭、棉被之外還有跟弟弟等身大的娃娃,要找到恐怕得費一般功夫吧?
「嗚,床底下好多東西……」
看著達洛翹著屁股搖著尾巴,努力翻找的樣子,讓我忍不住笑了。
「明天記得把床底下整理乾淨喔。」
「恩……找到了!」達洛從床底下抽出了半張有點老舊的藍色毯子。
「好像勾住了。」我看了達洛拿著的半截毯子跟……鋒利的五爪緊抓著剩下的半截毛毯往床底墜。
一眼看到在爭奪毛毯的爪子,我背脊發麻了。
嘶……
「被勾破了啦。」
我一個箭步,將毛毯把達洛一裹,往我的床鋪一塞。
「今天你跟我睡。」我低聲跟達洛說。
我再次站了起來,把達洛的床鋪鋪平,還好在床腳還有幾件沒收好的衣服。
將剩下的衣服一一套上娃娃身上,並且幫他蓋上棉被,彷彿床上還睡著誰....
「好啦,時間不早了,要乖乖睡喔。」我對達洛的床說。
燈一關,火速躺回床上,用著自己的身體擋住達洛,「哥……幹嘛啦,你這樣怪怪的,你……」
「乖,不要問喔。」我低聲安撫。
「可是……」
「你現在快睡,明天帶你吃轉角那間冰淇淋喔。」
「真的?」
「恩。快睡。」
不久,從懷中的小狼人呼吸勻稱,發出微微的鼾聲,我才感到安心一點。









「我……也……有……嗎……?」
最後由 多勒隆 於 2017年 8月 23日, 13:40 編輯,總共編輯了 7 次。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Re: 【練筆向】微靈異

文章瀟湘 » 2017年 8月 10日, 01:25

喔,真是可愛的鬼故事,
彷彿能想像得到毫無危機感的小狼人以及他背後驚惶失措的兄長。(?)
要是埋在床底的是夭逝的幼子之類,感覺就更有趣了。(?)

提醒一下,依照版規,刪節號要改成全形喔,
這邊有各種全形標點的輸入方法: forum11/topic798.html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由虧復盈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996
手頭現金: 11,303.20
銀行: 13,256.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第五之境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2


Re: 【練筆向】微靈異

文章狼狗傑 » 2017年 8月 10日, 09:39

那個五爪表示我只是也想吃吃冰淇淋(
這個練筆向還不錯,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喜歡狼人兄弟各種賣萌((
《寒風與雨雲們卷一》通販中
目前一本已降至新臺幣300元(含運費)
夢魘繪製封面與插圖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性別: 男
文章: 470
手頭現金: 5,519.10
銀行: 6,73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練筆向】微靈異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10日, 11:33

瀟湘 寫:喔,真是可愛的鬼故事,
彷彿能想像得到毫無危機感的小狼人以及他背後驚惶失措的兄長。(?)
要是埋在床底的是夭逝的幼子之類,感覺就更有趣了。(?)

提醒一下,依照版規,刪節號要改成全形喔,
這邊有各種全形標點的輸入方法: forum11/topic798.html

感謝瀟湘提醒,已經修改了!
話說哥哥經後還會繼續驚慌失措下去XD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練筆向】微靈異-家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10日, 12:55

我的家位於一座山的半山腰,搭公車往返市區最快也要一個小時。
整座山說實在的也就只有我們這一戶,聽說是曾曾曾到不知哪一代的祖先就於此定居,這是一間頗具年代的古宅。
歷經多次的翻修與增建,從外觀看來,木製房屋配上老舊的屋瓦,根本鬼屋無誤,距離上次的整修也不知道是多久已前的事了,久到父母都不知道,木頭上的漆也已經剝落,但依舊感受得到這間老宅當年的輝煌。
內部,走廊迂迴,如果房間拉門沒有拉開來透氣的話,都會有一種房間與走廊已經屬於另外一個世界的錯覺,當然,僅僅只是錯覺。
說到底,這間房子太大了,為了方便,我與弟弟住的地方離前院很近,父母則住在宅邸的深處。
雖然宅子也跟著時代在進步,有了方便的水電、冷氣、電視、日光燈等現代的電器用品,但揮之不去的與時代脫節感,如果借給古裝劇拍攝一定非常合適。
最重要的是,房子越大遇到的問題也真著變大,做起衛生掃除變得十分辛苦,光是平常的活動空間外,還有偶爾會有親戚來住時要用的客房,被當做倉庫用的空房,跟父母的工作室和書房。
我放下擦拭的抹布,替客房的窗戶打開來透氣。
「呼。」
房間似乎乾淨了不少。
嘰--嘰--嘰--嘰--
走廊上的腳步聲。
「哥,有沒有空?教我寫作業!」
走廊上弟弟的呼喊聲。
「有空阿!我在這裡,近來吧!」
隔壁房間傳來我的聲音。
嘰--嘰--嘰--嘰--
腳步聲靠近了隔壁的房間。
我衝到門口,看到達洛正要準備打開隔壁的門。
「咦?」
「我在這裡啦,你是要去哪裡?」
我抱起了達洛,準備走向走廊的另一邊的客廳,不對,應該要去庭院比較好……。
我眼角餘光掃到,剛剛打掃好的客房,窗戶已經被關上了。
「呵呵呵。」幾乎微乎其微的細小笑聲。
嘰--嘰--嘰--嘰--
走向了沒有被打開的隔壁房。
最後由 多勒隆 於 2017年 8月 22日, 10:47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Re: 【練筆向】微靈異

