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小說《兩難》(完)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小說《兩難》(完)

文章 » 2015年 5月 29日, 23:36

很久沒發小說了,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知空和陽虎,我最早的兩隻孩子。
不知道也沒關係,因為這是他們的第一篇故事。也就是說以前的就請像數碼02一樣當成黑歷史無視掉謝謝y42u03(?)
故事不算短,預計會分三次更新,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囉~

星期三,放學後的團練。
翠文社長坐我旁邊,一張臉臭得比放了三個禮拜沒倒的廚餘還餿,而且還死抓著洞簫,彷彿也想把它對半折開,和昨天斷成兩截的巴烏一塊陪葬。
待在她旁邊真的超——痛苦,她肩膀一直高高低低惹人分心就算了,鼻孔裡吹出的怨氣還一直飄向我這,怨念臭得我都要窒息了!要不是還有一堆人在,我制服才不會只開兩顆扣子,我他媽早就把全身衣服脫掉讓一身虎毛全都出來呼吸新鮮空氣了!
全樂團都在等她老大心情好。大家看看她,然後看我,再看看她,然後又瞪我。媽的。
指揮老師也只是摳摳指甲、翻翻總譜,再不然就是看看時間、喝喝茶,一句也不催她。時間都五點快四十,等她就等掉快十分鐘了,要練的曲子《趕街》從頭到尾也不過才五分鐘!靠,再拖下去還不如CD聽個十二遍然後解散回家算了!
老師看了看她,然後用一張說訕笑也不是說憐憫又稱不上的表情看我。
幹,為啥全針對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旁邊的母夜叉忽然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吁了大概有十秒那麼久,吧?肺活量真大,怪不得罵起人來連續十句都不用換氣。然後,她說:「我可以了,抱歉,請開始吧。」
指揮老師點頭,用指揮棒叩叩敲了幾下譜架,然後舉起來。終於要開始了,我把梆笛靠到唇上,看著老師的手一點、一挑、再一點——
揚琴、鈴鼓、碰鈴和大提琴的樂音響起,但那和聲根本是場悲劇,就算分開聽耳膜都彷彿被揪著扭了三圈半般痛苦……我的天啊,怎麼比跛腳走路還沒節奏啊!這樣我根本沒辦法專心靠北旁邊的母夜叉啊!
說來她又有什麼感想?我瞄她,但視線才點到她眼角上她的眼珠子就來了。來了,來了,殺氣騰騰地滾過來了,嚇得我連忙看回前面的指揮棒。
拍點進到第四小節第三拍,我吸氣,然後開始獨奏。起音起得有點重,糟,滄山綠水的意象變得像在急流泛舟了,我連忙收力,吹入長音,然後柔柔地漸強,嗯,好多了,稍微有點簡介裡寫的「滄山綠水,白塔紅霞」的感覺。
才這麼想,長音過後便再度悲劇,比沒存檔的小說打到一半時藍屏還悲。說好的輕快音色,卻蹣跚得像在尾巴上拖了條棉被似的。
社長她瞄了我一眼,然後嘆氣。
幹,嘆氣屁啊!還不都妳害的!捱妳一頓罵心情全爛了,輕快得起來才有鬼!
給她那麼一瞪,之後的旋律全都爛成一坨了。好不容易熬進最後的長音,她也把洞簫對到嘴邊預備,在我收氣兩拍後吹起和我同樣的旋律……妳再囂張啊!第一天換洞簫又剛罵完我,看妳出糗囉!
想是這麼想,但……
媽的那頭母夜叉吹得好到根本是開掛啊!
指法流順如雲行就算了,吹出的音韻居然是歡喜的、充滿期待的景色!和曲子要訴說的「一年一度三月街,好似春風吹開紅山茶」一樣!
靠!翻臉像翻書,完全聽不出她剛才氣得差點把我從三樓丟下去耶。
社長的長音一結束,指揮老師手立刻在空中一轉握緊,把樂音收進拳頭裡。「好……翠文吹得不錯,細節就等新巴烏來再說吧。然後,吹梆笛的白虎小弟,你要再放輕鬆點……」老師停了一會兒,又瞄了眼社長,然後摸長下巴問我:「還是說先讓你去打場球?」
樂團旋即爆出一陣狂笑,就連站在後頭的打擊組、手裡拎著一對黃銅色碰鈴、眼睛一黑一白的那隻叫郭知空的臭狼也別開臉瘋狂竊笑。
我兩只黑耳朵熱得貼平在頭上。媽的臭阿空,丟臉丟到家。
「打擊組的灰狼小弟,別笑,你的拍點也跑很多你有注意到嗎?低音、彈播組也都一樣。全部看我,看好這隻指揮棒,頭四小節重來一遍,OK?來,一、二、三!」
當指揮棒一落,我也放下梆笛。累死了。我托著臉閉上眼睛,聽那演得七歪八扭的合奏。我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分針還沒到十,無聊得不禁打了個大呵欠並不耐抖了下耳朵。扣掉等那母夜叉的十分鐘,還有五十分鐘得熬。一想到這,我的媽呀,可以睡個覺嗎?
一陣輕笑在我呵欠打了一半突然從旁飛來。我鼻子忍不住一皺,瞄過去,看見社長她那壓不住的微笑。
媽的,她在笑我打哈欠,還是在瞧不起我比吹得比她爛,還是說她從頭到腳趾頭都在鄙視我?去她的烏龜蛋,不管她在笑啥,這死婆娘真的讓我超.級.不爽!


「所以,」那個熟到要爛掉的聲音突然在我背後說道:「你要去打球了嗎?」
我轉身,果然是阿空,而且還瞇眼對著我傻笑。這個臭小子。
我把樂譜丟進個人置物櫃,對他說:「球可以明天打,不過……」說著我手指便突襲他小肚肚。他大叫一聲、往後一縮,我便再戳一下,他又癢得笑倒到一旁。呵呵,球可以明天打,阿空的肚肚怎能不今天戳呢?
「再嗆嘛再嗆嘛,你這個走拍大王!兩拍一敲兩拍一敲這麼簡單的節奏也會落拍你再嗆嘛!」
我一面說,一面狂戳他,他也一邊退,一邊癢得狂朝我踹。不過無所謂,這麼好玩的反應,捱個幾腳值得!
退著退著,他撞上了桌子,桌上的三把笛子便喀啦喀啦地滾往另一邊。完了,要是笛子摔地上那母夜叉又要發飆了!
我顧不得阿空還在我前面就伸長手要抓,結果非旦抓不著,還把阿空壓出一聲慘叫,而那三把笛子就這樣長江一去不回頭地向前滾。
我用力往前爬試著再抓,但桌子另一邊突然出現一隻手安穩壓住那三把笛子。我抬頭,完了,母夜叉已經扳著一張臉在瞪我了。
「昨天我說什麼,李陽虎?」
「呃……什麼什麼?」
「笛子啊!」
吼,可不可以不要再提那件事,妳不煩我煩吶!
「說話啊?」
「今天要團練……回去把曲子吹個五遍?」
「當.然.不.是.這.個。而且,應該是十遍吧?」她瞪著我說道。「『巴烏誰弄壞的我不追究,但希望大家往後小心使用社團樂器。』記得嗎?」
我嘟起嘴咕噥:「好像有。」
然後她抓起手心底下的三支笛子頂著我鼻尖問道:「那這些是怎麼回事?」
「呃……」
不等我辯解,她便兇巴巴地繼續說道:「明天下課給我過來練基本功二十遍。再敢給我翹掉禮拜五社課就加倍成五十遍!」
「為什麼五十,不是四十嗎?」
「八十遍。」
「好好好、我明天到!明天我一定到!」
她用力瞪著我,那眼神壓根完全絕對鐵定不相信我。說不追究誰弄壞巴烏,我看心裡肯定還在懷疑我!媽的,就會說表面話。
接著她把那三支笛子放在桌上,說:「把它們裝回笛袋吊回笛架上,別撞到、別摔到,還有,可以讓他起來了吧?」
她這一說我才想起阿空還被我壓著。我連忙站起來,阿空整隻仰躺在桌上大口喘著氣。他用力撐起上半身坐到桌上,我連忙問他:「你還好吧?」
他看著我,卻呵呵笑著說:「你變胖囉。」
我先把那三把笛子放到另一張桌上,兩手再捏著他軟嫰的肚皮狂揉。
「至少是長肌肉,不像你這隻腹肌只有一塊的小胖子!」
他又癢得大笑了幾聲,然後問:「好啦,晚餐吃啥?」
「你不用回家吃嗎?」
他揮了揮手,說:「我媽今晚要值大夜,OK的。」說完他朝我眨了眨眼。
我懂了他的意思,便問他:「又想睡我這啦?」
「你來我這也行呀……」他低著頭嘟嘴說,然後兩手拉住我手搖呀晃的,害我心裡像天崩地裂般猛一震。「拜託啦,暗暗的一個人很恐怖耶……」
我嘆了口氣,今晚又得睡地板了。這小子真的是狼嗎?狼不是夜行性的嗎怎麼會怕黑啊?
突然我褲子口袋裡的手機響了。我一接起來,聽筒那端就傳來個死屁孩的聲音說:「餓餓,請我吃摩斯。」
「你吃屎。」
「吃摩斯啦。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摩斯——!」
「媽的吵死了啦!」我遮住手機底端看向阿空,他正拿起一旁交流用的社團日誌翻著。我問他:「爾平說要吃摩斯,你OK嗎?」
他抬起頭說:「有素的,可以啊。」
「喂,」我把手機貼回耳邊。「阿空也一起,那十分鐘後校門口?」
「耶,陽虎請客!」
「請你媽。還好摩斯有賣素的,不然就把你放生!」
「選摩斯,當然是因為知道你在他.那.邊.囉!」
我不禁翻了個白眼咒罵道:「媽的。」
「呵呵,有空再聊,待會見囉!」說完他就把電話掛掉。他媽的。
阿空闔上社誌後擺到一旁問:「怎麼了?」
「沒啦。」然後我用下巴點了下旁邊的社誌問:「有什麼有趣的嗎?」
他聳聳肩並搖了搖頭,然後說:「快把東西收一收吧。」
我點頭,然後拿著那母夜叉要我收的笛子到社辦後頭的樂器室。我打開笛管櫃,把那三把笛子放進去後就關門走人。什麼把它們裝回笛袋的,懶得管她,反正不要弄壞就好啦囉哩八嗦的。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回到前面,阿空書包都已經放桌上了,奇怪的是他正踮著腳趴在我櫃子上,似乎在翻著什麼。
「阿空?」他突然一臉驚恐地轉過來看我,這感覺更怪了。
「喔,呃……」我看著他,他卻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我問他:「你在找什麼嗎?」
「沒、沒有啦!我想說先幫你整理一下東西而已。」
他手交在後頭露出尷尬的笑容回望著我。我懷疑地盯著他擺在後頭的雙手,八成藏了些什麼。
他又說:「不是要走了嗎?」
「嗯,是啊。」我走向前,把我的書包水壺和提袋都從我櫃子拿了下來。而他也順著我的移動轉開了身子。
我雖背著他,但還是忍不住滑過眼去瞄他。到底是什麼要這樣瞞我?
我把東西都背上時,他也已經準備好等在一邊,這時他兩手抓著跨在胸前的書包側背帶,有種刻意在對我說「我手上什麼都沒有!」的異樣感。
他那雙黑白眼緊緊盯著我,然後說:「走吧。」
「嗯。」我點頭,然後跟在他後頭一起離開。
唉,算了,還是別想太多吧。


