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遊玩龍 » 2017年 11月 1日, 16:00

好久沒回來了w工作總算準備結束了,來放幾個期間的小作品。

在一個涼爽的傍晚,一個黑影迅速地躍上了魚店的生鮮區,往貼滿「特價一百」 的架上叼走了一條魚。

「喂!臭小子!又來偷我們家的魚!我今天絕對不饒你!」

「呼嚕嚕……喵!」

哼!區區人類就想抓住我,還早個幾十年呢!

黑影迅速地穿過了大街小巷,鑽過了縫隙,最後站上了高高的牆上,往下俯看著人類。

夕陽餘暉映照著流暢線條的優美身軀,他撇過了頭,在晶瑩剔透的眼珠子裡,有著一位因追不上而氣急敗壞的人類,正擦著滿頭的大汗,無奈於束手無策。

「下次一定抓住你……累死我了!」

「喵──」

「臭貓!你在跟我挑臖嗎?」

「喵──」

「可惡啊!不管你了!」

還是一樣奇怪的大叔呢!我回答說「好──」 幹嘛還生氣呢?不就答應他下次會再跑給他追嘛!

算了,不管他了,還是趕快回家煮晚餐吧!大家應該還在等著呢!」

「喵……呼……果然還是這個樣子比較方便呢!十隻手指握起鍋鏟才不會滑掉,而且兩隻腳站立也不會那麼酸,還有那跳蚤……光想就覺得全身發癢。」

我的名字是新盈黑,父母在我出生的時候,由於臉部毛色分布正好是黑色的弦月和白色的滿月,在母親想取盈月,而父親想取新月的尷尬情況下,旁人說:「不如就一半一半吧!」 最後配上我的毛色,就一起幫我取了「新盈黑」 這個名字。

老實說我覺得這樣取有點隨便,但我的臉讓我無從反對就是了。

「滋……最後再灑些鹽,稍微翻一下……好了!好吃的煎魚完成了!」

黑熟練地將煎好的魚鏟起並工整地擺在盤裡,輕輕地用手指灑上些許胡椒,跟著興奮跳動的油珠在餐桌上舞動著,循著窗外的涼風,不帶油膩,卻充滿香氣的四溢,在廚房與客廳間悠閒地穿梭著。

「喵──」

「你們來了啊!你們的分已經放在那邊的餐桌上了,我整理完就過去。」

在一間破舊的小木屋裡,黑與幾隻動物們邊閒聊著邊享用黑特地準備的晚餐。

「唉……在人類老頭過世之後,這間屋子就只剩下你們會來了呢……偏偏現今社會對我這種獸人的接受度還不是很高,在某方面來說,你們搞不好比我還幸福呢!」

「說甚麼話啊?我們討生活也不是輕鬆的啊!」

「是是,狸老頭你說的是。」

「新盈啊......在你找到一份穩定工作,並且能好好照顧自己前,我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氣氛轉太快了啦……狸奶奶……我一個人能過得很好的。」

「也許是吧!對了小子,這些拿去吧!這次是玉米和一些朋友自己種的蔬菜喔!」

「喔!真是不好意思!常常受到大家的幫助呢!」

「會不好意思的話,就快去找份工作吧!只要我們不拿其他的蔬菜水果的話,每次你都只吃魚呢!」

「知、知道了啦!明天早上有約面試了啦!要不是我把菜炒的那麼好吃的話,不會做料理的你們,每天還不是吃生菜。」

「恩……的確你做菜是無可挑剔」

「嗚……我才不會因為你們稱讚我就高興呢!」
「黑哥你的耳朵……」

「巴克力你閉嘴……」

「可是黑哥做菜真的很好吃啊!」

黑貓趕緊用手遮住害羞的耳朵,一旁的其他動物見狀後,則是在一旁偷笑,尤其是一隻藍白色的貓。

「黑哥害羞了吧──黑哥的耳朵都快遮不住了啦!」

「巴克力你給我閉嘴……」

「有甚麼關係嗎?反正黑哥你也很高興不是嗎?」

「啊啊啊!不是叫你們閉嘴嗎?晚餐還不快給我吃完!然後快點滾回家吧!」

「黑哥生氣了!黑哥生氣了!快跑啊!哈哈哈!」

在清幽的夜晚哩,這個家總是熱鬧不已。黑追著巴克力在廚房到處跑,旁邊淨是圍觀看熱鬧的群眾,即使嘴上說給我站住,臉上的笑容卻是燦爛的,破音的怒吼,卻參雜了歡樂的一絲氣音。

「小子,時間也不早啦!我們就先行回去了,明天我們沒辦法去給你加油,所以面試就自己加油吧!」

「謝謝你們啊……」

你們還想跟來啊!上次的老闆就是被你們一整群來才嚇跑的……饒了我吧!

「不過我會陪你去的喔!黑哥明天見啦!」

「喔?那明天六點來吧!吃個早餐在一塊去吧!」

或許是曾陪伴黑的人類老先生,總是用心照顧這些曾經受傷,或著被拋棄的動物們,現在則反過來陪伴著孤獨一隻的黑,就像「他」 一樣。

夜晚的宴席,終究迎來了散會之時。

「回去了呢……大家。」

空無一人的廚房,在接近休息的十點鐘,黑坐在自己的床邊,輕輕梳裡著自己的毛髮,細而短的毛髮落在薄薄塵埃上,擦出了細碎的聲響。

現世的情況啊……如果能單純點該有多好呢?

