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連載《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連載《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1

【序章:護衛者】  

  【羅奇里爾城,中央廣場「同盟大廈」。】
  「喵……那麼真是感謝您。」

  「哪裡,那麼在這裡祝您任務順利。」

  收好羊皮紙卷,著西裝、戴黑帽的灰貓,奇魯,踏著輕快卻不失優雅的步伐離開了同盟大廈。

  「喵……這種委託,不用讓吾親自出馬也可以吧,就交給新來那兩個小傢伙吧。」

  拐了幾個彎,遠遠已經可以看到寫著「Assasin Guild」字樣的門牌,還有插在門牌的那顆骷髏頭。

  推開大門,奇魯將帽子拿下,對著坐在沙發上的白毛狼少年,夜落白櫻說:「喵呀,小白櫻,吾剛剛接了份委託,覺得挺適合你的喵……」

  「委託?」奇魯將羊皮紙卷交給白櫻,白櫻接過後便打開好好的閱讀。

  委託的概要是,護送旅行商隊到鄰國「安威王國」的首都吉裡厄。

  「只是個小小的護送而已,對小白櫻來說應該很簡單吧?」

  「那倒是……不過只讓我自己去嗎?」白櫻問。

  「喵,吾想讓奈希跟著小白櫻一起去。」奇魯指著坐在一旁,帶著白色面具的黑衣小丑,奈希。

  「命令,領受。」

  白櫻站了起來,將羊皮紙卷好後交還給了奇魯。

  「到任務開始還有2個小時……先整理整裡吧,奈希?」白櫻提議。

  「命令,領受。」

  說到奈希,有時也覺得他是個怪人。
  
  除了講話永遠都是無情感的棒讀這點,最神秘的地方應該是那白色的面具。
  
  到底在面具下是怎樣的臉呢?……白櫻這麼想著。

  ***

  2小時後,白櫻和奈希離開刺客公會,往同盟大廈走去。

  「好囉……那麼護衛委託的委託人在哪裡呢……」白櫻語畢,一旁的雌性熊獸人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接下商隊護衛委託的……?」

  「是的,您是委託人嗎?」白櫻禮貌的問。

  「是的!容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米蓮,是商隊頭領的女兒。」米蓮對著白櫻和奈希鞠了個躬。

  米蓮是個漂亮的女子。但是白櫻不敢詢問她的年齡,因為奇魯曾說過這麼一句話:「女性的年齡是最不可詢問的機密」。

  「請多指教,我叫做夜落白櫻,而他是奈希。」白櫻說:「那麼,這次的目的地是安威王國境內的吉裡厄城,沒錯吧?」

  「是的!麻煩你們了!」

  「還有啊,我們這次也順便委託了遊俠公會……」米蓮說。

  ──有種不好的預感。

  正當白櫻這麼想的時候,有人走了過來……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2

【二章:刀光劍影】

  一名綠鱗黑毛、背著長杆狙擊槍的赤眼龍獸人朝著白櫻走來,身旁還跟著……應該說飄著一戴著黑色面罩和骷髏形眼罩,灰色毛髮的犬獸人。
  
  「喔!這不是刺客公會的新人嗎?叫做白櫻來著?」龍人笑著說。

  龍人的名字叫做戴納索斯,是隸屬于遊俠公會的傑出狙擊手。

  而一旁的犬獸人叫做彭恩,同樣隸屬于遊俠公會,但彭恩使用的既不是弓箭也不是槍炮,而是一把樣貌特殊的長槍。

  「戴納,很沒禮貌,不要隨便裝熟。」彭恩懶散的說。

  戴納笑了笑,轉頭對著一旁的米蓮說:「嘛,委託人小姐,是不是也差不多該出發了呢?」

  ──轉移話題的速度還真快。

  白櫻心裡跳出了這句話。

  「是的!那麼麻煩你們了!」米蓮坐上了排在最前頭的馬車,而白櫻、奈希、戴納和彭恩則分別走在馬車的兩側。

***

  離開了羅奇里爾,首先要穿過占地極廣的「千木之森」,才能抵達目的地的吉裡厄。

  戴納從包裡拿出了簡便式的地圖,用龍爪估算著最短能抵達的時間。

  「至少得要7到10個小時啊……」戴納喃喃自語。

  7到10個小時,不長不短的時間啊……

***

【兩國交界,千木之森中。】
  過了許久,商隊的馬車已經進到森林深處,卻停了下來。

  「嘿嘿……這一隊馬車看上去就是旅商嘛!把錢交出來!」馬車被一群土匪攔了下來,停在半路上。

  「不交出錢的話就把人留下來吧,那只母熊身材挺不錯的啊!」疑似盜賊老大的豺狼獸人這麼說道。

  ──看上去就是雜魚嘛。白櫻心想。

  「無視於我們幾個……你們是白癡啊?」戴納側身,將手放上了狙擊槍的槍托。

  「你們幾個?不就只有你一人嗎?哈哈哈哈哈!」

  也是,會只看到戴納一人也不能怪他們眼睛太差,畢竟彭恩浮在空中,沒被看見是很正常的。而兩名刺客在隱蔽身影方面也是專業級別的,瞬間就將身影藏匿在附近的樹叢中。

  「倒也是……你們『只看到』我一個人啊!」

  突然,大量的撲克牌從天而降,成功的將盜賊們的視線引開。

  下個瞬間,一道銀色的刀光閃過,從樹叢中閃出身影的白櫻手持銀色的小刀,精准的刀法讓一個個盜賊都負傷倒地。

  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盜賊老大突然感到有種冰冷的物體靠上了他的脖子。

  「滾。」不帶絲毫情感,冰冷的聲音如此警告著。

  「咿──!」

  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慘叫,盜賊老大的身子順間軟了下來。

  「再不滾休怪我無情。」

  「大人饒命啊──!」盜賊老大瞬間夾著尾巴落荒而逃,方才消張跋扈的氣焰完全消失殆盡。

  白櫻收起小刀,碎碎念著:「真是夠了,沒有實力就不要當什麼盜賊嘛……好手好腳的不去找個工作……」

  正想將那些受傷的盜賊搬到一旁的樹叢,白櫻卻感到了一股不尋常的寒氣。

  這股寒氣無疑是從站在白櫻背後,淡水藍色毛髮的虎獸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冰冷中,白櫻似乎感受到了,那夾雜在其中的寂寞。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3