「噗哈哈哈哈,報應啦!平常太機車現在怪誰呀,哈哈哈哈!」
阿空和我一邊啃著自己的漢堡,一邊死眼看著爾平那死小子從桌上笑到椅子上,再從椅子上笑到桌底下。
全漢堡店都看向咱們我桌,好在我們早就習慣了。恥力能點到破表,是跟桌底下的傢伙一起出門的唯一好處。
這小子叫葉爾平,會認識他是因為阿空和我在連續百千萬億無數劫的前世裡每天都殺錯人所得的報應。他不像我倆,身上沒毛、掌裡沒肉球、屁上沒尾巴、鼻子嘴巴也沒凸出來、耳朵不是長頭上而是長在眼睛兩側。標標準準的雄性人類。
阿空和我都是獸人,一隻全身鐵灰、原產地不明的雄性狼人,一隻則是黑白毛相間的西伯利亞雄性虎人。
我們三個上小學前就認識,公車都在同一站下。阿空家和我家甚至只隔一道門板。
爾平是腦袋不正常,阿空和我則是人生不正常。我爸很早就跟我媽離婚,我媽則把我和我弟丟在台灣,自個兒飛到日本去。到底去幹嘛我也不知道,反正她久久才會回來一次,而這兩三年甚至都沒有她回來的消息。不過我和我弟沒差,我們連她長什麼樣都不太記得。嘛,每個月存摺上的數字有增加就好了。
聽起來很可悲?那聽聽阿空的吧。他是棄嬰,是從垃圾桶裡撿來的,聽說再晚個五分鐘發現就會翹蛋。雖然四歲時他被收養,養父母對他也很好,但過沒兩年,當空軍教練機師的伯父就墜機殉職。要不是有軍人的撫卹金和保險金,他差點又得回育幼院去。
除了八點檔式的成長經歷,他那雙長相奇葩的眼睛傷了他更多。有些人眼白是白色,有些人是黑色,但像阿空那樣一邊白、一邊黑的案例,生物老師連聽都沒聽過。
因為長相不同,所以會被欺負,所以爾平和我幹起架來都能一挑十。雖然現在不是都同班也不是都同社團,但我們一有空就會約出來打混打嘴砲兼打發時間。只不過,爾平這傢伙這回真的笑得讓我有點想往他臉上踹下去。
五分鐘過後,他好不容易喘著氣、一手按著肚子一手壓著桌子從桌底下爬起來。但他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所以你家社長到底為啥罵你?」
我把吸管呸出來,用力瞪他。「媽的你耳朵長好看的喔?」
「我有在聽啦,尤其你被噹爆那段——」他講到這,又「噗!」一聲連忙摀住嘴。
我掐住他雙頰用力往兩邊扯,問:「那.前.面.咧?」
「後面太好笑,笑忘了。」
這麼不要臉的話,他竟說得臉也不紅氣也不喘!唉,算了,和這傢伙生氣根本浪費生命。
我把手收回來,收到一半卻發現手腕被他抓住。接著,他臉伸了過來,臉頰在我雙掌間滾來又摩去的,還甚是陶醉的呻吟道:「嗯……肉球軟軟……」
幹!高中分班後太久沒發作,都快忘記這傢伙有這怪癖了!
「肉你媽!」我兩手用力把他臉夾下去。他雖然嘟著嘴,卻依然是那張笑臉,媽的。
「嗯……不太粗也不太滑又很有彈性,不像阿空的,磨起來粗粗硬硬痛痛的。」他一邊搓著雙頰一邊憨笑道:「果然還是你的讚讚。」
「感謝你的讚美吼。」「多謝你的批評吼。」
「唉,不過是幾張樂譜,何必對這麼棒的肉球生氣呢?你們社長真奇怪。」
我皺了皺鼻子看他。「你不是說忘了?」
「嗯,有嗎?」
我撞在桌上,並低聲嘶吼,阿空拍了拍我肩膀,一樣表示無奈。拜託,誰有繩子能借我。
「話說回來,這是咱們上高中後第幾次啦?」他捏了根薯條往嘴裡丟,然後臉變得一本正經說道:「如果她是故意找你碴,可以來學生會申訴喔。」
阿空和我同時挑眉看他,他愣了一下,問:「幹嘛?」
我說:「你給祥哥的麻煩還嫌不夠?」祥哥是學生會長,雄性有翼龍人一枚。雖然大了我們三人一屆,但也是一起玩大的。
「我哪有?」
「有。」阿空挑起眉毛,一邊嚼著他的素漢堡一邊爆料:「聽說好像某人是為了三班的王凱莉才去學生會的呢?」
爾平轉過頭,用力嘖了一聲。
我對他嗆道:「吼吼吼,只顧把——」
還沒酸完他脖子就往我這拉長反嗆:「窩邊美草不自己吃難道送別人吃嗎?」然後故意看了眼阿空。媽的小渾蛋。
阿空歪頭問道:「你在說什麼?」
我瞪向爾平說:「有空把妹不如來幫我找是哪個王八蛋弄斷笛子!」
「啊,果然你真的是王八蛋啊?」
「嘿,對,都是你教得好。」
他傻笑,然後說:「至少我沒笨到把水壺忘在社辦喲!」
「你腦子都放保險套裡的怎麼會發現忘了水壺還折回去拿呢是不是呀?」
「欸,無知也是福,對不對呀,阿空?」
阿空那雙黑白眼滑了過來,乾乾地瞪著爾平說:「對,你兩粒蛋蛋長在頭蓋骨裡當然超幸福的。」
他回酸得毫不留情,呵呵爽。
「吼吼吼!你用推理劇的邏輯想一想嘛!前天晚上你們倆明明都已經手牽手開開心心的要離開了,結果他神經大條的像顆菜頭似的自己一個人回去社辦再離開,不是自找死路嗎?」
阿空吊起眼珠子看他並嘆氣道:「這麼依那套邏輯來看,陽虎九成九也只是煙幕彈。還有,誰跟他手牽手了,國樂社我還想去欸?」
爾平露出失望的表情說:「沒牽手喔?」
阿空抖了下耳朵說:「我學姐也在好嗎。」
「嘖。她幹嘛在那煞風景?」
「我學姐是樂管,我是被叫回去幫忙保養樂器的。」
「為啥就找上你?」
他無奈地笑了笑說:「打擊組唯一傳人,舍我其誰?」
「喔,那這頭吹管組的去湊啥熱鬧?」
我扭了下鼻子,說:「二加一等於三啊,白痴。」
「所以真的沒牽手喔?」
「沒有。」我和阿空同時說,然後互看一眼,唉。
爾平則一臉失望垂下肩膀看著我,然後又順手幹了我一把薯條。我瞪他,然後托起下巴嘆氣道:「唉,現在大家幾乎都認定是我了。」
「翠文學姐沒這樣想啊。」
「嘴巴沒這樣想而已啦。你看,昨天才說沒有證據不要咬定是我,今天就罵我罵了半小時耶!」
阿空默默地說:「因為你的球把她的譜砸飛到廚餘桶才挨罵吧。」
「半小時耶!」
阿空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瞇眼嚼著他的素漢堡。我不禁縮起耳朵和尾巴,他眼神裡的譴責重得大概連爾平都能聽見了。「……好啦,我是玩得過了些啦,但她火也發太大了吧!你不覺得根本是遷怒嗎?」
但他沒有支持我的抱怨,只是淡淡回我:「考慮到那把巴烏社長已經用了十來年,把你從三樓丟下去我才覺得叫做遷怒。」
「她才大我們一歲吧?」
「所以囉。」
「……等等,你消息哪時變得和他一樣靈通了?」我看了眼爾平,他依然一直在吃吃吃。
「學姐跟我說的,加上昨天看到的。」
「看到啥?」
「你有看過她拿著那兩段殘骸時的樣子嗎?」
我撇嘴咕噥:「……她的只用夜叉臉對我啊。」
「不難想像,和我媽在服我爸喪時的樣子差不多就是了。」
我低聲說:「別說得那麼誇張吧……」
原來那隻巴烏對那母夜叉來講這麼重要嗎?但是她在人前表現出來的都只是一副「只不過壞了隻笛子」的樣子耶?
忽然桌底下有東西狂踹我小腿。我轉頭,爾平用力鼓起雙頰瞪我,而且還一邊把飲料吹得咕嚕咕嚕響。吼,很痛耶,我又不是故意要挑起伯父的事。
阿空看著我們,彈了下耳朵對我們笑著說:「我沒事啦,總之你想太多了,社長應該沒有怪你的意思。」
「那你覺得是誰做的呢?」爾平突然問,我和阿空都愣了一下看他,然後他又用力踹了我一下!媽的你踹夠囉!
阿空用乾巴巴的聲音笑道:「怎麼會問我?」
「不問你問這隻呆頭虎嗎,黑白眼先生?」爾平的笑意突然變得深沉,像見不著底的湖水一般神秘。「如果有心,你那雙眼睛早就看透到底是誰嫁禍給這衰鬼了吧?來,告訴我,孩子!你那隻白色的眼睛,看見了什麼樣的真相?你那隻黑色的眼睛,又看見了什麼樣的心機與狡詐!」
我實在看不下去,手刀用力往他頭敲下去。他壓著腦袋瓜哭喊:「幹嘛打我!不是要我幫你找犯人嗎?」
「分明是叫他幫你找吧?真是。」
爾平會這麼說,是因為阿空從以前對這類事情就很敏銳。把班上粉筆全部折斷的惡作劇、在抽屜裡放假蟑螂的整人遊戲、還有班費消失不見的竊案等等,不管事情是發生在自己班還是別班,只要他有心,還沒有他找不出真相的事件。
這是他的天賦,甚至可以說是本能,但一點也不討喜。因為他把真相描述的太詳盡了,仔細得讓人不禁懷疑是他做的,甚至還被嗆「為何要說出來?」
就像搖鈴餵狗食的實驗一樣,幾次捱罵後,除非萬不得已,不然他也不想去管那些事了。
但這回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他沒吭聲確實讓我有些小失望,但要是讓他再想起那些狗屁回憶我更過意不去。
阿空搔了搔毛絨絨的腦袋瓜子說:「但我真的不知道啊。」
「一點想法都沒有?」爾平問。
「呃……如果能把笛子折斷,力氣應該不小吧?」
我說:「所以你覺得得是男生?」
「不一定吧,女生也能做到啊?比方說敲地板啦、敲鐵櫃啦。」爾平突然用力彈了下手指。「啊,拿去敲窗框啊!超硬的,一定會斷吧?這樣一來你學姐嫌疑也很大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那晚笛子是我收的,我把它掛回架上時還是好的啊。」
「所以……是在你放回去後敲斷的!」
「但那之後我們就回家啦。」
「嗯……那……」爾平皺著臉用力思考著,過了一會兒,他沮喪地看向我:「嘖,真的是這頭黑紋大白貓喔。你真的確定那是你們家社長的笛子?」
阿空無奈地笑了笑。「有吊名牌啦,你今天怎麼這麼不信我?」
「感覺就是怪怪的……你不覺得嗎,陽虎?」爾平撇嘴看向我。
我看向阿空,說:「既然你說不知道了,那就是真的不知道,對吧?」
阿空聽了我這話後兩耳一起垂了下來,並吞了口口水。我不禁想起剛才他翻我置物櫃的事情。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而且就像爾平懷疑的,如果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反而非常奇怪吧?
難不成會是他做的?如果是他做的,把錯推到我身上然後保持沉默,聽起來也挺合情理的。
不對,我在想什麼,不可能是他。他不說,一定有他的理由吧。我把頭轉回正面,算了,別想太多了。
爾平這時一隻手故意遮住眼睛一手又再伸到我餐盤裡幹了我一把薯條去啃。我青筋不禁一緊對他吼道:「幹,吃自己的不夠喔!」邊說我邊伸手把那包薯條轉過來,可那重量卻輕得不可理喻?
不是吧?
我晃了晃那包紙袋,一點聲音也沒,再反過來倒一倒,卻只有兩顆渣渣嚕嚕嚕地滑到餐盤上……
我抬頭怒看他,但那傢伙卻還津津有味把剛幹去的薯條往嘴裡猛塞!我實在想不到我這時除了微笑,還能擺出什麼表情,所以我笑著看他,兩手緊緊交握著以免一個不小心掐死那小王八蛋。
「親愛的,葉爾平先生?」
「衝三小?」他說,然後把最後幾根薯條塞了進去。
「請問,我的薯條呢?」
他把我的晚餐嚼爛吞進肚裡後歪頭看著我說:「呃……我肚子?」然後他看著自己的手指,見上頭還沾了些粉屑和鹽粒便擺到我眼前問:「要舔嗎?」
「舔屁舔!」
「喔……抱歉?」
「抱歉個頭!去買一包賠我不然我把你當晚餐!」
「可是我沒錢了耶?」
天殺的。
「不然反芻給你?」
我再度把頭撞在桌子上,拼命撞、用力撞,我大概會是有史以來撞桌子自殺成功的第一人。
這時阿空默默拍了下我肩膀。我看他,他無奈看著我,我懂的,跟這傢伙生氣是浪費生命。然後他說:「我去買吧。」
「耶,那我還要一份沙拉!」爾平高興地大叫,結果又惹來幾道白眼,包括我和阿空的。但他仍嘻嘻笑著,一點也不在意。
阿空嘆了口氣又搖搖頭,然後推開椅子,垂著鐵灰色蓬蓬毛毛絨絨的尾巴站起來,指著爾平說:「明天還錢。」
「好喔,愛你!」
我抖了下耳朵,抬頭用力瞪著眼前的小王八蛋。他明明注意到我在瞪他,卻一直目送阿空下樓後才把眼睛轉回來看我並微笑問道:「什麼事啊,親愛的小陽虎君?」
最後由 於 2015年 6月 5日, 22:21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你的夢想能實現,並不是任何人的幫忙。