「老頭啊……你總說我會遇到和你一樣的人,說這世界還有許許多多的好人,可我只遇到不願分享一條魚的人;說會遇到命中註定之人,給我茫茫未來指出明路之人,可我卻連最相近的顏色都尋不著。」

持續重複著的,只有一次次的相遇和離別,在悄悄睡去之後,我還能望見你最喜歡的滿月嗎?而不是窗外冰冷的鐮月。

「叮鈴叮鈴叮鈴!」

「煩死了……安靜點……」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啊!不是叫你安靜嘛!」

「碰!鏗鏘!」

「咦?什麼奇怪的聲音?」

「哎呀唉呀!黑哥又弄壞一個鬧鐘了,我看看哦……看來要花點時間修呢!」

「巴克力早啊……終於壞了啊!不枉費我打的那麼大力。」

「黑哥!要好好珍惜東西啊!鬧鐘可是很重要的喔!」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我自己能起來,又不是第一天早起了。剛好你也早來了,來幫幫我吧!」

「下次不要設那麼早的鬧鐘不就好了,黑哥真是的,提早了一個小時耶!」

「說了習慣早起了啊!對了,巴克力,幫我拿冰箱的蔬菜過來吧!今天吃三明治就好了。」

「好的!」

巴克力搖著尾巴,從冰箱裡端了一盤切好的高麗菜,經過了陽光灑落的窗前,不時盯著玻璃窗上的自己,晃了晃頭頂特有的星星符號,滿意地回頭之後,緊接而來的是一根巨大的黑色手指,非常準確地對準了視線正上方,然後用那強大的力道,彈向巴克力的額頭。

「好痛!」

「不痛彈你幹嘛。」

黑接過手中的青菜,將他們小心翼翼地舖在麵包上,然後夾起了鍋中的培根,滴著鮮亮油滴,輕輕落在了菜葉上,順著水滴慢慢往下滑,沿著陽光的軌跡,畫出七彩的美味弧線。接著一刀切下,酥脆的聲響更是令一旁的巴克力食指大動,忍不住偷偷伸出左手想要偷吃,卻被黑用鍋鏟打下。

「你的食指想幹嘛?等我端去客廳才能吃。」

「是……」

「冰箱有些飲料,想喝就自己倒吧!」

「對了黑哥,這次要面試的工作是甚麼呢?」

「附近早餐店的店員呢,經過時有看到徵人啟事,要會做菜與招呼客人而已,於是我就連絡了一下,沒想到今天就叫我去面試了。」

「那很不錯啊!終於有黑哥能展現才藝的時候了呢!」

「你這小子……我除了煮飯是不會其他才藝了嗎?我還不把你釘在牆上曬成肉乾。」

「黑哥拜託不要啊!對了對了,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先去門外等你囉!」

黑與巴克力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喧囂的鳴笛聲,總是低著頭看著電子產品的人類們,還有聳立於四周的大型建築物,每次經過總令他們感到不自在。

「呼……終於到了,還是郊區的感覺輕鬆多了啊!每天人類在這種環境下,為甚麼還是能無動於衷,甚至沉浸在手機的世界裡呢?黑哥?」

「不在乎……我只是要來應徵工作的,趕緊面試完就回去吧!」

「喔?客人你好啊!早餐要來點甚麼呢?」

「不好意思,我是昨天說要來面試的。」

「原來如此,小哥你到後面的房間吧!老闆娘會處理的。」

我輕輕推開了店內的小門,一位年輕人類的女性正坐在桌子前,仔細地算著各種金額。

電風扇吹起了他的長髮,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我呆站在門口,看著她慢慢把自己的頭髮給綁了起來,我不在乎旁邊有甚麼,我的眼裡只有她。

「嗯?請問你是?」

「好漂亮……」

「甚麼?能請你大聲一點嗎?」

我在說些甚麼啊?哪有人一見面就甚麼美麗漂亮的……

「妳、妳好!我是來應徵工作的!」

「喔?喔喔……好的,不用那麼緊張沒關係的,我看看喔……」

「黑哥?你還好嗎?」

「我、我、我還好的!」

老實說我不太好……哪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還會好的啊!怎麼辦?為甚麼我會這麼緊張啊!

