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R.P.【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R.P.【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劍圮 » 2014年 11月 19日, 00:51

【龍與地下城 Dungeons & Dragons - 跑團記錄 R.P.】

闇閭影深 中場2-1
信仰衝突 序《爪痕餘火》
信仰衝突 四話幕間《豐作》
信仰衝突 一話後《訪友》
個人劇情的延伸描寫,在友人自創的世界觀冒險。
隨跑團進度可能會有後續,當然玩家角色本身存活得越久,故事應該會越長。(希望

沒有強烈的獸要素,加上名稱都是引自於友人設定,看得一頭霧水是正常的。(不可取



    《    》

  卡法象徵落於山後,夜影緩緩攀上了愛赫。
  家戶點上了微薄的光明,嚐試驅趕潛藏城中漆黑的惡魔。

  旅人走在近乎無光的街道。
  一天在外,疲累滿身,幸運的是自己為此賺了不少。他想這幾天要好好休息與放縱一下;決定前往號稱擁有愛赫最奢華待遇的肯尼斯旅店下榻。
  想到這,旅人充滿塵灰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妄想肯尼斯旅店會是如何的一間旅店。
  與巡邏隊擦身、拐彎。放眼看去,即便是建物林立的大街,石木堆砌的五樓建築依舊醒目。門口懸浮著點點光圈,提供了倍感親切的照明。一旁,肯尼斯旅店的立牌對旅客的夜歸招著手,彷彿已準備好慰問他們今天的整日辛勞。
  旅人一腳踏上寬廣的階梯,羊皮紙微微捲曲,在門板上滔滔說明裡頭的消費層級。一瞧,價碼如其建築,還真不是一般昂貴,一晚少說就要兩枚金幣起跳。
  在光點熱情舞蹈的招攬下,曾有多少旅客發現付不出這價格而氣沖沖離開呢?
旅人墊了墊懷中錢包,現在的他可不同往日而語。憑肯尼斯旅店,想一整個月都糜爛在此都綽綽有餘。
  他推開塗裝精緻的大門。一踏進室內,旅人立刻被眼前景象吸住了目光。

  數以百計,二樓高的大廳散滿著浮動的光源,將大廳染上薄薄一層溫黃。成群的人們——裡頭似乎也有不是人類的種族——構成稀疏的圓,分享今日戰果何如,或是交換彼此所需要的情報。
  旅人的好奇趨使他向一簇光圈細看。忽地,渾厚帶著豪氣的男聲叫住:
  「那是我重金請人大量設置的光源,很特別吧?」
  肚挺福態,頭頂光亮的大叔招呼:「歡迎來到肯尼斯旅店,肯尼斯就是我,很榮幸能為貴客服務。」
  旅人發現自己像個鄉巴佬,緊盯著東西猛瞧,忙應:「啊,是的。我需要房間,請給我最好的。這邊有餐廳嗎?」
  「當然有,而且客人您挑這時間來真是好運氣,我們這裡最出名的乾杯秀還沒結束,現在過去還趕得上我們的優惠時段。」肯尼斯老練處理,如同其他過去千百位顧客,「有機會請務必配上我們店內的招牌黑麥啤酒。最後先跟你收取上房一晚八枚金幣的費用。」
  吆喝與歡呼自微開門縫溢出,裡面熱鬧之景不言自明。
  在老闆言語連番催促之下,連行李還沒來得及放,旅人才剛踏進了通往餐廳的門扉。身旁一位青年欺身,劈頭就問:
  「請教兄弟喝酒嗎?」
  四周霎時沉寂,旅人還摸不著頭緒,愣愣答了是。
  青年一臂環頸,對餐廳高呼:「答案是『是』!各位兄弟們真是太幸運,竟然猜對了!先讓我們歡迎這位姍姍來遲的兄弟加入我們!」
  掌聲如潮水般湧向旅人,他的表情始終無法從驚愕復原。
  現在這是怎樣?這是這間店特有的文化嗎?
  「促銷時段進入最後十五分鐘,今天各位勞累一天,最後小弟還是要大力推薦本店的招牌特啤,現在加碼——點一送二,點一送二!各位喝不夠的、要拼酒的、純粹想花錢的,請把握最後的五分鐘!」
  「就等兄弟你這句話啦——」
  「威曼哥好樣的,每次出手都這麼大方。」
  餐廳歡聲雷動,威曼朝旅人道聲謝,這才放開了渾身僵硬的他,重躍席間來回奔走。

  「這位貴賓,」旅人回神,著裝有條不紊的服務生一個行禮,說明:「讓您受驚了,剛才是本店的活動內容,希望貴賓您別見怪。需要用餐嗎?這邊請。」
  直到旅人坐定桌邊,這才能定下心觀察這處開闊的空間。
  舞台如白晝般明亮,相較底下客桌昏暗,配置了能剛好照清桌面的光線,防止客人伸手不見五指,不幸打翻了眼前魚湯而勃然大怒,又能讓所有人保有一定限度充分的隱私。
  三四層高的走廊備有簍空的窗戶,是為方便上等房客從高處展望做的設計。抬頭便是屋外穹頂,旅人用著服務生奉上的熱食,邊觀賞星空點點。
  這樣下雨時不會讓這間餐廳一團亂嗎?
  手帶疑惑,用麵包攪了點濃湯。在咀嚼與酒杯撞擊聲中,駐場的威曼離開了餐廳,氣氛逐漸平撫。他目送衣著花樣百出的客人沿著走廊進房,服務生手掛著三杯啤酒,穩妥放到他的桌上。
  「打擾了,先生,這是剛才我們駐場詩人推銷的啤酒,感謝您剛才的配合,這幾杯是免費的。」行禮,「祝繼續用餐愉快。」
  不只賺了一筆,還被愛赫城最出色的旅店招待。旅人豈止愉快,簡直要爽上天了。
  金屬的清脆打斷了愉悅,旅人蹙眉。見桌面金幣一枚兀自旋轉,頓時化為欣喜;沒料到竟然真有從天上掉錢下來這回事,莫非是格萊的暗示不成?

  他向亮晃晃的黃金伸手,一道沙啞啼鳴隨振翅之聲,旅人還不明所以,金幣已不脛而走——到了渡鴉喙中。
  「嘿,那是我的!」旅人起身想抓住對方。
  無奈牠身形嬌小,翅膀沒拍兩下就從旅人胳臂溜了出去。
  他看著小偷悠哉悠哉停在三樓扶手歇腳,正想開口侮辱牠祖宗三代,渡鴉卻發出了人聲:
  「抱歉啊先生,這是我不小心掉的。」
  「道歉個鬼啊,烏鴉沒事搶什麼錢!」
  氣憤一過,才意識到渡鴉一旁的青年正投以目光詫異。嬉笑混著粗獷,旅人感到食客視線聚焦,只能以昏暗的光線作掩護,繼續用著他那難能可貴的大餐。

  青年見對方不予追究,帶著渡鴉掩上房門,回到肯尼斯旅店最上等的套房。
  渡鴉一躍,將剛得來的金幣藏至牠在床頭搭好的巢——凹陷枕頭的底下。牠的主人見寵物與自己一樣德性,才能在空蕩出奇的房間表現得自在些。
  一隅,牛皮書靜躺飾以金紋之木桌,等待持有者的歸來。
  艾瑟埋首破譯深淵語邁入第三日,今天沒有絲毫進展。
  他深嘆一息,沒坐到桌前繼續他原訂的計畫,反朝一旁床鋪倒去。
  先前走的那趟卓爾遺跡為求安全,最後沒與超乎想像的生物引發衝突,讓他相當在意;嚎獸、地面繪製的法陣……艾瑟遲遲無法忘卻。
  翻身,臉埋羽被,他想從夢中尋求解答。
  ……

  門板數響,硬是拉他起身。青年以為聽錯,正要重回夢鄉,門板又用敲擊聲呼喚。
  艾瑟稍用手指梳齊長髮,綁好褲繩就去應門。
  打開,是個沒有看過的女子,著皮甲、配長短劍,背著圓盾,年紀約莫二十出頭。
  「艾瑟先生嗎?」女性見艾瑟邋遢,露出笑容客套:「我是梅莉特(Merrit),聽說你在市場上賣一些……來自卓爾遺跡的出土物?不知道我們能夠談談嗎?」
  「卓爾遺跡……有什麼問題嗎?」艾瑟思量了下,應該是指最近剛掏空過的地下城。打量行頭,艾瑟深覺對方也是會到外闖蕩的冒險者。
  「是這樣子,我是為黑塔魔法師公會一位大師服務的。大師他對這些古老的遺跡、物品都很有興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想要了解更多。」她說:「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夠多講一些關於你們發現的遺跡的事情,大師可能也會希望派出探險隊進去調查。此外,如果你已經有賣出遺跡裡面出土的文物的話,是不是有可能麻煩你去買回來呢?我想大師會願意用更好的價格重新跟你購入這些非常具有研究價值的文物的。」
  深棕色的髮絲被仔細打理過,編作辮子盤到了後腦,作為美觀,耳旁兩辨隨她視線擺舞。
  雖比艾瑟略矮,渾身氣息卻掩蓋不住對自己身手的自信。

