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獸使的魔獸百科03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回覆文章
頭像
平川野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20年 5月 16日, 00:01
獸設:
頭像出處: 木木不哭哭
噗浪: https://www.plurk.com/gylidq
社會性別: 雄性
社會性別:
聯繫:

#1 [小說] 魔獸使的魔獸百科03

文章 平川野 » 2020年 5月 22日, 22:24

  在大草原上,魔獸的野性總是非常容易被喚醒,即時哈倫交代過不許去嚇唬跳跳兔,西瑞也依舊沒有任何影響的在碧風草原上撒歡,看來不能追跳跳兔這件事實際上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少掃興的感覺。
  
  對於西瑞的撒歡,趴在草地上讓太陽暖暖的照射著自己光亮柔潤皮毛的凱斯表示呲之以鼻,自己是優雅的詭影貓,怎麼能幹出像那隻風雪狼一樣傻乎乎的到處亂跑的蠢事呢?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昨天在草叢裡到處撒歡的事情,那是意外!意外!
  
  但就是有會拆臺的存在。
  
  “今天怎麼不去玩了?凱斯?”
  
  哈倫剛剛發現了一窩幼年的風鼬,不過沒有看到他們的父母,估計是出去獵食了,哈倫小心翼翼的在不驚動這窩毛茸茸的小傢夥們的前提下記錄了他們的成長環境和目前的身體狀況,這些必須在他們父母回來前做完,以免發生他們誤會自己會傷害他們孩子而衝著自己甩風刃的事故,雖然哈倫可以對護子心切的風鼬父母解釋清楚,但這樣的麻煩能避免還是盡量避免吧。
  
  待他小心翼翼的用印泥取了小風鼬的腳印並恢復了他們住所的偽裝後,哈倫直起身子就看見趴在一旁草地上懶洋洋的曬太陽的凱斯,疑惑他今天怎麼不像昨天一樣跑去玩。
  
  對於拆自己臺的主人,凱斯只回應了一個慵懶且高傲的背影,不過對自家魔獸們瞭若指掌的哈倫來說,那不過是教科書一般的傲嬌而已。
  
  而且實際上不管是撒歡的西瑞,還是在草原上空翱翔的霍歐,亦或者懶洋洋的曬太陽的凱斯,他們都沒有遠離哈倫,和在草原邊緣不同,深入草原後某些大型魔獸可能帶來很大的威脅,比如能將岩石衝撞成碎石的草原巨犀,它那堪比城墻還硬的頭和那尖銳的長角可不是鬧著玩的,還有一些可能不那麼危險但也會帶來麻煩的魔獸,比如會噴濺毒液又活動迅速的翼蛇,會遠遠的跳過來震暈你的草原跳躍者,以及會釋放小型閃電的閃電冠鳥等等。
  
  野生的魔獸對於其他生物的靠近多少都會比較敏感且容易受刺激,特別是有育兒的魔獸,如果可以哈倫並不希望驚嚇到他們,但事無絕對,就算是生在魔獸牧場,從小就和魔獸生活在一起的哈倫,也不敢說沒有遇到過魔獸因為驚嚇而攻擊自己的情況,家養魔獸亦會如此,更不用說在野外小心翼翼生存的野生魔獸了,所以自從深入草原後,三隻魔獸都有意無意的盡可能的離自己的主人近一些,以免發生什麼突發情況時不能第一時間趕到哈倫身邊保護他。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直到中午為止,哈倫的研究記錄工作都沒有遇到任何突發情況,在那一窩年幼的小風鼬之後,哈倫還記錄了閃電冠鳥的築巢情況,觀察了幾隻草原巨犀帶著他們的小牛獸飲水覓食的情況,還非常幸運的記錄了一隻雌性翼蛇的產卵全過程,可謂收穫頗豐,但這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整片碧風草原還有其他魔獸的生態以及其他大量值得探查記錄的資料等著哈倫去記錄整理,哈倫的精神一直處於亢奮階段,儘管他在觀察魔獸以及記錄資料時小心又謹慎,但從他的表情和記錄的速度可以看出,他的亢奮一直維持在一個較高階段。
  
  不過再怎麼亢奮,中午飯還是得吃的,特別是西瑞現在正咬著哈倫的衣服下擺不停的嗚嗚叫,這比什麼時鐘都要準。
  
  所以哈倫也不得不停下他的記錄,儘管他並不希望停下,然後從背包裡掏出早已準備好的午餐。
  
  “真希望沒散掉,哦,太好了,還是好好的~”看著依舊保持完美形狀的三明治和莎拉,哈倫鬆了口氣,然後照例鋪上野餐布,擺上食物,包括自己的和魔獸們的,在陽光明媚的草原進行午餐。
  