【三章:復仇者】

  陣陣寒氣傳來,白櫻不禁打了個哆嗦。

  「……」待機中的奈希、彭恩以及戴納擺出了備戰姿態。

  「為什麼放跑了他們……」對方冷冷的開口。

  「蛤?」白櫻疑惑的歪頭。

  即使對方是盜賊,可又沒有對我們做出什麼傷害……我也沒必要殺了他們吧?何況對方是不同國家的人……隨便動人可會引起國際問題的。

  白櫻還在腦子裡思考著要如何回答時,眼前的老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了過來,靈活的用兩把短刀發動了驚濤駭浪般的攻勢。

  「──!」白櫻舉刀抵擋,卻被逼得不停向後退。

  「彭恩!幫我搭個狙擊台!」戴納將槍取下,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紅色的單片目鏡,配戴在右眼上。

  「停止。」正當彭恩准備用骸骨搭建臨時狙擊台時,奈希出聲阻斷了彭恩的動作:「交給白櫻就好。」

  「嘖……」戴納略為不滿的將槍扛在肩上。但是考慮到這種近身戰鬥的場合,亂開槍有可能會傷到自己人,戴納還是妥協了。

  「奈、奈希!保護好商隊的馬車!小心不要被我這裡波及到了……哇!」

  分心的後果,白櫻的肩膀被虎獸人劃了一道傷痕。

  「接招吧……『冰』的魔力啊!」虎獸人伸出手,掌心對準白櫻。

  冷冽的寒氣朝白櫻襲來,冰晶在白櫻的雙手上增生,將白櫻的手掌整個凍結。

  「什……!」先是驚訝,卻僅僅持續了幾秒,白櫻馬上又鎮定下來。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些傢伙……卻又被你放跑了……那就讓你來代替他們受死吧!」

  對方提著雙刀一步一步靠近,白櫻卻毫無懼色,反而開始低聲喃喃自語。

  「為了報父母的一箭之仇,死吧!」虎獸人將刀高舉,準備朝白櫻刺去。

  在刀子即將刺中的瞬間,白櫻一個靈巧的側身閃過,順勢用包覆住手掌的冰晶往對方的下巴敲去。

  將對方擊退後,白櫻的手上開始散發出了陣陣熱氣,灼熱的『火』之魔力瞬間將冰晶熔解。

  「什麼!居然熔掉了……」

  「哼……這種半吊子的冰魔力是什麼也都凍不住的……」白櫻一個箭步沖上,將刀尖抵在虎獸人的脖子上。

  由於發生的太快,一旁保護馬車不被波及的三人也看的目瞪口呆。

  「你剛剛說什麼……報仇?」白櫻冷冷的開口。

  「復仇?就因為復仇,所以你可以隨便攻擊人?」

  「真是夠了……難道只有你體會過失去家人的痛苦嗎……?」白櫻大吼:「我的父母……我的父母,就在我的面前被殺掉了啊!」

  似乎看到了白櫻眼眶充斥著淚水。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難道復仇成功後……他們就會復活?」

  白櫻狠瞪著虎獸人,渾身散發一股極為負面的氣息,刀尖又再度朝向了虎獸人。奈希見狀,連忙走上前去抓住白櫻。

  「適可而止。」

  奈希抓著白櫻的肩膀,白櫻才慢慢將刀子放下,可刀尖卻還是向著虎獸人。

  「不能殺目標以外的人。」奈希這麼說,白櫻才完全將刀子放下。

  不想憶起的畫面再度浮現腦海,彷佛永不停止的雨、濺灑在牆上的血跡、血與脂肪的腥臭味……

  為什麼,又會想起這些……


  待續。
最後由 夜落白櫻 於 2016年 10月 1日, 02:16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5

【四章:寒氣再襲】

  擺脫虎獸人後,商隊的馬車再度向前行駛。

  「奈希,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戴納一邊走,一邊戳了戳奈希帽子上的金色鈴鐺球。

  「請。」

  還真省字啊這傢伙……戴納持續戳著鈴鐺球,鈴鐺球發出了叮叮噹當的聲音。

  「你帶這帽子不會影響到工作嗎?叮叮噹噹的。」

  「否定,目前還沒有因為帽子而失敗過。」

  「挺厲害的……倒是,還有個更想問的問題啊。」

  「請。」

  「……白櫻過去,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戴納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才慢慢開口。

  「無解,我只知道白櫻的父母,出意外過世了。」

  戴納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龍爪還是不停的戳弄著鈴鐺球。

  「出意外了……嗎?」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彭恩也忍不住開口,也順便降落到了奈希身旁,當然,沒有落地。

  「肯定,白櫻是這麼說的,有問過詳細,被拒絕。」

  越問越好奇啊……但是看來問本人也不會有答案呢。戴納在腦中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千木之森中,商隊的馬車上。】

  怎麼……搖搖晃晃的……?

  回過神時,白櫻發現自己處在馬車上。

  「那個……你沒事了嗎?」

  白櫻看了看周圍,向米蓮詢問自己是什麼時候上馬車的。

  米蓮向白櫻說,打從白櫻被奈希拖回來之後,口中不斷碎碎念著「復仇」之類的詞語,奈希經過米蓮父親的同意後才將白櫻扔到馬車上的。

  「真是失態……明明應該是我來保護商隊的……」白櫻撐著頭。

  「不要緊的……每個人都有不想回憶的過去的……」米蓮試圖安慰白櫻。

  「真丟臉啊……我這個大傻瓜……」白櫻賞了自己幾個耳光,試著想讓自己的情緒鎮定一點。

  「不、不要緊嗎……?」米蓮看著白櫻,略帶擔心的問。

  「嘎啊啊好痛好痛……」白櫻深深吸了口氣:「總算是鎮定下來了……可是好痛。」

  「真的沒事嗎……?」

  「沒事的,倒是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我也要執行任務才行!」

  或許是聽到了白櫻講話的聲音,馬車外的奈希稍微拉高了音量,問:「白櫻?你清醒了?」

  「講得真難聽,我又沒有睡著!」

  不顧馬車尚在行駛,白櫻直接帥氣的從車上跳了出去,卻差點跌在地上讓臉跟地板親密接觸。

  「……你根本就還在睡吧。」浮在半空中的彭恩看到了這一幕,不禁吐槽。

  「我才沒有!」

  太陽緩緩沉沒在樹林間,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

  「天黑了呢……要繼續向前嗎?」

  白櫻抬頭仰望,月亮已經高掛半空,明亮的月光灑落在森林裡。

  「繼續走吧,已經可以看到些許燈火了喔。」戴納指向前方。白櫻順著戴納所指的方向看去,的確是看見了不少亮光。

  ──看來繁華程度不輸給羅奇里爾呢。

  「照這樣下來,大概再走個30分鐘就會到了,加油!」戴納說,語氣活像個出門遠足的小孩子。

  戴納剛說完,就發現馬車停了下來,而米蓮則抱著一個小布袋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米蓮小姐?馬車怎麼突然停下了?」彭恩再次降低了漂浮的高度,但還是沒有落地。