「新盈黑先生,是位貓人對吧?有甚麼特別的習慣是要注意的嗎?」

「我沒有潔癖,不怕髒的!」

「貓人沒什麼特別的習慣的喔!至少工作上沒有的。」

「恩……那大概甚麼時候能開始工作呢?明天可以嗎?」

「啊?好的!我隨時都可以的!」

「不過黑哥他沒有在早餐店工作的經驗呢!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有類似的經驗啊……看來得職前訓練一下呢!偏偏明天就要用人了……」

「那、那個,我會努力用最快的速度學習的!」

「喔?有這個氣勢不錯!看來我今天有得忙了!過來吧!你錄取了,我們馬上開始職前訓練!」

「好的!老闆娘!」

「我的本名是白水香,叫我水香就可以囉!啊對了,你是新盈先生的朋友吧!抱歉讓你站了這麼久,方便的話,可以先去外面的座位坐著,本店的特調奶茶很好喝的喔!」

「好的,謝謝你,水香小姐。還有黑哥……要加油喔!」

「臭小子!還不快去外面!」

「新盈先生!對客人這樣大小生是不好的喔!先從這點開始教育吧!」

「是是……對不起……」

「黑哥被水香小姐罵了呢!」

「你給我……」

「新盈先生?對待客人要怎麼樣呢?」

「這……客、客人那邊有位置,要不要幫您送份菜單呢?」

我這輩子沒做過這麼低聲下氣的工作……真該死的巴克力……不行,為了能留在她身邊工作,好!我忍!

「嗯!很好!不過這裡通常不會這樣問喔!要這樣雙手握著菜單,然後稍微彎腰一下……」

她那纖細的手輕輕撫扶著我的背部,那觸電般的蘇麻感……好想讓他一直摸下去啊!不行不行!我在想甚麼啊!這樣發展太快了!

「然後直接問客人要點甚麼就可以囉!這樣懂了嗎?」

「嗯!嗯!懂了懂了!像這樣吧!」

於是我照著她教的方式,像她演示了一次,結果被她說有點生硬,要我重複這令人害羞的話,一次又一次,才終於有那麼一點樣子。

接下來的課程也是由她親自示範,包括如何應對客人,店裡的簡短慣用語,還有食材擺放地之類的,雖然還不能登上做菜的位置,不過,我願意等,只要是能夠幫助到她的苦力我都願意做!

這天我們持續到了晚上,好不容易在休息前硬是完成了訓練,看來明天能夠如期上班。她因為家裡還有點事情,交代完收拾工作,便先行回去了。

「貓人小子啊!明天就來上班嗎?」

「啊!是的,還請多多指教。」

「不用那麼客氣,我是目前負責煮菜的,他們都叫我葉伯,今天只有我們兩個收拾,所以得趕快加快腳步喔!」

葉伯啊……看來是位不錯的人呢!也許這裡並不像我想得那麼複雜。

「呼……終於完成了,葉伯再見。」

「再見啊!」

巴克力因為還有學業先回去了,我看了下手錶,九點左右,沒想到這間早餐店居然還有賣宵夜,水香小姐還真是拼命呢!

「現在回去煮嗎?啊……好懶啊!對了!去黑狼大叔那解決晚餐吧!」

黑狼大叔,洸狼,是一間經營關東煮行動餐車的老闆,那裡除了一些下班後的上班族會聚在那喝酒之外,更是我們獸人少數能夠暢其所言的地方。

「大叔!來一份天婦羅。」

「喔?是黑啊!老樣子加一份關東煮套餐嗎?」

洸狼熟練地夾起了鍋裡的黑輪和蘿蔔,右爪盛湯,左邊炸天婦羅,一碗熱呼呼的關東煮送到了我面前,總共是兩塊蘿蔔和三支……咦?

「大叔,多了一支黑輪喔!」

「那根我送你的,老子心情不錯,今天都做了些甚麼啊?看你累成這樣,巴克力那小子呢?今天沒跟你啊?」

「嗚嗚嚕嚕!」 (等我吃完!)

「好好──等你吃完,慢慢吃啊!」

「嚕嗚嚕嚕嗚?」 (今天如何啊?)

「還不就跟平常一樣嘛!賣個關東煮是能多賺錢呢?話說臭小子啊……」

「嗯?咕嚕……大叔怎麼了?」

「叫你吃飯不要說話啊!跟你說找份工作好好生活的,你都在幹嘛啊!這時間還出來鬼混!」

「啊!痛痛痛!別那麼大力揉我的頭啊!我今天有去找工作了啦!明天開始上班,是在一家早餐店當雜務那類的……吧!」

「巷子的那間嗎?好像是水香小姐在經營不是嗎?」

「大叔知道啊?原來大叔那麼老……」

「碰!誰跟你老啊!臭小子拳頭吃不夠啊!啊對了,第一天上班如何啊?」

「不要再打了啦!很痛耶!就說了明天才正式上班啦!今天是去職前訓練那類的。」

「心得如何啊?難得好好工作的感覺如何?」

「不就跟平常一樣嗎?只是去上班賺錢而已啊!」

「這些我會不知道嗎?臭小子,是問你有沒有開始用認真的心情,來面對你的生活?」

認真生活嗎?其實我平常已經過得還算愜意了,除了有時候要去「光顧」 一下魚店……

「慢慢來吧!等你開始賺錢後就知道了,時間不早了,小孩子待那麼晚幹嗎?趕快吃完就回家去吧!」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大叔謝謝招待啦!帳先幫我記著。」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我要證明我不是小孩子,我自己也能過得很好,不就是工作,努力做不就好了嗎?