而是你選了一個風大的日子

努力狂奔到至今


《SketDance學園救援團》


小說《兩難》 《塞南邊曲》
Bz點文
網誌
頭像
紅月議事
盈後虧缺
文章: 146
手頭現金: 3.30
銀行: 10,451.34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魯味
Skype: emptinesswolf
持有飾品數量: 2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Re: 《兩難》1/3

文章 » 2015年 5月 30日, 03:09

感覺到了各式各樣邪惡XD!(望葉)
好可愛的角色們w 內心活動頻繁ww
想要更了解啦~ 雖然空形容是黑歷史不過想看啦~(伸掌討)
看起來好像是推理系的耶~
有好多有點在意的小地方 估計要看完才能搞清楚了OAO
在為難什麼好在意!(滾) 期待剩下的部分~!
頭像
白月公民
環日行繞
文章: 109
手頭現金: 118.20
銀行: 792.75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練習


《兩難》2/4

文章 » 2015年 6月 5日, 22:28

本來說預計3次更新完成,最後還是決定分成4次了。
棄坑什麼的沒有的事,還請放心ouo

「什麼事啊,親愛的小陽虎君?」
我再把臉貼回桌上,不想理他。媽的。
但他不管我的悶氣,還一邊戳我臉頰一邊拱揄道:「什麼事說來聽聽嘛?」
我一把掐住他手指,說:「很故意嘛?」
「是誰一直在閃我啊?」他嘻嘻笑了笑。「『你說你不知道,就是真的不知道吧。沒關係,我會相信你的,就算你騙我,我還是愛著你!』」
「閉嘴,死直男,還不都你起的頭。」
他趴到桌上,眼睛笑著和我相視。「隨便啦。但我認真勸你一句,喜歡他就快說,不然很快就會有人叼走呦。」
「他是食物嗎?」
「如果是的話,連我都忍不住想咬一口呢。」
我坐起來,撐著下巴看他:「不準跟我搶。」
他對我眨眼又吐舌。我別開臉看向桌面,懶得理他。幹,反光好刺眼。
「沒自信喔?」
「你又知道了。」
「當然,有誰比我更了解你,我可是你肚裡的蟲蟲呢!」
「自豪屁?」
「嘿嘿,不敢當。」
我哼了一聲,咕噥道:「對啦,反正我就沒膽。」
「怕他說不愛你?」
「這跳太快了吧?」
「不會啦,你出櫃時也沒嚇到我啊?」
我一邊撥吸管一邊對他嘟嘴說道:「五百個標準差之外的反應不準啦,再說是你強拉我出櫃的。」
「常去他家陪睡你不覺得一定有鬼嗎。」
「他也有來我家睡過,先生。再說了,要不是他媽要值護理站大夜我也不會去。」
他露出奇怪的微笑說道:「好啦好啦,你人最好了都會陪你親愛的小空空免得房間暗暗他會怕怕而且都不會想色色的事情對他上下其手對不對。」
我撇了撇嘴,皺著眉頭說:「怎麼可能完全不想……他連內褲都脫了耶。」
爾平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見,眼睛張得像漢堡大。「他裸睡?」
「對啊。」
「等等等等等,你看過他裸體?」
「你的我也看過啊稀奇屁?」
「不是,我、那個、他一件衣服都沒穿就睡在你旁邊?」
「沒啊。」
「你呢?一樣是一件內褲?」
「對啊。」
「然後他媽一整晚都不在?都沒回來?」
「我們出門上課時都還沒回來。你幹嘛一直問這些事?」
「然後你們他媽的什麼事都沒做!」
他吼得非常大聲,旁邊桌的注意力都轉了過來,我臉紅得彷彿耳尖都在燃燒,我壓著聲音低吼他:「你在大聲什麼啦……」
「不是、這、吼,你總不會連他身體都沒碰過吧!」
「這……這個……」我貼平了耳朵,這麼羞恥的問題他為什麼在公共場合問得那麼理所當然啦。「……我有抱過他啦。」
「然後呢?」
「他……他就睡著了只能乖乖讓我抱啊。」
「所以然後呢!」
「……抱著抱著睡著了啊不然呢。」
他靠回椅背上,眼角不斷在抽搐,一臉「怎麼可能」的表情看我。「靠,你純情得簡直可以去故宮開特展了你知道嗎!難怪你從小學五年級單戀到現在都還把不到他。」
「我就沒膽吼……」
「把你幹架時的狠勁拿出來,好嗎?主動一點!」
我低下頭望著地板嘆氣道:「……主動被他打臉?」
「你不試怎麼會知道?」
「怎麼試?直接告白?」
他用力揮了揮手不耐煩地說:「誰叫你投直球了,當然是約會啊。」
「你不給你的順序感掛個急診嗎?」
「先約會再告白不是常識嗎?」
「那種鬼常識只適用在你身上。」我說。
「你很死腦筋耶!相約一起出去完,普普通通,簡簡單單,又能增進感情,為什麼不做呢?」
「……再說。」我吸了口可樂,一邊捲著手邊的餐巾紙,捲成直條,然後攤平,再捲成直條。
「嘿,哈囉?我在替你想耶?」
「有機會再說啦。」
「那麼機會降臨囉,鏘鏘!」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張揉皺了的DM到我面前然後猛我鼻頭。我抓過來讀,是科博館新特展的DM。
「古埃及展?」
他托著下巴點道道:「嗯哼!」
「去看屍體喔?」
他頭滑了下去,真可惜沒撞在桌上。
「你怎麼跟他媽說一樣的話?請稱『古文物』!」
我皺著眉頭問他:「有差嗎?」
他張著嘴,愣愣看了我三五秒後把那張DM扯了回去,說:「OK,算我多事,真抱歉,不打擾你繼續單戀了。」
他這話攪得我胸口很亂。我搓了搓手臂,縮起下巴,耳朵轉向前又扭回側邊,不時瞄向他。而他則一直托著下巴兩指夾著DM盯著我看。
我貼下耳朵怯怯地問他:「……約了的話他真的會高興嗎?」
他撇開頭說:「天曉得。」
我低下眼睛看著膝蓋,那張DM突然又伸進我視野裡。我抬頭,爾平把DM的尖角卡在我鼻頭上,難得嚴肅說道:「既然是個機會,為什麼還不把握?」
我接過那張DM,他靠回椅背上。阿空他對古文明之類的都很有興趣,約他一起去的話成功機會應該很高吧?
「我實在搞不懂你。」爾平突然開口,並大剌剌連鞋帶腳跨在我大腿上。「為了他都願意放棄練了七八年的長笛改學國樂,約他出去玩這種小事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我嚇一跳,吸到半途的可樂溜進氣管裡,嗆得我超難受,差點連肺都要咳出來。「咳、為、為什麼……咳咳……」
「哼,我可是你李陽虎肚裡的蟲蟲,有什麼你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這座髒話噴不完的活火山,竟能捱住你家社長找的碴?夠明顯啦!」他說。「嘛,不過阿空應該看不出來啦。你們這方面呆得倒很有夫妻……夫夫相。」
我忍不住嘟嘴。「這是誇我還損我。」
他揮手,表情不怎麼耐煩地說:「我認真問一句,你倆明明就住隔壁,明明按個電鈴就能窩到他床上過夜的,是有差這幾小時?好,就算能跟他處在一塊的時間你一秒都不想放棄掉好了,你還有什麼理由不約他?默默守著他更快樂,然後看著他和別人談戀愛?你有這麼抖M嗎?」
「才不是!我只是……」
「只是?」
「只是……」我低下頭,答不上來,因為他戳中的,不偏不倚,正是我心上糾得最亂的心結。
見我沒反應,爾平他嘆了口氣,手伸過來拍拍我肩膀。我抬頭看他,他眼裡難得不見稚氣,並用穩重真誠的聲音說:「聽我勸一句,陽虎,愛情是要耕耘的。你夢著愛情的果實,卻連灌溉都不肯。你一直擔心這樣他可能會討厭你、那樣他或許會不理你,可是這個可是那個,整天對我喊著要是可能如果萬一、然後呢?你怕阿空討厭你,我懂;但連情感基礎都不打,又要怎麼期望他會喜歡上你?」
我看他,爾平這小子智障歸智障,那張賤嘴有時還真能吐得出一番道理。
「唉,要是我喜歡的人是你,大概就輕鬆多了。」
「呵呵對不起你是個好人但我們還是先當朋友吧。」
我咧嘴笑道:「喔,所以我還是有機會囉?」
他也笑著回我道:「你的確不錯啦,可惜是男的。」
我和他彼此對看,然後同時爆出笑聲來。這傢伙是超級白目加智障,而且兩項都點到滿等,但我就是討厭不了他。
「你們在笑什麼?」阿空端著托盤走了回來,把薯條和沙拉分別放在我和爾平面前。「人好多排隊排超久。」
爾平高舉雙手高聲歡呼道:「耶,感謝你!」嗯,看來又切回死屁孩模式了。接著,他指著我手底下的DM說:「喂,陽虎,你不是要問他嗎?」
聽見他這話,我猛然愣直了身子。他雙眼睜得開開緊盯著我,還附加一道大大的微笑。雖然沒開口,我卻能聽見他在對說說:「還不快上?」
王八蛋,居然這樣陷害我。
「什麼?」阿空盯著我坐了下來。而當他瞥見我手底下的DM時,他耳朵立刻直直豎起,眼睛閃著難以直視的亮光。爾平的嘴角張得更開,開到連四顆尖尖的小虎牙都露出來了。我幾乎聽得見他在說:「看,沒錯吧?」
阿空那雙黑白眼興奮轉向我問道:「你想去?」
