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獅子求偶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回覆文章
頭像
虎鯨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7日, 01:20
獸設: 一條虎鯨
頭像出處: 蒼凌月
社會性別:

#1 [小說] [短篇]獅子求偶

文章 虎鯨 » 2020年 2月 8日, 19:26

  悠悠吹來的風帶有著他的氣息。
  麗塔抬起頭嗅聞著風傳來的訊息,之中還帶著血腥味,這可不太妙,她想。

  身體順著想見他的意識動了起來,離開了好不容易窩暖的皮毛床,服裝上的飾品叮噹作響,麗塔走出房間外,太陽高掛天空,讓麗塔身上的毛色與飾品更加閃亮,也引起了房間外的姊妹的注意。

  「麗塔,他來接妳了,現在跟父親打得正烈呢。」大姊嘻嘻笑著,上前來拉住小妹的手,粗糙的肉球互相勾住將麗塔帶往血腥味最濃的區域。

  還記得年幼的他將爪子按在胸前,鬃毛都還沒長齊,凌亂得像可笑的髮型,笑容卻那麼充滿得意與自信,「麗塔,我會來接妳回家,讓妳嫁給我。」

  當時我怎麼回應去了?麗塔望了一眼太陽,閃得讓她的眼睛有些睜不開。
  忘記了呢。但他卻依誓言來了。

  吼叫聲、打鬥聲與叫好聲從人群中傳來,大姊將前方人群擠開,好讓麗塔可以到爭鬥的中心去,她一眼便看見那年邁但經驗豐富的父親穿著平日的鎧甲,將那有些熟悉的身影壓制在地上,利牙找機會要招呼上,卻被年輕雄獅貓身的後腳防禦住。

  「看不出來柔軟度挺好的,但妳嫁出去的機率恐怕不高呢。」大姊抱著麗塔的手臂嘻嘻笑,虎牙微露。

  「我也覺得。」父親殺死太多前來求偶的年輕雄獅了,即便年邁依然健壯得超越一般雄獅,上過戰場的男人並不是剛成熟的年輕人能比擬得上的,那全身與臉留下的斑駁痕跡就是戰績。

  血味很濃,但她的父親行動沒有問題,那便是年輕雄獅的了。

  「哎呀,妳好歹也幫他加加油,或許他發現妳來了會贏過父親也不一定呢。」大姊煞有其事地說道,但那不過是玩笑話罷了。

  她們的父親很強,這是無庸置疑且不容許懷疑的信念。就算總有一天會有年輕的雄獅能夠殺死父親,並且讓年幼的弟妹全部陪葬,但那也不可能是現在。

  場上兩隻雄獅分開了,只穿著簡陋鎧甲的雄獅胸口被破開一個大口,鮮血淋漓,大口喘著氣,眼神卻是那麼充滿自信與自負,不像是落居下風的樣子。與大上一圈,下巴毛髮都已斑白的老獅子對峙著,緩慢向著對方繞圈子尋找破綻。

  「麗塔,我來了,妳願意跟我走嗎?」眼神沒有離開過老獅子,但年輕雄師聲音宏亮,大聲求婚。

  「等你打贏父親吧。」麗塔感覺臉熱了起來,「你贏了就什麼都有了。」
  畢竟是獅族留下來的傳統,贏者全拿。

  「不,麗塔,我不要其他人,我只要妳。」年輕雄獅望了麗塔一眼,眼裡熊熊的烈火似乎要將麗塔燒灼。

  「敢無視老子,滿有種的。」老獅子大吼一聲,衝向年輕雄獅,就這麼一眼便是巨大的破綻,年輕雄獅被頂上了天,吐出大口鮮血,卻也在老獅子臉頰上留下一道傷口。

  老獅子將爪子朝向年輕雄獅,那年輕雄獅努力扭轉著身體,以旋轉卸了老獅子必死一擊的力道,但避不開老獅子由下往上的一腳,被踢個正著的肉體重擊悶聲,一聽就令麗塔起了雞皮疙瘩,那種痛她懂,是會失去行動能力的重擊。
  在地上犁出痕跡來的年輕雄獅大吐了一口血,還能有力氣將頭抬起,看向麗塔,「就只…咳、要妳。」

  「臭小子!」老獅子大步衝上前去,大腳對準頭部大力踏下,本來吃準年輕雄獅已動彈不得,打算下死手的最後一擊,卻被年輕雄獅敏捷地避開!

