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網路登入:


廣告欄位一 點我申請!

廣告欄位二 點我申請!
版面規則
  1.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2.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3. 參、回文請達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4.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5.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連載《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29

【十一章:被黑暗侵蝕者】

  熾熱的火球不斷逼近,白櫻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那即將到來的「痛苦」。

  頓時,天空被染成了一片火紅,巨大的火球吞噬了白櫻的身影。

  「嗚……嘎啊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過後,火球逐漸的變小、變小,直到最後完全的消散。而一團冒著煙的黑色團塊就這樣從天上掉了下來,掉到地上時,還不斷散發著一股焦臭。

  「嗚!哈、哈那!怎麼辦啦!那個人他……」

  看到這幅光景,坐在大石頭上的白狼長者蒼煌僅僅是推了下眼鏡,拿下叼在嘴上的菸斗,呼出了一口白煙,有點興奮說:「原來如此……那孩子,看來已覺醒的魔力不只一種呢。」

  突然,散發焦臭的黑色團塊開始瓦解,裡面包裹著一團部分焦黑的白色毛髮。是白櫻。

  被那樣的大火球擊中,理應上來說絕不可能沒事的,除非──

  「被那種大火球打中還想要安然無恙……」蒼煌用推理的語氣說:「只能用比那更強的魔力去抵銷掉啊……」

  「啊──這孩子,就像是『她』一樣呢。」蒼煌憶起了還身為第一線主將時的那段時光,曾與一名擁有黑色毛髮的女性狼獸人戰鬥過,當時對方所使用的魔力和白櫻一樣,熾熱的火焰以及幽冥的黑闇……

  瓦解掉的黑色物質化成了紫色的粒子,圍繞在白櫻身邊,旋轉、旋轉、不斷的旋轉……

  最後,紫色粒子在白櫻的背後勾勒出了一尊露出詭異笑容、拿著巨大鐮刀的死神幻影。死神全身披著棕色的破舊布袍,兩隻手枯瘦的像樹枝一般、唯一露出在外的臉皮腐朽潰爛,總之與神話中以骷髏形象示人的死神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是骷髏形象的死神,看上去倒還不會那麼毛骨悚然,但白櫻背後那尊令人感到噁心的腐朽死神,可真叫人不敢恭維。

  「嗚噁……」希那發出了反胃的呻吟聲,顯然是被那尊令人作嘔的死神嚇得想吐。

  此時,白櫻緩緩地起身,眼神迷茫,還不斷散發出不祥的氣息,坐在石頭上的蒼煌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但還是選擇繼續觀察。

  突然,『闇』的魔力突然聚集在了白櫻手上,形成了一把彎曲幅度很大的紫黑色鐮刀。

  白櫻高舉鐮刀,向著哈那揮下,而身後的死神也跟著做出了一樣的動作,兩道黑闇劍風朝哈那飛去。本想用魔刻陣吸收掉劍風並加以反擊的哈那在釋放出魔刻陣時,卻發現魔刻陣一個一個被擊破,正當劍風逼近時──

  一旁的希那急忙撲上去推開了哈那,但小腿被劍風砍傷,傷口雖說不深,但是還是不停流著血。

  「哇啊!」

  哈那和希那雙雙跌倒在地,但白櫻沒有停下動作,眼看著巨大的鐮刀劈了下來--!

  「呀咧呀咧……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的……」

  只見一把雪白的法杖伴隨著青藍色的電流從不遠處飛來,硬生生的將白櫻撞飛。

  法杖的主人,也就是坐在一旁大石上的蒼煌,幽幽地說道:「完全不知道甚麼叫做點到為止呢……」

  此時蒼煌的背上,長著一對印有深紅色六芒星魔刻陣的蝠翼,一旁的哈那和希那看到這副光景,不免嚇得冷汗直流。一邊背後跟著一隻死神背後靈,另一邊則是長著一對蝠翼,這種邪門的畫面不免令人敬而遠之。

  白櫻以一個後空翻安穩的落地後,將鐮刀立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詞。一對黑闇之翼就從白櫻的背上長了出來,使白櫻的雙腳稍微離地。

  「唉呀唉呀……」蒼煌的法杖飛回了他的手上,上面還殘留著些許的電流。

  蒼煌在空中畫了個簡單的魔刻陣,晴朗的天空頓時烏雲密布。還傳出陣陣雷鳴,就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襲的感覺。

  蒼煌將法杖向前一指,霎時雷光大作,一道巨大的閃電直接打在白櫻身上!

  「這、這是何等威力……」一旁的哈那和希那看傻了眼,明明只是最基礎的雷系魔法「落雷」,威力卻媲美高階雷魔法「降神鳴」。

  「老夫說過了,要是太超過的話是會全力阻止你們的。」

  青光逐漸變小,遭到電擊的白櫻卻若無其事地從閃電中走出,但穿在外面的黑色外套明顯已經弄得破爛不堪。

  黑色的翅膀拍了拍,將白櫻帶離地面的同時,還順便將那已經不能稱之為外套的破布甩在地上,白櫻從高空俯視著地面上的蒼煌,而蒼煌也抬起頭看著白櫻。

  對視了幾秒,白櫻突然拍了拍翅膀,架著鐮刀和死神幻象一起從高空俯衝而下,快速地逼近蒼煌,高高舉起鐮刀,準備取下蒼煌的首級。

  一道銀光閃過,但受到傷害的卻不是蒼煌,反而是舉著鐮刀、準備收割首級的白櫻。

  只見白櫻的胸口穿了一個洞,不斷地滲出血來,鮮血將白櫻雪白的狼毛染成了一片通紅。白櫻面無表情的摸了摸傷口,最後舔掉了沾在肉球上的血。

  放任傷口不斷流著血,白櫻再度架起鐮刀,準備對蒼煌發出第二次攻勢--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將鐮刀架好的白櫻像是被一陣電流通過一般全身顫抖,突然就跪倒在了地上,同時,地面上也浮現出了青藍色的巨大魔刻陣,樣式雖然簡單,但是卻散發出陣陣壓迫感。