「呃……對……」看了他尾巴擺動的幅度,我還能拒絕嗎?「阿空你……有興趣來……有興趣一起去嗎?」
「當然!」他眼睛笑得非常開心。想不到居然和爾平說的一樣順利!
接著,阿空耳朵又垂下來,開始抱怨他媽都都不肯帶他去,說「屍體有什麼好看」之類的。我點頭,乾笑,身上彷彿中了幾十槍。
我瞄了眼爾平,他趴在桌上啃著阿空買給他的沙拉。雖然他拿了片生菜葉遮住臉,但嘴角還是從菜葉兩邊跑了出來。
「啊,對,爾平你也要一起去嗎?」
他突然這麼問,我心裡一驚,看向他,但他的臉已經轉向爾平了。我雙耳不禁發起燙來,他注意到我在瞄爾平嗎?我心不在焉讓他給發現了?他會不會起疑這是爾平替我出的主意?
而爾平則把剛才的生菜葉嚼進嘴裡,瞄了我一眼後口齒不清地說道:「不了,偶企過惹。」
「可以再去一次呀!」
「嗯……追凱莉比較重要。」
阿空鼓著臉撇嘴說:「你又沒約過她。」
「我天天都在想怎麼約她呀。」
「反正一定會被打槍啦!」我附和著阿空損他。
「哼哼,難說喲?」他得意地笑著看我們倆,並在桌底下用腳輕輕踢了我兩下。這個死小子,改天得請客好好犒賞他呢!


星期五,社團活動,第一節自練時間,我窩在樂器室裡把《趕街》從頭到尾吹了四遍。吹完四遍時間才過了二十多分鐘,硬硬還得等上十分鐘才能去外面溜躂。
我頭頂在牆上,滾著撞著。天呀,再吹下去我會死,真的會死,真的會無聊到死。
「就算這樣滾,時間也不會過比較快喔,陽虎?」阿空那組的學姐,打擊組的組長,婉蓉學姐,停下手上的鼓棒朝我這麼說。
她和翠文社長、爾平一樣都是人類,人很好,就算我躲到樂器室她也不會趕我走,不像某母夜叉羅剎整天兇我。
我看著她和阿空,手指邊在牆上畫著圈邊抱怨:「一直吹同樣的曲子很悶啊,學姐。」
學姐不禁苦笑,而阿空則埋頭敲他的基本功,還是不理我。
我瞇眼,走到他身後,蹲了下來,下巴靠在他肩上,看著那張用透明膠帶補了好幾層的打擊板。依著節拍器的嗶啵聲,他手裡的兩隻鼓棒敲著這樣的奏: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然後重覆。
我聽不到三輪,差點就和周公在他肩上相會了。我打了個大呵欠說:「這麼催眠的練習,你不會愛睏喔?」
「專心就不會啦。」然後他轉過頭,用鼓棒戳了下我鼻頭說:「起來。」
我嘟嘴,直起身子咕噥:「就算專心,節奏感還不是一樣沒進步。」
但他沉在節拍器的嗶啵聲裡,不理我。我撇過頭,忽然發現婉蓉學姐正對著我們嫣笑,我耳朵不自覺抖了一下。
學姐說:「你們感情真好呢。」
我抓了抓臉頰,瞄著牆嘲唔道:「從小就認識了嘛……」
「從小學嗎?」
「應該是幼稚園……還是幼稚園前啊……」
「中班啦。」阿空說,但人還是埋在他的基本節奏中。
「這樣啊。」婉蓉學姐點了下頭,接著說:「我和翠文也是從小就認識了呢。」
「什麼!」我驚訝得下巴都掉到地上,阿空也終於抬起頭,興趣似乎也被釣上鈎。「那隻母夜叉?性格差太多了吧!」
學姐捂著嘴輕笑:「她沒那麼難相處啦。」
「哪有,她對我都超兇!」
「她只是對和音樂有關的事嚴格,沒有針對誰啦。」
我嘟嘴抱怨道:「沒針對誰,只針對我。」
「或許是因為你的基礎很紮實吧。記得剛入社時你有說過你以前學過長笛?」
「小學的事了。」我說。真恨我這張嘴,就是多說了那句才落得今天母夜叉的「特別關愛」。
「那得不簡單啊,才兩個月不到梆笛就吹得這麼好!難得有這麼優秀的學弟翠文一定也很高興的!」
「對啊,她的快樂都建築在虐待我的快感之上。」
「『不打不長進』,沒聽過嗎?」
身後突然蹦出這句話,嚇得我全身冷汗直冒。我回頭看,翠文社長叉著兩手,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我。靠,這母夜叉會瞬動術喔,哪時到我後面的!
「社、社長……啊,那個,妳換新的笛袋啦?」
「對啊。」她晃了下掛著她名牌的笛袋,但眼睛還是直盯著我。「剛才好像有誰說『母夜叉』,是嗎?」
「呃……應該沒有這回事,對吧阿空?」我看他,但他只轉頭看我一下,又轉回去,裝成沒看到。「喂!」
「喂什麼喂,要你練的吹完了嗎?」
我低頭,小聲撇嘴回道:「……嗯。」
「是嗎?」她挑眉瞪我,我頭別得更開。「我說五遍吧,真的吹完了?」
「……我休息一下。」
「那應該休息夠了吧,等等把最後一遍給我補上!」她撥了下頭髮,然後越過我。媽的,這是全天候監控了吧?她都沒事做嗎?「對了,婉蓉,之前給妳的跌打藥有效嗎?」
我看了過去,彎到阿空身邊問:「學姐撞到頭喔?」
「好像吧。」
我嘟嘴,蹲下來撐著下巴看他:「你今天好冷淡喔。」
他停下鼓棒,終於轉過來,只不過是白眼我。「請問我在做什麼?」
「練習啊。」
「那你在幹嘛?」
「嗯……怕你無聊?」他不說話,繼續瞪我。「吼,陪我聊天啦。」
「你的最後一遍呢?」
「聊完再吹啦!」
他托著下巴說:「怕會聊到團練開始吧?」
我把臉撇開。嘖,真沒趣。突然他把手壓在我頭上輕輕搔著說:「乖啦,等會一起去打太鼓。」
他的手心暖暖的,壓在我頭上很舒服,讓我心跳得有點快。這時我突然想起星期三晚上回家後爾平特地打來的那通電話,他要我最好快點約下和阿空一起去看展的時間,免得機會冷掉。
唉,說得總是容易,這兩天我一直想找機會開口,但話到嘴邊就是吐不出來啊。
「不想打嗎?」阿空這一問,我才從紛亂的意識中抬起頭。「怎麼了嗎?你這幾天常恍神耶?」
我尷尬笑著說:「沒、沒什麼啦……」總不能坦白是在意淫跟你約會的場景吧?
說來爾平怎麼說我的,我總是在夢想愛情的果實?唉,那小子還真不愧是我的蟲蟲。或許我該聽他的話,主動一點吧。
「對了……」
「嗯?」
「那個……」他正歪著頭看著我,我喉嚨又出現股哽噎感。真是夠了,為什麼一面對他就孬了,就一句話而已,有那麼難嗎!
「怎麼了?」
我用力吞了口口水,拼命擠出卡在喉嚨裡的話:「……明天你……你有空嗎?」對,就是這樣!「有空的話要不要一起去科博館?」
他抖了下耳朵,眼睛微微睜大。「明天?」
「嗯,你不是很想去嗎?我想說明天星期六,沒什麼事,氣象也說挺適合出門玩……」我邊說,他那雙耳朵也漸漸垂貼到頭上,我感覺不妙了,我講了什麼不該說的嗎?「……你有事?」
他看著我,不是點頭也不是搖頭,只是呆呆的看著我。他嘴開著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垂下眼角把掛在嘴邊的話吞回去,然後輕輕點頭。
幹,完蛋了,這反應我看過,只要忘記和他說好的事他就是這張臉。爾平的健忘症就是給這表情醫好的。
但我忘了什麼?明天是星期六,星期六有什麼事?偶爾會有人約我們一起出去玩,但爾平刻意排開了,祥哥最近忙著準備數學奧匹應該也沒空,阿空他老媽有時會帶他、我和我弟一起出去,但月初還沒發薪文應該不可能……
幹!月初!月初第一個禮拜六是固定和他回育幼院探親的日子!死了,這他媽重要的事我竟然忘了!
他別開頭看著地板不說話,眼角不僅充了點血,眼眶似乎還泛了點水光,臉上盡是失望。完了完了完了,完全搞砸了。
「抱歉,我一時忘了……你別生氣啦……」
「沒關係啦。」他揉了揉眼睛後擠出乾巴巴的笑容對我說:「那本來就和你沒關係。」
「我沒有勉強。」我說。「我是真的很喜歡去。」
「……謝謝。」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耳朵和尾巴還是垂得低低的。
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下課鐘響了。他站起來說:「我該去排團練的椅子了。」然後就匆匆離開樂器室。
我愣看著前方,沮喪地晃起尾巴,媽的,慘爆了,約不成功就算了,還踩到他的大地雷,我看我現在改去追爾平成功機率還比較大吧?
「你做什麼怎麼把知空給弄哭了啊?」社長又神不知鬼不覺從我後面出聲,嚇得我滿身毛都站了起來。「不是叫你好好練習嗎?」
我嘟嘴低下頭,唉,又要捱上一陣罵了。可翠文社長卻只淡淡說:「去前面坐一下,休息休息準備團練了。」
「欸?」
我驚訝地抬頭,她走過我身旁說:「現在硬要你吹最後一遍,心情只怕會比禮拜三還糟吧?」
我看著她離開樂器室,她說得沒錯,我也不想再吹得像禮拜三那樣糟,但她到底吃錯什麼藥了怎麼對我突然這麼溫柔?
我走出社辦,坐到交誼桌前。打擊、擦絃、低音組的人正在排椅子和譜架,我再翻一次譜,複習寫在上頭的筆記。複習完之後,上課鐘聲還沒打,我便把桌上的社誌拿來看。裡頭寫的都是大家的屁話,什麼樂器要收好啦、午休翹課來社辦好爽啦、比賽曲好難啦、期中考快GG啦之類的。
翻到最後一頁,我正要把社誌闔起來時,頁面角落的文字吸住我的目光。連續大概十幾行的留言,至少五、六種不同的字跡,全部都在談論同一件事。