文章瀟湘 » 2017年 8月 11日, 05:48

提醒一下,刪節號和破折號都得要兩個一組喔。
只能是「……」「——」的形式。

這次就幫多勒隆改了,下次注意一下。

擦身而過的靈異。
看來不是「似乎完全沒有任何靈感。」,而是「似乎未曾察覺自身的靈感」呢?
期待後續……
另外看了這兩篇,感覺多勒隆還可以在文字流暢上下一點功夫,讓閱讀起來更加流暢、具體。
比方「距離上次的整修也不知道是多久已前的事了,已經過了很久」,這兩小句意思重疊,後句也沒有加強語氣的用處,不妨刪除,或著改成「距離上次的整修也不知道是多久已前的事了,總之是久到無人知曉」之類後句有總結、補充前句意含的寫法,讀起來會更流暢些。
還有錯字也要注意一下:「距離上次的整修也不知道多久前的事了」、「雖然宅子也跟著時在進步」、「房子越大遇到的問題也著變大」雖然小說難免有錯字,不過數目多了以後,不免妨礙讀者閱讀。
期待多勒隆再度精進……
另外,其實可以在更新新的短篇後,將首篇文章的標題加以修改,如此可以提醒讀者有新故事更新,更能喚起注意。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由虧復盈
性別: 不指定
文章: 996
手頭現金: 11,303.20
銀行: 13,256.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第五之境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2


Re: 【練筆向】微靈異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22日, 00:39

其實發現擦身而過、笑聲的都只有哥哥發覺而已。
弟弟就這樣被哥哥抱去後院曬太陽了。

03.夜間
---------------------------------------------
「起床、起床、快起床!」我從深眠中被吵了起來。
「……呼?」眼皮幾乎緊黏再一起,想要睜開都嫌懶阿,勉強的忙起來,眼縫中瞄到的時間顯示……接近凌晨三點阿。
我想狠瞪眼前叫醒我的死狼崽,但是無奈眼睛無論如何都只能半睜開。
「起床了?」那狼崽已經不知何時移動到房間門口,半開的房門往外窺探。
「……恩,多虧了你,我起床了。」起床是起床了,但是絕對還沒醒,從耳朵到腳趾甲的每個部分都在跟我說:「躺回去睡吧!床上很舒服的,躺回去蓋上被才是最好的選擇。」
「我想上廁所。」他有點無辜可憐的說。
都幾歲了還要我陪上廁所?
大概是看我沒有反應,「今天家裡怪怪的,我怕。」
嘰--嘰--
我走到門旁,將門全部打開,「家裡那會怪……」我話還沒說完就感受到了室外的溫度與房間幾乎完全一樣。
別開玩笑了,這種仲夏時節,打開房門沒有立刻流汗變成濕抹布的狀態就是萬幸了,現在這溫度是……
我努力深呼吸一口氣,將睡意盡量驅趕出體外,「想去廁所嗎?一起去吧。」
他從背後抱住我,「背背。」
可憐的小子,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嚇得整隻狼都反常了,我彎低腰,做出了身為哥哥最大的讓步,「上來吧。」
深夜的家中、冰冷的空氣、漆黑的長廊、踩了發出聲音的木製地板,所有常見的鬼屋要建一應具全吶。
嘰--嘰--嘰--嘰--
那怕是走慣了的長廊,現在給我的感覺,沒有平常的熟悉感,只有雞皮疙瘩。
幾乎每踏出一步,尾巴的毛膨脹得讓我更不安,硬挺著所有不安,來到了走廊盡頭的廁所。
「你先上吧。」我將背上的小狼崽放了下來。
「不可以先跑回房間喔!絕對!絕對!不可以喔!」關上門前還不段提醒。
「你快上吧。」我輕靠在牆上,等待廁所裡的弟弟出來。
叩叩--「還在外面嗎?」
廁所裡面傳來敲門聲。
叩叩--「上快點。」
我反敲回去。
叩叩--「還在嗎?」
叩叩--「還在啦,趕緊上吧。」
嘰--嘰--
走廊遠方傳來的腳步聲。
嘰--嘰--
不經意的腳步聲,逐漸越靠越近,說真的聽著這腳步聲我反而安定多了。
與其在走廊上不知何時會出來的祂們,如此具體的從那個方向來,反而讓我不在害怕。
嘰--嘰--
腳步聲就在轉角處了……
我深呼吸,不管是什麼出現在我面前我都不能讓祂打開我身後這道門。
嘰--嘰--
朝我迎面而來的是發著細微螢光的狼人和那盛夏的熱氣。
耳戴著耳機,手拿著遊戲機,不可置信看著我,「哥,這個時間點你怎麼還不睡阿?」
「你這個白癡還玩,我不是說過就算放暑假也不准熬夜嗎?你以為現在幾點了?」
「……我……我才沒再玩,只是晚上太暗,我用遊戲機照明而已……沒錯,就這樣!」
「才怪勒,我剛剛才把……」你背到這裡。
想到這,那我剛剛背的是……
「你不上的話,我先上囉。」達洛一個側身,打開緊閉的廁所門。
廁所內空無一人。
我又……而且還……天那。
「不等你囉!」上完廁所的達洛一個箭步就逃離出去,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我看著被達洛關上的門。

