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連載《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2月 4日, 02:37

【十八章:光明正大的偷襲者】

  哈那和優卡克的戰鬥結束後,赤狐男子再次走了上去。

  「氣氛也逐漸高漲起來了!保持著這股氣勢直到結束吧--!」赤狐男子拿著喇叭大呼:「現在開始新的環節,也就是『旅人』們的戰鬥!」

  「腳踏四方的各路旅人們,在此大展身手吧!」說完,一隻白毛的狼人走了出來,他赤裸著上身,手上握著一把樣貌特殊的劍,雙眸雖然都是紫色,卻有種奇妙的色調差異,從左額一路延伸到臉頰的刀疤讓人怵目驚心。

  「旅人的戰鬥嘛,那就是不隸屬公會的人囉,小椿要不要試試看?」白櫻揉了揉坐在他旁邊的黑椿的頭,黑椿手杵著下巴回答:「可是他看起來好強……我覺得我打不贏他。」

  「試試看嘛,說不定會贏。」

  「嗯……好吧。」黑椿用兩隻手指撐著頭,說:「既然哥哥都這樣講了……就勉為其難的試試看好了。」

  說完,黑椿便走向旁邊的門,而白櫻也跟著走了出去。

  「吶,所以我要跟誰打呢?」場上的白狼向赤狐男子詢問。

  「這個嘛--」

  「那、那個……我……」黑椿有點退卻的走上前去,白狼看見黑椿時不經脫口而出:「哇,好小。」

  黑椿垂下耳朵,背後彷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線條漩渦,他喃喃道:「人家就是長不高嘛……」

  的確,白狼的身高少說也有185公分,跟黑椿整整差了25公分之多。

  「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是指年紀,年紀。」似乎是怕黑椿哭出來,白狼趕緊揮了揮手澄清,此時,他突然感到一陣惡寒,白狼的眼角餘光瞥到了站在黑椿後方角落、用赤紅雙眸瞪視著自己的白櫻。

  一滴冷汗從白狼的額頭滑過,他趕緊轉換了別的話題:「啊啊……那個,你、你叫做什麼名字啊?我是幻瞳。」

  「我是黑椿,請你多指教。」

  黑椿的手上發出了陣陣金光,一把長弓在他手上形成,有如巨鳥展翅一般。

  幻瞳把手中的武器從護鞘中抽出,金屬製的劍身閃著白光。

  「好特殊的劍喔,是別的國家的武器嗎?」黑椿看著幻瞳的武器問,幻瞳將手中的武器舉起來揮舞:「這不是劍喔,雖然長得很像,可是這是『刀』。」

  幻瞳擺好架式,向黑椿招了招手:「好啦,聊天也差不多了,放馬過來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黑椿拉開弓弦,同時,他的身邊出現了數個金色的尖錐。弓弦一放,金錐和弦上之箭一同朝幻瞳飛去。只見幻瞳游刃有餘的使刀將光箭擊破,眼看攻擊無效,黑椿手一揮,金錐在他身邊扭曲、旋轉,變成了數把光之利刃朝幻瞳襲去。

  「唉,想用多重攻擊的戰術擾亂我嗎?」迴避光刃之餘又要擋下光之箭雨的連環攻勢,幻瞳也感到了些許的不耐煩,手中的長刀用力一揮,銳利的劍風將如雨般落下的光箭吹飛。

  黑椿及時跟幻瞳拉開距離,被吹飛的光箭則形成了光刃砍向幻瞳,當黑椿認為可以稍微喘口氣時,幻瞳卻從口袋裡摸出一把小刀扔了過來。

  兩顆紅色的火球不知從那裡飛了出來將小刀彈開,黑椿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後面,後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當然不會有,因為那個人不在後面。

  「喂,小椿,可以聽到嗎?」黑椿的耳畔突然傳出了白櫻的聲音。

  「哥……」黑椿一出聲便被白櫻阻止:「不要說話,聽我講就好。」

  「我現在人在競技場的死角,我會從這裡輔助你,在你使用箭雨的時候,我就在你的『光』裡面混入了我的『火』,我會不時扔火球出去,你就裝做那是你自己的攻擊喔。」白櫻將臉埋入發出淡淡紫光的圍巾裡,快速地向黑椿說。