一回到家後,我立刻就跑去浴室將一天下來累積的汗味給洗乾淨,然後趴在床上,那晚我很快就入睡了。

「叮鈴叮鈴!喀答!」

「還真的修好了呢!真是不能小看巴克力,明明那麼膽小。」

一般的早餐店都要蠻早就起來備料的,更不用說還有賣宵夜的奇怪早餐店,雖然有點懶,可是第一天就打退堂鼓的話,只會受到大家的恥笑,說我是個連點苦頭都吃不得的小孩,一輩子長不大。

為了維護我的榮譽,這點早起算甚麼!不就是比平常早兩個小時嗎?

「哈啊──快點過去吧!準時到比較好,第一天……第一天可不能遲到啊!」

結果當我到了早餐店門口,大部分員工幾乎都已經到場準備得差不多了,就時間上我的確是準時,不過就他們的眼神來說,我明顯是遲到了。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第一天就這麼晚到……是不是獸人都這麼晚起啊?」

「什麼?你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就眼前看到的事實做論述罷了。」

「你……」

「好了好了,大助你別這樣,新盈是第一天來上班,不知道我們的習慣是正常的,新盈,我們一班會再早個半小時來準備,這是為了避免早上突來的人潮,還有送貨的可以比較有彈性時間。」

「好的……明天我會早點到的,不好意思。」

「快去幫忙把盤子再沖洗一次,然後擦乾吧,可不能讓客人用有灰塵的碗盤啊!對吧?」

葉伯使了個眼神,讓我去洗碗那邊幫忙,把我們兩個分開,而我去幫忙的是一位叫小助的人,是大助的弟弟,比起他哥哥那惹人厭的嘴,我還寧願跟無口弟弟一起工作,至少會好那麼一點吧……大概吧……。

很快的,第一位客人就來了,是一位早起上班的老頭,由於不是很忙,葉伯讓我去招呼客人。

「您好老……這位客人,今天要點些什麼呢?」

「嗯?生面孔?你是新來的嗎?」

「是的,我是今天新來的,名叫……」

「我要一份漢堡夾蛋,還有一杯冰奶茶。」

「……好的,一份漢堡蛋加冰奶。」

「服務生!這裡這裡!」

叫狗啊!那甚麼口氣……這樣好像對狗不太公平,算了。

「好的,請問您要吃些什麼呢?」

「我要來吃早餐啊!」

「是是,我知道的,那您早餐想吃些甚麼呢?」

「知道了還問,跟昨天一樣就好了。」

「不好意思,我是今天新來的,能請您幫忙從菜單裡點嗎?我會盡快記起您的餐點的。」

「啊對了,我昨天吃甚麼來著……服務生,我昨天早餐吃甚麼啊?」

鬼才知道你昨天早餐吃甚麼啦!

「恩……是熱狗嗎?」

「好像不是呢……」

「還是你想要來份豬肉漢堡呢?」

「我不喜歡吃漢堡。」

「那你喜歡吃甚麼呢?馬上幫您點。」

「我想起來了!」

謝天謝地,鬧劇終於結束了。

「我昨天晚餐吃鐵板麵,來份鐵板麵好了!」

「恩……一份鐵板麵是吧!馬上幫您送來,鐵板麵一份!」

雖然解決了,但是我火氣也整個上來了,第一位客人還正常,怎麼第二位就遇到這種……這種……算了不想形容了。

大約接近中午時分,來了一位奇怪的小姐,衝到櫃台就說要找她先生,無論我們怎麼勸說,她就是堅持她先生在這上班,大吵大鬧之下,最後水香小姐親自出面,才擺平了這件事。

「小姐妳好,你說要找妳先生嗎?」

「沒錯,他一定是在這裡!我連地址都有,不准把他藏起來!我要跟他拼了!」

「您丈夫叫甚麼名字呢?」

「那個老色鬼叫金助。」

聽到了這個名字,我緩緩地轉頭看向大助的方向,然後他就對我比出了一根中指。

「你借過一下啦!誰要看你,我要看的是後面的東西。」

在他不屑的臉後面的,是隔壁店家的大型招牌,寫著「金助雜貨店」 。

「這位小姐妳……」

「新盈,你別插手,讓我來。」

「可是……」

「我知道的,所以交給我吧!」

「哼!你們果然知道!還敢騙我!」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金助是我很久以前的員工,他們是新進的,理所當然不知道了,跟我來後面吧,我告訴你金助在哪。」

兩位女人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你望夫石啊?老闆娘早就跟她從後門出去了,說是去找金助。」

「啊啊……可是那個金助……」

「恩,就是隔壁的那個金助,她給的地址也是那裏沒錯。」

「那水香小姐為甚麼還要這樣?直接戳破她不就好了?」

「有時候呢……客人會犯一些小錯,我們服務業就是要懂得包容這些小錯,而更高等級的,就是像老闆娘這種,能夠解決事情,又不會讓客人難堪下不了台。」

「原來如此……」

這就是服務業啊!與人處事這麼麻煩,看來我的修行還遠遠不足呢!