  「唉呀呀。」蒼煌摸了摸鬍子,微微笑著說:「雖然說會全力阻止你們,但要是老夫真的用了全力,恐怕這塊地就毀掉囉。」

  白櫻倒了下來,在地板上不斷掙扎,但卻徒勞無功。此時,從魔刻陣的角落竄出了幾條末端帶刺的鎖鏈,將白櫻牢牢地綁了起來,尖端再刺回魔刻陣裡,變成了一具巨大的枷鎖。

  「還是稍微睡一下吧。」魔刻陣將白櫻帶到了蒼煌面前,只見蒼煌用法杖在白櫻面前輕輕的點了一下,法杖點下去的瞬間,空中激起了一波波漣漪。不斷掙扎的白櫻感覺到眼皮越來越沉重,最後進入了夢鄉之中。

  同時,死神幻象、大鐮刀和黑闇之翼也紛紛瓦解,變成了紫色的魔力粒子後鑽回到白櫻體內。

  「這是……?」哈那小心地扶著受傷掛彩的希那,看著巨大的青藍色魔刻陣枷鎖。蒼煌悠悠地說道:「是老夫以前跟一些人一起研發出來的魔法,專門用來封鎖對象魔力的。」

  不愧是曾任大主將的人……兄弟倆不約而同地在心裡讚嘆,雖然兩人都不知道各自想的是一樣的事情。

  「嘛,倒是希那,你的腳沒事吧?」蒼煌看了一下希那腳上的傷口,而希那還是笑著回答:「沒事的沒事的!」

  雖然血已經不流了,但是傷口還沒完全的結痂,還是能透過傷口看到一點紅色的肉。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哈那蹲了下來,幾個金色的魔刻陣移動到了哈那的手掌上,哈那將手掌湊到希那的傷口邊。

  希那本要阻止哈那的行動,卻被哈那賞了一個手刀。

  一陣小小的金光過後,希那腳上的傷口消失無蹤,反而是哈那的手臂上多出了一道未癒合的淡紅色傷疤。

  「哈那?你幹嘛?」希那不解地問,哈那又賞了他一個手刀,但這次希那反應得快,將手刀攔截下來,哈那小聲地說:「這傷本來就是該打在我身上的,你沒必要幫我承受。」

  「什麼嘛,真不坦率呢,就不能好好說句謝謝嗎?」

  「……要你管。」

  於是希那又開始追著哈那跑,蒼煌看了看追打中的兩人,決定就隨他們去玩,隨後又將目光轉回了沉睡中的白櫻身上。

  「還不能完美的控制闇之魔力呢……這孩子。」蒼煌低語:「但,還挺有淺力的……呢。」

  說完,蒼煌一揮手,前方就浮現了一個寫著「門」字樣的青藍色魔刻陣,蒼煌將追打中的雙胞胎叫回來後,便穿過了那青藍色的魔刻陣,回到了魔導公會--裡面的蒼煌的房間。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30

【十二章:雷之犬與冰之虎】

  時間回到白櫻剛出門之後。

  白櫻出門之後,奈希也從自己房間裡走了出來,雖然臉上還是戴著白色面具,但頭上並沒有戴著那吊著鈴鐺球的帽子,紅棕色的狐狸耳朵晃啊晃的。

  「帽子呢?」柏爾斯特罕見的問,畢竟他給人的印象就是個不在乎旁人的瘋子炸彈魔,難得問人一句話都讓人覺得極其罕見,大概跟把面具拿掉的奈希一樣罕見。

  奈希沒有回答,只是舉起左手,「砰」的一聲,吊著鈴鐺球的帽子伴隨著一陣煙霧出現在奈希的左手,稍微調整了一下耳朵的位置,奈希將帽子帶回頭上,鈴鐺球「叮噹叮噹」的響著。

  「奈希的東西到底都藏在哪裡……」艾斯從一旁走了過來,好奇地望著奈希的小丑帽。

  「無解,不能告訴你。」奈希一邊玩著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撲克牌一邊說:「但是可以變個魔術給你看。」

  不等艾斯回答,奈希就挑出了其中一張牌湊到艾斯眼前,艾斯定睛一看,是鬼牌Joker,然後奈希將其他的牌放在桌上,手上拿著鬼牌輕輕地搖著,然後用力一甩,手中的一張牌瞬間變成了黑桃5、6、7、8和9的「同花順」。

  奈希將五張牌合起來,然後再用力一甩,花色又變成了黑桃10、J、Q、K、A的「皇家同花順」。

  最後,奈希再次將五張合了起來,輕輕的一搓,五張牌又變回一張,牌面的花色也變回了鬼牌。

  「怎、怎麼變的啊?」艾斯看呆了,奈希卻搖了搖手指,說:「無解,講了就不神秘了,魔術就是要神秘才好玩。」

  在一旁看著的柏爾斯特喝了一口紅茶,望著把他晾在一邊,自己和艾斯玩起來的奈希一眼,清了清喉嚨說:「好了好了,小把戲玩完了吧?還有任務要做的呢。」

  分派給奈希和艾斯的任務內容大抵和白櫻差不多,是戰士公會委託來的模擬戰鬥訓練。柏爾斯特知道白櫻不喜歡戰士公會裡的幾個特定人物,所以將本來要交給奈希的魔導公會任務推給了白櫻。

  「交給你們啦。」柏爾斯特有點隨便的分派了任務,奈希隔著面具發出了幾聲氣音,聽起來帶著點不悅。

  ***

  【羅奇里爾城,「戰士公會」前。】

  來到戰士公會,奈希走上前去想敲門,誰知道門突然就打開來,奈希迎面撞上了從裡面走出來的藍毛犬人。

  「嗚喔……抱歉。」藍毛犬人向奈希道歉,奈希也向犬人鞠躬道歉。

  藍毛犬人打量著穿著奇裝異服的奈希,像是想起甚麼了一樣,拍了拍手說:「啊,你是我們委託的那個吧,刺客公會的面具小丑……叫做什麼來著?」

  奈希簡單的自我介紹,順便介紹了一下艾斯,藍毛犬人摸了摸後腦杓,說:「嗯……我叫做萊奇利,萊奇利·伊納茲瑪。」

  「既然人都來了,那也不多說了,兩位也都知道該做些什麼吧?」萊奇利如此問道,奈希歪著頭回答:「肯定,大致知道。」

  那就好辦了。萊奇利這麼說道,將兩人引導到了戰士公會的戰鬥訓練場。

  戰士公會的訓練場做成了像是古羅馬競技場一般的圓形鬥技場,四周是觀眾席,而中間則是進行訓練的地方。

  「訓練場要觀眾席幹啥啊?」艾斯忍不住吐槽。

  「嘛,我們家會長的腦子可是帶洞的,還不小。」萊奇利瞇起眼睛說:「先不管我們家會長腦子上的洞了,我想想齁……我一個人要對付你們兩個有點吃力啊,不如我再叫一個人過來,一對一吧。」