——為什麼弄壞笛子都沒事,上次不小心撞到樂器就被罵得半死?社團公約寫假的嗎?
——社長對他超好的。
——社長對他不是很兇嗎?
——打是情,罵是愛呀,孩子。
——誰叫人家那麼會吹(?)
——真的吹功超好(?)
——是姦情。
——咦,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嗎XDDD?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全都是在造謠。我呆看著社誌上的文字,全都是造謠。
一個人說閒話就算了,那麼多人附和?這是怎樣?大家都覺得給社長盯是件很愜意的事?
我突然什麼聲音都聽不見,我從來沒覺得這麼憤怒過,一股想大吼的衝動、一股想撕爛這本子的衝動、還有掀了面前這桌子的衝動、一股股從心底噴湧出來。就在我猛站起來怒火要爆發的時候,手底下的社誌突然被抽掉。
我嚇了一跳,怒氣瞬間掉了大半,再抬頭一看,看見又是社長無聲無息地出現,火氣又被淋了八成。
她不發一語看著社誌的最後一頁,並不時翻往前面,似乎在找什麼。我忍不住開口:「學姐……」
他瞄了我一眼,然後語氣平靜地說:「先去位置上,我會處理。」
「妳怎麼……」
「遠遠看你那張臉就知道又出事了。」她又瞄了我一眼,然後再重覆一遍:「回位子,我來處理。」
她的語氣沒有容我反對的餘地,我便拿著我的梆笛和譜,回到坐位上。過了一會兒,上課鐘響了,老師來了,大部份人也都坐定了,只剩社長一人拿著社誌和幾張紙站在指揮老師身旁。
她向老師說了幾句話後便轉向我們說:「開始之前,好像有些人對『我』處理『我的笛子』的方式有些不滿?」
團員不禁都一愣,學姐不理會那些私語,把社誌翻到最後一頁指著那幾行字說:「甚至還不滿到寫在這上頭?」
大家不禁好奇把頭伸過去,想看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但很明顯,有些人頭一直低低的,一點動作都沒有。
「你有意見其實無所謂,只不過——」學姐突然「啪!」一聲用力闔上社誌,語調突然變得尖銳說:「有種就不要偷偷摸摸,直接來找我說!」
整間社辦突然鴉雀無聲,學姐繼續說:「還有在上面亂說話的那些人,吃飽太閒了嗎?嫌練習不夠嗎?我說過了,沒有證據指出誰做的,我就不怪任何人。」接著她把手上那幾張紙片舉起來,眼神同時從左到右掃視大家。「那你們還湊什麼熱鬧?為什麼非要在這上面把他祖宗十八代全罵一遍還偷偷摸摸塞到他櫃子裡?」
我不禁愣住了,那些字條我一張都沒見過,莫非都是給社長拿走的?
接著,她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然後點燃那些紙,包括整本社誌。
橘黃色的火焰冉冉升上,就像社長的怒氣般,漸漸把大家寫在社誌上的話語一一吞噬。
她這一燒,連指揮老師都不禁掉了下巴。我們還沒從震驚中回神,她繼續說:「這些字條、社誌上的文字、還有相關人士的筆跡我都拍照記錄了。這次我不追究,也不要來找我拿照片檔。但是,」她把熊熊燃燒的火焰轉向上,火光和熱氣搖晃著她的臉,照出懾人的表情。「任何人,尤其是那幾個我不想講出名字的,要是膽敢再做類這種無聊事,我就要他永遠滾出這個社團!全都給我聽清楚了!」





致洛:

感謝閱讀~這是日常推理小故事沒錯,剩下的還請期待囉~
爾平不是邪惡,只是個腦袋轉得挺快的小屁孩罷了(?)
你的夢想能實現,並不是任何人的幫忙。

而是你選了一個風大的日子

努力狂奔到至今


《SketDance學園救援團》


小說《兩難》 《塞南邊曲》
Bz點文
網誌
頭像
紅月議事
盈後虧缺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46
手頭現金: 3.30
銀行: 10,451.34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魯味
Skype: emptinesswolf
持有飾品數量: 2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Re: 《兩難》1/4

文章 » 2015年 6月 6日, 01:27

學姐好多地方都好帥阿!!
不過轉念一想在教室內點火好像有點可怕 囧
嘛~不過很帥所以算了(?)
啊啊....看知空好傷心有點小心疼...(滾地)
空空貼文的時間太邪惡了!
洛洛本來想在今天考試前準備一下的!
結果最後還是忍不住去把他讀完了......
姆....不過回文有乖乖等到下課啦XDD"
所以第三部分是下禮拜會貼嗎~~?
啊啊 等待最可惡了(到處滾)
頭像
白月公民
環日行繞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09
手頭現金: 118.20
銀行: 792.75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練習


