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20.大概是06底

心情,日記,想法,經驗,意見。
回覆文章
頭像
Blizc&Champi
文章: 19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1日, 05:14
來自: Urban: White Dragon
頭像出處: N/A
社會性別: Atypical commoner
社會性別:
聯繫:

#1 【夢】20.大概是06底

文章 Blizc&Champi » 2020年 7月 12日, 23:11

  半夜三更了。
  無處入睡,於是閒晃到了還點著燈的的畫室。裡頭漆著柔綠的牆面,與並排平列的小格獨櫃內,放了幾雙鞋子,讓人感覺有些熟悉。

  我看到背影,她是現在僅存的畫家。和看門的打了聲招呼,我走到她的斜後方,隔著由她的肩頭、喉嚨與下巴圍起的空間,好奇她畫什麼。

  整張紙用藍紫色調的水彩塗滿,那是只有日出日落時分才能夠見到的色調。我在繪畫堪稱外行,光從這些,可是有自信無法掌握作品的完成面貌的。
  等到她漸層塗完,在調色板裡放了些深色,用細筆沾了沾,在只有晚霞的紙上勾勒。
  隨著輪廓漸現,我開始能辨認出晶柱的形狀。搭配上已經完成的色彩,像是水晶在閃爍變幻的光芒一樣。

  感覺,像是坐在寧靜的畔,看著湖鏡裏頭搖曳的山林。

  她擱下水彩筆,離席而去。我靠近些,仔細看起畫作。
  一位臃腫的小胖同樣湊近了桌邊,想他也是來欣賞作品的。但他拿起她的水彩畫,就讓人感冒了;別人的作品,怎麼能隨意觸碰呢。
  我還在猶豫是否要提醒他這件事,桌面就傳出不妙的撕裂聲:他竟然破壞起繪畫了。

  傻愣間,我回神已經抓住他的手腕。可他的臂膀何其粗肥,單單一個虎口壓根鎖不住他的手。我拳頭揮向他下顎,他整個人搖搖晃晃,差點摔在了地上,但手裡依然緊捏著已經半毀的彩畫。
  他抬起上臂試圖格開我們,手指的暴行仍舊未停。畫已經失去了原貌,我抓住了他油得發亮的扁髮,膝蓋猛力踢去。他朝後一翻,撞翻了桌椅。他左支右絀,連滾帶爬地到了最裡面的房間。

  我緩慢走向他,他還巴著手裡面目全非的紙張。我把他逼到了無處可退的牆角,抽出胸前的文庫本,一翻,書頁停留在上頭印刷的一幅肖像。

  『借你的拳頭一用。』
  我大力闔上了小冊,感受到身後強烈的意識。眼前豬玀瑟縮的可憐模樣,和他手中的紙團,更加挑起了憤怒。我拱起了鼻樑,一拳瞄準那醜陋的獅子鼻。隨我當先一記,無數碗拳從我身後衝出,同樣落在那可憎的混蛋臉上。

  時間不多了。
  我快醒了。

  右一拳,左一拳,又一拳……雨拳全都穿過他雜亂無章且不具意義的阻擋。
  用不著因果,管不束輕重。
  只是,狂毆而已。

頭像
狼狗傑
文章: 51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5日, 23:55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JimHawkins
社會性別:
聯繫:

#2 Re: 【夢】20.大概是06底

文章 狼狗傑 » 2020年 7月 13日, 00:45

無關他的長相身材,毀藝術品的傢伙就該打,狠狠地打。
真的是踐踏珍珠的豬玀(

文庫本肖像是承太郎的替身嗎?(不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頭像
Blizc&Champi
文章: 19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11日, 05:14
來自: Urban: White Dragon
頭像出處: N/A
社會性別: Atypical commoner
社會性別:
聯繫:

#3 Re: 【夢】20.大概是06底

文章 Blizc&Champi » 2020年 7月 13日, 14:38

狼狗傑 寫:
2020年 7月 13日, 00:45
文庫本肖像是承太郎的替身嗎?(不
『破壞藝術豬玀,再起不能!』

肖像和白金之星Star Platinum確實有八七啪像(好像還是UR五星的卡牌風),前面的頁數還有瞥到其他人
SP狂毆的壟斷率實在是高得不可思議

雖然我希望是Frederica(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0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