  萊奇利招呼了一隻坐在觀眾席上的棕熊,棕熊一聽到萊奇利的呼喚,馬上戴上了黑色的拳套,從觀眾席上一躍而下。

  「嗚喔喔!又可以打架了嗎!」棕熊少年一臉興奮的問。

  萊奇利稍微點了頭,棕熊便開心對著奈希和艾斯自我介紹:「喔!我叫做德里希那·彌布黎!請多指教!」

  最後的結果,決定先進行萊奇利和艾斯的戰鬥,再來才是奈希和德里希那。

  ***

  德里希那帶著奈西走上了觀眾席,而德里希那旁邊坐著一隻帶著眼鏡、樣貌與他相似的棕熊獸人,是德里希那的弟弟,冽特·彌布黎,而列特的旁邊坐……不如說躺了另一隻棕熊,而地上還擺著一罐酒。

  「姊姊大人還真是失態呢…….」冽特推了下眼鏡,語帶無奈的說:「這位是我們的姊姊,伏特加·彌布黎。」

  「話先說在前頭,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喔。」萊奇利拔出了配戴在左腰的劍,是一柄主色調為藍色,邊緣帶著些許水色的長劍。

  不待艾斯反應,萊奇利便已經跑上前。

  「雷閃斬!」一招帶著雷電的劍斬就這樣朝艾斯橫劈過來,艾斯勉強跳起來閃過,但是萊奇利的劍卻突然改變方向,直直地朝上揮,卻啥都沒砍到。萊奇利一愣,剛才跳起來閃避的艾斯呢?。

  說也奇怪,萊奇利明顯感覺到劍砍中了什麼東西,但是卻沒看見艾斯的身影。

  原來,當劍砍中艾斯的同時,艾斯發動了自身的特殊能力--幻影,在一剎那驚險的躲過了萊奇利的閃電劍,閃避掉攻擊的下一瞬間,艾斯的身影在萊奇利背後現形,手中的雙刀靈活一轉,朝萊奇利的背部刺去。

  誰知萊奇利的反射神經也是一流,人還沒轉身,手就先伸到背後用長劍擋住了雙刀的突刺。

  暗襲失敗的艾斯立刻向後翻了一圈以拉開距離,身邊頓時瀰漫著一股寒氣。

  下一秒,寒氣中竄出了許多尖銳的冰錐,艾斯雙刀一揮,冰錐就朝著萊奇利飛去,萊奇利卻不慌不忙的用單手持刀,輕易的將冰錐擊碎。

  接著,萊奇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艾斯奔去,速度之快,簡直像瞬間移動一樣。

  「雷閃斬!」萊奇利再度揮出了附著雷電的劍,但這次不單單只是「斬擊」那麼簡單,雷電在萊奇利揮劍之後凝聚在了一塊兒,變成一道月牙型的雷電劍風朝艾斯飛去。

  艾斯連忙造出一面冰盾防禦,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雷電劍風將冰盾轟了個稀巴爛,然後將艾斯轟飛了幾公尺遠。

  「喂喂,好好躲開嘛,小心死掉喔。」萊奇利將長劍收回劍鞘,一派輕鬆地走向慘遭轟飛的艾斯。

  遠飛到牆角、還將牆壁撞破的艾斯嘴角掛著一抹血絲,身上散落著不少碎石子,可見那劍風威力之大,但萊奇利似乎還沒有使用全力。

  「你的實力應該不只這樣吧?快站起來。」萊奇利挑眉,倒在碎石中的艾斯緩緩站了起來,拍掉身上的碎石子,「呸」的吐掉了卡在口中的血沫。

  抹去了嘴角的血絲,艾斯重新架起了他特有的戰鬥姿勢,雙刀刀尖對準萊奇利,並再度釋出了寒氣,周圍的氣溫瞬間驟降五度。

  氣氛在一瞬間改變,彷彿空氣全被替換掉了一樣。

  面對著實力高深莫測的萊奇利,艾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冰」的魔力便爆發出來,在艾斯身邊製造了不少銳利的冰牙。

  --「『打』不贏的話,殺掉就行了。」艾斯心中突然想起了這句話,這是當時艾斯剛加入刺客公會時,奇魯曾對他說過的話:「既然吾等叫做『刺客』,能避免正面交手就盡量避免,但要是不幸正面交手了,也不要想著如何『打贏』對方,要想著如何『殺掉』對方。」

  抱著這個念頭,艾斯銳利的眼神中帶著陣陣殺氣,雙刀一轉,凜冽的寒氣朝萊奇利撲去,就在萊奇利向後退的那一刻,艾斯帶著身旁的冰牙一躍而上,準備從空中給予萊奇利出奇不意的一擊。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31

【十三章:無慈悲者】

  冰牙如暴雨一般從天而降,艾斯暴喝一聲,揮舞著遭到冰結的雙刀重重的在萊奇利頭上落下。場中頓時激起一陣煙塵,遮蔽了眾人的視線。

  煙塵散去後,場上僅剩下一個人還站著。是萊奇利。

  雖然艾斯的冰牙在萊奇利身上造成了不少傷口,但在冰牙擊中萊奇利之前,萊奇利就先將少量的雷電纏繞在自己身上,形成一具「雷電鎧甲」來減緩艾斯攻擊造成的傷害。

  然後在冰牙攻擊之後、艾斯的雙刀砍下的那一瞬間,萊奇利將身上的雷電聚集成一點,往艾斯身上釋放。

  即使沒有造成什麼明顯外傷,艾斯還是因為受到強烈電擊昏了過去。

  「咳咳……下手還真狠,想把我幹掉嗎?」萊奇利咳了咳,抹去了從額頭的傷口流出的血。

  拉了拉有點破損的領口,萊奇利有點粗暴的將艾斯扛了起來,蹣跚的走向觀眾席,往奈希等人的位置走去。

  「唔啊,萊奇利先生,要不要稍微幫你包紮一下?」冽特從背包裡取出了簡單的包紮用品,萊奇利將艾斯放在一旁,然後坐到伏特加旁邊,揮了揮手,說:「免了免了,受傷甚麼的早就習慣了,放著不管自己會好的啦。」