就這麼過了一個平凡無事的下午,今天因為沒什麼人,只留下幾個重要的人,便早早下班了。

「小小早餐店的好處啦!別在意,我說下班就下班!」

水香小姐帶著十足的元氣,笑著對我這麼說,我也只好乖乖下班了。

「黑哥!這麼快就下班啦!」

「嗯?巴克力?怎麼剛好遇到你?」

「現在是放學時間啊!原本想去店裡找黑哥的,沒想到剛好就遇到了呢!」

「你現在有空嗎?」

「有啊!甚麼事情呢?」

「我們去釣魚。」

「咦?」

「我說我們去釣魚……好嗎?」

「當然是可以啊!不過黑哥今天怎麼怪怪的呢?」

「那、那是你的錯覺!我們快走吧!運氣好釣到可以加菜呢!」

結果一整個下午我們只釣到了一條中型魚,該說幸好嗎……今天只有我們兩個一起吃飯,到了周末才會有聚會。

「黑哥我先去買點東西,待會七點家裡見囉!」

「恩,待會見。」

真是不錯呢……有好父母的用心栽培,自己也那麼努力上進的小子,將來一定能有成就吧!

「來去河邊走走吧……」

黃昏的餘韻,趁著歸巢鳥兒尚未抵達前,做最後的閃耀,我也許希望鳥兒都不要回來,這個黃昏能夠一直下去,我就能一直走下去,一直……走下去嗎?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停下腳步,就這麼面對著碩大的夕陽,發著呆,甚麼事也不做。

「大貓咪!大貓咪!」

「嗯?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你父母呢?」

「媽媽……不見了……嗚哇哇哇!」

「哇!別哭啊!這怎麼辦……啊對了!你看!是毛茸茸的尾巴喔!」

「嗚……毛茸茸的貓咪!哈哈哈!」

「別拉啊!真是的,反倒撿了個麻煩,看來得先找到她的父母。小妹妹!你媽媽在哪裡不見的呢?我……大貓咪陪妳找好不好?」

「真的嗎?」

「嗯!大貓咪會陪著妳的喔!」

「在那裏!那個游泳池那邊!」

「是說公園的噴水池吧?先去那邊看看好了。」

我背起小妹妹,一邊哄著她,一邊走到了噴水池旁,果然看見了一對焦急的男女,似乎在找著甚麼,於是我便走向他們。

誰知道那個男的一看見我,就發了瘋似地朝我攻擊過來,又是揮拳又是踢腳,當然被我很輕鬆地閃掉了,正當我對眼前情況感到納悶的時候……

「爸爸!爸爸!」

「啊啊,原來如此。」

「你這個混帳獸人!竟敢綁架我女兒!我跟你拼了!」

男子從口袋掏出了一把瑞士刀,向黑襲擊而來,結果被黑看破了路線,輕鬆躲過之後,一腳踢掉刀子,絆倒了煞車不及的男子,接著將背上的小女孩輕輕拋向他的懷裡。

「哈哈哈!好好玩!大貓咪!」

「玩完了該跟爸爸回家囉!警察抓小偷到這邊結束,下次要記得,一定要好好跟著爸爸媽媽喔!大貓咪要先走了!」

「嗯!大貓咪再見!」

敏捷的黑一溜煙地跑離了圍觀人群,留下了眼神錯愕的男子,抱著一位笑容燦爛的小女孩,向大人口中所謂的「綁架犯」 用力地揮著手。

「看來警察爸爸沒抓到大貓咪小偷呢!爸爸不及格喔!嘿嘿嘿!」

天色漸暗,黑回到了住處,與巴克力一起享用了晚餐之後,道別了巴克力,便早早上床就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躺了再久,腦袋卻思緒清晰,活力旺盛地運轉著。

「滴答滴答……」

果然嗎?因為我是獸人嗎?

「滴答滴答……」

我是兇猛的野獸嗎?或者說……

「滴答……」

我應該要是兇猛的野獸。

到了隔天早晨,黑依舊到了早餐店上班,這時店裡突然來了一位西裝筆挺,頭戴黑色紳士帽的男士,黑前去招呼,將菜單雙手奉上,只見男士用著一副嫌惡的表情,輕輕用手指捏著菜單的一角,讓它輕輕落在桌上。