  「——原來如此,總之先請坐吧。我很樂意跟你分享我們的發現。」
  面對梅莉特,艾瑟遵循年幼時被教導的待客禮數:朝空椅一個擺手,自己則站在門邊。
  梅莉特一入座,邊聽著艾瑟描述,認真做著筆記。
  艾瑟將一些無關他人情報的分予梅莉特:包括卓爾遺跡的概況、構成、裡頭殘留的兩隻生物、魔法召喚陣與毀壞的傳送門等。
  梅莉特又聽一陣,忽然打斷:「別擔心我沒有惡意,你可以坐下沒關係。你站著我坐著讓我很不自在。」
  「說得也是。」
  時值晚間的拜訪使艾瑟戒心高漲,被這麼一說,他選擇坐到肯尼斯旅店最自傲的柔軟床緣。
  話題回到戰利品上頭:「不過賣出去的東西要再買回來恐怕有些困難。應該會是一筆不小的花費吧。」
  「費用的問題我想應該不用擔心,大師會想辦法處理,你能夠幫我去聯繫買主,看要多少他們才願意出讓嗎?」
  「這樣的話那得先出門一趟,時間拖久了那些文物可能會被轉賣到其他地方。」沉吟,再說:「有方法能連絡到梅莉特小姐你嗎?」這樣一家家跑去買回來也是件麻煩的差事。
  誰料梅莉特雙眼一亮,直呼:「太好了!還是我跟你一起去?讓你一個人忙我也不好意思。」她闔上筆記,準備動身。
  意外的是個行動派。
  取下門邊架上外衣,從容著裝,這是艾瑟在外行動時的一貫裝束。
  「可萊克斯,你要幫忙看家?」
  頭埋在枕頭底下的渡鴉探頭張望,沒有要跟上艾瑟的意思。
  腰後收了把長劍,艾瑟與梅莉特走入愛赫的夜晚。

  燈火與月色相顧,他信任帝國自由城市的治安。
  部分商家還未熄燈休息,在銀月女神看顧下,艾瑟的方向感很快地帶領兩人到當初脫手戰利品的店家其一:武器與防具鋪。
  老闆聽艾瑟想要回先前的武器,邊叫學徒把東西搬出來,附帶連聲抱怨:「唉呦都賣了你還要買回去?哪有這麼麻煩的事情?」
  艾瑟乾笑以對。
  「嗯這次不是跟那個壯漢一起?怎麼換成漂亮的姑娘了?」他對艾瑟比出小指頭,「是你的這個?」
  艾瑟抹著臉,顯是困擾。
  梅莉特見老闆嘴了無遮攔,笑著揮了揮手,「不是這樣的,我是黑塔公會的梅莉特,我們大師對這些東西有點興趣,所以才會需要麻煩老闆。」
  接著她從懷裡掏出一枚銀色的徽章,在黑塔公會,艾瑟有看到那邊的公會成員好像也都有配戴的印象。
  上頭的記號正是傳說中的黑塔。
  「事情就像這位小姐說得一樣簡單。」
  「原來是黑塔公會要的……」老闆吐了吐舌頭,見學徒在旁氣喘吁吁,「好了都在這邊了!」
  梅莉特掃視,對艾瑟低聲說:「這些都是哥布林的裝備,不需要這些東西。」
  也就是說要讓老闆(的學徒)全部搬回去。艾瑟見學徒這麼晚還沒得休息,不給一點酬勞實在對不起店家。他伸手入懷,掏出預備好的錢袋——
  「我們買回這個吧。」梅莉特隨手從裝備中抽出一把匕首,「這看起來不是地表的製品,一定有些研究價值。」
  「哦?」艾瑟搭腔:「莫非是矮人的手藝?」
  ——並默默收了回去。
  梅莉特和老闆稍微討價還價兩句,沒有花太多時間就同意了老闆的價格:用之前賣出價格的一倍半把東西買回來。臨走前還不忘再次感謝老闆的協助,艾瑟亦跟著客套幾句。
  「其他的確實不需要了?」艾瑟臨走又問。
  一離開店鋪,梅莉特才表示:「其實全部都不需要,只是不想讓老闆不高興而已。」說著,她把匕首插進腰帶裡,「對了,你賣出的時候,有跟他們講過這些東西的來歷嗎?」
  「倒是沒有。」果斷回應。
  梅莉特笑說:「那就好,免得他們坐地起價,獅子大開口的話,我就沒辦法跟大師交代了。」
  有理。
  走過一條街,踏進小珠寶店,習於贓物買賣的老闆一見是連兩天光顧的艾瑟,一聲不吭就把東西拿了出來。梅莉特一見,拿起陶瓷板翻沒兩下,對艾瑟低聲央求:「能全部買回來嗎?我是看不太出來,但總感覺這些東西應該很有研究價值。」
  「真不好意思,上次陪我來賣東西的壯漢手腳太快,把我想收著的玩意也給賣了,感謝你幫我保管。」
  古物商看著梅莉特私語竊竊。話不投機,直接開了價碼。墊了重量,艾瑟慶幸這兩天沒跑去揮霍,才能獨立支出這筆近千枚金幣的交易。
  專業的古物商未有問話多餘,將東西包好。在珠寶店前頭,艾瑟轉交給了梅莉特。
  「太好了!謝謝!」她雙手接下布包,「你能信任我嗎?我身上的錢沒那麼多,我先拿回去給大師看,再回來找你。我想大師一定會願意出更高的價格的。」
  艾瑟思付著可能的風險。
  「不然的話,我可以抵押我的匕首給你。」捧著布包,空不出手來的梅莉特身體一扭,示意艾瑟能拿走她腰間的一把匕首。
  「祕法之靈動,莫避莫諱,此處現蹤。」
  艾瑟手抹隻眼,祕法銀流映入視界。可惜古物中沒有任何靈光存在。
  「能請教一下大師尊名嗎?」
  「那當然,大師是桑澤的帕邢。或許大師還會想當面跟你答謝你的幫助呢。」梅莉特看對方遲遲不拿匕首,又問:「嗯?不需要抵押嗎?」
  一瞧,魔力的波動從匕首的鞘隙間微微溢出,價值不言自明。
  「匕首就免了,方便的話能讓我陪同嗎?」艾瑟思量半倘,還是放心不下,亦不想無端拿人財物
  「不用與尊師打上照面,」畢竟不知道尊師是何方神聖,「不過這些錢……也不是能隨便鬧著玩的。梅莉特小姐,我相信你明白。」
  梅莉特盯著艾瑟,笑笑說:「主要是大師也不見得是隨時都能見到的,我怕會花很久,耽誤你的時間。我的匕首是魔法物品,一定超過這些東西的價值的。」她似乎覺得把匕首作抵押比較簡單。
  「——真拿妳的笑容沒辦法,匕首還是留著吧,不用了。」
  艾瑟報以苦笑,既然想用良質武器作為抵押,他認為梅莉特是值得相信的人——至少一次。