  「父親說,護送到這裡便可以,這次辛苦兩公會的各位了。」米蓮將布袋地給了白櫻,又說:「這是這次任務的報酬,還請各位自行分配,不要吵架喔。」

  白櫻有點傻楞的接過布袋,米蓮接著說:「裡面總計是8000佩盧,這次辛苦各位了。」

  8000佩盧……該說真不愧是商人,出手就是豪邁嗎?

  「哪裡哪裡,要是下次還有委託,歡迎找我們遊俠公會啊!哈哈哈……!」

  「話太多了,戴納。」長槍的槍柄猛然往戴納的後腦杓撞去,笑到一半的戴納差點咬到舌頭。

  「會的!還請各位回程時一路小心。」米蓮鞠了個躬。

  與商隊的馬車分頭後,四人便往回程的路走。

  而在一旁,四人沒有注意到的樹叢中,一對獸瞳映照著月光。

  隱隱約約,白櫻似乎又感受到了先前那種寒氣。

  只是這次,沒有那麼冰冷了。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7

【五章:再次碰面】

  持續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四人又回到了那跟虎獸人對峙的地方。

  「這裡是……剛才戰鬥的地方吧?」白櫻看了看地上凌亂的腳印,又看了看一旁樹叢中附著上冰晶的葉片。

  「肯定。」奈希抬起頭,帽子上的鈴鐺叮鈴鈴的響著。

  正當四人討論著要不要乾脆先在這裡稍做休息時,後方的樹叢傳出了不尋常的摩擦聲以及金屬的碰撞聲。

  「沙沙。」「鏘鏘。」

  白櫻將手放到刀柄上方做好拔刀的準備,另一隻手抱著放有金幣的布袋,奈希則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兩把造型特殊的短刀。

  一旁的戴納從腰帶上的槍套掏出了兩把左輪手槍,而彭恩身後的長槍也開始在主人身旁盤旋。

  「沙」的一聲,一名提著大砍刀的獸人從樹叢間跳了出來。

  月光照耀下,四人才漸漸看清楚了對方的臉,赫然發現眼前的獸人,正是被白櫻威脅到夾著尾巴落荒而逃的盜賊老大!

  「又是你啊……那麼喜歡被虐待?」戴納瞇起眼睛,輕輕的壓下左輪手槍的擊錘。

  「哼!這次可不只我一個,出來吧!兄弟們!」一聲令下,從左右兩側竄出更多盜賊,數量居然比方才還多上很多。

  盜賊們將白櫻等人團團包圍,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被刀刺傷的痕跡,卻像是完全沒受過傷一樣的提著武器,隨時準備開戰。