  「要加油喔。」白櫻說完便將圍巾放下,取出了圍巾裡的紫色小球,繼續觀察著黑椿的戰鬥。

  ***

  戰鬥以黑椿對幻瞳發動攻擊、幻瞳就見招拆招;幻瞳對黑椿發動攻擊,白櫻的火球就替黑椿擋下,不斷這樣持續著。

  「唉,一直這樣很無聊耶。」幻瞳不耐煩的揮刀,雙手將刀架在面前,莫名的黑氣從刀身滲透出來。

  「……?」黑椿停下了攻擊,仔細看著幻瞳那滲出黑氣的刀,躲在角落的白櫻也探出頭來看向戰場。幻瞳將刀轉了個圈,奮力朝黑椿揮下,一發黑色的劍氣直朝黑椿襲去。

  「一式.邢天斬月!」

  劍氣速度之快,根本沒給黑椿逃跑的機會,幾乎是直接命中了黑椿。好在後方支援的白櫻反應夠快,及時用了自己的火焰擋在黑椿前面,讓黑椿僅受到了輕微的擦傷。

  「唉呀呀,反應真好!」幻瞳笑著,將太刀在半空中揮了揮,黑色的氣息在幻瞳身邊迴轉成了數個黑色團塊。

  「好痛……」黑椿吃力地站了起來,白光再次在他手上形成長弓。

  幻瞳再次揮刀,他身邊的黑色團塊便朝黑椿飛去,黑色團塊在中途便成了數個張著血盆大口的野獸頭顱,這次的速度超越了白櫻施術的速度,黑椿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被獸頭撞上。

  獸頭猛烈的撞上了黑椿,飛了段距離後又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

  但是在黑椿被撞上之前,幻瞳稍稍用手揮了一下,使獸頭的軌道產生些許的偏移,不然大概就不是被撞飛那麼簡單而已。

  「咳……」黑椿踉蹌的站了起來,左手按住受傷流血的右臂,淡淡的金光瞬間從傷口湧出,緩緩治癒著。

  「差不多要結束了呦--。」幻瞳走到黑椿面前,舉起刀來將刀尖對準黑椿的臉,黑椿只是低著頭,發出了猶如啜泣一般的低笑聲,幻瞳還以為黑椿真的哭了。

  「哼呵呵呵……正合我意,我也是這麼想的呢。」黑椿抬起頭來,臉上帶著莫名陰險的笑容,整體散發出了與他的年紀相不符合的氣質:「要不要看看你的腳邊呢?」

  「腳邊?」幻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卻甚麼都沒看見。他疑惑的問:「腳邊有甚麼啊?我甚麼都沒看到耶。」

  黑椿的嘴角上仰,雙手向上一抬,數道金色的絲線從場地的四面八方竄出,纏住了他的手。幻瞳揮舞手中的刀想斬斷金絲,卻被金絲將刀從手中奪去,只見金絲越來越多,將幻瞳頭部以下的身體包的像是木乃伊一樣。

  「嗚啊……甚麼時候放這種陷阱的?」被包成木乃伊的幻瞳晃了晃身體。

  「一直都放著啊,從你把我的光箭吹飛的時候。」黑椿架起了一把巨大的光弓,眸中散發著淡淡的光,他拉滿了弓弦,說:「所以,宣告結束的……」

  「是我--」

  砰的一聲,黑椿整隻狼趴倒在地上,光弓和困住幻瞳的金絲化成淡淡的金色粒子消失,幻瞳疑惑的看著消失的金絲和倒下的黑椿。在赤狐男子廣播時,躲在後方的白櫻便走了出來,趕緊跑到了黑椿旁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小椿?喂?」

  黑椿沒有回應,身體因為呼吸而緩緩起伏著,看來是睡著了。

  白櫻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黑椿抱起,幻瞳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感到一頭霧水,傻傻地看著白櫻,白櫻也看著幻瞳,赤紅的雙眸散發出了極為明顯的敵意。

  --白櫻對幻瞳發出了幾乎滿溢而出的敵意,其原因僅是因為幻瞳是黑椿的戰鬥對手,然後白櫻是個無藥可醫的弟控,見黑椿受傷,白櫻是可以就這樣幹翻全世界的。

  當幻瞳想開口向白櫻打招呼時,白櫻就已經抱著黑椿,身影消失在競技場上,留著一臉錯愕的幻瞳。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卡斯特 » 2016年 12月 5日, 23:04