「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好的,待會幫您送來。」

「對了,待會送餐點的是你嗎?」

「是的,怎麼了嗎?」

「你能帶副手套之類的嗎?獸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寄生蟲呢?」

「我每天都會洗乾淨的……」

面對這位遮掩口鼻的人類男性,黑藏在身後的拳頭緊緊握著,露出的利爪輕微戳著手掌,流出點點血絲,看的身後的同事直冒冷汗,但拳頭最後還是鬆開了。

「如果您堅持的話……我會戴的……這樣可以吧?」

「哼……這還差不多。」

於是黑帶上了塑膠手套,將菜餚一一送上,他將料理全數吃完後,臉上的表情卻依舊嫌惡。

「叫你們老闆出來,你們的料理有野獸的毛髮參雜在裡面,害我吃下那麼噁心的東西。」

「甚麼……?」

「這麼小間的店,難怪只能請得起這些野獸,老闆估計也沒多高的水準吧!」

「你給我閉嘴……」

「黑!你冷靜點!」

「喔?難不成你要揍我啊?來啊!你看我的右……碰!你幹甚麼!」

「啊啊啊啊啊啊!」

黑衝向前,將男子撲倒在地上,一旁的同事還一時反應不及,左爪用力勒住脖子,右手彎曲繃緊,在被憤怒驅使的時候,一個聲音,讓黑毛的拳頭停在了男子的眼前。

「住手!黑!」

「嗚……水香小姐?」

「你、你這個野獸……妳就是老闆對吧!你們給我記住!我一定會要你們付出代價的!」

丟下這句話,男子狼狽地逃之夭夭,留下了冰冷尷尬的氣氛。

「那個……水香小姐……」

「黑,明天開始不用來上班了,薪水我今天下午下班前會給你的。」

「可……我知道了。」

「老闆娘,事情是這樣的……」

「不用跟我解釋。」

我知道的……做出了這種事情,會變成這樣,誰也不能怪,只怪我身為野獸的樣貌,只怪我不能身為人類……

到了下午收店的時間,人煙鮮少的巷口,傳來了鐵門陣陣的吵雜,以及些許的交談聲。

「今天謝謝大家了!明天也要繼續拜託大家了喔!除了黑之外。」

「是……」

「來,這是這個禮拜的薪水,總共三千元整,謝謝你為這個早餐店所做的一切,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的員工了。」

「不再是……對吧……」

「是的,請你馬上離開吧。」

我,逃離了那個地方,為了不讓我的眼淚被發現,我盡力地跑,在耀眼的霓虹燈下,狼狽地逃離了,直到……

「喔?你這小子下班了啊!嗯?你這是……」

「嗚哇哇哇!」

黑狼就這麼抱著放聲哭泣的黑貓,一句話都沒說,就這樣輕拍著黑的背。

「全部哭出來後,好多了嗎?」

「嗯……謝謝……」

「來──累了就是要吃點東西啦!一如往常的套餐喔!」

「謝謝……謝謝……」

「哎呀!平常都不會這麼感動,現在這樣怪肉麻的……快吃快吃!還好現在都沒什麼客人。」

「不過啊......剛剛好像有看到一群人類,拿著棍棒還有各種武器,現在的社會還真是動盪不安啊……走夜路可要小心了。」

「是喔……」

「帶頭的還穿全身黑,戴一頂奇怪的紳士帽,不怕夜裡被撞到嗎?真是的,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全身黑,黑色紳士帽……不會吧?

「他們往哪個方向去的?」

「嗯?好像就是你來的那個方向呢!」

「大叔!這是之前欠的飯錢!我先走了!」

「啊?等等啊!那個方向是……」

黑像是發了瘋似的,直直奔向他「逃離」 的地方。

「洸狼!怎麼啦?那小鬼不是剛被解雇的黑嗎?」

「解雇?怎麼回事?說來聽聽。」

來訪的一群獸人七嘴八舌的道完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後。

「兄弟們……幫我個忙吧!」

在同一時間,黑趕到了早餐店,卻看到了鐵門被砸的稀巴爛,門外圍著一群混混,而正中間的是以前的同事,以及……

「混帳啊啊啊啊!」

黑想都沒想就直衝了過去,伸出了利爪,用力抓向旁邊圍堵的小混混,被銳利的爪子抓傷的臉,流出了滿滿的鮮血,然後痛苦地倒在一旁,一群人錯愕地看著自己的同伴倒下,直到聽見更多的慘叫與嘶吼,才拿起手邊的武器攻擊上去。

「哼!看來你的「前員工」 回來了呢!妳都不肯說出他在哪裡,這下省的我麻煩,小的們,給我打!」

「老、老大!他太強了!我們擋不下啊!」

「一群廢物!這樣不就好了!」

男子鬆開了抓住水香的手,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手槍,朝著在人群間發狂的黑開了一槍。

「碰!」

「嘎啊!」

肩膀中槍的黑痛得跪倒在地上,然後被一群人拳打腳踢,不斷地發出了悲鳴。

「傻瓜......我都讓你走了……為甚麼還要回來啊……為甚麼……」

「呼嚕嚕……」

「哼!果然是頭野獸不是嗎?還不給我倒地!碰!」

「嘎啊!」

「為了這個女人回來了啊……你們獸人真是愚蠢呢!這樣也好,你可以親眼這個女人為你殉情,這樣是不是很完美呢?愚蠢的獸人啊?」

「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敢動她一根寒毛……我絕對會把你的頭給扯下來!」

「哈哈哈!儘管叫破喉嚨吧!再見了,賤女人!」

就在男子舉起槍的那一剎那,一根竹籤刺穿了男子的手,槍應聲掉落在一片寧靜的巷子裡,發出了清脆聲響。

「看來我還沒來晚啊!」

「洸狼好身手啊!」

「別吹捧了,摸了十幾年的東西,不准才奇怪呢!」

「我的手啊!好痛啊!小的們!給我殺!」

「兄弟們!拜託你們了!」

接著一群獸人從洸狼的身後衝出,三兩下就制服了鬧事的混混。

「哼!我死也要拉你一起!碰!」

「嘿!小心!嗯啊!」

扣下板機的那瞬間,水香突然出現在黑面前,子彈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正抱住水香的黑掌。