  「我去,這群盜賊是蟑螂嗎?命還真硬。」白櫻的腳旁發出了紫色的光,一個淡紫色的洞就這樣張開,白櫻便將布袋放了進去。

  那是白櫻的特殊能力──幻夜虛空,能隨時隨地張開異空間入口的能力。

  聽了白櫻的話,奈希立刻反駁:「否定,才沒有這麼大隻的蟑螂。」

  「……這叫比喻。」

  在兩人鬥嘴的時候,眼前一個盜賊突然撲了上來,一刀就往白櫻的臉招呼過去。幸好白櫻閃得快,不然這下可得要毀容了。

  白櫻也不遑多讓,反手抽刀擋住了對方的第二次攻擊,再抽出了另一把短刀架開了對方的大砍刀,順勢往對方的小腹用力一踹,把他踹得老遠。

  一旁的奈希則不慌不忙的走進盜賊群裡,華麗的舞動小刀,盜賊們不是肚子被刺傷,就是脖子被劃上一刀,頓時血花四濺、屍橫遍野。

  奈希臉上那沾染鮮血的白色微笑面具,在月光照耀下卻變成了惡魔般的瘋狂笑容,而那毫無感情的聲音這麼說道:「血夜馬戲,落幕。」

  ──這傢伙真厲害。白櫻暗暗在心裡稱讚奈希。

  而在另一邊,手持雙槍和眾多盜賊對峙的戴納以及,懸浮於半空的彭恩。

  盜賊們一聲大喊,數十人朝著戴納一擁而上。戴納非但沒有往後退,反倒是一派輕鬆的將兩把槍向前舉,不疾不徐的開槍射擊。

  子彈從槍口擊出的瞬間發出紫光,在紫光中,一發一發的子彈化成一根根的白骨刺樁。而子彈變化的骨樁也不在筆直的向前飛,而是以一種詭異的姿態懸浮停止在半空中。

  戴納將右手向前伸,對準了帶頭的盜賊,緩緩的扣下了板機。

  最後一發子彈擊出的瞬間,彭恩的右手一揮,懸浮在半空的骨樁也跟著高速向前飛去。

  「合技.死骨龍牙!」最後一發子彈在光芒過後也變成了骨樁,無數根骨樁從四面八方突襲,卻都巧妙偏離了要害,僅僅對那一群盜賊造成不小的心靈創傷。

  眼看著人海戰術也無法戰勝四人,盜賊老大一轉身,居然又想夾著尾巴逃跑了。

  「給我站住。」

  伴隨著寒氣,一個眼熟的身影出現在了四人的面前。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19

【六章:同伴?】

  手持雙刃的虎獸人踏著冰晶,直盯著意圖逃跑的盜賊老大,散發出驚人的壓迫感。

  「給我站住。」

  語畢,虎獸人的身軀如幻象一般消散,又在盜賊老大的背後重新現形,雙刀死死架住他的脖子。

  ──這人也真夠悲慘的了,短短不到3小時內就被架住脖子兩次了呢。身為其中一次用刀架住盜賊老大脖子的兇手的白櫻心裡暗暗想到。

  盜賊老大被虎獸人的舉動震懾住,就連呼吸都不敢。

  「就這樣把你給冰凍起來……在冰眠之棺中後悔你的所做所為吧!」冰之魔力從虎獸人的手上竄升,從刀尖傳往盜賊老大的脖子,從脖子上一點一點的將他冰凍起來。

  白櫻本想上前阻止虎獸人,卻被戴納擋了下來。

  虎獸人將盜賊老大凍結到只剩下頭部能夠活動,冷冷的說:「就這樣在森林裡反省吧!」然後將抓起他那被凍結的身體,往森林深處扔去。

  處理完了盜賊,虎獸人轉過身來,四人又各自提起武器警戒了起來。

  「等、等等。」語氣和方才完全不一樣,虎獸人看著警戒狀態的四人說:「我不是回來跟你們戰鬥的。」

  「我們怎麼相信你?」白櫻壓低身子,彷彿隨時都會衝上去給他砍個幾刀:「你剛才可把我砍傷了啊。」

  「再說了,如果不是為了跟我們戰鬥,那為什麼不停止魔力流動?」白櫻望向對方周遭的葉片,全都附著上了一層薄薄的冰晶。

  「不、不是這樣的,我真的無意要跟你們戰鬥…..」虎獸人一邊說,一邊將手上的雙刀往地上扔:「我還沒辦法完全的控制好魔力……」。

  「無意戰鬥啊,那就好說話了。」戴納收起左輪手槍,淺笑著問:「有什麼事嗎?」

  「你們……你們是冒險者對吧?能不能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冒險?」

  「否定,我們並非冒險者。」奈希手上的小刀化作一陣煙霧消散,對虎獸人說:「我們只是公會的成員。」

  「公會?那是……?」虎獸人一臉疑惑的問。

  奈希簡單的回答,但是聽那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講了一串,連一旁的白櫻都覺得非常痛苦。

  「順帶一提,我跟白櫻隸屬刺客公會,戴納和彭恩隸屬遊俠公會。」

  「既然這樣……可以讓我加入嗎?刺客公會。」虎獸人問。

  「否定,我們可以招攬會員,但是審核由副會長處理。」奈希說:「所以我們僅能讓你跟我們一起回去接受審核考試,無法保證一定會讓你加入。」

  「奈希!就這樣讓一個來路不明的人……」

  「肯定,我覺得他可以相信。」奈希望著虎獸人腳邊的雙刀說:「為了讓我們相信他無意戰鬥,他都把武器扔掉了。」

  ──你怎知道他不是騙你的……白櫻小聲地在心裡OS,表情滿是無奈。

  「看來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呢……走吧,戴納。」彭恩自顧自的飄離,戴納看了看刺客公會的兩人,笑著說:「那,你們三個慢慢處理,我跟彭恩先走啦!」

  「白櫻,就先這樣好嗎。」從微笑面具裡散發出了驚人的壓迫感,白櫻嚇得冷汗直流,奈希冷冷地說:「再耗下去今晚要住森林了。」

  「好……好……」

  看來白櫻也不反對,奈希又向虎獸人詢問:「問題,你叫做什麼名字?」

  「我叫做艾斯克特,可以叫我艾斯就好。」

  「理解,我叫做奈希,然後他是白櫻。」

  兩人笑著互相握了手,雖然看不見奈希是甚麼表情。而一旁的白櫻卻暗暗在心裡發問:「為啥這人看到奈希那沾滿血的微笑面具還能這麼淡定的笑……?」

  居然還笑得出來啊……面對那種看上去就比鬼還可怕的面具。

  白櫻看了看眼前的老虎和……小丑說:「那就……我們也趕快回去吧……免得今晚真的要住森林。」

  雖然嘴上全是不滿的話語,但是有新同伴的加入,白櫻其實也是高興的。

  應該是這樣吧……?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22

【七章:炸彈魔】

  三人回到公會大廳時,灰貓奇魯正與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獅子獸人聊著天。

  他正是刺客公會的另一名副會長──「炸彈狂魔」柏爾斯特。

  「所以說……管他魔物還是啥的,全都讓我去炸掉就好啦!」

  「正是因為不想讓你去搗亂喵……有人來了?」

  奇魯抖抖貓耳,望向大門,柏爾斯特也跟著轉頭過去。

  將門關上後,白櫻和奈希走上前,一同開口:「回報,委託完成。」

  「喵呀……任務完成啦,辛苦你們了喵。」奇魯瞇著眼睛,微笑著說:「倒是,後面那位小兄弟有何貴幹喵?」

  奇魯望著艾斯,一和奇魯對上眼,艾斯隨即感受到一陣陣驚人的殺氣傳來,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