  「倒是接下來,小丑,換你囉。」

  「命令領受。」

  奈希從觀眾席一躍而下,一旁的德里希那也不惶多讓,一樣是從觀眾席上跳了下去。

  ***

  「那麼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遍!我叫做德里希那·彌布黎!請多多指教!」基於武鬥家的原則,德里希那在場上重新向奈希報上了名號。

  「我是奈希,也請多指教。」而奈希則是……基於禮貌才向對方又自我介紹了一遍。

  德里希那活動了一下四肢,折了折手指,發出了「喀喀」的聲音。

  奈希則是將雙手手掌朝上,幾張撲克牌和一把小刀伴隨著一陣煙霧出現在奈希手上。

  「開打之前,變個魔術給你看。」奈希將手中撲克牌全部往天空一扔,本來應該要散落在地上的撲克牌居然全部停在半空中,在奈希戴著白手套的手的動作之下,撲克牌在空中緩緩移動,排成了一個圓形。

  而原本花色不一的撲克牌們在空中轉了一圈後,全數都變成了鬼牌。

  「嗚喔喔!好厲害!」德里希那眼睛發亮的看著半空中的撲克牌。

  當德里希那對奈希的魔術感到驚奇的時候,奈希突然將小刀的刀尖逼近到德里希那的眼前,低聲說道:「死之馬戲,開幕。」

  語畢,奈希將刀子一轉,用刀柄末端的圓球在德里希那額頭上用力撞了一下。

  這一撞讓德里希那失去重心的往後倒,奈希趁著空檔,拾起滯留在半空中的撲克牌,像投擲飛刀一樣往德里希那擲去。鋒利的紙牌彷彿切開了空氣一般發出刺耳的破空聲,在德里希那身上留下了許多傷口。

  在德里希那好不容易找回平衡並穩住身體的時候,奈希再度拋出了許多紙牌,身影被無數紙牌遮掩,以紙牌作為掩護,奈希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德里希那背後,用力地從背後踹了他一腳。

  接著,奈希抽出小刀,小刀在奈希的手帶領之下於空中舞動著,劃傷了德里希那的皮膚,鮮紅色的血滴了滿地。

  「哥哥大人完全處於弱勢耶……」觀眾席上的冽特擔憂的看著場中央,由奈希主導的一場--屠殺馬戲。

  「德里他……沒那麼弱,吧。」

  「為什麼是用『吧』……」

  再次看回場上時,兩人倒吸了一口氣。

  場上只有奈希還站著,而德里希那已經渾身是傷的躺倒在地上,旁邊散落著不少染血的撲克牌,身上還插著幾把小刀。

  「欸欸!」冽特慌忙地將眼鏡拿下來仔細地擦拭了一遍,想確定不是自己眼睛出了甚麼問題。

  「居然在一瞬間就?」萊奇利表情一沉,但下一秒卻露出了「身手真好,我要定了」的表情。

  奈希染血的面具在此刻看來已經不是帶來歡笑的滑稽小丑,而是個面帶詭異笑容的瘋狂殺人鬼。

  「已經結束了,呦。」奈希拔出其中一把,德里希那的身體因痛而抽搐了一下。

  「死之馬戲,落幕」

  正如奈希所言,這是一場由毫無慈悲的殺人小丑主演的,死之屠殺馬戲。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日, 02:33

【十四章:土石與紙牌】

  正當觀眾席上觀戰的兩人被眼前的光景嚇住的時候,倒在地上的德里希那緩緩地爬了起來,若無其事地拍掉了身上的灰塵,而插在德里希那身上的刀子也一把一把的掉到地上,全部都只是普通的假刀。

  「很痛欸奈希!……這是什麼?」抱怨到一半,德里希那發現了沾在自己身上的紅色液體。

  「……番茄醬?」德里希那嗅了嗅,一臉疑惑地望著奈希。

  是的,那紅色的液體並不是德里希那的血,僅是被奈希用水稍微稀釋過的番茄醬。

  「嗯。」奈希微微點頭。

  「嗚啊啊,這樣衣服很難洗耶……」德里希那揉了揉卡其色上衣的領口,低聲抱怨著。

  「Don’t mind.」奈希說,感覺出來他正在笑。

  「我超級在意的!」伴隨著……怒吼?德里希那舉起右腳,一招迴旋踢就往奈希的臉招呼過去。

  奈希舉起手臂,擋下了德里希那猛烈的迴旋踢,但在下個瞬間,地面隆起了一塊岩柱,猛然將奈希給撞飛。

  「咕嗚!」岩柱撞向奈希的腰間,奈希被岩柱猛力一撞,被撞飛到空中。

  德里希那高高跳起,跳得比奈希還高,在空中瞄準了奈希後,德里希那靠著重力及速度,用腳跟給予奈希重擊。

  重擊的力道加上奈希原本的體重,使得奈希墜落地面時,在地上砸出了個不小的坑洞。

  雖然隔著面具,但可以聽到奈希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雖然呈「大」字型躺在凹陷的坑洞裡,奈希馬上就又爬了起來。

  「好痛……」奈希用手摀著腹部,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

  奈希稍微動了動有些疼痛的手腳,手一甩,小刀再度伴著煙霧出現在奈希手上。

  刀身閃著金屬銀光,這次不是類似玩具的假刀,而是貨真價實、能夠致人於死的真貨。

  看來奈希也準備動真格了。查覺到奈希散發出的殺意後,德里希那扭了扭頭,拳頭互碰在一起,金屬的拳套發出了「鏗!」的一聲。

  「這次就不是遊戲了喔……」奈希的身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消失,德里希那開始警戒著四周。

  奈希過於明顯的殺氣使德里希那背後一陣惡寒,果真,拿著數把短刀的奈希就這麼出現在他的背後。

  德里希那口中默念了一段咒文,一道土牆猛然突出,硬是擋住了持刀攻擊的奈希。

  「喝!」奈希用小刀拆開了土牆,土牆看似堅固,但是因為競技場的土質算不上堅硬,只要動一點技巧也能將土牆擊潰。

  金屬製的小刀與拳套互相碰撞摩擦,在發出刺耳擦撞聲的同時,也擦出了不少火花。

  在一陣激烈的金屬碰撞後,兩人紛紛向後跳開。

  「哼嗯!挺厲害的嘛!」

  「你也不差。」

  兩人互相誇讚之後,隨即又擺出了出招的架式。

  最先移動的是德里希那。

  他快步朝奈希跑來,然後在奈希前方幾步的位置跳起,給了奈希一記飛踢。

  奈希當然不會傻傻的接招。他舉起手擋住德里希那的腳,然後用力地將他給推開。被推開的德里希那在空中翻了一圈落地,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奈希雙腳所站的土地立刻突起,將奈希整個人往空中推。