  不過用餐的可不只他們一人三隻,草原上不少野生魔獸被食物的氣味吸引,悉悉索索的湊過來不少。
  
  對於這樣的情況,哈倫是非常高興的,他並不介意將自己的午餐分給湊過來的野生魔獸,反正有很多,而且能和野生的魔獸群們共用午餐,對於哈倫來說是非常開心的事情,因為這時候就能像和人們聊天一樣,瞭解野生魔獸們的日常生活是如何。
  
  當然,一般人大概聽不懂魔獸在說什麼,這是哈倫才有的本事,雖然哈倫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有了這樣的能力,大概是因為自己從小混在魔獸群裡,耳聞目染的關係?
  
  總之原因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自己完成魔獸大百科的重要技能。
  
  “恩?什麼?最近草原上有一股讓你們不安的感覺?”哈倫小小的咬了一口自己的三明治,一邊聽著湊過來討食的野生魔獸們訴說最近草原上發生的事情“有什麼……黑黑的……感覺很不舒服的東西混在風裡?黑色的風?那是什麼?”
  
  可惜的是就算能明白魔獸想要表達的東西,但那也只是字面上的理解而已。
  
  有些話雖然每個字都能理解意思,連成一句話就有些搞不明白了。
  
  下午的的記錄工作,哈倫心裡總是不自覺的想起午餐時魔獸們說的話,這不由得讓他將其與那個莫名其妙的路障聯係了起來,碧風草原是夢境國的”無歸屬”領土,也就是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在碧風草原上劃歸自己的領土,哪怕是夢境國掌權人也一樣,那這個在碧風草原攔路障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魔獸門口中最忌發生的讓他們不舒服的黑色的風和這有關嗎?或者只是單純巧合?
  
  哈倫搖了搖頭,自己只是個”學者”,哈倫在心裡這樣給自己定位。
  
  和自己的研究無關的事情還是不要太上心……但這裡的魔獸似乎已經感到了不安……
  
  “……靜不下來啊……恩?”正在哈倫揉額角的時候,頭上一陣鷹鳴傳來,霍歐在哈倫頭頂不停的盤旋著“怎麼了霍歐?發現了什麼嗎?恩?有什麼奇怪的人工痕跡?而且還是新的?”
  
  哈倫第一時間收好了自己的資料筆記,招呼又跑一邊撒歡曬太陽的西瑞和凱斯,跟隨者霍歐前去查他口中古怪的人工痕跡。
  
  好吧,他就是沒辦法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在聽了碧風草原上的野生魔獸們的話後,他更下想看看草原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想放過。
  
  跟隨的霍歐一路來到一個高處,哈倫趴在坡上中小心翼翼的撥開草叢向下看去,哈倫只看到一個看起來就好像公園裡雕塑一樣的石台,不過石臺上放的並不是什麼偉人雕像或者藝術雕塑,而是一塊漆黑的晶體,黑得讓哈倫覺得是誰在台座上放了那麼大一塊煤啊?
  
  “那是什麼東西啊……誰想出來的這種雕塑,簡直破壞美感,該不會設置路障的關係就是要在碧風草原裝飾這種鬼東西吧?難怪會嚇到野生的魔獸。”哈倫感到有些不能忍,這些醜不堪言的雕塑簡直是毀了碧風草原的美景“恩?什麼?有什麼讓人不安的黑色東西從那煤塊一樣的東西裡冒出來?”
  
  就在哈倫抨擊這毫無美感除了破壞自然景觀一無是處的雕塑時,一旁的西瑞咬著他的袖子拉了拉,輕輕的嗚咽了幾聲。
  
  “……午餐時那些野生的魔獸也說過同樣的話……”哈倫又看了看那個雕塑,越發覺得醜陋不堪,但現在恐怕已經不是破壞美感的問題了,有必要去看看這雕塑到底是怎麼回事”霍歐,繼續注意四周動向~我們去看看雕塑~”
  
  霍歐盤旋在雕塑上方,哈倫再三確定附近沒有人後,才站起來,小心翼翼的走下坡,向著那個雕塑靠近。
  
  等到靠近後才發現,這個雕塑和在遠處看到的比起來要大得多,而且湊近了才發現,原本以為是黑煤塊一樣的東西好像是某種結晶。
  
  “黑水晶嗎?好像不是……不過看起來倒是挺硬的……”哈倫用長杖敲了敲結晶,發出清脆的響聲,感覺硬度應該不會低“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在碧風草原上樹立這個……”
  