白櫻從第十一章開始就一直打到第十八章很厲害呢wwww

優卡表示被寫的太呆了,不過我很喜歡~(
白櫻你果然wwwwww(說話
幻瞳真可憐,被針對了www

總之白櫻小說加油~
頭像
卡斯特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5
手頭現金: 256.40
銀行: 503.13
來自: 宇宙的某個角落
性別: 不指定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
設定: 暫無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7年 1月 21日, 20:23

  【十九章:復仇者的血雨(上)】

  將黑椿帶進醫療室後,白櫻便陪在黑椿身邊等他醒來。寶貴的弟弟受了傷,當哥哥的白櫻也沒那個心情繼續觀賽。

  直到奇魯到醫療室尋找白櫻時,白櫻才被知道第一天的戰鬥已經結束,以及自己下一戰的對手,戰士公會的卡古拉.奈帝。

  一個孰悉的名字,一個曾有耳聞的姓氏。

  ***

  過了幾天,宣告戰鬥開幕的號角再度從鬥技場響起。

  「……」早已在場中央準備的白櫻拉了拉圍巾,等著自己的對手出現。

  沒多久,一名扛著巨劍的黑髮人類男子走了過來。男子的臉上有數道疤痕,精壯的身材看得出他極為重視身體的訓練,背上的黑色巨劍上有些許看似鐵鏽卻又像是血漬的褐色髒污,看來是陪伴他走過無數戰場的夥伴。

  他正是卡古拉.奈帝,戰士公會長的副會長,雖然同為副會長,聽說他的職權比萊奇利還高,地位幾乎與會長是平起平坐。

  「……瘦弱的小鬼啊。」卡古拉稍微打量了白櫻後,用低沉的聲音說,但一向很忌諱這種說法的白櫻卻沒有甚麼反應。

  「……那又怎麼樣。」白櫻似乎不怎麼想搭理他,畢竟他一直都很討厭人類,但是,似乎還有更深層的理由。

  「願女神保佑你那瘦弱的身軀不會被我擊碎。」

  白櫻不予理會,轉身向後走。而卡古拉也向後走了幾步。

  赤狐男子這次沒有出來了,只剩下那號角聲宣告戰鬥的開始。

  ……總之就先拉開距離!

  白櫻急速的向後奔,途中從袖口掏出兩把銀色的利刃,準備朝卡古拉投去,卡古拉卻朝白櫻直衝而去,擋在白櫻的面前。白櫻咂了咂嘴,轉身準備往反方向跑開,只見卡古拉的雙拳高舉,猛力的一拳砸在白櫻背上。

  「--嘎啊!」白櫻被槌倒在地後,卡古拉便用腳踩住了白櫻的背,稍稍彎下身子,對著白櫻說:「……還是一樣弱小呢,跟五年前的那個雨夜時一樣,因為背後受傷而敗北了。」

  「……」

  本來還想說話的白櫻瞬間沉默了。

  五年前,下雨的夜晚。五年前,成為廢墟的木房。五年前,受傷的背。

  遺失頭部的遺骸,血流成河的地板,反射了月光的巨劍。

  使自己瘋狂的元兇,使自己無處可歸的元兇,使自己決心復仇的元兇……

  --自己不顧一切,苦苦追尋了五年的答案,就在這裡。

  ***

  「你說甚麼……?」白櫻咬著牙,惡狠狠地盯著卡古拉。

  「你,跟五年前一樣,還是一樣的弱小,就跟你的父母一樣。」

  一聽到卡古拉說出「父母」兩字,白櫻更加確信了,自己已經找到了他要的答案。

  「……所以……五年前把我的家毀掉的人……把我的父母殘忍殺害的人……讓我和小椿在生死邊緣徘徊的人……」

  --不可饒恕!白櫻嘶吼著,紫黑色的魔力從白櫻體內滿溢而出,擊退了卡古拉,白櫻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朝卡古拉伸出右手,憤怒地大吼:「我絕對饒不了你!被黑暗吞噬殆盡吧!」