  「奇魯先生別鬧啦,我們雖然還好,但是外來的人不見得撐得住你那嚇死狼的殺氣威壓啊。」白櫻「砰」一聲坐到沙發上,奈希則坐到白櫻旁邊說:「可是艾斯是老虎。」

  「……就說了這是種比喻。」

  一旁的艾斯直冒冷汗,戰戰兢兢的走到奈希旁邊,奇魯正想詢問詳情,柏爾斯特就已經開口:「這隻小老虎來這裡要幹嘛?看起來不像是要委託任務啊。」

  「回答,艾斯他想要加入刺客公會,所以找兩位副會長進行審核考試。」奈希回答,而一旁的白櫻便開始和奇魯聊起天來,順便將任務的報酬全數交給了奇魯。

  看著白櫻一臉淡定的和不斷散發殺氣威壓的奇魯聊天,艾斯不禁想起了剛才在森林裡和帶著染血面具的奈希談話的情形,此刻他大概是了解白櫻當時的感受了。

  「審核考試啊,那就明天早上吧。」柏爾斯特右手做拳頭狀敲了敲左手手掌,緩緩地站起身說:「那我去準備一下明天早上要用的東西……呼呵哈哈哈哈哈。」

  ──未看先猜一定是滿滿的炸彈。白櫻和奈希在心裡想道。

  「喵,你叫做艾斯對吧……那小艾斯要先跟誰用同一間房間喵……」奇魯沉思。

  「奈、奈希……可以嗎?」看來是被其他三人嚇個正著,又或許是只有奈希能跟他正常交流,艾斯思考了一下說。

  「小奈希可以嗎?」奇魯。

  「肯定。」奈希。

  而當晚,在奈希的房裡,艾斯才見識到了刺客公會「最可怕的東西」。

  ***

  【隔日早晨,刺客公會「地底訓練場」。】

  早晨,在奈希房裡被嚇得幾乎沒什麼睡的艾斯打著哈欠,跟著白櫻和奈希往地下訓練場走去。

  「在奈希房裡睡不好?」白櫻問。

  「呃……因為看到了某些東西……」艾斯打著哈欠說。

  「總之你……加油吧,最好祈禱對手是柏爾斯特而不是奇魯先生。」白櫻拍了拍艾斯的肩膀,一邊推開訓練場的大門。

  「我突然好希望對手是你們兩個……」艾斯碎碎念著。

  「應援,要加油喔。」

  訓練場的一邊擺放著數個草人,另一邊則是一個範圍廣大的場地,而奇魯和柏爾斯特站在場地邊等著。

  「喵呀,終於來啦。」奇魯還是那招牌的微笑表情,而柏爾斯特手上拿著一條管狀物,前端還有一條引信。

  「果然是炸彈,滿滿的炸彈啊……」艾斯將腰後的雙刀擺正後,戰戰兢兢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那麼呢……」柏爾斯特拋了拋炸藥,笑著說:「只要你的刀能夠讓我受傷並流出一滴血,就算你過關,怎麼樣,夠簡單了吧?」

  「喵呀,這次的題目還真放水呢,相較於上次兩個……」奇魯淺笑。

  「哼,放水是放水,但他真的能夠碰到我嗎?」柏爾斯特語帶挑釁的說。

  「試了才知道嘛……總之要加油喵,小艾斯。」奇魯拍了拍艾斯的肩膀。

   戰鬥一開始,只見柏爾斯特快步朝艾斯奔去,一把黑色短劍猛地朝艾斯刺去。艾斯雖然勉強避開,卻被眼前的畫面嚇了一跳。

  沒擊中艾斯的短劍砍在地面上,地面隨即留下了漆黑的焦痕,並散發出淡淡的硫磺味。

  「被那劍砍到的話……說不定會死掉啊!」

  「就是這樣,別只想要躲喔,你要是一直躲我會直接用炸彈砸你的。」柏爾斯特重新握好短劍,再度朝艾斯奔去。

  短劍再度朝艾斯的頭頂揮落,艾斯本想閃開,腳步卻沒有踩穩,直接在地上跌了個四腳朝天。

  「砰!」

  ***

  「呼……呼……」艾斯趴倒在地,而柏爾斯特不慌不忙的將手中的短劍扔在地上,從袖口裡拿出一管炸藥,慢慢地走向艾斯:「那麼,是我贏了……」

  「呼嘿嘿……那可不一定。」艾斯伸出手,柏爾斯特頓時覺得背脊一涼,轉頭一看,一把巨大的冰刃在柏爾斯特背後逐漸成形。

  「什……!」

  「這才是我的最後王牌──!」巨大的冰刃朝柏爾斯特揮下,劃開了他的黑色大衣,在他的胸口留下的一道淡淡的血痕。

  「喵!由於柏爾立下的勝利條件是讓他流出血,所以這場戰鬥是小艾斯勝利喵!」奇魯在看到冰刃揮下後大聲地說。

  「呿……很有刺客風格的最後一擊嘛,佩服。」柏爾稍微看了看流血的傷口,便伸出手將艾斯扶起來。

  艾斯不穩地站了起來,淡水藍色的毛皮上到處都是黑色的污漬。

  「讚嘆,艾斯好厲害。」一旁觀看的白櫻和奈希走了過來,奈希說,感覺得出來他正在開心。

  身手真的不錯……但是反應能力還需加強……吧。

  白櫻在心中暗自給出這樣的評價。

  「喵呀,通過審核考試了呢,從現在開始,小艾斯也正式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囉。」奇魯保持著一貫的微笑,卻感覺不出任何一點的殺氣。

  「嘛……歡迎你……啦。」白櫻僵硬的笑著,又看了看身上同樣沾滿黑色污漬的柏爾斯特。

  兩人身上沾染的硫磺味瀰漫在空氣中,使白櫻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噴嚏。

  「喵,既然考試已經完成了,你們兩個不如先去淨個身吧,不然等等很難對話的喵。」奇魯抖了抖耳朵,用貓掌揉了揉鼻子說。

  「哼,也是呢。」柏爾斯特看了看自己的棕色毛髮,瞇起眼睛說:「不小心讓灰燼沾到毛了,感覺會很難洗。」

  「意外的很愛乾淨呢這隻大貓……」白櫻小聲地說。

  ***

  待一虎一獅將身上的火藥灰沖洗乾淨後,五人離開了地下訓練場,回到公會大廳時,正巧聽到了門外傳來的敲門聲。

  白櫻走上前去開了門,門口站著一名有著漂亮黑色毛髮的矮小狼人少年,金色的瞳孔炯炯有神,眼神中卻又帶著些許不安。

  「嗯?有甚麼事嗎?」白櫻問。

  「我、我想要……請你們幫我找一個人……」黑狼少年回答。

  --這個聲音,這個長相……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在黑狼少年說話的同時,白櫻這樣想著。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25

【八章:重逢者】

  「想找人啊……那是沒問題,總之先進來吧?」白櫻說。

  「好、好的……」黑狼跟著白櫻走,白櫻帶著黑狼走到另一邊的桌子,從筆筒裡挑了支羽毛筆,並拿了張羊皮紙出來。

  「來,麻煩你告訴我那個人的特徵吧。」

  「嗯……他是一隻擁有美麗白色毛髮的狼,然後……他有一對鮮紅的眼睛……」黑狼少年想了一下,接下去繼續說:「然後……他的尾巴在接近末端處有點分岔,最後就是……他配戴著十字架的項鍊和黑色的圍巾。」

  「怎麼你說的特徵我都有呢……哈哈。」白櫻開玩笑的笑著,一面快速的將黑狼講的特徵抄下來。

  抄下最後一點,白櫻似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晃著筆問:「忘記問了呢,你叫做什麼名字?」