  無法保持平衡的奈希在空中頭下腳上,德里希那用力一跳便跳到奈希身旁,正準備對奈希擊出直拳時,奈希卻不疾不徐的在手上變出了一堆紙牌,往德里希那的臉上灑。

  被紙牌蒙蔽了視線,德里希那沒辦法對奈希出拳,而奈希在這時找回了身體的平衡,安安穩穩的落在地上。

  --就在德里希那也落地的那一瞬間。

  「咕嗚!」

  將身影隱藏在四散的紙牌中,奈希將小刀架在露出一瞬間破綻、毫無防備的德里希那脖子上。

  「好的,又是我贏了。」奈希輕聲說道。

  「唔……又輸了!可惡!」

  「總會贏的,加油囉。」奈希放下握著刀的手,兩把小刀隨著煙霧消失在奈希手上。

  「呿……那就這麼決定了!」德里希那轉身看著奈希,眼中燃燒著旺盛的鬥志:「如果再對上的話,我一定會贏你喔!」

  奈希微微點頭,轉身走回觀眾席上。

  ***

  「身手真好,感覺做刺客有點浪費才能呢。」萊奇利鼓掌說道,奈希搖了搖頭:「抱歉,但是我不會離開刺客公會的。」

  「唉呀呀……被聽出來啦。」萊奇利攤了攤手,繼續說道:「如果改變心意了還是可以的喔?」

  「我會考慮的,考慮。」

  這時,躺著的艾斯慢慢的爬起來,他撫著後腦杓,緩慢地坐了起來。

  「奈希?你們已經結束了?」

  「肯定,結束了。」奈希回答:「你沒事了嗎。」

  「是沒事……好痛痛痛痛!」艾斯正想站起來,卻被全身上下的傷搞的站不起來。

  「……否定,很有事吧。」

  看來免不了要在戰士公會待久一點了呢……

  奈希看著按著傷口的艾斯,輕輕地搖了搖頭。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7日, 00:25

【15章:開戰的聖火】

  稍作休息後,奈希和艾斯便離開了戰士公會,臨走前,萊奇利微笑著對兩人說道:「如果改變了心意的話……」

  「心領,我會再考慮。」

  「唉呀呀……真難搞呢,那老虎先生……」萊奇利搖了搖頭,將目標轉向艾斯。

  「您的一番好意我心領了。」

  連續被打了兩槍的萊奇利無奈抓了抓後頸,苦笑著說:「唉呀呀……好吧,那麼,路上小心,期待能在『祭典』上碰面囉。」

  兩人向萊奇利點頭致意,便轉身離去。

  ***

  在靠近刺客公會的大門時,艾斯和奈希看見了被哈那和希那攙扶、腳步不穩的白櫻一跛一跛的接近。

  「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白櫻有氣無力的說。

  「我才是……將你弄傷了實在很抱歉……」哈那語帶愧疚地說。

  白櫻的四肢還各有著一圈帶著青藍色雷電的十字星魔刻陣,十之八九是被下了封印魔法。

  艾斯見狀,便跑了上前去:「白櫻?你的手腳……怎麼啦?」

  「先別問了……可以先幫我開門嗎?」白櫻指了指大門,奈希就走上去將們給推開。

  進了公會大廳,哈那和希那將白櫻扶到了沙發上後,分別坐在白櫻的兩側,而奈希和艾斯則坐在另外一邊的沙發上。

  此時,從公會內側的房間傳出了類似爆炸的聲音,可想而知……其實不用想也可以知道。

  --絕對是那個炸彈魔!

  希那聽到了那爆炸的聲音,錯愕的看著白櫻:「那、那個,裡面的房間好像爆炸了喔……?」

  只見白櫻用手撐著額頭,像是放棄挽救了一般無奈地說:「……放著不管也不會出事的。」

  「同意,已經司空見慣。」

  「沒錯。」

  一旁的兩人同時說出了帶有贊同意味的話,哈那也只是冷靜的看了希那一下,好像還帶著嘲諷的表情。

  傳出爆炸聲後不久,一隻灰頭土臉,還散發著陣陣火藥味的獅子獸人從裡面走了出來,而瞇眼微笑的灰貓則跟在一旁。

  「剛才那發威力可夠驚人的……得找個時間大量製造才行啊!」柏爾斯特拍了拍身上的灰燼,正打算繼續說明炸彈的美妙之處時,他發現了那對不屬於刺客公會的雙胞胎。

  「喔呀,是魔導公會的雙胞胎喵,來刺客公會有什麼事呢?」奇魯保持著微笑問。

  「陪同白櫻回來的,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哈那微微張開閉著的左眼。

  「大概可以猜到是什麼事情喵。」奇魯看了看白櫻的穿著,明顯與平常有所不同,平常都是穿著連帽的黑色外套,但現在卻是套著一件白色的布袍。

  ……十之八九是被吊著打了吧。奇魯拿起桌上了白色陶瓷茶壺,在茶杯裡倒出了深色的液體,紅茶的淡淡香味隨即飄散了出來。

  奇魯將兩個盛滿了紅茶的白色茶杯放到雙胞胎面前,自己則坐在沙發上,表示想聽聽白櫻和哈那、希那兩人戰鬥的大致經過。

  「這個要怎麼講呢……」希那抓了抓臉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哈那。

  哈那清了清喉嚨,向奇魯描述了三人戰鬥的經過。

  「……隨後白櫻體內的魔力便像是暴走了一般,侵蝕了他的精神,整個人變得像是魔物一樣。」哈那講到這裡時,還稍微瞄了白櫻一眼,白櫻的表情就像是很多天沒有休息一樣疲倦,卻又硬撐著讓自己保持清醒。

  「……抱歉……」

  奇魯聽罷便點了點頭,深灰色的細長尾巴晃呀晃的:「看來小白櫻還需要多多鍛鍊呢,有需要的話就來找吾輩吧。」

  「噗……」或許是聽到奇魯對白櫻的稱呼,希那不由自主地笑出聲了。

  「太沒禮貌了,希那。」哈那稍微釋出了一點金色的魔力,希那在瞬間感受到了自己等等可能會有生命上的危險,馬上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