  伴隨著白櫻的怒吼,紫黑色的魔力如潮水一般襲向卡古拉,卡古拉抽出背後的黑色巨劍抵擋。誰知這魔力攻擊只是個幌子,白櫻抽出黑柄的短刀跳上空中,刀身纏上了紫色的火焰,朝卡古拉砍下,紫火在那瞬間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只是卡古拉的巨劍極為堅固,硬吃下了爆炸也毫髮無傷,除了頭髮稍微有點冒煙以外。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櫻一面揮舞著短刀,一面逼近卡古拉,紫黑色的魔力也隨著白櫻不斷的朝卡古拉攻擊。卡古拉只得用巨劍不斷的防禦,直到被白櫻逼入牆角。

  「去死吧——!」白櫻龐大的魔力就連觀眾席上都能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感,他怒不可遏的舉起短刀,猛力朝卡古拉刺下,卻被卡古拉的巨劍擋住,卡古拉揮動巨劍,硬是將白櫻甩了出去。

  「為什麼要取我父母的性命……回答我!」白櫻的聲音從怒吼轉為哀號,兩行淚水自他的臉頰滑過。

  「回答啊!私人恩怨嗎?收錢辦事嗎?」

  「兩者皆否,只是我個人的意思。」卡古拉的表情沒有絲毫悔意。

  「……!」聽到這裡,白櫻的怒火更加不可撲滅,他仰天長嘯,大量的紫黑色魔力包覆了他的身體,而觀眾席上的大部分人也都察覺了事態的嚴重性。

  ***

  「所以……就是那個人……把爸爸和媽媽給……」刺客公會的區域中,黑椿拉滿光弓的弦,瞄準了卡古拉。

  「小黑椿,你冷靜一點喵!」奇魯將黑椿的手壓下,卻被黑椿給推開。

  「我要怎麼冷靜……?他是我和哥哥的仇人……我恨不得現在就殺死他!」黑椿發出了嚎哭聲,壓抑不住的淚水有如潰堤一般。

  「這個我們也知道……不如說這裡的所有人幾乎都知道。」一直保持沉默的柏爾斯特開口了:「但,你殺死他後,你得到了什麼?只能得到死刑吧。」

  黑椿握著光弓的手慢慢的放下,嗚咽著問:「那……我該怎麼做……」

  「什麼都不用做。」柏爾斯特拉了拉風衣的衣領:「讓我和奇魯來幫你們搞定他。」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狼狗傑 » 2017年 1月 21日, 22:18

說來慚愧,白櫻這部連載今天我還是第一次拜讀(哎
不過頗喜歡這連載的快節奏,沒有拖泥帶水,讀起來非常輕快。
第十九章,短短一章,黑椿和白櫻就找到仇人,並且準備報復,朋友們也十分義氣地準備幫助,還真是讓人期待下一章的發展啊。
頭像
狼狗傑
白月公民
新月牙
文章: 562
手頭現金: 8,701.70
銀行: 7,362.73
來自: 中華民國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SKOLL繪
設定: 灰毛狼狗
尾尖白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8年 3月 6日, 00:44

  【二十章:復仇者的血雨(下)】

  柏爾斯特從風衣的內側口袋裡抽出了那把棕色的短劍,而奇魯則將自己的帽子和西裝外套脫下來放在座位上,並從衣服內側的暗袋裡取出三把銀色小刀。

  「我和奇魯來搞定他。」話音未落,柏爾斯特便從觀眾席一躍而下,奇魯也跟隨其後。

  場上,被紫黑魔力包圍的白櫻手上多了把鐮刀,魔力在他背後勾勒出了一尊死神怪物,龐大的魔力流動使白櫻的毛髮凌亂飄舞著。

  ***

  「這麼誇張的魔力暴走嗎,真是意料外的發展。」卡古拉用手抹去臉上的髒污,看著白櫻背後那尊持著鐮刀的死神。白櫻手上的鐮刀似乎是由魔力構成,流淌著紫黑色的魔力,而死神手上的那把鐮刀的刀刃則佈滿血漬和鏽斑,看上去格外怵目驚心。