  繞著這個雕塑走了好幾圈,哈倫也沒有弄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以及在這裡的意義,反倒是三隻魔獸似乎對著個雕塑有一種異樣的排斥感,這讓哈倫在心中敲定,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就在哈倫思考眼前這個巨大雕塑的存在目的究竟為何時,盤旋在上空的霍歐突然發出一陣尖銳的鳴叫,這時在警告下方的哈倫:有什麼人正在高速接近這裡。
  
  “哎~!?這個時候~!?糟糕,這突然間的往哪躲啊……凱斯,使用流影幕布~!”哈倫左右看看一時間也找不到個躲藏的地方,索性讓凱斯施展技能將自己整個藏起來。
  
  凱斯悠然的從西瑞背上跳下,然後高高一躍,帶下一串深紫色的光點,隨後哈倫等的身影逐漸扭曲淡化,消失在草場上。
  
  當然他們並不是真的消失了,這不過是凱西身為詭影貓的特技,用自己的力量扭曲周圍的光線,就好像在他們身上罩了一層與周圍環境完全一致的風景布一樣,用於隱匿自己的身影,不過即使如此哈倫也還是扶著西瑞半跪在地上,不敢發出一點動靜。
  
  至於霍歐,烈空鷹本來就是碧風草原上常見的物種,倒是不用刻意躲藏,正好繼續裝作野生魔獸查看四周。
  
  幾乎只是一兩分鐘的時間,就見兩個以迅牙為坐騎的人高速移動過來,兩人身上穿著黑色皮甲,似乎皮甲上還印著一個標誌,哈倫不動聲色的打開筆記,將那標記一點點畫了下來。
  
  “終於將這個混沌水晶安置好了,真是廢了不少力氣。”兩人來到雕塑下後直接跳下迅牙,開始查看他們口中說的混沌水晶“附近路障也都確認完畢了,不會有人來礙事了吧?”
  
  “別大意,一會還要去附近再巡一巡,這片草原太大,會有那麼一兩個人漏網跑進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妮娜大人可是交代過,吸取計劃不允許出錯。”
  
  “真能吸收到起源之風的能量嗎?拿東西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存在都不知道。”
  
  “那位大人能就是能吧,我們只管聽命就是。”
  
  哈倫在影幕下專心聽著兩人對話,隻言片語中雖然提取不出什麼有用資訊,但至少有一條可以確認:這群人確認”起源之風”的存在,而且還聽命於某個位居高位的人,對”起源之風”有所企圖,雖然只能確認這些,不過感覺好像已經很衝擊了。
  
  這群人想要起源之風的力量做什麼?再聽聽看有什麼其他資訊。哈倫在心裡這樣想著,專注于前方兩人的談話,可他卻沒注意到,自己身後不知何時悄無聲息的飄來一抹黑影……
  
  當一聲鷹鳴讓哈倫驚起回頭時,哈倫眼前只看到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球……
  
  ◇◆◇◆◇◆◇◆◇◆◇◆◇◆◇◆◇◆◇◆◇◆◇◆◇◆◇◆◇◆◇◆◇◆◇◆◇
  
  “該不會岔開了吧……”在碧風草原外圍,苦等哈倫出現的巴恩依舊咬著草桿等待著他的目標,但是日過當頭,他再怎麼也該想到兩人走岔開的可能了“……繼續在這裡等他回來……不行,萬一他回來的時候走的又是另一邊還要錯過,而且也不能保證他什麼時候回來……不如……直接進入草原去找找看?”
  
  巴恩苦思著和目標碰頭的辦法,但苦於碧風草原實在太廣闊,要想獨自在草原上尋一個人,那可不是件容易事。
  
  如果運氣不好一直相互錯過的話,可能找一輩子都碰不到面。
  
  “旅行了那麼久,才終於遇見了讓我動心的人,就這樣失之交臂我可不甘心,其他事情還好上聯,只有這個絕對不能放棄,一定得去找找看!而且一定要找到!”巴恩吐掉咬在嘴裡的草桿,決定去進入碧風草原尋人,雖然碧風草原地域廣闊難以尋找,但好處是要做成巧遇卻容易得多,也避免了不少尷尬。
  