  瞪大眼睛看著對初見之人信任至此的艾瑟,梅莉特笑聲說:「太好了!謝謝你這麼相信我。你會繼續待在肯尼斯旅店吧?我這一兩天一定會回來找你,改天再請你喝酒。」
  看著對方容笑顏開,艾瑟想起過去曾被相似的手法騙走幾枚銀幣。
  ——僅是往事一件。
  抱著布包的背影往前走了兩步,一個躊躇,停下來回頭問:「對了你也是施法者吧?怎麼沒有加入公會呢?補給材料什麼或是諮詢的都比較方便呢。」
  艾瑟很快就想起黑塔魔法公會的情景,「嘛,有需要的話我會考慮看看的,到時可能要請妳幫忙介紹也說不一定。」他點頭思量:或許有個組織的名義往後行事會比較方便。
  「文物鑑定結果會是如何真讓人期待,到時請務必告訴我。」艾瑟對於文化胸懷熱情,「話說你是怎麼知道最近卓爾遺蹟的事情?」
  「公會裡有傳言說在市場看到有人在賣一些稀有的古物,剛好就被帕邢大師聽到,於是就派我來調查。」
  梅莉特想了會,又說:「還好不太難查,『拿著錢袋笑得合不攏嘴的傢伙就是了』他們是這樣說的。」
  「光憑這樣就找到我房門前也不簡單啊。」艾瑟言出肺腑,一面反省拿到錢後的失態。
  見月色皎潔被夜雲遮去了半邊,囑咐:「天色也晚了,快點回去吧。」
  點頭,「總之,你短時間不會離開吧?等我回來找你喔!」
  她的影子沿街道燈住,小跑離去。通往公會的方向是條大路。
  目送梅莉特消失在街燈影處,一回旅店,艾瑟向廚房要了些重口味的食物,豈知有女侍急著想問梅莉特的八卦。好在蓋勒即時出手制止,艾瑟才能保有一段放鬆的盥洗時間。
  接連兩日狀況愈下,他決定今天不再去面對那本該死的深淵語法術書,早早鑽回絲製帳幕,閉眼休息。

    ×××
  翌日,法術書破譯工作順利非常;今早艾瑟沒馬上打開法術書奮戰,反到隸屬黑塔的市集閒晃散心,下午才帶著從市集買的煎餅與埃德河梭爐窩回房間。
  面對陳舊書皮,艾瑟已然失去動力。手翻紙頁,嘴邊沒閒,偶然領會行間之意,他疾筆寫下最後兩行筆記。
  一想到對自己沒太大用處,艾瑟決定將它賣給黑塔的菲德,回收實質的報酬。
  啪搭闔書,文具收齊,霎時閒得發慌。艾瑟想找可萊克斯消磨,忽然一座書堆疊而成的高塔他的映入視線一角——那些從遺跡搜刮來的書籍。
  艾瑟聽聞過關於龍的傳說,他曾堅信自己體內蘊含的秘術力量,來自只存在於故事的神秘生物。不過這件無從佐證的想像,在他身體隨年紀步入成年後,慢慢放到了心中一隅。
  激昂的探究心,使他全神專注在書頁的翻動。
  ……

  六十分鐘的持續施法耗盡了精神,結果令人難掩失望:沒有絲毫與龍有關的內容。他放下妖精語寫成的文卷,拉開窗簾。
  石磚大路,落日暉光,一天又近尾聲。連日渾噩,儘管每晚房外不得安寧,他這次決定親身參與肯尼斯旅店的招牌活動犒賞自己。
  房門則扣響附議。

  「不好意思……」梅莉特一進門,起頭就合掌道歉:「看起來大師沒有那麼覺得這些東西是很有價值的……」
  雖說如此,她還是將懷裡的錢包作為報酬交給了艾瑟。
  「不過大師以後還是要請你幫忙多多留意,以後一定會更有收穫的!」
  「這樣啊,有點遺憾。」
  艾瑟沒掏開錢包點現,眼睛只盯著梅莉特這次別於昨日的打扮:黑袍,邊鑲銀星符文。深棕長髮,此番梳成了髮髻,感覺是直接從大師研究室做完工作就直奔過來。
  「——長袍的樣式挺特別的,黑塔魔法公會的服裝?」
  梅莉特見艾瑟似乎對長袍很有興趣,轉了一圈。
  「怎麼了?公會的正裝,好看吧。你也想要嗎?」
  銀星璀璨隨她東起西落。
  「黑銀兩色,出色的設計。」肯定的回應,一部分是出於梅莉特本身的姿色。「——很想收藏。」
  「對了,這本……」艾瑟拿起這幾天弄得他頭疼的麻煩貨,「我花了四天,除了文字的部分是深淵語外,看起來只是本普通的法術書。也是從卓爾遺跡蒐來的東西,會有研究的價值嗎?」
  「法術書?你們看過裡面的法術了嗎?」梅莉特翻了翻,又問:「破譯結束了?有什麼特別的法術嗎?」
  艾瑟撓臉,說:「還有兩個還沒翻譯完全,看似沒有什麼稀奇的部分。」
  梅莉特飛眼瀏覽,表情有點失望,「看起來很普通嘛……」
  「嗯,這樣也好,省得浪費尊師的時間。」
  「還以為會有什麼異界法術。」梅莉特把書還給原主,「看你這些筆記讓我想起我先前也常常要替大師做這些解譯法術的雜事,大概是大師覺得我速度太慢,所以現在都讓我改作調查類的工作,說是比起魔法,我和人溝通的能力還好的多。」
  「氣死人了你說對吧?」她接著掩嘴笑起艾瑟:「不過我看你解譯這幾個法術就花了四天,我看你的速度應該也不會比我快,我們是半斤八兩。」
  艾瑟將書拋回桌上,衝擊散開書頁。
  聲響驚醒正在午睡的可萊克斯,氣憤的沙啞叫聲讓房間熱鬧許多。
  「哼,不過是初次嘗試——以後就說不一定了。」頻指敲桌,艾瑟問:「在別人底下打雜有什麼好事嗎?要是我早就走人了。」
  「唉呦,大師也是從替人打雜開始做起的啊。」梅莉特解釋:「有朝一日我也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師。」
  「真是不得了的目標。」艾瑟收起一時不悅,稱道。想到自己還沒確認帕邢大師給的傭酬金,手不禁朝錢包裡頭一翻。
  金幣如土石崩落般滑到了桌上,量很明顯有先前兩倍之多。
  可萊克斯一見金山,連生氣都忘了,噗通一下潛到裡頭,物色牠格外亮澤的金幣。
  「好像比想像多得多,沒幫到忙還拿這樣,不好意思!」艾瑟差點忘了自小被教導的禮數:「需要位子嗎,一直站著。」他朝空椅一指。
  梅莉特搖手,疲憊笑顏婉拒:「不了,大師難得給我休假,我要去喝一杯。如果你覺得拿太多不好意思的話,可以請我喝啤酒。」
  「那你今晚的餐點跟酒就從這邊出吧,聽說每晚八點這邊會有他們最著名的乾杯秀,我到現在都沒好好正眼瞧過。」艾瑟微笑把錢收在隱密的角落,只留十數枚金幣在身上,「不介意的話就在那邊用吧。」
  一頓免費晚餐永遠讓人難以放棄,梅莉特接受欣然。

  除客房全城之首外,肯尼斯的飲食也非話下;要論愛赫美食排行,肯尼斯的餐廳名列五大其一。
  時刻在即,身處行列魚貫,艾瑟晝夜選擇多半圍繞在肯尼斯的獨家菜單,作為梅莉特參考的依據恰到好處。
  晚餐時兩人沒太多言語;梅莉特被公務耗去精神,難得比平常稍微安靜。
  ……

  一旁女服務生收拾桌面,疊起碗盤走入內場。木製器皿落地,夾雜驚叫,緊接廚師咆嘯。
  音符顫跳席位,伊玟格蘭的旋律透入心底。
  竊語不絕,而常客都知道:這是威曼到場的信號。
  「謝謝各位對肯尼斯如此捧場。」五指不住滑動弦間,撥來行雲,撫平鼓譟。
  威曼沿牆步上舞台,音弦輕脆,勾起數人眼角溫熱。
  尾音一去,位置邊緣的艾瑟才察覺臉頰有些濕漉,他忙用衣領吸乾熱淚。
  梅莉特拇指抹了抹眼角,評說:「真是厲害的演奏家。」
  一位熟客打破氣氛,語句調侃:「威曼哥,好聽話就免了,我們更期待你另一句話。」
  「難得今天打算說些感性話開場。」威曼撓抓羊鬍稀疏,「那麼跳過我不足道之的感性時間,我們討生計,吃飯省錢自然——但在酒錢上吝嗇就不行!」
  震耳,刺音驅走憂傷,高昂情緒鼓動撼廳。
  威曼凌空一指,向著檯下。
  「誰將會是今晚肯尼斯的酒國冠軍!是你?還是你?」
  目光向處,祕光隨之移動。台下隨機幾位客人被貼上標籤,旁邊的食客莫不拍手叫好給予鼓勵。
  這是威曼炒熱氣氛的慣用手法。
  指尖又驅,光團匯聚,將場邊服務生的容貌照亮。威曼介紹著他的促銷搭擋,說明常客早聽爛的內容。等著喝酒的梅莉特只差幾英呎就暴露在威曼的法術底下,幸好得以繼續小酌。
  女侍來去匆忙,兩人先後不斷支持乾杯秀的業績。