  一邊問,白櫻注意到了黑狼右眼上的螺旋紋路,不禁心想:「螺旋紋路啊……該不會他真的是……?」

  「我叫做……晨散……黑椿……」

  「──!」

  耳熟的名字、黑色的毛髮、金色的螺旋、矮小的身材、有點膽小的個性……無數記憶的破片在白櫻腦中旋轉。

  「你是……小椿……?」白櫻不經思考就問。

  「……?」黑椿歪著頭。

  小椿……雖然只是兄長對自己的暱稱,卻總讓黑椿覺得非常溫暖……而眼前的這隻白狼叫出的這聲「小椿」,更是無比的溫暖……

  眼前的白狼,莫非就是……

  「哥……哥哥……?」

  白櫻在此刻確信,眼前的這隻小黑狼,正是5年前自己失散的弟弟──晨散黑椿。

  「哥哥……真的是白櫻哥哥嗎……」

  「真的……我真的是夜落白櫻喔……」

  黑椿的淚水奪眶而出,撲到了白櫻身上,一邊哭,一邊說著:「嗚……哥哥......總算找到你了……終於找到你了……」

  白櫻緊緊抱住黑椿,摸著他的頭髮說:「對不起……讓你找了那麼久……」

  ***

  四人坐在沙發上聊天,奇魯首先注意到站在一旁、手中拿著羊皮紙的白櫻以及跟在白櫻身邊的黑椿。

  「喵呀,小白櫻將任務單處理好了嗎?」奇魯問。

  「處理是處理好了啦……」白櫻舉起羊皮紙捲,火焰的魔力流動從手掌竄升到羊皮紙上,瞬間將羊皮紙化成黑色的灰燼。

  「回報,任務完成。」

  眾人一愣,無法理解白櫻的意思,不是才剛將任務委託人帶進來而已嗎?怎麼會突然說:「任務完成」呢?

  「喵?任務完成?」奇魯不解的望著:「黑狼小弟不是要找人嗎?小白櫻你根本就還沒出去找呢……?」

  白櫻搖搖頭,微笑著說了一句:「他已經找到他想找的人了。」之後又補上一句:「而我也是……」

  過了好一會兒,奇魯才理解的白櫻的意思,略帶驚訝的說:「莫非……黑狼小弟想要尋找的人是……」

  「正是這個意思,奇魯先生還記得我說過的吧,我有一個跟我在5年前失散的弟弟。」

  此時柏爾斯特從沙發上站起,朝白櫻走來,上下打量著黑椿:「黑色的毛啊……跟你一點都不像啊?」

  「唯一像的地方只有眼睛那邊那個螺旋吧。」黑椿看著在身邊打轉的柏爾斯特,嚇得緊抓住白櫻的袖子,將自己藏到白櫻背後。白櫻看見這幕,臉龐瞬間蒙上半層陰影,微笑中溢出滿滿的殺意:「還請你別嚇到我的小椿啊,柏.爾.斯.特.先.生。」

  「不要緊的小椿,雖然有點詭異……但是大家人都很好的喔。」一轉頭,白櫻馬上又恢復了溫柔哥哥的臉,輕聲的對黑椿說。

  「哇啊…….這傢伙,超級弟控啊……」柏爾斯特望著有點閃亮的的兄弟倆,對白櫻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肯定,畢竟是白櫻。」一直默默不語的奈希終於說話了,而且語出驚獸。

  而白櫻已經蹲在地上,不顧旁邊還有人在看,自顧自的不斷蹭著黑椿的臉頰,面對白櫻突如其來的親暱動作,黑椿也沒有絲毫不高興的意思,反而是露出了很開心的表情。

  終於又見到你了,這次再也不會放開你了……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26

【九章:小孩般的刺客】

  自從和黑椿重逢後,白櫻沒有一天不是黏在黑椿身邊的,而且每次都像是個小孩一樣黏在對方身旁,讓人完全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哥哥了。

  「小椿──我要抱抱。」白櫻說。

  「哥哥……拜託成熟一點啦,都已經是半個大人了……」黑椿無奈地搔了搔臉頰,但還是往白櫻抱了過去。

  「小椿的毛好柔順好舒服……」

  黑椿暗自嘆了口氣,望著自家不成熟的哥哥,雖然心裡有點無奈,但還是享受著對方撫弄自己毛髮的感覺。

  而在一旁看見這種景象的刺客公會其餘四人,則都盡量保持著無視。

  「原來白櫻這麼愛撒嬌啊……」柏爾斯特一副「真是看錯你了」的表情說。

  「肯定,因為白櫻一直都像是個小孩子。」奈希淡淡的說。

  「一直以為白櫻是個正經的人呢。」艾斯望著抱緊黑椿、不斷蹭著對方臉頰的白櫻說。

  「喵呀,這樣也好嘛……小白櫻這樣也是挺可愛的喵。」奇魯語畢,眾人紛紛白了他一眼。

  ***

  一早,冰虎艾斯便跟著奇魯走到位於中央廣場的同盟大廈。離開時,艾斯手上多了一卷羊皮紙捲。

  「嘎吱」的一聲,淡水藍色毛皮的虎獸人推開了白櫻房間的門,對著裏頭喊著。

  「白櫻,有任務喔!」艾斯拿著羊皮紙捲,輕輕地拋著。

  艾斯喊了幾聲,卻都沒聽到白櫻的答覆,而烏漆嘛黑的房裡卻傳來了陣陣呼嚕的聲音。艾斯在牆邊摸來摸去的尋找電燈開關,一開燈,便看到白櫻抱著一顆枕頭躺在地上,尾巴在地上拍來拍去的。

  「小椿……呼嚕嗚……給哥哥抱抱……」白櫻說著夢話,尾巴還拍得越來越快。

  「呃……白櫻?白櫻?」艾斯走過去拍了拍白櫻的臉,白櫻稍微睜開了一邊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說:「嗯……是艾斯喔……」

  突然,白櫻從地板上跳了起來,抱著枕頭退了幾步,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聽到了嗎。」

  「嗯?聽到什麼?」艾斯頓了一下,裝傻的回答。

  「沒聽到就好……」

  白櫻望著艾斯,打了個哈欠問:「然後咧,你找我要幹嘛啊啊…….」

  艾斯將羊皮紙拋給了白櫻,對方接住後便打開來閱讀。

  「欸……為什麼啊……」看完了羊皮紙上的內容,白櫻小聲地抱怨著。

  ──四方公會的戰鬥演習……這是對新進會員實施的吧?為什麼上面會指定要求我一起去啦!白櫻暗自吶喊。

  四方公會的戰鬥演習,是由坐落在羅奇里爾城四方的四個公會定期舉辦的大規模戰鬥演習,戰鬥採單場勝負制,基本上都是由戰士公會對上刺客公會,而魔導公會則對上遊俠公會。而獲勝的公會嘛……其實也不會有甚麼獎勵,這場大會僅僅是為了訓練各公會的新進團員而舉辦的。