叩叩--「我回去了。」
我敲著門。
叩叩--
門的另一頭回應我。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Re: 【練筆向】微靈異 更新03夜間

文章狼狗傑 » 2017年 8月 22日, 23:35

這個練筆是越練越利了。
情節是越寫越有趣。
哥哥的驚慌失措在第三節最後的敲門倒是有些釋然了,甚至有點溫馨(
《寒風與雨雲們卷一》通販中
目前一本已降至新臺幣300元(含運費)
夢魘繪製封面與插圖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性別: 男
文章: 470
手頭現金: 5,519.10
銀行: 6,73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練筆向】微靈異 更新03夜間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23日, 00:06

狼狗傑 寫:這個練筆是越練越利了。
情節是越寫越有趣。
哥哥的驚慌失措在第三節最後的敲門倒是有些釋然了,甚至有點溫馨(

謝謝狼狗傑
有時後寫著寫著沒人回應有些擔心,所以感謝你的回覆
想寫有點莫名的靈異,很多事情看到並不一定會請師父處理的靈異那點小事,因為不嚴重所以照常發生,這就是我想寫的。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Re: 【練筆向】微靈異 更新03夜間

文章多勒隆 » 2017年 8月 23日, 13:40

家靈
………………………………………
我在家裏常常看得到祂。
祂的年齡大概只有七八歲左右,從我還小的時候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成長。
毛色如同洗到退色的灰白,身高僅僅到我的腰間,幾乎不說話,時常呆呆的站在一旁。
跟我們全家都是深棕的毛色完全不一樣,最常會出現在白天,家人都在的時候,不開口,或站或坐,就在那瞇著眼享受家庭的氛圍。
祂是少數就算出現也不會令我害怕或不自然的……存在。
「欸,有沒有看到我的鑰匙?」老爸穿上了黑色的西裝,深藍色的領帶與鵝黃色領帶夾,現在卻慌忙的在找鑰匙。
「你看看昨晚穿的上衣口袋有沒有。」廚房裡老媽的聲音。
祂一手拉著老爸的衣角,一手指著桌上的公事包,但不管如何拉扯,他們都不會注意到祂。
眼看老爸就要走回房間,祂開始慌張。
淺灰白的弱小身體來回移動,想要把老爸指引過去。
「爸,你有找過公事包裡嗎?」
聽到我幫祂開了口,他露出了釋然而開心的表情
「還沒呢。」
打開包包,搜索後「還好在這,不然就要遲到了呢,先走了。」老爸說完就提著公事包出門了。
看著老爸安心出門,祂就坐在餐桌的一邊,敲打著無聲的節拍,心情似乎很好。

「話說你有看到你弟弟嗎?」老媽從廚房探出頭,有點不悅的說。
「凌晨四點還在打遊戲呢。」出賣自己的弟弟讓我心情些微的愉悅起來,畢竟半夜起來上廁所還沒上到,憋尿到早上的心情總是讓人不太好。
「我去把他叫起床吧!」
看著祂離開前往房間,明明任何人都不能看到他,也接觸不到他,又為何要為任何事親力親為呢?
我跟隨祂的腳步前往叫醒那個賴床的小白痴。
頭像
多勒隆
白月公民
星之殘屑
性別: 男
文章: 33
手頭現金: 372.20
性別: 男
設定: 暫無


下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1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廣告欄位三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四 點我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