  隨空杯增多,腦袋愈發沉重。艾瑟對酒量空有自信,也減緩了舉起黑麥啤酒的速度。
  梅莉特手邊工作剛處理完,讓自己一股腦泡到酒海裡。看著她表情有餘遊刃,手中酒杯不放,艾瑟輕哼,向女侍要了份點心。
  用甜分醒腦的效果有限,混亂的腦袋逐漸管不了嘴巴,艾瑟索性安靜,想等不適感減輕再開口。
  「所以要加入黑塔公…會需要什……什麼條件嗎?話說尊師是專門在研究桌、桌爾文化的?」
  他有事還要問梅莉特,可不能這樣直接倒回床頭。
  「條……條件?」
  梅莉特大拇指和食指比成了個圈圈,放在眼睛跟前。
  「交了會費就是會員了啊,哪、哪有什麼條件?」
  一講話就掩飾不了酒精的影響,她挺起身子想讓自己坐直些,可惜一靠椅背又滑了下來。
  艾瑟眼角餘光不住射向梅莉特的頸項。
  「這麼容易就能有你身上的美麗衣服能穿?」
  梅莉特揮了揮手指,酒意帶起了嘴角。
  「成為會員一年才會有長袍喔。」她將銀色灰塔徽章秀給艾瑟——那昨天用來向武器鋪證明身為黑塔成員的信物。
  「一開始只有這個而已。」
  艾瑟發出鼻氣,說:「不過是一年而已。」
  「大師的話是研究古文化,不是卓爾。」一想到這,梅莉特幹勁盡失,「畢竟卓爾是異界生物,感覺研究這個沒什麼出路呢。」
  出路嗎。故鄉的二三事也讓青年意志消沉。是往事悶澀,還是肯尼斯的黑麥酒太過美味?
  出路窘困的話題,與酒精相互加持,半推半就下艾瑟答應了梅莉特,往後會幫忙桑澤帕邢在文化上的研究。

     ×××
  「如果有其他古物,要通知我喔。」
  梅莉特露出貌似得逞的笑容,腳邊搖晃,慢步走下台階。
  燈照銀星,惹目。
  她融入無邊夜色,回首再看,只見人佇立原處。
  梅莉特戴上摻了幾分醉意的笑容。她招手,提醒別忘記這次的約定。
  艾瑟頷首,報以允諾無聲。

    《    》End
最後由 劍圮 於 2017年 8月 12日, 09:54 編輯,總共編輯了 11 次。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5
手頭現金: 2,081.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Æse of Alt Tessin

文章虎鯨 » 2015年 9月 18日, 17:54

很引人入勝的一段啊!

感覺像是幾十萬長篇的契子(等等

之後還有繼續玩下去嗎?
頭像
虎鯨
白月公民
盈後虧缺
文章: 163
手頭現金: 37.20
銀行: 6,375.39
來自: 伊尼森(大海)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熾琥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Æse of Alt Tessin

文章劍圮 » 2016年 7月 24日, 12:22

虎鯨 寫:很引人入勝的一段啊!
感覺像是幾十萬長篇的契子(等等
之後還有繼續玩下去嗎?

當時還處於熱潮,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持續了半年多,後來成員或時間無法配合,或有各自理由而四散東西

艾瑟與被他煩擾的夥伴的冒險在三章結束後中斷,
往後有沒有機會再開還很難說

目前累積的劇情不長
但在好城主的籌策下,仍能期待往後劇情的精彩程度

往後繼續運行下去的話,會有更多內容呈現給虎鯨的
畢竟寫了我還有Bonus可拿,一舉數得(喂

感謝虎鯨的期待——讓你久候了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5
手頭現金: 2,081.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信仰衝突 之序《爪痕餘火》

文章劍圮 » 2017年 3月 14日, 03:31

久違的(×)第二彈,戰役正式開始前的橋段
作為R.P.,各個角色間的資訊本身是公開的,就省略掉許多部份了
這次城主給的劇情,意外地正統——很期待未來的發展

發現一些符號在直式下無法顯示……(筆記


    《    》

  送別了夏末。
  九月雪嚎,喚來赫瑟特海姆的秋初。

  連結以實巴替與奈列佩利的要道,失去月神珊妮看顧的夜,格外使人生懼。
  馬蹄奔騰,由遠至近,當先一馬踏起雪碎,在馭者手心的韁繩下狂奔。兩馬緊隨,繫於鞍側的油燈劇晃,幾乎搖去黑暗中僅存的昏光。
  跟緊領頭破風的人,平時一身酒氣,此刻也在峻風下盡散。風神祭袍在馬背上鼓風而起。
  一旁的半妖精同樣在馬背上顛簸,服飾紋花與白塵激揚。
  毛皮裹身,閃著頭面滑光的蠻族,與身著大衣褲靴的溫文青年,則落在塵尾。兩人胯座的馬匹,奔馳的踏蹄聲間,還保有不少理性。
  「拉烏斯,冷靜點——」祭袍下的足跟忙趨馬,好容易才貼近喊叫可及的距離,「單獨一個人趕去,太危險了!」
  凜風,掀開當先之人的覆首皮罩,現出底下的青年容顏。祭司口中的拉烏斯,兩眼直盯著跟前的雪道,並沒有搭理。

  俾斯米爾又喊了名字。
  拉烏斯總算回過頭來,凝視著祭司。俾斯米爾瞧他聽見自己聲勸,正要放慢速度,不料對方腕抖腳踢,反而加緊而去。
  索拉轉眼超越了俾斯米爾,祭司只得甩去錯愕,策馬趕上。

    ×××
  經過二旬後的歸鄉。無光夜裡駛來車軸驚慌,攜著風聲不安。
  在公平紳士的聖徽過眼而逝的當頭,馬車後帳裡的雪崩騎士,臨別嚷誡:
  「石牆村被屠了,阿拉斯背叛了大家!附近幾個村也完蛋了,你們快逃吧!」

  若沒有維克多的勸退之言,可能會認作短暫離別的憂心過剩。
    ——吉凡妮卡——
  希望是個謊言;高明得不出破綻的——謊言。
  急驅猛策,想直接越過奈列佩利,豈知圍牆深鎖?拉烏斯盲勒間,在馬的嘶鳴中摔落,跌入雪堆。
  「什麼人!是異教徒嗎?士兵!」
  牆外火把林立,仍無法照遍每個角落。黑暗中,只有馬匹嘶叫雜沓,木牆上配置的守衛受驚而動,紛紛蓄弦,只差拉烏斯起身,賞他們一個活靶子。
  危急頃刻,俾斯米爾腿夾座騎,上前揮舞雙臂,率先暴露在群矢準頭前。
  「且慢!我們從以實巴替歸來,」俾斯米爾抖開長袍,露出圖紋喊聲:「我叫俾斯米爾——風神的僕從——無意冒犯,請讓我們進城!」
  「我們正要返回維督澤米艾,聽說石牆村遭到了攻擊!」索拉慢了半蹄趕上,也朝頂頭喊話。
  維克多、索羅克,以及阿圖拉斯的小商隊,姍姍跟上三人,守衛相覷,見來人勢單,作不上威脅,又有國教祭司在內,才放人入城。

  「有雪崩騎士,帶來石牆村遭到偽神信徒襲擊的報告,」魏赫曼爵士在士兵層層護衛中,才肯現身說明:「聽說除了一對姐弟外,無人倖存,實在可怕啊……」
  圓滾滾的魏赫曼拈著鬍子,卻惹火了拉烏斯;不久前才仗著軍容蹂躪老家的魏赫曼,此時表現得竟然如此膿包!
  「維督澤米艾!還有隔壁的坦斯卡瓦呢!」他跨前咄問,魏赫曼反射性地退步、踉蹌,持矛的軍士見狀,立馬橫槍一擋,隨即槍頭不客氣地朝向拉烏斯。
  維克多一把沉著,將拉烏斯拉回半步。
  「很抱歉失了點禮數,」維克多平靜解釋:「我們太過在乎兩個村莊的現況了,這點還請您大人大量。」
  「唉唷……扶我起來,」魏赫曼一手拉著身側士兵的臂膀,搖晃站穩,「所以說偏鄉人就是粗魯,我早知道。總之另外兩個村莊一點消息也沒有!為了安全……為了我們奈列佩利著想,我們根本沒有多餘的兵力去管你們這些鄉里之民!」
  雖能料想奈列佩利的新官只顧自保,臉色仍難掩不滿。拉烏斯甩頭便走,唯一些人還有表示文明人當有的謝意。
  一夥人與站在遠處迴避的索羅克碰頭,決定早點回到維督澤米艾。
  「居民一直在說昨晚的事情:山的另一邊照成了橘紅色,到處都是野獸嚎叫聲。」索羅克轉述。
  「……走吧。」維克多應。
  才走近奈列佩利的正門,一干士兵擁來,擋住去路。
  「魏赫曼爵士有令,為了維護真神信徒的安全,今晚只准入城,不得外出半步。」
  「你們該感激爵士為你們著想,以防你們受偽神信眾所害。」