  在白櫻剛要加入刺客公會時,就曾經被奇魯硬是拉著去參加,結果很理所當然的被打得一敗塗地。

  「我不要啦……」

  「奇魯先生說,這個是強制性的呢,如果不參加的話……說要用甚麼蛇的來做懲罰……」艾斯摸著下巴說。

  「不會吧……那、那奈希呢?他應該也有吧!」白櫻問。

  「有喔。」

  聽到這回答,白櫻瞬間覺得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了,雖然說艾斯也有參戰。

  「咕啊……既然這樣……小椿也會去看啊,不能在小椿面前丟臉啊!」白櫻大聲的說。

  艾斯愣了一下,突然將臉湊了過去:「欸,白櫻。」

  「嗯?」白櫻歪頭。

  「其實啊,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挺正經的人……」艾斯一邊憋笑一邊說:「但是我想我錯了,因為我剛剛……不小心聽到你的夢話了……」

  「什……!」白櫻瞬間炸毛,臉紅得像蘋果似的。

  艾斯還是努力的在憋笑,而白櫻卻因為太過羞恥而有點失神。

  「艾、艾斯!我拜託你啦!不可以告訴別人喔!」回過神來,白櫻這樣對著艾斯說。

  艾斯最終還是忍不住笑出來了,白櫻著急地喊著:「有沒有聽到啦!不可以告訴別人啦啊啊!」

  ──簡直就像是個做了虧心事被發現的小孩子一樣。艾斯心想。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27

【十章:魔獸之眼的持有者】

  稍做整理後,白櫻出了房間,正好看見正在吃早餐的柏爾斯特。

  本來就有點亂的獅子鬃毛在睡了一覺起來後,顯得更加雜亂,看上去不免覺得有點頹廢。

  「唔,白櫻啊,過來一下。」柏爾斯特吞下了口中的麵包,白櫻搔了搔腦袋,快步走了過去。

  「我只是幫奇魯轉達而已,總之就是叫你去幫魔導公會那對新來的雙胞胎進行模擬戰鬥。」柏爾斯特煩躁的搔了搔後腦的鬃毛,接著吐出了ㄧ串意義不明的碎碎唸:「奇魯那個渾蛋到底在想甚麼……這種東西不會去找戰士公會啊……」

  新來的雙胞胎?是那對總是帶著眼罩的棕毛犬獸人吧,好像叫做哈那和希那來著?

  「那這樣……我不就要跟小椿分開了嗎……」白櫻縮在沙發上,一臉沮喪的說。

  「你這弟控也真是夠了……幾個小時都忍不住?」柏爾斯特翻了個白眼:「那你之前這5年是怎麼撐過來的?」

  「不管啦……我不想跟小椿分開啦……」白櫻像個小孩一樣嘟著嘴說。

  柏爾斯特長嘆了一口氣,撐著額頭說:「快去,炸你喔。」

  「知道了知道了……」白櫻鼓著臉頰,垂著肩膀走回自己的房間整理武器。

  ***

  過了許久,白櫻來到魔導公會前,看見一名拄著拐杖的年老狼獸人,身旁跟著兩名棕毛的犬獸人。看來就是那對雙胞胎了。

  「嗚……說好要跟我們對練的人甚麼時候才來啦……」眼罩戴在右眼的犬獸人說:「等的我都想用『反向汲取』打飛他了……」

  「希那,別說大話,小心等等被打飛的是你。」另一名眼罩戴在左眼、閉著右眼的犬獸人說。

  「唔……哈那又來了,每次都這樣!」

  「那是因為希那每次都太驕傲。」

  哈那和希那之間似乎激射出看不見的火花,一旁的白狼長者拄著拐杖走上前隔開看似隨時都會開打的兩人。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架嘛。」白狼長者推了推老花眼鏡,慈祥的說。

  哈那微微瞥了希那一眼,哼了一聲轉過頭,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白狼。

  「有甚麼事嗎。」哈那問:「背著那兩把刀來這裡要做甚麼。」

  深怕對方會往自己臉上扔一發魔彈,白櫻連忙揮揮手,說:「呃,我是、我是受我們副會長之託,前來幫忙那個……模擬戰鬥?」

  「喔!來了來了!你就是那個要跟我們對練的人啊!」希那聽見了白櫻的話,興奮的說:「嘿嘿!蒼老!我們可以開始了喔!」

  哈那用手撐著額頭,微微嘆了口氣。而被稱作蒼老的白狼長者拿下叼在嘴上的菸斗:「是嗎是嗎……總之,初次見面,老夫叫做蒼煌·萊恩哈特·伊亞諾特,現在在做算是負責引領新會員的工作。」

  「初次見面,我是哈那,那邊很興奮的那位是舍弟,希那。」哈那維持著一號表情,語氣不斷讓白櫻聯想到自己公會的小丑奈希。

  「此次模擬戰鬥,是由於會長想測試身為新進會員的我倆,才特地勞煩刺客公會的貓先生,希望沒有造成你們的困擾。」哈那有禮貌的說,還向白櫻鞠了個躬。
  
  此時,一旁的希那興沖沖地跳了過來,擋在哈那和白櫻中間,雙手搭在白櫻肩膀上:「嘛,我是不會輸給你的!在『逆向汲取』的面前你可似噗!」

  話說到一半,哈那不知從哪裡拿出了把閃耀著金光的槌子,猛然朝希那的後腦勺槌了下去,害希那講話講到破音,還差點咬到舌頭。

  白櫻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嚇的楞在一邊,旁觀的蒼煌則摸了摸他那有些長度的鬍鬚,就像是爺爺在叮嚀頑皮的孫子般,他開口道:「你們兩個別鬧啦,人家可是專程來陪你們做模擬戰鬥的,別拖人家的時間啊。」

  手中的金槌化成一道光,光芒在空中盤旋,重新組合成了一道金色的門,哈那靠在門上,伸手將門推開。

  「那就不多說了,這是往模擬訓練場的通道。」哈那說完,轉身踏入門中,而希那也捂著後腦,腳步輕快的跳了進去。

  白櫻看了看蒼煌,只見對方朝白櫻輕輕點了個頭,白櫻才深吸一口氣,抬起腳踏入門扉。

  ***

  一陣光芒過後,白櫻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荒野中。

  「空間魔法有點進步了喔,哈那。」跟在白櫻身後的蒼煌笑著摸摸鬍子,哈那微微向蒼煌鞠了個躬。

  「那麼呢,事不宜遲。」蒼煌走到一塊大石頭前,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這次戰鬥的規則嘛──」

  「──將對方打到站不起來為止。」

  三人一愣,這是什麼規則?打到對方站不起來?