  兩人在刺客公會坐了一會兒。待哈那又跟奇魯稍微聊了天後,兩人才離開刺客公會。

  「那對雙胞胎感覺很厲害呢,你覺得呢?」柏爾斯特看著離去的兩人。

  「是很厲害喵,你沒看見小白櫻的樣子嗎?」

  「當然有看見……先猜他一開始一定是被吊著打。」

  「真失禮,小白櫻也是很強的呦,雖然比不上吾輩就是了。」

  「說到底還是在自誇嘛,這渾蛋蛇貓。」

  「你也不差喵,煤灰獅子。」

  刺客公會的兩位副會長就這樣在大門口開始鬥嘴,坐在沙發上的三人只能無奈地看著,順便加上幾聲乾笑。

  ***

  【愛德蘭王國,大型鬥技場「克羅西亞姆」。】

  4天後,「祭典」盛大的開幕了,白櫻、奈希等刺客公會的成員跟隨著奇魯一起到了全王國最大的鬥技場「克羅西亞姆」。

  「請問各位是刺客公會的成員嗎?」身穿藏青色衣袍的山羊男子悠悠地向奇魯問,奇魯笑著回答:「是喵。」

  「報名要參賽的有……四位成員對吧?麻煩請您確認一下。」山羊男子遞出了一份資料,上面列出了這次參加比賽的四名成員的名字以及照片。

  奇魯看了看,將資料交還給山羊男子:「沒問題喵,辛苦你了。」

  「不會,我們會請人帶領各位前往觀眾席,請往這裡走。」山羊男子向後伸出手,兩名一樣身穿藏青色衣袍的白貓女子異口同聲的說:「麻煩各位跟著我們走。」

  ***

  白櫻看了看時間,似乎也到了開幕的時候,不知何時四周已經都坐滿了觀眾。這時,場地中央走出了一名穿著橙紅色外衣的赤狐男子,男子清了清喉嚨,對著一個像是喇叭的器具說:「咳咳,各位朋友們大家早安!」

  赤狐男子大概就是這次的主持人吧,雖然格鬥比武為甚麼需要主持人這點讓白櫻納悶了許久。

  在做了有點冗長的開場白後,赤狐男子說:「--那麼,就讓我們引燃開幕的聖火吧!」

  兩個戴著面罩、手持火把的人走上了台階,用火把點燃了一個金色聖杯裡的木柴,赤紅的烈焰熊熊的燃起。

  --戰鬥,即將開始!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流星守護者(星守) » 2016年 10月 17日, 20:17

我看完了((


好久沒看更新了~
完全不知道在幹嘛只好往前翻...

期待下一章的鬥戲(?



(催稿ing
頭像
流星守護者(星守)
白月公民
浩宇微粒
文章: 9
手頭現金: 48.64
銀行: 73.00
性別: 男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0月 18日, 01:37

  【十六章:百毒淬鍊者】

  「那麼!迎來我們今天的第一組比賽隊伍!由刺客公會的夜落白櫻,對上戰士公會的哈迪斯!」

  「第一戰就是我喔……」白櫻似是抱怨的扳了扳手指,咂了咂嘴,小聲地碎念著:「而且還是戰士公會的人……」

  雖然嘴裡抱怨著,白櫻還是認分的走上了鬥技場,而鬥技場的另一邊也走出了一名人類壯漢,他背上背著一把巨劍,身高整整高出了白櫻至少40公分。

  「噗哈哈哈!原來只是個這樣的小不點啊。」

  「長的矮還真是對不起你啊。」白櫻皺著眉頭,散發著怨念死盯著對方,有一部分的怨念似乎真的是因為對方取笑了自己的身高。

  「需不需要放點水啊?小心手腳斷掉喔!哈哈哈哈哈!」

  「那到不需要……我才想問你要不要我放水呢,小心小命不保喔。」白櫻冷冷地說:「就算小命保住了……估計也沒辦法動了。」

  哈迪斯把白櫻的話當成了耳邊風,他舉起了背後的巨劍,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少說大話了!放馬過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在話說完之前,白櫻就如幻影般消失在原處,手持著兩把小刀出現在哈迪斯的背後,兩把銀色小刀朝哈迪斯揮去。

  小刀只在他身上劃出了連刮痕都算不上的細小痕跡,雖然這狀況也在白櫻的預料之內,但白櫻不免有點失望。

  「哈哈哈哈哈!就憑那小玩具刀也想打倒我嗎?太天真了!」哈迪斯舉起手中的巨劍,像是棒球打者一般使力,將巨劍朝白櫻揮去。只可惜動作太遲緩,白櫻閃躲過巨劍後,一派輕鬆地站在巨劍的劍面上,嘲諷地說:「這種速度,連蒼蠅都打不中喔。」

  看來這史上最簡單的激將法對哈迪斯很有用,只見他粗暴地甩著巨劍,想把白櫻從巨劍上甩下來,但是不管他怎麼甩,白櫻最後就是有辦法站在他的劍上面。

  見沒辦法把白櫻甩下來,哈迪斯怒了,他大吼一聲,朝白櫻揮出了一拳,但被白櫻一個完美的後空翻給躲掉了。

  「速度太慢了。」白櫻落地後便抽出了掛在腰間的那把綠色刀柄的短刀「大蛇」,幾乎是用眼睛跟不上的速度在哈迪斯身上劃出了許多能見血的傷口,但對哈迪斯而言,這種小傷口根本無傷大雅。

  「哼!就說了那種玩具刀根本沒辦法打倒我,這種傷口根本就不痛不癢!」哈迪斯不顧流血的傷口,再度揮舞著巨劍朝白櫻襲去,只見白櫻稍稍嘆了口氣,將大蛇在空中轉了幾圈後精確地收回到了刀鞘裡,發出了「鏗」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本來勢如破竹的揮舞著巨劍的哈迪斯突然跪倒在地,他自己似乎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能死死的看著白櫻。

  「……毒。」白櫻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不帶任何溫度的微笑:「我下了毒。」

  「毒……?甚麼時候……」哈迪斯用盡力氣擠出了一個問句。

  「哼呵呵呵……」白櫻悠哉地抽出了腰後的大蛇,刀刃湊到嘴邊,伸出粉色的舌頭舔了一下刀刃後幽幽的說:「這是把上了毒的刀。」

  「--!」這下連場邊的觀眾們也都嚇傻了,這是把上了毒的刀,而擁有這把刀的人卻毫不猶豫地舔了下去?