  拉烏斯回首,狠瞪遠處爵士離去的背影。他對魏赫曼與官軍的厭惡,又添了一筆。

    ×××
  就算早早收拾好行囊,大夥被放出城也是白日爬過山脊之後的事情了。
  商人阿圖拉斯見情況不甚樂觀,暫於奈列佩利等待。被迫受困奈列佩利半天,歸心似箭的三人,臉又蒙上一層黑影。有別前日,這次拉烏斯老實隨著隊伍,一列座騎輕盈地步入山道。

  晴空。
  山道林蔭叢庇,維督澤米艾還在開外幾哩。
  已然無法忽視上空的黑煙裊裊,與繚繞盤旋的烏鴉群。
  心底還沒準備好,克流納斯牧場的慘烈,先為後頭的景緻起了頭;牲畜四散,或保身全,或作零塊。無數沒入的箭矢,與撕扯的咬痕……通向村子的土道,一男俯地,已被箭尾的羽飾弄成刺蝟。
  拉烏斯一寒,跳身下馬,雙手翻來——克流納斯——曾隻身出村向奈列佩利求援的牧者。
  「可能還有敵人藏匿在維督澤米艾,貿然進去很危險,」維克多建議:「不妨先從薇兒泰那邊了解狀況,她住在森林裡頭,應該沒事。」
  其他人沒了主意,只好循著安全路線:先繞過牧場,準備進入森林。

  剛跨過村莊與森林交界處,一行人立刻被叫住。
  ——是薇兒泰。她撥開茂葉與雪片,現身於樹蔭下。前陣子充滿氣燄的不悅臭臉,現下蕩然無存。
  「原來是你們……你們終於回來了,」見著有過幾面緣份的居民,薇兒泰的白臉上現出一簇欣喜。沒維持多久,又被恐懼所掩埋,「不……不能回來……會被殺掉!人都被殺了……那些傭兵……村民……」
  「真的一個人都沒有嗎?」拉烏斯難掩急躁,喝問:「沒有人逃走嗎!」
  「全部……全部……全都被殺了……」
  沒經過整理的頭髮,在神色下更顯得紊亂。
  索拉趕緊上前安撫,俾斯米爾在旁幫忙,直到薇兒泰情緒平撫為止,費了不少功夫。

  「……前一天,圓日剛過天頂的時候,我剛好在村莊附近。
   聽到了人的慘嚎,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趕了過去,看到部族的弓箭手已經在攻擊你們雇請的傭兵了。  
   以為只是單純的掠奪,沒過多久,半狼半人的怪物衝了出來,一下就拆光了傭兵的據點……
   那根本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火光跟村民……我、我腳動不了……又沒人來得及逃進森林裡……」
  索拉為開始有些哭腔的精靈撫背。
  眾人噤聲良久,無語打破沉默。

  在大家的陪同下,薇兒泰踏入她前日抗拒的維督澤米艾。
  「蔑列並……的鬍子啊。」
  隨俾斯米爾驚呼,索拉倒抽了一口氣。拉烏斯戒備的牙關一鬆,刺刃垂至地面。
  撿到法西弗的道旁,麥田一燒而盡,充其量只能當作明年的堆肥。村內最華美的燕麥粥大宅,成了最宏偉的墟燼。從簡的風神教會被完全剷作白地,沒有房舍倖免於祝融之禍。
  相隔二旬後的返鄉,前來迎接的熟識,四散道中,失去了生息。傭兵、自警隊、村民……或大或小的撕裂傷,翻肉見骨。箭羽像是在宣揚勝利,遍立村內。
  拉烏斯還記得離村時,那些人稱羨的目光,如今已自雙眼抽離,成了橫豎就地的空殼。
  他與索拉的視線交會。

  兩人散開,各自離去,索拉奔向了自家稍遠的小牧場,薇兒泰緊跟在索拉身旁。索羅克正要大呼警戒,登時明白,止住了嘴。
  沒有所謂的危險;就算有,早就先一步離去了。

  維克多與索羅克兩人,雖與這片土地沒有深刻連結。到今年夏末,才有了別於常人的回憶。兩人各自的簡舍,決計稱不上起眼,還是難逃燒毀的結局。
  俾斯米爾站在曾經身兼教會的陋屋原址,想起無論農產或是牲畜都被毀得一乾二淨,私藏的好酒應該也入不了敵手的眼吧。
  他放棄了被摧毀的故居,摸著頭,開始尋找任何可能還活著的人。

  可能是昨天風大,拉烏斯之父——蘭庫斯的皮作坊只燒掉了一半。他一腳踢開作不得門扉的木板,衝了進去,尋找家人的身影。
  屋內整潔,沒有入侵過的痕跡,除了屋頂燒去大半,大部分都還保有原樣。拉烏斯一家沒什麼值錢貨,蘭庫斯的工作桌上,擺滿了油臭的皮匠工具。
  明明只過了兩旬,現在分外懷念,重要的是——妮可不在這。
  拉烏斯獨喃,悄悄復燃的,是希望的餘火。
  「拉佩索德加斯。」
  拉烏斯怔地回首,維克多站在門口。
  「我想你應該來看看。」
  風,挾雪又起。
  流浪之人抬頭望天。拉烏斯順著視線,天色黯淡。往後的家,同樣得以穹作頂了。

  過了好一陣子,大女孩索拉才牽著哭臉妖精回到廣場。拉烏斯見索拉哽咽,眼睛也紅得發亮;琵悠切——索拉的母親——沒有比這再清楚不過的噩耗了。俾斯米爾則堆掛一臉無力,成果易見。
  昔日繁鬧,也是唯一的酒館;獨眼鵝如赤龍過境,吞噬房頂,咬去了四壁。經過整整一日,火牙依舊四散。葬於雪白的,多是自警隊的成員。沒見過的衣裝屬於異人,卻不過兩三。
  「只剩這裡。」
  維克多指向獨眼鵝深處,勉強算得維持原樣的倉庫。周遭爪痕肆虐,死守激戰尤甚,維督澤米艾未來有望的青少,盡數犧牲。
  半掩的木門,通向何處?顫抖的指,讓事實現蹤——
  店主安納塔斯、獨眼鵝的招牌娘印嘉、父親……蘭庫斯。

  蘭庫斯手裡緊握隨身的工具,尖端沾染血色。被利爪劃出的大口、掙扎拚戰的痕跡,是他們最後的成就。拉烏斯和索拉抹著眼角,一起闔上三人的眼皮。
  「妮可……還有圖雷伊都不在這。」索拉環顧。
  拉烏斯跟著掃視,倉庫內沒有別人了。
  薇兒泰只有一人在場,有人僥倖逃出生天,就算沒看到也不無道理。
  「我們明日就回奈列佩利,」維克多提議:「……這邊應該還有充足的時間能打理一下。」
  「就這麼辦吧。」
  俾斯米爾念完禱詞後,大家準備找個適當的紮營地點。
  「妮可跟圖雷伊……我們會找到他們的。」
  索拉和拉烏斯彼此打氣,先後朝外走去。

  臨走一步,鞋頭踢到了什麼,小物在地上滾動,碰牆反彈。蹲身一拾——一尊粗糙的人偶雕刻。
  拉烏斯陷入了停滯。
  直覺拉著視線,停在一角的矮櫃上,櫃扇閉實的窄隙,露出彩布一截。
  櫥門寂靜地敞開,妮可藏身於內;屈身狹小,雙手交疊於胸,靠牆闔目。紅髮下的臉龐堆滿了不安與疲累,好不容易睡著的模樣。
  拉烏斯愴極,探身抱出無力的妮可,撫著紅髮,在耳畔安撫:都沒事了。忍著稍有決堤的淚,朝外叫過眾名,準備傳達這項佳訊。