《兩難》3/4

文章 » 2015年 6月 12日, 20:59

放學後,爾平和我在籃球場邊,他趴在地上撐著頭聽我講完剛才翠文社長做的驚人之事後說:「你家社長乾脆稱帝算了。」
「武則天嗎?」
「那你就是她的男寵囉。」
我生氣戳他腰,但他不像阿空那樣怕癢,一點反應也沒有,呿,無聊!
他翻了個身,仰躺看著天空問:「對了,阿空人呢?」
「他說還要再練習一下。」
「真認真。」
「是啊。」
「不像某人。」
「有意見喔?」
「沒。是說你到底約他了沒?」
我身子不禁一顫,抱著小腿把臉埋到膝蓋裡。他那雙賤手突然朝我左右側腰偷襲,使勁對我又戳又搔,癢得我忍不住在地上邊滾邊狂笑。
等他收手後,我的笑聲才漸漸收斂起來。他壓到我背上,說:「失敗啦?」我點頭,然後聽見他呼出沉重的鼻息。「你約哪時?」
「明天。」
「他有事?」
「你怎麼知道?」
「不然還會是什麼?古埃及耶,木乃伊耶!」他說得理所當然,原來阿空真的這麼喜歡這些玩意兒嗎?他接著又問:「你有約別日嗎?」
我眼神飄了開,搖搖頭。
「為啥?」
「氣氛……不適合……」
「氣氛?」他從我身上坐起身來。「怎麼回事?」
我也起身,他歪著頭看我。我猶豫了一會兒,才深吸一口氣把臉別向旁邊說:「我完全忘記明天是要和他一起去育幼院的日子。」
先是一陣靜默,然後我聽見他在抓頭髮。接著他站了起來,走到我旁邊,把腳抬起來鞋底對著我側臉,用一副頹然無力的嗓子說:「我可以踹下去吧?」
「髒耶,有狗屎。」
「那更好,用來淨化一下你這比狗屎還不如的腦袋,能讓你變機伶點喔!」
「不用謝謝,那麼多爾平菌會讓我更笨。」我說,並嘆了口氣。「我真的笨得可以……只想著要約他卻忘了這麼重要的事……而且還說『明天沒什麼事』這種話……」
爾平盤著腿坐了下來說:「你不只笨,還蠢。你真的有心追他嗎?」
我看他,不禁嘟嘴咕噥:「是你硬推我去的……」
「好好好,我太愛管閒事,不好意思。」說完,他撇開臉,右手抵著大腿托著下巴氣呼呼望向球場。
我嘆氣看了他一會兒,然後挪著屁股到他背後。「喂。」
「幹三小。」
「我追你好不好?」
爾平猛地扭過頭,一臉難以置信看著我。「啥!」
「感覺沒什麼不好啊?」
他用力甩頭說:「我不好。」
「可是你看我們那麼瞭解對方,你也說你像我肚裡的蟲蟲啊?」
「這樣更不好!你會跟蟲蟲結婚嗎?」
我兩手從他背後掛到他肩上,臉貼住他的臉說:「你不是說我不錯的嗎?」
他手過來使勁想把我推開,但我也用力頂住反抗他。
他咬著牙用力說:「我也說了,可惜你是男的!而且那是其他女生給的讚美詞,不是我說的!」
「不能試試看嗎?」
「你別失敗一次就自暴自棄啦!」
我噘嘴,下巴忽然從他手上移開。他大叫一聲,重心不穩後栽把我一塊壓倒在地上。他躺在我胸口上,一邊揉著撞到我肩胛骨上的後腦一邊呻吟著:「你做什麼痛死了……」
我雙手環抱住他,又在他耳邊低語一次:「真的不行嗎?」
爾平停下動作,用眼角瞄了我一下,操場上人雖多,但這動作看起來不過像在打鬧,頂多被揶一兩句,不會有人真的來在意。
我輕輕摸著他肚子,他手垂到地上,重重又有點緊張地呼吸。但他沒反抗,我手便在他身上緩緩遊走,從腹部到胸部,用兩掌掌心的肉墊感受著他身體線條的高低起伏。雖然不如我明顯,但也有粗略的輪廓,這小子什麼時候也開始在發育了?
我試探性地把手往下移,他這時握住我手說:「別這樣。」然後從我身上坐了起來。
我垂下耳朵晃著尾巴看他。他紅著臉搔頭、然後看向地板,一句話也沒說。唉,要被他討厭了嗎?
「對不——」
「你認真的嗎?」他打斷我的道歉,眼神嚴肅看我。「還是只是心情不好隨便找?」
「……一半一半吧。」我別過臉說。「不論阿空,你的話我覺得可以。」
他捂住臉並用力搓了搓,然後說:「撇開你是男的這件事,還是不行。」
聽他這麼說我撇嘴道:「明明那才是主因吧……」
「其他人就算了,但是你的話……如果是在上高中前,我或許會考慮一下……」
「欸?」
「就是說……你的確是還不錯……只是真的很不會挑時間……」他頓了一下,接著嘆了口氣說:「好啦,告訴你啦,我交女朋友了。」
「欸!」我驚訝地大叫出來。「是誰!」
「王凱莉啊。」
「三班的?學生會那個?」
「對啊,前兩個禮拜跟她告白的。」
「我們上高中才兩個月耶!」
「是啊。」他害臊地搔了搔腦袋。「但我一見她就心動了,自然而然就和她走近,然後就在一起了。這就叫一見鍾情吧。你對阿空沒有這種感覺嗎?」
「……我不記得,那時候太小了。幹嘛問這個?」
「感覺你們天生就該在一起啊。」
「你在鬼扯什麼?」
他呵呵笑了幾聲,然後說:「才失敗一次,別氣餒啦!」
「一發成功的說這種話一點鼓勵效果都沒有。」我托著腮看向球場說。「唉,我有你百萬分之一機伶就好了。」
「放心,再多試個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你就能像我一樣囉!」他又切回平常那副智障樣,我瞪他,他笑著說:「再接再勵!」
我哼笑一聲說:「免得我又腦袋短路來追你?」
「乖。」他摸了摸我腦袋。「再說,我不覺得你對他的感情是如此淺薄吧?」
「你又知道了?」
他微笑,然後趴著爬了過來,伸手抱住我。我有點嚇到,他溫柔地對我說:「我說我是你肚裡的蟲蟲,但也是你最好的朋友。有什麼會是我不知道的?」
我心裡感覺暖暖的,也回抱住他,輕蹭他,在他耳邊說:「謝了。」


後來,爾平女朋友來找他,他們便先走了,我也回去找阿空。
爾平特地再提醒我,無論如何都再約一次試試。唉,我臉皮又沒他那麼厚,他不分一些給我,我怎麼好意思再開口啊?
正當我一面嘆著氣,一面踏上音樂館三樓,阿空正好推開樂器室的門走了出來。我舉起手正想叫他,但他的動作鬼鬼祟祟的,而且社長還跟在他尾巴後面一道走了出來,接著轉彎,一起走下另一邊的樓梯。
怪了,他們要去哪,幹嘛這麼神神秘秘的?好奇心驅使下,我悄悄跟上去,還好這時走廊上一個人都沒有,萬一給誰撞見,讓他們發現不就好好笑——
我停下腳步,閃過一個奇怪的想法,不會吧?我輕聲打開後門進去社辦,雖然燈還亮著,卻靜悄悄的,真的大家都走光了。
到底什麼事非得等到人都離開,還非要偷偷摸摸躲到樓梯間去?
我輕輕關上門,腳步放得更輕,小心不讓自己的影子太過突出。樓梯口傳來他們的聲音,他們似乎站在二、三樓中間。我貼著牆,以免被他們發現。
「我火大了,愈忍那些人他們就愈猖狂。一個禮拜足夠了,再不警示就是我失職。」社長的聲音先傳了過來。又是在講那件事嗎?
阿空接著說:「不過,還是謝謝社長沒有一口咬定弄壞笛子的就是陽虎。」
「這兩件事無關。不管是不是他,把方便當隨便的人我全都會罵。」社長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不過,要不是你把放在他櫃子的那些紙條拿給我,我也不會注意到這件事。」
我大吃一驚,原來是阿空?這麼說來,禮拜三他翻我櫃子,就是在檢查有沒有這些東西?
「現在他是眾矢之的,這類謾慢造謠一定會有。我很有經驗。」
「所以你一直留意他的周遭?」
「嗯。」
聽他這麼說,我心裡感覺暖了起來。
「如果你們立場互換,他大概也會挺你吧?」
「或許吧……」
你在猶豫什麼,這是當然的啊!
翠文社長輕笑了一下後接著說:「不過這種事有必要在這講嗎?而且還非得等大家都離開?」
「啊,我真正想講的不是這件事。」
「喔?」學姐這一聲質疑,同時也道出了我的困惑。
阿空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忸怩說道:「我是覺得事情都鬧成這樣,再不說出來似乎不太好……」從他的語調,我能想像他現在一定是眼睛看著地上、兩耳平貼在頭頂上、雙手不知所措捏著制服褲的兩邊,說不定尾巴還夾在兩腿間抖著。「只是我……我怕學姐妳會生氣。」
社長沉默了,這讓我更加好奇他到底想說什麼。過了一會,牆上傳來薄薄的震動,可能是社長靠到牆上造成的吧。然後,她開口:「說來聽聽。」
「那學姐可以不要生氣嗎?」
她再度扳起聲音說:「等你說完我再決定。」
「但是我要說的都只是猜想,沒有確切的證據……」
猜想?沒有證據?難道又是跟巴烏事件有關?不對,如果是他的話……難道已經知道犯人是誰了?不對啊,前天晚上他不是說不知道嗎?難不成這兩天他又發現什麼了?
翠文社長終於忍不住他的吱唔,厲聲說:「講重點。」
「總之,我想說的是……我覺得弄壞學姐的巴烏的人……那個……是……」
「是什麼?」
「……是婉蓉學姐。」
翠文社長沉默了,我的腦袋也混亂得像給卡車來回輾過三遍還沖進馬桶。這太奇怪了吧?前天你不是還為她辯護一番怎麼今天又改口了!
接著,社長用沒有什麼起伏的平音說:「提醒你,就像你和李陽虎會互相支持對方一樣,膽敢亂說婉蓉壞話我也會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我、我明白啦!」
「首先,大家的矛頭會轉向李陽虎那小子,很大部分是因為你說『把笛子掛回去時沒發現異狀』喔?你倒是說說,她是什麼時候弄斷我的笛子?你又憑什麼說是她做的?她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個啊……其實是那句話本身有問題啦。」接著阿空哀了一聲,緊張說道:「學姐妳別激動,有話好好說,妳頭髮都要飄起來了……」
「……那現在就給講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確實說了『沒有異狀』,可是我並沒有說我有把笛子從笛袋裡拿出來檢查啊!」
我忽然明白他的意思,原來是這麼簡單的小招術!
「應該說,我根本沒理由把學姐的笛子拿出來檢查,因為從我的角度看,只是學姐你忘記收而已……而我拿回去掛時也沒有發覺異樣……」
「因為有人動了點小手腳,把斷成兩半的我的巴烏加工固定,比方說纏膠帶,是這樣嗎?」
「是……」
「而有機會動這手腳的,只有在你們來之前,還自個兒在保養樂器的婉蓉了。」
「我是這麼想的……」
「沒有證據,都只是亂說話。」
「證據要找也不難,花點錢送實驗室,說不定就能在笛子上找到殘膠之類的。我爸有位好朋友是刑警,如果要以器物毀損的理由硬是要請他幫忙鑑視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他停頓了一下,然後說:「可是沒必要吧?」
聽他說完後,社長大力嘆了口氣。「但我不懂,她為什麼要弄斷我的巴烏?」
「學姐覺得呢?」
「我、我要是知道就去問她啦!」
「一點頭緒都沒有?」
「這……」她陷入沉默,似乎正在努力回想。但過了一會,她還是洩氣地說:「我想不出來。」
「妳們最近有口角嗎?還是不小心做了會讓學姐記恨的事?」
「我真的沒印象……而且她也不是愛記仇的個性啊!」
「我也這麼覺得。」阿空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吐氣,說:「那大概就真的沒有吧。」
我不禁冒出疑問,社長也追問他:「這不合理啊,沒有動機,她為什麼這麼做?」
「學姐為什麼覺得一定有動機呢?」
他這句話像把刀揮過我腦袋,把那些糾纏不清的思緒全都斬開。原來只是這麼一回事!
社長長嘆一聲後說:「很理所當然的,一把笛子好端端的,卻攔腰斷成兩截,不是故意的是什麼?你想說的就是這點吧?」
「所以學姐也明白婉蓉學姐跌傷的意義了?」
「她跌倒時不小心把我的巴烏一塊摔斷了。」
阿空沒有答腔,大概只是點頭以表同意吧。
「但就如我一開始說的,這只是推測,沒有證據。」
「問她就有了。」學姐砸著嘴抱怨道:「如果真是這麼回事好好說不就得了……真是的……幹嘛要把學弟們牽扯進來……」
「或許是因為對愈親近的人愈認錯吧……」
「就像你和李陽虎那小子嗎?」