  「刺客只要將哈那或希那其中一人打倒就行……但要是太過火的話,老夫是會全力阻止你們的喔。」蒼煌說,然後就坐在那塊大石頭上。

  「……既然這樣,就上吧!哈那!」

  「啊……希那。」

  兩人一同拉下眼罩,一股前所未見的龐大魔力伴隨著光芒迸裂開來。

  龐大的魔力以破竹之勢朝白櫻襲來,其中卻感覺不到任何屬性,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令人討厭的詭異感覺。

  光芒散去,只見哈那闔著右眼,用金色的左眼看著白櫻,眼珠上還隱隱約約能看見魔法刻印。

  而希那則是閉著左眼,銀色的右眼上同樣刻著魔法刻印,但是樣式與哈那的有所不同。

  「這是什麼……令人討厭的魔力……」

  白櫻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壓低了身子,想迴避那種討厭的感覺,但是沒有甚麼效果。

  過了不久,魔力的散發稍微減緩,討厭的感覺也逐漸消失。

  「哇喔!這就是『烏奴迪魯斯之眼』的力量啊,還只是解放而已……」希那舔了舔嘴唇,朝哈那比了個手勢。

  接到希那的指示,哈那便熟練的在空中寫出了幾段咒文,輕聲念道:「焦灼火玉!」

  語畢,浮在空中的咒文瞬間扭曲,然後化成了幾顆熊熊燃燒的火球,「咻」的朝白櫻飛去。

  就在火球即將擊中白櫻之際,白櫻一個側翻閃過,然後快速的從背後抽出了黑色刀柄的短刀,飛快的朝哈那奔去。就在白櫻接近哈那之時,一到淡綠色的旋風閃過,硬生生的將白櫻吹上了離地幾十公尺的空中。

  突然被颳上高空讓白櫻吃了一驚,手忙腳亂的在空中掙扎著,最後在空中成了頭下腳上的狼狽樣。

  「呃……」白櫻慌亂的調整自己的姿勢,卻被狂風吹的無法保持平衡,最後以一種奇怪的姿態停在半空中。

  此時,哈那又開始畫上與方才不一樣的咒文,希那也在一旁寫下跟哈那相同樣式咒文。瞬間,咒文化成無數光球消散在半空中,而哈那的左眼與希那的右眼發出了更為巨大的光芒,金光與銀光在空中相互交融,形成了一隻巨大的野獸幻象。

  「在空中也給我看好了,這就是我們的力量......!」

  「『烏奴迪魯斯』魔獸之瞳。」當哈那開口,金色的光芒就更加耀眼。

  「第二階段解放──!」希那開口,銀色的光芒也跟著耀眼起來

  半空中的白櫻被這道光閃的睜不開眼睛,而坐在大石頭上的蒼煌看著巨獸的幻象,不禁細聲讚嘆道:「這就是魔獸之力與獸人魔力結合的姿態啊.…..」

  不久,光芒的範圍縮減到只環繞在兩人之間,巨獸的幻象也逐漸清晰--是隻擁有黑色毛皮、左眼為金瞳、右眼為銀瞳、身上有紅色捲曲花紋的巨大獅子形野獸。而在野獸幻象最清晰的那刻,圍繞著白櫻的狂風瞬間消失,讓白櫻從高空中墜下,好在白櫻的反射神經敏捷,及時使用了能將傷害降到最低的招式「小夜拂」來緩降,但還是差點顏面著地。

  「那麼就來場盛大的派對吧!」被銀光纏繞的希那咧開嘴笑著,而一組組由銀光構成的魔刻陣在希那身後排列,變成了對華麗的銀色翅膀。

  被金光纏繞的哈那身後也展開了一對由金色魔刻陣組成的光翼,要是從遠處看去,或許會將兩人誤認為擁有發光翅膀的鳥獸人。

  「……」握好短刀,白櫻重新架好了備戰姿勢,視線絲毫沒有偏移,直盯著哈那和希那。

  下一秒,方才白櫻站立的地方飄過了一縷沙塵,卻不見白櫻的身影。

  白櫻的身影在高空中閃過,右手紅光一閃,向下釋放了幾顆火球。火球直直的朝背負銀色翅膀的希那擊去,卻在撞到魔刻陣時被阻截了下來,然後硬生生的往上彈飛。

  「──!」白櫻非常驚險的側開,即使是自己製造的火焰球,就算打在自己身上也是不會毫髮無傷的。白櫻雪白的毛髮就被火球燒焦了一點。

  臉頰的毛還在冒著煙,但此刻無法顧及那麼多,白櫻口中喃喃自語,赤紅色的魔力再度聚集,在空中又形成了顆大火球。

  突然,哈那抬起手,魔刻陣全數移動到了掌心前,成了一道整齊的金色魔刻陣列,有如從天射下的金光之梯一般。

  火球撞到魔刻陣光束時,竟全數化成了紅色粒子,全數被吸收到了哈那體內。

  「什麼……!」白櫻吃了一驚,立刻反手架好刀子,在高空中俯衝旋轉了幾圈,靠重力、離心力以及本身的力量,往魔刻陣用力一砍──!

  但,白櫻的刀卻沒能將魔刻陣擊碎,反倒是哈那微微一笑,輕聲念到:「擊返。」

  方才被吸收的火之魔力粒子,透過哈那本身的魔力以及魔刻陣增幅了威力,火球的規模遠比剛才來的大很多。

  「咕──!」

  面對這詭異的能力,我真的……能打贏……?

  就在白櫻思考時,火球逼近到了白櫻的面前……

  待續。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下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3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