「臭老頭你歇著吧!鏗!」

男子被洸狼的兄弟敲下了後腦勺,暈了過去。

「水香小姐!妳醒醒啊!水香小姐!」

「黑!你仔細看看你的手。」

黑抬起了疼痛不已的右手,翻面一看,子彈被自己厚實的肉球給卡住了,並沒有貫穿水香小姐。

第一次, 我這麼慶幸自己是頭野獸……如果我是人類,我就沒辦法保護妳,天賜給我這些,是用來保護妳的啊……
「但是……抱歉……我沒辦法在妳身邊了……」

只要我還在這裡,遲早有一天,這樣的事情一定還會再發生吧!為了保護妳,現在只有……遠離妳,或許才是最好的吧……

「這些日子,謝謝妳了,我會永遠想念你的……」

黑輕輕吻了一下水香的額頭,將她安頓好後,便跟著一群獸人一起離開了。

「你是認真的嗎?要跟我們一起離開?」

「是的,麻煩你們了,我想跟你們一起去外地工作!」

「既然是洸狼很寶貝的乾兒子,我們是不會拒絕的,跟朋友都道別完了嗎?」

「是的,雖然他們很依依不捨,但聽到我會再回來,就也放心了不少。」

「一定不是短時間的,少說五年一定會有。」

「啊!可以再讓我去個地方嗎?還有一位很重要的人沒有道別呢!」

「去吧!我們會在公園噴水池等你。」

我拿著僅剩的一百元薪水,用黑貓的姿態,來到了一間魚店,架上把買了各種百元特價的魚,當然,還有熟悉的老闆。

「你這貓小偷又來……這是甚麼?」

老闆拿起了黑貓叼著的一百元紙鈔以及便條,上面寫著「最近一次的魚錢,我會還清剩下的一千塊,請給我時間,這些日子很愉快,謝謝你。」

「這……」

老闆驚訝地看著黑貓,只見牠深深地低下了頭,雙手朝上,然後起身,掉頭離開了。

「謝謝光臨!還要再來喔!」

「喵!」

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看見那隻黑貓的身影了。

(五年後)



「喔?這不是巴克力嗎?又來買魚了啊!歡迎歡迎!」

「對啊!嗯?老闆!你們又多了一位貓人員工了喔?」

「是啊!自從新上任的市長改革過後,工作場所有請獸人的,能夠得到不少補貼,說甚麼自己的女兒曾被大貓咪救過,才知道你們跟人類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而且你們獸人啊!體力真是好到不行!又耐操!我都想再請一位來了呢!」

「呵呵!過獎了!我體力沒有很好的呢!」

「還不是以全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了嗎?腦子那麼靈活,怎麼不分點給我呢!臭小子!」

「哈哈哈!別搔我癢啊!哈哈哈!」

「喵!」

「嗯?啊!小偷!你這傢伙站住!別拿走我的魚啊!」

巴克力看著追出去的老闆,偷偷地笑了一下,在轉頭看向桌子時,發現有一袋錢,裡面裝著一千一百元整。

「呵呵!一定是他!黑哥!他回來了!」

黑貓站在了高牆上,俯看著氣喘吁吁的老闆。

「是你吧!臭小子!一回來就給我偷魚啊!嗯?地上飄來了紙條?「錢在桌上,總共一千一百元。」

「喵!」

「噗……哈哈哈!謝謝光臨!再來啊!臭小子!」

「喵──」

令人懷念的場景啊……這座城市不一樣了呢……多了彼此理解的眼神,還有和善的空氣,真舒服。

「謝謝光臨!」

「老闆娘!客人點的糖醋魚暫時沒貨了!怎麼辦?」

「真是的……偏偏在這麼忙的時候……」

「給,鮮魚,水香小姐。」

「謝謝你啊!你……」

「……客人等不及了喔?沒關係嗎?」

「你回來啦……再有人欺負我的話……」

「我會幫你揍他們的。」

「教你的都忘記了嗎?對待客人要……」

「謙和有禮,不對嗎?」

「噗……歡迎回來,新盈黑。」

「店裡的菜單依舊奇怪呢!不愧是晚餐。」

「再耍嘴皮子不進來的話,連三明治都不給你做。」

「是!是!」

老頭子啊……我看見了,在這個新月高掛的夜晚,有著如此明亮又溫暖的滿月呢!

(By遊玩
最後由 遊玩龍 於 2017年 11月 3日, 19:0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我是一名放逐者,我以天地為家。
粗茶淡飯便可以滿足我了。
在我每次的航行中,我始終面著一個方向。
那裡,有我的嚮往。
頭像
遊玩龍
白月公民
迷濛星塵
文章: 14
手頭現金: 633.05
銀行: 873.7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預設
設定: 冰龍一隻,被冰龍一族放逐的流浪者
披著披風,卡其色褲子,淺藍頭髮,一雙交叉紋路角,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M.S.Keith » 2017年 11月 1日, 23:04

3、原則上必須有完整且正確的標點符號,除卻藝
  術效果,否則不得例外;標點符號請依「中華
  民國《重訂標點符號手冊》修訂版」或「中华
  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擇一
  使用,一律全形。