致洛:

第三部份久等囉!
正是因為可怕,她才會點火,很合理吧?(?)
我貼文都是在UTC+8時區的星期五晚上,所以等上完課後再來看吧ouo~
你的夢想能實現,並不是任何人的幫忙。

而是你選了一個風大的日子

努力狂奔到至今


《SketDance學園救援團》


小說《兩難》 《塞南邊曲》
Bz點文
網誌
頭像
紅月議事
盈後虧缺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46
手頭現金: 3.30
銀行: 10,451.34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魯味
Skype: emptinesswolf
持有飾品數量: 2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Re: 《兩難》1/4

文章 » 2015年 6月 13日, 02:36

哇喔....這麼轟轟烈烈的自暴自棄法...
很有經驗的意思是......
啊啊...真辛苦....
空空遲早要把前篇作出來喔=3=!
戳人這件事....感覺空空也有一點心得.....
"完全能理解"(?) 洛也會戳某些人....
然後他們會很怨恨的持刀追砍(???)
頭像
白月公民
環日行繞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09
手頭現金: 118.20
銀行: 792.75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練習


Re: 《兩難》1/4

文章 » 2015年 6月 17日, 22:18

致洛:

這種自暴自棄還好吧,程度上只是打打鬧鬧的感覺而已?
前篇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有,放心吧(?)
戳人這件事,我通常都是持刀砍人的那個(?)啊不過放心,我刀子只會用丟的而已(?)
你的夢想能實現,並不是任何人的幫忙。

而是你選了一個風大的日子

努力狂奔到至今


《SketDance學園救援團》


小說《兩難》 《塞南邊曲》
Bz點文
網誌
頭像
紅月議事
盈後虧缺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46
手頭現金: 3.30
銀行: 10,451.34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魯味
Skype: emptinesswolf
持有飾品數量: 2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兩難》4/4

文章 » 2015年 6月 19日, 21:54

「就像你和李陽虎那小子嗎?」
我愣了一下,接著阿空幫我說出我的困惑:「學姐在說什麼?」
「你早就在懷疑婉蓉了吧?」
他的聲音有點慌了。「為、為什麼學姐這樣說?」
「因為你那句證詞。你說你星期一晚上沒有理由把我的巴烏拿出來檢查,我同意。但你卻還是只說『把笛子掛回去時沒發現異狀』,這很奇怪。」
「有、有什麼好奇怪?」
「你是個很仔細的人,你剛才那番說詞也足以證明。像你這樣的人,不是說『我沒把笛子拿出來檢查』,卻說『沒有異狀』就含糊帶過整件事的關鍵,除了坦護某人,你告訴我,還有什麼其他原因?」
我呆在原地,社長這話太讓我震撼了。阿空沒幫我說話就算了,還給我揹上黑鍋?我這禮拜會過得這麼慘,有大半原因在他?
「我……」
「別跟我說是你口誤。」
「……我知道。」阿空抖著聲音說道。「可是學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上高中後婉蓉學姐是最照顧我的學姐,說出真話會害到她;陽虎是跟我最親的朋友,不說出來又會害到他。不管我說還是不說,我重視的人都會受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可是你終究還是沒說出來。」
「我以為,只要有我陪著他,就算其他人都不信他,他也能撐過去……」
「你以為那頭老虎的精神力是鐵打的?你以為他真能撐到大家淡忘掉這事?你背叛了他對你的信任,你知道嗎!萬一讓他知道了他會怎麼想你考慮過嗎!你腦袋那麼好難道就沒想過這些嗎!」
阿空沉默了,學姐吁吁用力喘著氣,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你的猜測,我會再問婉蓉。但是你的自作聰明……唉,算了,我不想說了。事情會搞到這麼大,你也有責任,下兩個禮拜就都由你值日。」
「是……」
「但是對李陽虎的部份……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