  昏花一去,微光下的妮可,何時領邊開出了大朵深紅瓣花?
  ——吉凡……妮卡?
  「怎麼了?好慢啊,拉烏斯?」索拉帶著振作的微笑,從門後探頭,她認出拉烏斯懷中的女孩,「——妮可?妮可!」
  薇兒泰在一旁無法動彈,沒預期到災難還沒結束。
  裙襬被撕裂大塊,同花樣的破布,綁縛在妮可的脖子上,血色染過了半邊。索拉放輕手腳,解開查看,粉頸上,印著野獸穿咬的深創。
  「怎麼回事?」俾斯米爾聞聲,騰騰跑回,見兩人圍著妮可,喚喊不斷,霎時驚呆了。
  「村祭,拜託你救救她!」拉烏斯跪走,哭求:「……你一定有什麼辦法!」
  俯身檢視,事實是多餘之舉。俾斯米爾明白,屬於她的靈魂,早已遠去。見斗大的亮珠,順青年顏愁,牽著雪絮,雙雙落到妮可失去血色的頰。
  身為村祭至今,曾有如此難開口過?
  「……我很遺憾,拉烏斯。」
  「不!」否認死抓著祭袍不放,「伊玟格蘭詩歌……我聽過的!那些奇蹟!」
  「我知道……我知道,」蹲身,無奈的雙掌,撫著抖顫的肩頭,想為眼前即將迷失的靈魂,分擔苦楚,「……是我無能,有愧你的請求。」
  懸於一弦的可能,應聲而斷,拉烏斯束手無策,只知泣喚親妹的名。
  他盼望吉凡妮卡只是睡得太沉,沉得忘了醒來。
  承諾。
  禱告。
  索拉始終傾聽著,拉烏斯那沒有盡頭的自責與歉意。

  聲嘶力竭傳遍了維督澤米艾,妮可始終不願睜眼,再給拉烏斯改過的機會。

    ×××
  入夜久時。
  索拉帶著索羅克弄好的熱食,爬上蘭庫斯家所在的矮丘,問候,遞向火堆旁的友人。拉烏斯言謝接過,搭水進食。身旁,多躺了把鐵鏟。
  遍地立滿了以刀刻名的木片,像是深怕維督澤米艾從此被人遺忘。
  「不認識鷹之團的成員,實在束手無策。」
  「很充分了。」索拉視線飄向遠處,屬於外族的土堆孤伶伶的。
  多數人手腳都多蒙上一層土;挖了無數的坑,再把洞填回去,絕不是輕鬆的活兒。在分工下,總算完成了維督澤米艾的整理。拉烏斯的情緒,大半發洩到了鐵鏟尖處。

  「你待這好嗎?」拉烏斯放低餐具,「可以不用到這種地步。」
  索拉搖手,「以後要留妮可一個人在這,她會很寂寞的。」
  作古皮作坊旁的營火近處,劃出了屬於妮可的新床位,裡頭鋪著保暖用具,遠遠超越了常人所需。妮可換了乾淨衣著,長巾圍脖;真就像睡著了一樣。

  咫尺外處,又有光火一叢。
  索羅克處理著野味,離開部族已有一段時日,對這次的大規模行動,起了深憂。
  「沒聽見狼嚎聲,」薇兒泰走過丘底,夜巡告一段落,朝索拉在的火堆攀來,「今晚……應該不會有事。」
  「薇兒泰獨自在森林也不安全,」索拉仰頭,提說:「就先到奈列佩利,等事情結束後再回來吧?」
  要放棄老家讓薇兒泰有點躊躇,可威脅來自暗處,不容她拒絕。
  俾斯米爾以酒代水,剛喝乾解癮用的小瓶。微帶酒氣的視線飄向維克多。維克多擺手,沒有隻身面對大群利牙的興趣。
  等到天明,大夥就要離開了。
  其他人紛紛準備就寢,索拉開始止不住呵欠,鋪起隨身床席。
  見大家眼裡滿是倦意,拉烏斯起身,自發說:「我先守夜吧。」
  「還可以嗎?」
  「我沒問題,」
  拉烏斯抖完毛毯,生怕妮可受風,好好蓋上。坐回緊靠其側、單薄至極的地鋪,一手感受紅髮下的冰冷——第無數次。
  或許是先前眼腫未消,此刻沒入了血氣。
  「……我很清楚。」

    《爪痕餘火》End
最後由 劍圮 於 2017年 5月 3日, 05:11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5
手頭現金: 2,081.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虎鯨 » 2017年 3月 15日, 00:01

看到大失敗的地方覺得好痛(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啦XDDD

這篇感覺整理的就沒有上一篇來的通順,或者我現在很困所以思考不能(不
空白的地方是一些不能顯示的符號嗎?

劍圮更新這篇讓我也想要寫寫之前跑團過的劇本呢(跳跳
頭像
虎鯨
白月公民
盈後虧缺
文章: 163
手頭現金: 37.20
銀行: 6,375.39
來自: 伊尼森(大海)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熾琥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劍圮 » 2017年 3月 15日, 18:09

虎鯨 寫:看到大失敗的地方覺得好痛(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啦XDDD

這篇感覺整理的就沒有上一篇來的通順,或者我現在很困所以思考不能(不
空白的地方是一些不能顯示的符號嗎?

劍圮更新這篇讓我也想要寫寫之前跑團過的劇本呢(跳跳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想原因是對於時空背景的描寫不足造成內容上的匱乏
出現的玩家也多,看樣子得好好補述才算得完整(

空白的部分其實是一般符號,可是在直式狀態下無法正常顯示的樣子
啊…是該回報一下(抓頭

很想看看虎鯨跑了什麼團,也是TRPG嗎?
這邊還有一則跟耐跑過的COC短篇(欸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5
手頭現金: 2,081.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虎鯨 » 2017年 3月 15日, 22:23

我!要!看!(跳來跳去噴水(???
跟耐特的請告訴我他的角色是誰~

也是TRPG,現在有參與噗浪企畫一團,固定團(含kp五人)一團,總算是可以好好的開始自己的TRPG旅程了

不過其實人狼村也可以寫出很棒的故事就是。
頭像
虎鯨
白月公民
盈後虧缺
文章: 163
手頭現金: 37.20
銀行: 6,375.39
來自: 伊尼森(大海)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熾琥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劍圮 » 2017年 3月 19日, 11:30

虎鯨 寫:×

我想從角色的行為來看誰是耐特會非常明顯(?
是什麼系統的團呢?人狼村的R.P.感覺很簡單又很困難(思
【人設】劍圮大混蛋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 "Absenc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Only that in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頭像
劍圮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195
手頭現金: 2,081.10
銀行: 0.00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Net
設定: SAN : 0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虎鯨 » 2017年 3月 20日, 00:02

這是要我啟用迷妹雷達嗎? (不

哪個系統…我不太會分,基本上就C.O.C的?
不過有點偏克蘇魯劇本 (今天打了三隻狼人)
用的是TRPG網頁版在玩。

人狼的RP很有趣啊,但是想要整理成一篇文字就非常非常困難了
畢竟角色一口氣就是八到十四人,若不能好好地將角色刻劃出來
就會變成一個人在說話只是有好幾個名字。

或像是在看冰與火之歌前面一樣本看不出來誰是誰。

已經修改了的話,最近會再細看過整篇的。
頭像
虎鯨
白月公民
盈後虧缺
文章: 163
手頭現金: 37.20
銀行: 6,375.39
來自: 伊尼森(大海)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熾琥
持有飾品數量: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Re: 【D&D】龍與地下城R.P.集串

文章瀟湘 » 2017年 3月 26日, 03:22

劍圮 寫:發現一些符號在直式下無法顯示……(筆記

似乎隨著瀏覽器更新,
竹取外掛開始適應不良,
連帶本來應該產生效果的功能也被干擾。
目前另外用HTML製作了新的直書效果,bbcode 符號為圖檔
  送別了夏末。
  九月雪嚎,喚來赫特瑟海姆的秋初。

  連結以實巴替與奈列佩利的要道,失去月神珊妮看顧的夜,格外使人生懼。
  馬蹄奔騰,由遠至近,當先一馬踏起雪碎,在馭者手心的韁繩下狂奔。兩馬緊隨,繫於鞍側的油燈劇晃,幾乎搖去黑暗中僅存的昏光。
  跟緊領頭破風的人,平時一身酒氣,此刻也在峻風下盡散。風神祭袍在馬背上鼓風而起。
  一旁的半妖精同樣在馬背上顛簸,服飾紋花與白塵激揚。
  毛皮裹身,閃著頭面滑光的蠻族,與身著大衣褲靴的溫文青年,則落在塵尾。兩人胯座的馬匹,奔馳的踏蹄聲間,還保有不少理性。
  「拉烏斯,冷靜點——」祭袍下的足跟忙趨馬,好容易才貼近喊叫可及的距離,「單獨一個人趕去,太危險了!」
  凜風,掀開當先之人的覆首皮罩,現出底下的青年容顏。祭司口中的拉烏斯,兩眼直盯著跟前的雪道,並沒有搭理。