本版文章標點符號一律要求全形。
戰爭,詛咒,血。
Curse me now.
頭像
M.S.Keith
白月公民
飛星流逝
文章: 58
手頭現金: 51.25
銀行: 537.20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預設
設定: 暫無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遊玩龍 » 2017年 11月 2日, 12:45

對於這部分,十分抱歉,晚點我會把這篇違規刪除的。(抱歉礙於設備限制,所以我會直接刪除的,因為沒辦法用標準上引號以及下引號,以及某些全形符號)
我是一名放逐者,我以天地為家。
粗茶淡飯便可以滿足我了。
在我每次的航行中,我始終面著一個方向。
那裡,有我的嚮往。
頭像
遊玩龍
白月公民
迷濛星塵
文章: 14
手頭現金: 633.05
銀行: 873.7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預設
設定: 冰龍一隻,被冰龍一族放逐的流浪者
披著披風,卡其色褲子,淺藍頭髮,一雙交叉紋路角,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瀟湘 » 2017年 11月 2日, 17:52

遊玩龍 寫:對於這部分,十分抱歉,晚點我會把這篇違規刪除的。(抱歉礙於設備限制,所以我會直接刪除的,因為沒辦法用標準上引號以及下引號,以及某些全形符號)

就像基斯說的,標點符號需要正確使用才行……
不過遊玩龍也不用急著刪除,問題不難處理。

圖檔
以 LibreOffice為例,格式→文字→全形
之後用尋找取代功能把上下引號換掉就可以了。
如果都不便輸入,也可以都用取代。
或著尋找網站資源,比方這個網站就提供簡單的標點轉全形功能:http://www.taiwanad.com/tool_convertpunct.php
沒辦法直接輸入,也可以在網頁上直接複製該字元,比方這是引號的維基頁面: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BC%95%E5%8F%B7

更值得注意的是波浪號不能當成延長語氣用,
不妨改成破折號。

是說遊玩龍用的設備是?


故事的構想很有趣,是獸人與歧視的問題;
不過感覺敘述上可以調整一下,
故事前半段很多地方像是自說自話,
人稱觀點的轉移也有些生澀,
試著統一看看?

結尾的大團圓結局感覺有一點點牽強……
應該說,這個結尾如果放在童話風格的故事,會顯得還不錯,甚至讓人感到溫馨滿足,
只是整個故事給人的感覺偏向寫實,甚至有些社會議題小說的味道,
這樣的話,結局就會有點過於美好,進而有些單薄。

期待下次的作品。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千年望月
文章: 1135
手頭現金: 22,532.25
銀行: 14,499.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J.C.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4
藍月元老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論壇美化獎盃 (1)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遊玩龍 » 2017年 11月 3日, 19:11

已經將符號問題改正過來了,非常謝謝上面兩位的提醒與建議,第一次用到word的取代,超級好用的!

另外特別感謝瀟湘的建議,我會另外在嘗試再修改一篇,但這篇在這我想是不會去作變動的,在此再次感謝。
我是一名放逐者,我以天地為家。
粗茶淡飯便可以滿足我了。
在我每次的航行中,我始終面著一個方向。
那裡,有我的嚮往。
頭像
遊玩龍
白月公民
迷濛星塵
文章: 14
手頭現金: 633.05
銀行: 873.7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預設
設定: 冰龍一隻,被冰龍一族放逐的流浪者
披著披風,卡其色褲子,淺藍頭髮,一雙交叉紋路角,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遊玩龍 » 2017年 11月 7日, 20:15

小弟在這邊想請教一個問題,在寫故事的時候,常常會有上面說的人稱轉換問題,一句話常常搞不清楚是誰說的,還是突然又換成另一個人,想請教有什麼方式或寫法可以改善這個問題嗎?
我是一名放逐者,我以天地為家。
粗茶淡飯便可以滿足我了。
在我每次的航行中,我始終面著一個方向。
那裡,有我的嚮往。
頭像
遊玩龍
白月公民
迷濛星塵
文章: 14
手頭現金: 633.05
銀行: 873.7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預設
設定: 冰龍一隻,被冰龍一族放逐的流浪者
披著披風,卡其色褲子,淺藍頭髮,一雙交叉紋路角,


Re: (短篇小說)黑貓與白月

文章瀟湘 » 2017年 11月 11日, 03:18

遊玩龍 寫:小弟在這邊想請教一個問題,在寫故事的時候,常常會有上面說的人稱轉換問題,一句話常常搞不清楚是誰說的,還是突然又換成另一個人,想請教有什麼方式或寫法可以改善這個問題嗎?

不太清楚遊玩龍的問題……?
是指對白沒有特色嗎?
可以考慮讓對白加入更強烈的角色特質,
比方貴族出身,所以用語典雅之類。
或著明確加上「某某說」之類的文字。
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
頭像
瀟湘
藍月元老
千年望月
文章: 1135
手頭現金: 22,532.25
銀行: 14,499.37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J.C.
設定: 狐鬼設定
Skype: y42u030226
持有飾品數量: 4
藍月元老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論壇美化獎盃 (1)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11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