星期天,躺床的第二天。
早上九點多,外頭亮得令人覺得一整天都會是該死的好天氣。
我兩手疊在腦袋底下望著天花板,被子早就踢到床下。雖然開了窗又脫到只剩件緊身四角,卻依然整個人從裡煩到外。身體煩,心裡更煩。
星期五和阿空回家的路上,我們連一句話都沒交談,。他和社長的談話在我腦海中不停重播,不想回憶都沒辦法。我真希望沒撞見他們從樂器室走出來,為什麼我不乖乖留在社辦等他們就好?如果我沒發現他的另一面,大概也不會憂鬱這麼久,也不至於昨天放他鴿子讓他獨自回育幼院。
我翻了個身,面向牆壁。阿空的解釋我並非完全不能理解,但我也沒有足夠的胸懷能原諒他。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他默默地、在誰都沒注意到的時候把我栽進坑裡,並在我傷痕累累時摸摸我頭好言好語安慰我。
不知道就罷了,聽見他的坦白後,他之前那些安慰讓我心痛簡直就像有人用大粒粗鹽在抹我傷口。
生氣嗎?不如說是失望。
失望什麼?害我當了一整個禮拜的槍靶子?
但他在我最低落時還是來陪伴我、支持我、安慰我了。
但如果還有下次呢?
就算他真有別的考量、他自己認定的「善意」、還有他深思熟慮過後的「好」,我還有辦法體諒他嗎?我還有辦法不跟他翻臉嗎?
我在害怕失去他嗎?不只是表相上的,而是他這人完完全全從我心裡離開,再也不願去想起他?
我想不透,就算昨天在床上翻了一整天,我還是想不透。
房門口突然傳了很響的敲門聲,我瞄了眼,我弟光虎一條圍裙裡只穿了條內褲就站在我門口,拿了把鐵鏟雙手交叉瞪我,還用一雙夾腳拖朝我猛跺腳。
「都第二天了,早餐到底吃不吃!」
我頭轉回面向牆說:「不吃。」
「幹你娘我都煮好了!」
「放著,餓了我再去吃。」
「操你媽的昨天你也這麼說,結果呢!」
我不耐煩地再說一次:「我不想吃。」
「幹,早說我還忙屁啊!」然後,他踩著連樓板都會震動的步伐離開。
我不禁嘆了口氣,連對親弟弟都變成這種態度,我到底在幹什麼。
昨晚我打給爾平,告訴他阿空對我做的那些事。他聽完後沉默了好久,最後問了我一句:「那再來你想怎麼面對他?」
我說:「……我就是不知道才打給你啊!」
沒想到他卻告訴我:「我不能替你出主意。」
「……你也覺得是我自己活該倒楣是嗎?」
「你一定要這麼嗆嗎?」他說完這句話,我們便陷入一段靜默。就在我想把電話掛掉時,他說:「抱歉,我不該說這種話。」話筒裡傳來很長的嘆息聲,接著他又說:「我也覺得阿空這麼做很不好,但是,剛才我問你的問題,我真的無法替你決定。聽我說,你覺得問題在他,再來是要不甩他、原諒他、氣他、罵他、扁他、還是怎樣,都要看你的決定,說白了就是看你高興。即使我替你出主意了,你也照我說的做了,卻還是打心底不高興,有用嗎?」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爾平聽我沒接腔也沒掛掉電話,便再問:「要我過去陪你嗎?」
「抱歉,我想自己靜一靜。」
「那要我替你罵他一頓嗎?」
「不了,我還不想讓他知道我已經知道了。」
「好吧,但是……」爾平猶豫了一下後說:「他真的不知道你已經知道了嗎?」
我愣了一下,我一直沒想到這種事。但爾平馬上就改口:「算了,我大概想太多了。」
「不……如果是他的確有可能。」而且,昨天明明要和他一起回育幼育去,他卻一整天連通電話都沒打來。如果是平常,多睡個十分鐘就會被他抓著尾巴拉下床。
爾平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你也別想太多。抱歉,我家熄燈時間快到了,我得先掛了。」
「嗯。」
「……真有需要的話,我可以翹家過去陪你喔?」
我無力笑他道:「陪一個剛對你告白過而且正感情失意的人過夜?」
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也笑了笑,說:「好吧,晚安。」
「晚安。」我對著手機落寞說著。
其實我也很希望他能來陪我。但我怕我堅持不了自己的身體。我怕我會壞了他和凱莉之間的關係,最後連他這個朋友也留不住。
雖然寂寞很難忍耐,但他丟給我的問題更讓我輾轉難眠。
我該再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阿空?
我有辦法裝作這些事都沒發生過?
如果說回不去從前,乾脆就拉遠我們的距離算了?但我真的能接受這種結果?
我失眠看著窗外,看著日落又看著日起,還是想不出個頭緒。
突然又傳來敲門聲,我腦子裡彷彿有什麼斷了,我的憤怒瞬間炸開,猛坐起朝朝門口大聲咆哮道:「操你媽的李光虎我都說我不吃了——」
站在門口的阿空嚇得退了一步,我一見是他心裡的怒火剎時消了下去,低下頭看著床小聲說:「是你啊。」
「嗯。」他低著下巴,眨了眨眼看我。「心情不好?」
「有點。」
「我……可以讓我進去嗎?」
我瞄向他,他縮著下巴望我,似乎很怕我。我們的距離從沒這般遙遠過,我想起爾平的問題,而這種結果不是我想要的。該面對的終究不能逃一輩子,於是我點點頭,他便赤腳走進來,並拉開我書桌前的椅子。
「喂。」我喊他,並拍著床緣說:「坐這吧。」
他猶豫地看著我,好一會兒才走到我床邊,背對著我坐了下來。
我和他之間又是沉默。我想面對他,卻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現在不管講啥,都無法像之前那般自在。
先打破沉默的是他。「那個……」他低著頭垂著耳朵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那個,婉蓉學姐托我先向你道歉。」
我轉頭看著他,差點脫口說出:「她承認了?」
我思考了一下,然後看著他問:「道歉什麼?」
他瞄了我一眼,但頭還是低著,說:「害你這禮拜被大家懷疑……」他緊張得聲音愈說愈小,到最後用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她說弄懷笛子的是她。」
「喔。」我說,然後把頭轉回床上。
「她說明天會再向你當面道歉。」
「嗯。」
我沒繼續接話。該挑明問他禮拜五的事嗎?他是不是也在等我開口?
然後,他怯怯地說:「……你沒什麼反應呢?」
我看他,與其說詢問,更像是試探,果然如此嗎?
「你想說什麼?」
他用力緊疊著兩手,並低下耳朵鼻子,尾巴也顫抖著縮了起來問我:「……你是不是……聽到了?」
我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嘆氣,胸口還是緊的不得了。「為什麼你知道?」
「我在樓梯口有聞到你的味道……」他邊說邊把手捏到肩上,聲音開始在發抖。「而且那之後你突然變得很冷淡,也沒說要去打太鼓……」
「所以昨天你才連通電話都不想打給我?」
他又瑟縮了一下,說:「你很氣我吧……」
「我不知道。」我躺下來望著天花板,再說了一遍:「我不知道。」
他怯怯地看向我,卻又立即把臉轉回去。唉,不是只有你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抱歉對你做了那些事,是我不好。」我抬頭看他,他卻背對我站了起來,丟下一句:「我先回去了。」然後就要離開。
「喂,等一下!」我一急要伸手拉他,卻抓到了他的尾巴,他嚇得毛都豎起來,腳踩了個空朝天倒下。
我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扶他,但他後腦撞在我鎖骨上,疼得我根本沒力氣扶住他,結果和他一起重重摔在床上。
我不禁壓著胸口哀嚎,可是他哀得比我更大聲。我咬牙忍著胸口的痛,伸手揉了揉他腦袋。
他嚇了一跳,壓著後腦勺轉頭回望我。
「抱歉,我太急了。」
他垂下頭連忙搖了搖,看著我被撞到的地方說:「很痛嗎?」
「嗯。」我說。「但你也很痛吧……!」
我愣住了,我被我自己講出的話給愣住了。對啊,我怎麼盡是在我身上鑽牛角尖,卻沒考慮過他的感受?他又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才隱瞞真相,我何必要那麼責怪他?
而且,假如我和他交換立場,我可能連做選擇的勇氣都沒有。最愛的人,和最疼愛我的學姐,我會選誰?我能選誰?
我忽然發現眼前的灰狼其實比我還更堅強。他被硬逼著做出自己勉強能兼顧的選擇、還得忍著心中的內疚在一旁強作沒事地安慰我、甚至費盡心力在暗地裡替我擋下了許多的蜚語中傷。
他替我做了這麼多。但我給他做了什麼?氣他、冷落他、不接他電話、放他鴿子、怕得他連話都不敢好好對我講?
他受的傷其實遠比我還重。
我忽然覺得我好幼稚。
我不捨地抱住他,緊緊貼到他背上。他全身抖了一下,但我沒放開他,我貼著他臉說道:「心裡很不好受吧,難為你了。」
他先是靜默,然後鼻子開始抽答,嘴裡開始喘起泣音。我把他轉向自己,他立刻撲到我身上,把臉埋進我肩膀,低聲在我耳邊啜泣著:「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對不起……」
我緊緊抱著他,並輕蹭著他後頸子說:「沒事的,別再有下次了,好嗎?」
「嗯……」他用力點著頭,然後也回蹭了我。
我感覺心裡暖暖的,我很開心,縱使以後回想到這事可能還是會有塊疙瘩,但開心得讓我幾乎忘了還有時間這東西在流逝。
直到我起了他媽的生理反應。
而且我竟然還不由自主的扭著腰摩蹭!雖然感覺還挺爽……不對我在想什麼!
「等、等一下!」我緊張得急忙推開他,並從地上抓過被子把下半身藏住。
他擦掉眼角的淚痕,一臉困惑地歪過頭看我,而且還問我:「怎麼了?」似乎完全沒發現。
我害臊地縮進被單裡,並也順便遮住一絲不掛的上半身說:「沒、沒事啦……哈哈……」
但他卻更困惑地盯著我說:「感覺很怪喔……」
「真的沒有啦……」
「好端端的卻突然用東西遮住自己的裸體……難不成……」他眼神低了下來,明顯是朝我重要部位盯。拜託你的超威猛第六感不要在這時作用好嗎!
再讓他懷疑下去可能連被子都會給他掀了,沒辦法,只好戳他腰了。想轉移他的注意時戳他腰就對了!
「啊!」他大叫一聲,瑟縮成一團毛球,只有耳朵和尾巴蹦出來,還差點摔下床。
我沒料到他反應那麼大。看他那麼大的動作,不禁令我默默露出壞笑……
「……喂……你不要喔!」
「嗯?不要什麼?」我蠕動起十隻手指,愈逼近他,他就愈往後退,直到他掉下床坐到地上,我便朝著他腰上兩側的嫩肉撲了上去。
他拼命拍掉我手,但還是有幾次不小心被我撓到。每撓到一下,他就縮一下又叫一下,腿也跟彈一下。
「啊、不要、哈哈、會癢啦!」他一邊用力打我手一邊大叫又大笑,可是他愈叫我就愈想鬧,於是我乾脆把他壓倒在地,坐到他身上,用力給他從腰到肚子到胸口到脖子全身上下都給他搔一遍,順道吃點豆腐。「不要!住、哈哈、住手!啊、住手啦!」
一直等他喊到沒聲音了,我才停手。他喘著大氣仰看我,我摸摸他頭,笑著說:「好玩耶。」
「我不好玩!」
我不禁微笑道:「那好,這樣就互不相欠啦!」
他抿住嘴,眼神飄開。接著,他撐起身子,讓我從他腰上滑到他大腿上。他看著我,鼻子幾乎要和我頂在一起。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他要親上來了。
如果現在給他親下去可以嗎?會嚇到他嗎?媽的臭爾平你來過快幫我分析一下這時候該怎麼辦啦!
但我連手都還來不及摟到他腰上,他就把臉埋到我鎖骨上。我吃了一驚,而且他貼在我胸口上的臉頰還燙燙的。
然後他抱住我,抱得相當緊。他悶著小小的聲音說:「……對不起啦。」
我不禁莞爾,伸手輕輕摸他腦袋瓜子,並也緊緊抱住他。不知是不是害臊,他抱我抱得更用力。
幹!
幹!爽爆了!這就是因禍得福對吧!
「喂。」
「嗯?」我從幸福的餘韻裡抬起頭看他。
「今天你有事嗎?」
「繼續賴床。」我把他抱得更緊了一點。「還有抱你。」
他拍了下我頭,然後把頭探出來說:「一起去科博館嗎?」
「嗯?古埃及展?」
「嗯,你還想去嗎?」
本來還擔心著何時開口才好,現在還有理由不答應嗎?「當然!」
他開心笑著,然後說:「那我先回去一下!」
「嗯,等會見!」
他開心搖著尾巴離開,我也開心地爬起來,然後打開我的衣櫃哼著《趕街》的輕快旋律挑起衣服。
「幹你娘咧我叫你就沒好臉色,老公來叫你就爽成這樣!」
我回頭,光虎站在門口,一邊用鐵湯匙把手上那杯咖啡攪得鏘鏘響。
「好啦,對不起嘛,請你吃蛋糕?」
他喝了口咖啡,挑著眉說:「口味我選?」
「好。」
「價格?」
「都可以!」
「靠北喔什麼時候變這麼豪氣了!」
「我高興啊!」
「就興就快吃你早餐去啊你這王八蛋!」


陽虎&知空系列的第一篇故事就到這結束囉~
下一篇是舊故事的重製,不過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會生出來……
感謝各位閱讀,希望大家喜歡~
你的夢想能實現,並不是任何人的幫忙。

而是你選了一個風大的日子

努力狂奔到至今


《SketDance學園救援團》


小說《兩難》 《塞南邊曲》
Bz點文
網誌
頭像
紅月議事
盈後虧缺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46
手頭現金: 3.30
銀行: 10,451.34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魯味
Skype: emptinesswolf
持有飾品數量: 2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Re: 《兩難》1/4

文章 » 2015年 6月 20日, 11:51

啊啊...好像稍微有小暖ww
這樣啊...姆......好像也不是很嚴重的過錯....
不過就算這樣也很難做決定呢......
不想傷害任何一方的心情.....
洛搞不好也會選擇什麼都不做.....
懷抱這麼複雜的東西真是辛苦了呢ww(偷拍拍知空)
沒有前篇嗎~~!
那伏筆要永遠掛著了嗎QAQ!
咦...?不過舊故事是指什麼....?(混亂)
噗噗ww 洛洛的妹妹偶爾也會問候我們兩個的娘呢ww
洛都會噴笑然後說 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嗎XDD"
還被娘聽到過呢ww
結果娘忍著笑跟妹說:"你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嗎,從各方面來說"
頭像
白月公民
環日行繞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09
手頭現金: 118.20
銀行: 792.75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練習


Re: 《兩難》(完)

文章瀟湘 » 2015年 9月 5日, 05:43

喔,不,我得了很難忘記黑歷史的限定性超憶症Hyperthymesia(不對)
認真來說的話,經過修改,空空這篇的角色個性變得非常飽和……
尤其他們互相吐槽的言語,經妙絕倫的呈現國中生的神態……等等,你說他們是高中生?(故作驚恐)
嗯,這樣的高一生也是有的,不要緊。(?)

簡單美好的謎題呢……感覺整個故事都在鋪陳,
謎題的力量因此稍微有點不足,
不過卻成功的將角色鋪陳開來,
作為續篇,確實是好故事。

另外,「或許是因為對愈親近的人愈認錯吧……」、「星期五和阿空回家的路上,我們連一句話都沒交談,。
這句是不是應該是「越難認錯」?後面那句多了一個標點。

最後,連載完記得要改一下標題……這次就先幫空空改了。

洛 寫:噗噗ww 洛洛的妹妹偶爾也會問候我們兩個的娘呢ww
洛都會噴笑然後說 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嗎XDD"
還被娘聽到過呢ww
結果娘忍著笑跟妹說:"你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嗎,從各方面來說"
神雕俠侶 寫:郭芙道:「好罷!你就叫你那個大英雄來跟你姊夫比一比啊。眼下當世好漢聚會在襄陽,誰是英雄,誰是狗熊,只要一出手就分得明明白白。」郭襄道:「大姊,你說話就最愛纏夾不清,我幾時說過姊夫是狗熊來著?如果他是狗熊,你不也成了畜生?你我一母所生,我也沒什麼光彩。」
根本翻版。(拊掌)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千年望月
展示個人資料
文章: 1029
手頭現金: 13,268.60
銀行: 13,658.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第五之境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3
藍月元老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4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