  「可以揍你一頓也是我意料之外的發展啊。老早就看你很不爽,想扁你很久了欸。」柏爾斯特用短劍敲了敲肩膀,「羞辱一個小孩的自尊,你這渾蛋還算什麼大人啊?」

  「太沒有紳士風度了呦。」奇魯照樣微笑著,細長的眼中能看見那金色的瞳孔散發著不詳的閃光。

  「你們兩隻『血刃』的走狗到底想說甚麼。」卡古拉扛起那柄黑色大劍,一臉不屑地看著兩人。

  「還真抱歉啊,我是獅子,再怎麼樣也只能算是大貓,你的眼睛是被剛剛的火球燒瞎了嗎?」

  「吾輩也是貓,再怎樣也不會變成狗喔。」奇魯淡笑,「還有……『血刃』的名號是能從你那卑賤的嘴裡說出來的詞彙嗎?」

  「管他是不是能從那賤嘴裡說出來,先揍一頓就對了。」柏爾斯特用短劍指著卡古拉的鼻子,「這渾蛋交給我,奇魯你去處理白櫻那傢伙。」

  「我知道了喵。」說完,奇魯將銀刀轉了轉,從刀刃的部分散發出淡淡的綠光,之後刀尖便分裂成了細細長長的,宛如鐵鏈一般的綠色物體。

  「那麼……餘興節目開場啦!」

  柏爾斯特從風衣內側拿出四管炸彈。

  ***

  好痛。

  胸口好痛。

  --話說,我為甚麼在這裡?

  為什麼奇魯先生會拿著刀朝我走過來?

  為什麼柏爾先生會拿著炸彈扔向那個黑頭髮的大叔?

  為什麼我的手上會有這把鐮刀?

  ......

  「恭喜你呢,總算達成你的願望了。」

  這是誰的聲音?我的願望又是什麼?

  「不是想找那個男人報仇找了五年嗎?現在總算讓你找到機會了呢。」

  你是誰?為甚麼會知道我在找他?

  「我是誰?還不清楚嗎,我就是你啊。」

  你就是我……什麼啊……頭好痛。

  為什麼奇魯先生要攻擊我......住手啊......

  「那就反擊啊,他砍你你就砍回去啊,他想殺掉你,你就先殺掉他啊。」

  自稱是「我」的男性呵呵呵呵地,讓人不舒服的笑著。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憑那把小劍和鞭炮就想跟我打嗎,你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卡古拉語帶鄙視。

  「你以為劍的尺寸大就強啊。」柏爾斯特咧嘴笑了笑,「還是你認為你的劍真的夠堅固?它剛剛可是硬吃了好幾次白櫻充滿怒火的攻擊欸。還有啊,你說這是鞭炮?」

  「真不湊巧,這比鞭炮要強多了……」柏爾斯特將炸彈轉了轉。下一瞬間便點燃了其中一管炸彈的引信,並將它扔了出去。

  「這可是本大爺特製的超高火力炸彈啊,吃我的『藝術』啦!」巨大的爆炸聲掩蓋了柏爾斯特的聲音,伴隨著巨響和濃煙,接著是四處綻放的火花,柏爾斯特看著他自豪的「作品」,大笑著:「哈哈哈哈哈!你那堅固的大劍能撐幾發炸彈呢,來試看看吧!」

  濃煙稍稍散去,只見卡古拉的輕鎧四處都是擦傷痕,但人卻沒受傷,估計又是用巨劍擋住了爆炸,柏爾斯特瞄準的就是這點。

  還沒趁卡古拉站穩,柏爾斯特就握著刀跑了過去,猛力的砍在卡古拉的巨劍上。每砍一刀,巨劍上就產生一次小小的爆炸。這便是柏爾斯特的武器--炸藥短刀,刀刃部分經過特殊的改造,只要透過劈砍等動作與物體產生摩擦時,便會造成小規模的爆炸。

  雖然說是小規模,但是威力還是足以炸死一個人的。

  卡古拉估計沒料到柏爾斯特的身材能夠做出這麼快的動作,也沒想到他連刀都是用炸彈做的,只能舉著大劍防禦,一步一步地向後退。

  很快的,卡古拉就被柏爾斯特逼至牆邊。兩人之間近到沒有絲毫空間能讓卡古拉使用大劍進行防禦,柏爾斯特就以短刀的刀尖對準了卡古拉的脖子。

  「再問你一次,你跟白櫻那傢伙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柏爾斯特直直瞪著卡古拉,一改方才狂妄的態度,語氣冰冷的說:「最好是給我一個能讓我接受的答案,不然你就準備看著你的脖子被炸個稀巴爛。」