  白櫻冷冷地看著哈迪斯,微笑著說:「你一定想知道,為什麼我舔了卻沒事對吧?好奇怪對吧……」

  「才不告訴你們呢。」

  白櫻走向趴倒在地的哈迪斯,從袖口伸出了一把十字型的銀色小刀,刀尖對準了哈迪斯的眼睛,語氣中流露著殺人魔的狂氣:「剛才不是說,這種玩具刀沒辦法傷到你嗎?」

  「現在就讓我用這把玩具刀幫你畫上休止符……」白櫻的手一點一點地向前,就在即將要刺穿哈迪斯眼球的時候,突然將小刀丟在地上,表情瞬間變成了燦爛的笑容:「騙你的,我才沒那個勇氣下手呢。」

  「話又說回來,『大蛇』的毒很快就會散布到全身了,還是早一點處理會比較好喔。」白櫻歪著頭向那拿著喇叭器具、已經嚇傻了的赤狐男子說,赤狐男子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喊著:「醫、醫療組!」

  在醫療組手忙腳亂地將哈迪斯帶走時,白櫻也趁亂走回了刺客公會的休息區,刺客公會的幾人也是嚇壞了,雖然知道白櫻對人類沒有好感,但卻從沒想到白櫻會這麼大膽的對人類使用毒物,而且一用就是用劇毒。

  「哥、哥哥。」黑椿輕輕拉了拉白櫻的袖子。

  「嗯?」

  「哥哥剛才好可怕……完全就是不一樣的別人……」

  「才沒有呢,我一直都是這麼溫柔的喔?」

  一旁的其他人聽了差點沒有昏倒,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能看出剛剛那種表現完全跟溫柔兩字八竿子打不著吧?

  ***

  醫療組將哈迪斯帶走以後,赤狐男子又走了上場,可以聽出他的心情有點不知所措,講話吃了好幾次螺絲:「真、真是一場精采的……戰鬥,接、接下來請第二組比賽隊伍上場吧!由遊俠公會的優卡克.拉爾!對上魔導公會的哈那.歐格!」

  待續。

(有種為了趕劇情而趕劇情的感覺(?)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夜落白櫻 » 2016年 11月 5日, 12:59

  【十七章:聒噪弩槍手】

  「由遊俠公會的優卡克.拉爾,對上魔導公會的哈那.歐格!」

  話說完,赤狐男子就退回了場外,而第二場比賽的兩個人便走進了鬥技場。

  「……」土褐色毛髮、帶著眼罩的犬少年哈那深深吸了口氣。

  「嗚呼--哼哼哼--」另一邊,一隻長著白色翅膀、咖啡色毛髮的獸人一面哼著荒腔走板的小調,一面悠哉地晃了上場,是遊俠公會的優卡克。

  哈那有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看到的是自己那樂天過頭的弟弟。

  「喔喔!這眼罩好帥!可以借我看看嗎?」

  「不行。」

  「欸--小氣。」優卡克朝哈那的眼罩伸出手。

  「我跟你又不熟。」哈那拍掉了優卡克伸過來的手。

  兩人各自退開了一步,哈那將眼罩一把扯下後,從腰後掏出了一把刻有魔刻印的黑色手槍,看來是所謂的「刻印魔具」,是種將魔刻陣刻印在物品上的特殊強化。手槍一感受到哈那的魔力,上頭的魔刻印立即發出了和左眼相應的淡淡金光。