  以不可思議輕盈的姿態,像是飛躍而起的年輕雄獅兩腳一起將老獅子踹飛,力道之大不像是受傷人會有的,老獅子踉蹌了幾步還是沒能止住跌倒的下場。

  「我是卡帕!跟你之前遇到的『臭小子』可不一樣,岳父小心了。」年輕雄獅裂嘴笑了,雖然下巴低落著鮮血,笑容卻是這麼的得意與自信,就像過去一樣。

  麗塔眼裡蓄著淚水,獅子一族幾乎不可能有一對一的伴侶,他們彼此殘殺得太嚴重,幼獅要成長已經是不容易的了,畸形的求偶習俗也讓雄獅數量稀少,有能力的雄獅都妻妾成群,有著自己的領土與獵場,直到被取代為止。
  但卡帕奮戰的姿態並不像那樣,不像老獅子招招往死裡打,而都是推開與卸除力道,直到老獅子因為年紀關係逐漸感到吃重與呼吸困難,也不改戰鬥風格。這讓麗塔莫名的願意相信這隻年輕的雄獅,會像發誓要來接她那樣堅決的貫徹諾言。

  「臭小子……卡帕,你到底想幹嘛!」老獅子終究在太陽的熱浪下感到體力不支,年紀已大的他確實沒有過去那樣,連續打上四個多小時還能保有體力,然而年輕雄獅雖然傷痕累累,身上到處是血,卻沒有一處致命傷,血也讓老獅子的攻擊更容易滑開。

  「我已經說過了,岳父,我來娶麗塔的。」卡帕挺起胸膛,「不要你的領地和獵場,不要你的妻妾,我只要麗塔。」

  老獅子面容糾結,他停下動作年輕雄獅也不會趁勝追擊,打到現在他幾乎全身無傷,只有體力耗竭。但再打下去,只怕下一隻挑戰者能撿了個便宜。老獅子看向麗塔,麗塔對著他點點頭,老獅子忍不住嘆息。

  「去吧麗塔。」
  得到允諾的麗塔奔向全身是血的雄獅,將人緊緊抱住。而終於得到麗塔的卡帕也張開雙臂接住他心愛的人。
  麗塔終於想起來她當初說什麼了,她說:「好,我等你。」

  「謝謝岳父。」卡帕對著老獅子的背影深深敬了禮,在麗塔的攙扶下,走出了麗塔所屬的領地,他們成為一對「流浪者」,只有彼此,沒有領地、沒有獵場,也沒有其他人的流浪者。




  「麗塔、美麗的麗塔,別哭。」躺在荒野無主地的卡帕撫摸著跪在他身旁、麗塔的臉,淚水滴落在臉頰上既濕又燙,「妳嫁給我了,我會好好對妳的。」

  「我相信你,就像你說會來接我一樣。」麗塔露出了笑容,又哭又笑得,也撫摸著卡帕的臉,「你變得很有男子氣概呢。」

  卡帕笑了一下,牽扯痛處又將臉皺成一團,「別提當年…」隨後又吐了一口血,「讓我休息一下就好,我會帶妳走遍世界,就我們兩人。」

  「然後再找個地方安居,幫你生一堆肉肉的娃嗎?」麗塔將額頭貼住卡帕的額頭。

  「對,我不會讓妳自己忙,我會跟妳一同…打獵的,我們的娃……我們一起……養。」卡帕緩緩閉上眼,「就休息…下。」

  然而氣息漸弱,直至全無。

  年輕雄獅總是在求偶時期,夭折最多。麗塔心裡想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將卡帕的頭抱在懷裡,像是枕著她的大腿在午睡那樣,看著夕陽緩緩落下,麗塔的心也隨著卡帕的身子一起冷了。

頭像
狼狗傑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5日, 23:55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社會性別:

#2 Re: [小說] [短篇]獅子求偶

文章 狼狗傑 » 2020年 2月 22日, 13:36

很美麗的悲劇:
好不容易得到了,向幸福許諾,然後逝去。
最後一句看似平鋪直敘,但心確實是冷了。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0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