  「……在那之前,那隻野貓可能會先被砍個稀巴爛。」卡古拉毫無畏懼的回答。他的視線飄向柏爾斯特正後方,與白櫻戰鬥中的奇魯。

  戰鬥力的差距十分明顯,暴走中的白櫻壓制著奇魯。

  「呿,那個笨蛋……」柏爾斯特咋舌,表情更加不爽的面對卡古拉:「少廢話,快回答我的問──」

  突然一聲巨響,打斷了柏爾斯特的話。他轉過頭一看,是奇魯被白櫻的攻擊打進了牆裡。

  雖然問出答案很要緊,但奇魯的命比較重要……柏爾斯特咬了咬下唇,極不甘願的放下短劍,跑向奇魯身旁。搖著他的肩膀:「喂!沒事吧?」

  「沒事沒事……倒是小白櫻變得好強啊。」奇魯爬了起來,揉了揉後腦杓,仍然微笑著。

  「呿……這次就放過你!還有下次的話就是用炸藥拷問你了啊!」見奇魯沒有大礙,柏爾斯特便朝卡古拉咆哮道。

  卡古拉扛起大劍,也不曉得有沒有把柏爾斯特的話放在耳裡,自顧自地走了。

  「真是的……到底要給人添多少麻煩啊。」兩人將目標轉向白櫻。此時白櫻雙手緊緊握著鐮刀的柄,

  「別這樣嘛,小白櫻很努力啦。」

  「努力個屁,我看是在努力的造反。」

  一獅一貓各自拿好了武器,一箭步衝向白櫻。奇魯甩動銀色小刀,刀刃部分幻化成了綠色的鎖鏈,鎖鏈的前端有個像是夾子一般的物體,那個「夾子」咬住了白櫻的手,與「夾子」相連的鎖鍊纏繞白櫻。接著,鎖鍊將白櫻的雙腳給綁在一起,白櫻一個重心不穩便摔在地上。

  白櫻跌倒的下一刻,柏爾斯特抓起鎖鍊,一個正拳用力的打在白櫻身上。

  「……!」白櫻口中發出難以言喻的咆哮聲,掙扎變得更加激烈。

  「鬧夠了吧!」柏爾斯特又給了白櫻腹部一拳。力道之猛烈,讓白櫻將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即使趴倒在地上,白櫻仍然在死命掙扎,但經過剛剛那兩拳後,根本是徒勞。柏爾斯特重新握起炸藥短刀,將刀尖抵在白櫻的後頸。慢慢的向下壓。

  慢慢的,掙扎的動作停止了。

  「就算因為魔力暴走而失去理智,對死亡的恐懼還是在嗎……」

  柏爾斯特將停止掙扎的白櫻扛了起來,才發現死神、鐮刀和紫色的氣息早就消失了。

  「哎呀,看來不是對死的恐懼,是剛剛那拳就已經把他打昏了喵。」奇魯摸了摸白櫻滿是髒汙的白色毛髮,順道將捆住白櫻的綠色鎖鍊變回刀刃,收回自己的口袋。

  「隨便啦。」柏爾斯特滿不在乎的回應。

  「接下來呢?我看這個要賠很多喵。」奇魯環顧破損嚴重的競技場,歪著頭說道:「咱們公會還有錢拿來賠嗎?」

  「不知道。」柏爾斯特隨口應付,便扛著白櫻離去。

  「喵呀,總之先把小白櫻扛到小蘭那裡去吧。」奇魯朝柏爾斯特喊著。

  「知道啦!」柏爾斯特的語氣還是聽得出他很不爽,隨口應了句話後就走了出去。

  奇魯揉了揉後腦,慢慢走回了剛才觀眾席的位置,看見黑椿仍待在那裡。

  「奇、奇魯先生……哥哥呢?」黑椿問。

  「喵,暈過去了。我請柏爾把他帶到認識的醫生那兒去了。」奇魯拾起自己的帽子,戴上後調整了一下。

  「那……那個人呢?」黑椿低下頭。奇魯遲疑了一會兒後回答:「抱歉喵,因為吾輩的關係被他跑了。」

  「這樣啊……」黑椿握緊拳頭,嘆了口氣。

  「別擔心喵!不會有事的,有吾輩和柏爾在。」奇魯拍了拍黑椿的肩膀。「總之,先回去吧。後面的事情交給吾輩就好了。」

  「……嗯,謝謝您。」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上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Google [Bot] 隻居民和 8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