  俾斯米爾又喊了名字。
  拉烏斯總算回過頭來,凝視著祭司。俾斯米爾瞧他聽見自己聲勸,正要放慢速度,不料對方腕抖腳踢,反而加緊而去。
  索拉轉眼超越了俾斯米爾,祭司只得甩去錯愕,策馬趕上。

    ×××
  經過二旬後的歸鄉。無光夜裡駛來車軸驚慌,攜著風聲不安。
  在公平紳士的聖徽過眼而逝的當頭,馬車後帳裡的雪崩騎士,臨別嚷誡:
  「石牆村被屠了,阿拉斯背叛了大家!附近幾個村也完蛋了,你們快逃吧!」

  若沒有維克多的勸退之言,可能會認作短暫離別的憂心過剩。
    ——吉凡妮卡——
  希望是個謊言;高明得不出破綻的——謊言。
  急驅猛策,想直接越過奈列佩利,豈知圍牆深鎖?拉烏斯盲勒間,在馬的嘶鳴中摔落,跌入雪堆。
  「什麼人!是異教徒嗎?士兵!」
  牆外火把林立,仍無法照遍每個角落。黑暗中,只有馬匹嘶叫雜沓,木牆上配置的守衛受驚而動,紛紛蓄弦,只差拉烏斯起身,賞他們一個活靶子。
  危急頃刻,俾斯米爾腿夾座騎,上前揮舞雙臂,率先暴露在群矢準頭前。
  「且慢!我們剛從以實巴替歸來,」俾斯米爾抖開長袍,露出圖紋喊聲:「我叫俾斯米爾——風神的僕從——無意冒犯,請讓我們進城!」
  「我們正要返回維督澤米艾,聽說石牆村遭到了攻擊。」索拉慢了半蹄趕上,也朝頂頭喊話。
  維克多、索羅克,以及阿圖拉斯的小商隊,姍姍跟上三人,守衛相覷,見來人勢單,不作威脅,才放人入城。

  「有雪崩騎士,帶來石牆村遭到偽神信徒襲擊的報告,」
  魏赫曼爵士在士兵層層護衛中,才肯現身說明,「聽說除了一對姐弟外,無人倖存,實在可怕啊……」
  圓滾滾的魏赫曼拈著鬍子,卻惹火了拉烏斯;不久前才仗著軍容蹂躪老家的魏赫曼,此時表現得竟然如此膿包。
  「維督澤米艾!還有隔壁的坦斯卡瓦呢!」他跨前咄問,魏赫曼反射性地退步、踉蹌,持矛的軍士見狀,立馬橫槍一擋,隨即槍頭不客氣地朝向拉烏斯。
  維克多一把沉著,將拉烏斯拉回半步。
  「很抱歉失了點禮數,」維克多平靜解釋:「我們太過在乎兩個村莊的現況了,這點還請您大人大量」
  「唉唷……扶我起來,」魏赫曼一手拉著身側士兵的臂膀,搖晃站穩,「所以說偏鄉人就是粗魯,我早知道。總之另外兩個村莊一點消息也沒有,為了安全……為了我們奈列佩利著想,我們根本沒有多餘的兵力去管你們這些鄉里之民」
  雖能料想奈列佩利的新官只顧自保,臉色仍難掩不滿。
  拉烏斯甩頭便走,唯一些人還有表示文明人當有的謝意。
  一夥人與站在遠處迴避的索羅克碰頭,決定早點回到維督澤米艾。
  「居民一直在說昨晚的事情:山的另一邊照成了橘紅色,到處都是野獸嚎叫聲」索羅克轉述。
  「……走吧」維克多應。
  才走近奈列佩利的正門,一干士兵擁來,擋住去路。
  「魏赫曼爵士有令,為了維護真神信徒的安全,今晚只准入城,不得外出半步」
  「你們該感激爵士為你們著想,以防你們受偽神信眾所害」

  拉烏斯回首,狠瞪遠處爵士離去的背影。他對魏赫曼與官軍的厭惡,又添了一筆。

    ×××
  就算早早收拾好行囊,大夥被放出城也是白日爬過山脊之後的事情了。
  商人阿圖拉斯見情況不甚樂觀,暫於奈列佩利等待。被迫受困奈列佩利半天,歸心似箭的三人,臉又蒙上一層黑影。有別前日,這次拉烏斯老實隨著隊伍,一列座騎輕盈地步入山道。

  晴空。
  山道林蔭叢庇,維督澤米艾還在開外幾哩。
  已然無法忽視上空的黑煙裊裊,與繚繞盤旋的烏鴉群。
  心底還沒準備好,克流納斯牧場的慘烈,先為後頭的景緻起了頭;牲畜四散,或保身全,或作零塊。無數沒入的箭矢,與撕扯的咬痕……通向村子的土道,一男俯地,已被箭尾的羽飾弄成刺蝟。
  拉烏斯一寒,跳身下馬,雙手翻來——克流納斯——曾隻身出村向奈列佩利求援的牧者。
  「可能還有敵人藏匿在維督澤米艾,貿然進去很危險」維克多建議:「不妨先從薇兒泰那邊了解狀況,她住在森林裡頭,應該沒事」
  其他人沒了主意,只好循著安全路線:先繞過牧場,準備進入森林。

  剛跨過村莊與森林交界處,一行人立刻被叫住。
  ——是薇兒泰。她撥開茂葉與雪片,現身於樹蔭下。前陣子充滿氣燄的不悅臭臉,現下蕩然無存。
  「原來是你們……你們終於回來了」見著有過幾面緣份的居民,薇兒泰的白臉上現出一簇欣喜。沒維持多久,又被恐懼所掩埋,「不……不能回來……會被殺掉!人都被殺了……那些傭兵……村民……」
  「真的一個人都沒有嗎?」拉烏斯難掩急躁,喝問:「沒有人逃走嗎!」
  「全部……全部……全都被殺了……」
  沒經過整理的頭髮,在神色下更顯得紊亂。
  索拉趕緊上前安撫,俾斯米爾在旁幫忙,直到薇兒泰情緒平撫為止,費了不少功夫。

  「……前一天,圓日剛過天頂的時候,我剛好在村莊附近。
   聽到了人的慘嚎,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趕了過去,看到部族的弓箭手已經在攻擊你們雇請的傭兵了。  
   以為只是單純的掠奪,沒過多久,半狼半人的怪物衝了出來,一下就拆光了傭兵的據點……
   那根本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火光跟村民……我、我腳動不了……又沒人來得及逃進森林裡……」
  索拉為開始有些哭腔的精靈撫背。
  眾人噤聲良久,無語打破沉默。

  在大家的陪同下,薇兒泰踏入她前日抗拒的維督澤米艾。
  「蔑列並……的鬍子啊」
  隨俾斯米爾驚呼,索拉倒抽了一口氣。拉烏斯戒備的牙關一鬆,刺刃垂至地面。
  撿到法西弗的道旁,麥田一燒而盡,充其量只能當作明年的堆肥。村內最華美的燕麥粥大宅,成了最宏偉的墟燼。從簡的風神教會被完全剷作白地,沒有房舍倖免於祝融之禍。
  相隔二旬後的返鄉,前來迎接的熟識,四散道中,失去了生息。傭兵、自警隊、村民……或大或小的撕裂傷,翻肉見骨。箭羽像是在宣揚勝利,遍立村內。
  拉烏斯還記得離村時,那些人稱羨的目光,如今已自雙眼抽離,成了橫豎就地的空殼。
  他與索拉的視線交會。

  兩人散開,各自離去,索拉奔向了自家稍遠的小牧場,薇兒泰緊跟在索拉身旁。索羅克正要大呼警戒,登時明白,止住了嘴。
  沒有所謂的危險;就算有,早就先一步離去了。

  維克多與索羅克兩人,雖與這片土地沒有深刻連結。到今年夏末,才有了別於常人的回憶。兩人各自的簡舍,決計稱不上起眼,還是難逃燒毀的結局。
  俾斯米爾站在曾經身兼教會的陋屋原址,想起無論農產或是牲畜都被毀得一乾二淨,私藏的好酒應該也入不了敵手的眼吧。
  他放棄了被摧毀的故居,摸著頭,開始尋找任何可能還活著的人。