  優卡克則從腰間抽出了一對雙劍,游刃有餘將雙劍在雙手間互相拋接著。

  兩人的戰鬥由哈那的攻擊拉開序幕。哈那朝著優卡克射出了兩發金色的子彈,優卡克像是在跳舞一般,一邊閃躲哈那的攻擊,一邊用舞步接近哈那。

  「用那種打不到人的槍有什麼意義嗎?」優卡克燦爛笑著朝哈那揮舞雙劍,哈那在避開攻擊之餘,露出了招牌性的鄙視笑容。

  「就是有意義才用的。」手槍上的魔刻印由金色轉為紅色,赤紅的魔力充斥了整個槍身,哈那微笑著扣下了板機,數顆龍頭般的火焰就這樣飛向優卡克。

  「嘿!」優卡克將手中的雙劍一轉,劍尖對著火焰,雪白色的魔刻陣在劍尖展開,在擋下了火焰的同時,火焰被吸入了閃著白光的雙劍,劍身頓時變得通紅。

  「什……!」雖然很想,但是沒時間讓哈那對攻擊被吸收這件事驚訝,因為優卡克的劍已經朝哈那逼近。

  「這攻擊還給你!」紅色的魔刻陣在劍尖展開,龍頭火焰暴力的竄了出來。

  在千鈞一髮之際,哈那的左眼湧出了金色的獸型魔力,硬把火焰擋在哈那前方幾公尺,哈那朝火焰舉起槍,將火焰連同金色魔力一起吸入手槍裡,而左眼的金光閃爍的更加輝煌。

  「……第二階段解放。」哈那輕聲唸到,燦爛輝煌的金色魔力圍繞著哈那的身體,褐色的毛髮隨著氣流搖盪著。

  「--去吧,『墮天帕法爾混沌雙刃』!無雲晴天時迴響的遠雷轟鳴!」雷魔力從優卡克的體內傳到劍上,雙劍劍身變成了湛藍色。

  「天雷!」雙劍一揮,優卡克朝哈那揮出了一道伴著巨響的雷電。

  「龍焰!」哈那不慌不忙的扣下板機,巨大的火龍從槍口射出,與優卡克的雷電碰撞在一塊兒。

  雙方僵持了十餘秒,直到相互碰撞的雷電和火焰發生了爆炸,兩人才從不斷供給魔力的狀況下脫離。

  身為魔導公會的成員,又是魔眼「適應者」的哈那,體內的魔力自然比優卡克要來的豐沛,即使像剛才那樣持續使用,也不見哈那有任何疲累的跡象。

  反觀優卡克,因為太過度的釋放魔力,只見他喘著氣將雙劍放回腰後的劍鞘,又取下了掛在背帶上的黑色弩槍。

  「登場吧!『珞刈黑騎雙十字弩槍』!」優卡克甩動弩槍,擺了個帥氣的Pose。

  「……你的武器名字都好長。」哈那忍不住想吐槽的心了。

  「因為很帥!不然你那把槍沒有名字嗎?」

  「有啊,叫『黑王的魔銃』。」

  「喔喔喔喔喔!一聽就是神兵利器的名字!」優卡克的眼睛裡似乎冒出了十字閃光,哈那無語了。

  「……」雙肩一沉,哈那半故意的朝優卡克開了一槍,金色的子彈削過了優卡克的臉頰。

  「嗚哇啊啊啊!幹嘛亂開槍啊!」

  「因為很吵。」環繞哈那的金色魔力再度摻入了些許紅色,紅色的魔力鑽入了「魔銃」上的圓球水晶中,槍身上的魔刻印頓時變得通紅,灼熱的氣流四散開來。

  「哼!這才是我的Style!」弩槍上本該裝備箭矢的地方被青藍色的魔力填滿,魔力化成了一根閃著電流的青色箭矢,優卡克大喊了聲「天雷!」後將箭矢射出,箭矢在途中變成了巨大的閃電,規模比剛才由雙劍釋放的還要來的大。

  哈那並沒有對閃電的威力增強一事感到驚訝,只是緩緩展開了一個中央寫著「汲」字的金色魔刻陣,發動了魔眼的特殊能力「汲取」,將部分的閃電吸收到了魔銃上的圓球水晶中。

  「這招--加倍奉還給你!」哈那朝著優卡克扣下板機,纏繞著雷電的火龍從槍口一躍而出,帶著咆哮聲衝向優卡克。

  「--砰!」的一聲,地面激起濃煙,等到黑煙散去,眾人才看清了場上的現狀,火龍使優卡克身邊的土地誇張的往下凹陷,僅剩他立足的地方還保持著原狀。

  「呼……差點被送回西天。」優卡克做了個擦拭汗水的動作,另一邊的哈那則用些許失望的語氣說著:「……可惡。」

  優卡克又甩了甩弩槍,再次擺出了一個(自認)帥氣的Pose。

  「嘿嘿……我本來不想用這招的,」優卡克微笑著,從體內溢出了黑色與青色的魔力,優卡克笑著說:「但是我非用不可了!因為我想贏!」

  摻雜些許青色的黑色魔力團塊填充到了弩槍的矢道,優卡克架起了弩槍,對哈那眨了眨眼:「不知道你能不能吃下這招呢?『黑雷砲』!」

  由濃厚的「闇」魔力形成的巨大箭矢朝哈那襲來,猶如模擬戰鬥時,白櫻暴走時所散發的不祥力量,雖然震懾力不及白櫻,但仍可感到那種不祥、如災厄般的異樣魔力。

  哈那深知自己的魔法無法與之抗衡,便閉上了眼睛。

  「點到為止!」

  黑雷砲的箭矢被蒼藍色的菱形魔刻陣擋了下來,並被蒼藍色的魔力壓成粉碎。

  「欸--居然碎掉了?」優卡克歪著頭看著蒼藍色魔力的主人。他撫了撫飄逸的白色山羊鬍,瞇起眼笑著:「老夫太久沒這麼熱血亢奮了,腰有點痛呢。」

  「蒼、蒼老?」哈那不可置信地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蒼煌。

  「輸贏不是重點呢,當然……」

  「叭叭!」蒼煌的話被場邊發出的刺耳警告聲蓋過。赤狐男子拿著喇叭器具朝場內喊話:「規則已寫明!公會是不能派出援助者幫忙選手的!」

  「如違反,該公會的該名選手將無法繼續比賽!故魔導公會的哈那.歐格選手失格!」

  「啊啦啦,」蒼煌帶著愧疚的微笑向哈那說:「因為想幫哈那擋下來那個,害你失格了呢。」

  「……反正,也贏不了的,也已經想投降了。」哈那的金色魔力漸漸的消散,最後只剩下色澤黯淡的左眼還微微發亮著。

  「Wow!剛剛那個好帥啊!」優卡克眼裡冒出了無數十字閃光,蹦蹦跳跳的靠了過去,揮了揮弩槍說:「好帥啊好帥啊!教教我好不好!」

  蒼煌撫了撫山羊鬍,慈祥地笑著:「那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學會的喔。」

  「那那那!跟我交個朋友吧!」似乎完全沒在聽人說話的優卡克跳呀跳的朝哈那伸出了手,哈那嘆了口氣,蜻蜓點水般的用手指稍稍拍過了優卡克的手。

  「哇咿!交到新朋友了!」

  「……好吵。」

  哈那和蒼煌自顧自的轉身離開了競技場,優卡克則手舞足蹈的張開了翅膀,哼著「交到朋友了」的奇怪歌曲,拍拍翅膀飛上了觀眾席。

  待續。
最後由 夜落白櫻 於 2016年 11月 6日, 14:18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綻。
頭像
夜落白櫻
白月公民
星之核
文章: 41
手頭現金: 3,329.45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阿五畫的毛龍版本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流星守護者(星守) » 2016年 11月 5日, 13:22

我來啦~
看完新的之後發現...
漏看一章
啥時更那麼快的啦!!(安靜好嗎
然後...
總之加油吧 我等你(?
那個蒼老又是哪招啦(滾
頭像
流星守護者(星守)
白月公民
浩宇微粒
文章: 9
手頭現金: 48.64
銀行: 73.00
性別: 男


Re: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迴響之際~》不定時更新中

文章皇天蒼狼 » 2016年 11月 5日, 18:22

哦哦哦~~我來啦

想不到蒼老會因為太熱血而腰痛wwww

完全就是一介老狼阿~

超期待蒼老之後全力戰鬥的模樣owo

期待下一篇
您的回覆是給予創作者的動力。

未經許可嚴禁轉貼、盜用內容。
頭像
皇天蒼狼
紅月議事
半月弦下
文章: 225
手頭現金: 17,908.49
來自: 天魔居城
性別: 男
頭像出處: 狂.洛青
持有飾品數量: 3
紅月議事 (1) 稱號徵稿活動紀念徽 (1) 版務整併參與紀念章 (1)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文思泉湧

誰在城內

沒有生物入城 隻居民和 6 位遊客正在此處閒晃


布偶魂 - 專業布偶裝演出團隊

毛毛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