  可能是昨天風大,拉烏斯之父,蘭庫斯的皮作坊只燒掉了一半。他一腳踢開作不得門扉的木板,衝了進去,尋找家人的身影。
  屋內整潔,沒有入侵過的痕跡,除了屋頂燒去大半,大部分都還保有原樣。拉烏斯一家沒什麼值錢貨,蘭庫斯的工作桌上,擺滿了油臭的皮匠工具。
  明明只過了兩旬,現在分外懷念,重要的是——妮可不在這。
  拉烏斯獨喃,悄悄復燃的,是希望的餘火。
  「拉佩索德加斯」
  拉烏斯怔地回首,維克多站在門口。
  「我想你應該來看看」
  風,挾雪又起。
  流浪之人抬頭望天。拉烏斯順著視線,天色黯淡。往後的家,同樣得以穹作頂了。

  過了好一陣子,大女孩索拉才牽著哭臉妖精回到廣場。拉烏斯見索拉哽咽,眼睛也紅得發亮;琵悠切——索拉的母親——沒有比這再清楚不過的噩耗了。俾斯米爾則堆掛一臉無力,成果易見。
  昔日繁鬧,也是唯一的酒館;獨眼鵝如赤龍過境,吞噬房頂,咬去了四壁。經過整整一日,火牙依舊四散。葬於雪白的,多是自警隊的成員。沒見過的衣裝屬於異人,卻不過兩三。
  「只剩這裡」
  維克多指向獨眼鵝深處,勉強算得維持原樣的倉庫。周遭爪痕肆虐,死守激戰尤甚,維督澤米艾未來有望的青少,盡數犧牲。
  半掩的木門,通向何處?顫抖的指,讓事實現蹤——
  店主安納塔斯、獨眼鵝的招牌娘印嘉、父親……蘭庫斯。

  蘭庫斯手裡緊握隨身的工具,尖端沾染血色。被利爪劃出的大口、掙扎拚戰的痕跡,是他們最後的成就。拉烏斯和索拉抹著眼角,一起闔上三人的眼皮。
  「妮可……還有圖雷伊都不在這」索拉環顧。
  拉烏斯跟著掃視,倉庫內沒有別人了。
  薇兒泰只有一人在場,有人僥倖逃出生天,就算沒看到也不無道理。
  「我們明日就回奈列佩利」維克多提議:「……這邊應該還有充足的時間能打理一下」
  「就這麼辦吧」
  俾斯米爾念完禱詞後,大家準備找個適當的紮營地點。
  「妮可跟圖雷伊……我們會找到他們的」
  索拉和拉烏斯彼此打氣,先後朝外走去。

  臨走一步,鞋頭踢到了什麼,小物在地上滾動,碰牆反彈。蹲身一拾——一尊粗糙的人偶雕刻。
  拉烏斯陷入了停滯。
  直覺拉著視線,停在一角的矮櫃上,櫃扇閉實的窄隙,露出彩布一截。
  櫥門寂靜地敞開,妮可藏身於內;屈身狹小,雙手交疊於胸,靠牆闔目。紅髮下的臉龐堆滿了不安與疲累,好不容易睡著的模樣。
  拉烏斯愴極,探身抱出無力的妮可,撫著紅髮,在耳畔安撫,都沒事了。忍著稍有決堤的淚,朝外叫過眾名,準備傳達這項佳訊。

  昏花一去,微光下的妮可,何時領邊開出了大朵深紅瓣花?
  ——吉凡……妮卡?
  「怎麼了?好慢啊,拉烏斯」索拉帶著振作的微笑,從門後探頭,她認出拉烏斯懷中的女孩,「妮可?妮可!」
  薇兒泰在一旁無法動彈,沒預期到災難還沒結束。
  裙襬被撕裂大塊,同花樣的破布,綁縛在妮可的脖子上,血色染過了半邊。索拉放輕手腳,解開查看,粉頸上,印著野獸穿咬的深創。
  「怎麼回事?」俾斯米爾聞聲,騰騰跑回,見兩人圍著妮可,喚喊不斷,霎時驚呆了。
  「村祭,拜託你救救她!」拉烏斯跪走,哭求:「……你一定有什麼辦法!」
  俯身檢視,事實是多餘之舉。俾斯米爾明白,屬於她的靈魂,早已遠去。見斗大的亮珠,順青年顏愁,牽著雪絮,雙雙落到妮可失去血色的頰。
  身為村祭至今,曾有如此難開口過?
  「我很遺憾,拉烏斯」
  「不!」否認死抓著祭袍不放,「伊玟格蘭詩歌……我聽過的!那些奇蹟!」
  「我知道……我知道」蹲身,無奈的雙掌,撫著抖顫的肩頭,想為眼前即將迷失的靈魂,分擔苦楚,「……是我無能,有愧你的請求」
  懸於一弦的可能,應聲而斷,拉烏斯束手無策,只知泣喚親妹的名。
  他盼望吉凡妮卡只是睡得太沉,沉得忘了醒來。
  承諾。
  禱告。
  索拉始終傾聽著,拉烏斯那沒有盡頭的自責與歉意。

  聲嘶力竭傳遍了維督澤米艾,妮可始終不願睜眼,再給拉烏斯改過的機會。

    ×××
  入夜久時。
  索拉帶著索羅克弄好的熱食,爬上蘭庫斯家所在的矮丘,問候,遞向火堆旁的友人。拉烏斯言謝接過,搭水進食。身旁,多躺了把鐵鏟。
  遍地立滿了以刀刻名的木片,像是深怕維督澤米艾從此被人遺忘。
  「不認識鷹之團的成員,實在束手無策」
  「很充分了」索拉視線飄向遠處,屬於外族的土堆孤伶伶的。
  多數人手腳都多蒙上一層土;挖了無數的坑,再把洞填回去,絕不是輕鬆的活兒。在分工下,總算完成了維督澤米艾的整理。拉烏斯的情緒,大半發洩到了鐵鏟尖處。

  「你待這好嗎?」拉烏斯放低餐具,「可以不用到這種地步」
  索拉搖手,「以後要留妮可一個人在這,她會很寂寞的」
  作古皮作坊旁的營火近處,劃出了屬於妮可的新床位,裡頭鋪著保暖用具,遠遠超越了常人所需。妮可換了乾淨衣著,長巾圍脖;真就像睡著了一樣。

  咫尺外處,又有光火一叢。
  索羅克處理著野味,離開部族已有一段時日,對這次的大規模行動,起了深憂。
  「沒聽見狼嚎聲…」薇兒泰走過丘底,夜巡告一段落,朝索拉在的火堆攀來,「今晚…應該不會有事」
  「薇兒泰獨自在森林也不安全,」索拉仰頭,提說:「就先到奈列佩利,等事情結束後再回來吧?」
  要放棄老家讓薇兒泰有點躊躇,可威脅來自暗處,不容她拒絕。
  俾斯米爾以酒代水,剛喝乾解癮用的小瓶。微帶酒氣的視線飄向維克多。維克多擺手,沒有隻身面對大群利牙的興趣。
  等到天明,大夥就要離開了。
  其他人紛紛準備就寢,索拉開始止不住呵欠,鋪起隨身床席。
  見大家眼裡滿是倦意,拉烏斯起身,自發說:「我先守夜吧」
  「還可以嗎?」
  「我沒問題」
  拉烏斯抖完毛毯,生怕妮可受風,好好蓋上。坐回緊靠其側、單薄至極的地鋪,一手感受紅髮下的冰冷——第無數次。
  或許是先前眼腫未消,此刻沒入了血氣。
  「……我很清楚」

    《爪痕餘火》End

可以和絕大多數語法混合使用,
不會有明顯的問題。
劍痞試試看?


劇情充滿古典而正統的奇幻風格,
少見的完全沒有滲入遊戲式的幻想……
僅是這點就讓人覺得值得期待了呢。(思)

很喜歡描寫死別時,
舉重若輕的寫法。

另外,覺得地名很有趣,
就查了一下,
結果發現這個:赫瑟特海姆侯爵國
所以是劍劍子打反嗎?(?)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千年望月
文章: 1135
手頭現金: 22,532.25
銀行: 14,499.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J.C.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4
藍月元老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論壇美化獎盃 (1)


下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10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