  也不需要他再在這裡徘徊糾結了。
  
  “那麼……恩?”巴恩耳朵動了動,似乎聽到有什麼動靜“什麼,遠遠的……好像有什麼動靜,魔獸之間爭鬥的碰撞聲?不對……更象魔法碰撞時發出的聲音,什麼人在打架嗎……這是後就別多管閒事了吧,但是……唔……我還是先去動靜那邊看看吧,萬一是什麼人遇到麻煩呢……”
  
  巴恩苦惱的感慨自己總是喜歡多管閒事,隨後微微弓起身子,一陣火光掠過,再一看,一隻火紅色的龍人站在原地,龍人張開龍翼,向著他所聽到的動靜方向飛去。
  
  ◇◆◇◆◇◆◇◆◇◆◇◆◇◆◇◆◇◆◇◆◇◆◇◆◇◆◇◆◇◆◇◆◇◆◇◆◇
  
  “呼……呼……勉強擋下來了……”哈倫喘息著,手持長杖,手臂上現出冰藍色的龍鱗,一道冰盾立在身前,但此時冰盾上佈滿裂紋,西瑞在身旁低俯著身子發出威懾的低吼,似乎只要哈倫一聲令下,他就會立刻衝上去咬斷對方脖子,而凱斯這優雅的豎著尾巴看著另一邊的兩人,慵懶的眼神中卻閃過一絲狠厲,原本在上空盤旋的霍歐也降來下來,停留在哈倫上方蓄勢待發。
  
  “是你……你是昨天的……”哈倫一眼認出偷襲自己的正是昨天在草原外圍遇到的那個黑髮女孩。
  
  不過他更吃驚的是,自己明明藏身在凱斯的流影幕布裡,他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妮娜大人!”一旁的兩個黑皮甲也抽出武器趕了過來“真是萬分抱歉!沒想到竟會有人用這種方法潛伏進來!”
  
  “……不怪你們,畢竟對手是魔獸使,不過既然被他看到了……”喚名妮娜的女孩身形一閃,瞬間明晃晃的利刃就已經到了哈倫面前,哈倫舉起長杖堪堪擋住了攻擊“那就不能讓他將看到的事情洩露出去,在這裡解決掉。”
  
  妮娜的聲音沒有起伏波瀾,就好像只是在描述天氣,而手中的兩把利刃壓下的力道卻越來越大,讓哈倫甚至不由得擔心自家老爸給自己的這根杖足不足夠結實。
  
  “別小看我!”哈倫咬牙切齒的猛地一抬長杖,一個法陣毫無徵兆的橫在利刃和長杖中間,頃刻間頃刻間數枚冰晶利刃從陣法中冒出,直射對方,但即使是這般近的距離發動魔法,妮娜依舊不慌不忙,輕飄飄的一個閃身就躲過了。
  
  但哈倫的目的並非擊中對方,能逼退對方就足夠了,他左手握緊長杖,回身對著身後空地一揮立起一面冰墻,擋住了後方攻來的黑皮甲二人組。
  
  “西瑞,心靈震撼!”冰墻剛一立起來,哈倫立刻對一旁蓄勢待發的西瑞發出指示,此時長杖頂端的銀色鈴鐺因為晃動發出一陣清脆的叮鈴生,西瑞的耳朵一下豎了起來,仰天就是一陣長嘯。
  
  “哇啊啊啊!我的耳朵!”被冰墻擋住的黑皮甲二人組此時趴在地上狼狽的捂著耳朵,同時止不住的顫抖著,就連躲閃開的妮娜也忍不住捂住自己耳朵,雖然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表示但也明顯看出不適。
  
  西瑞的”心靈震撼”可不是普通的狼嘯,這刺耳的聲波不僅會讓人頭昏腦漲,更會從精神上動搖對方,讓對方從心底產生恐懼感,意志薄弱的對手恐怕能直接暈過去,就算不暈過去也會因為恐懼而混亂逃跑,不過對於意志力比較強的人大概就只能讓他們耳朵痛而已。
  
  但即使如此,這次西瑞使出的心靈震撼還是讓哈倫大為驚訝,因為威力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期,過去在遇到一些突發狀況時,西瑞也沒有發揮得這般超常……
  
  “我記得剛才好像……凱斯,使用鬼影漫步!”哈倫再次向早就盯著那兩個黑皮甲的卡斯下達指令,同時還輕輕晃了一下手中的長杖,銀色的鈴鐺叮鈴一響,凱斯一下豎起耳朵,隨後化作一團詭異的黑煙,穿過那道冰墻向著還趴在地上發抖的黑皮甲兩人沖了過去。
  
  ”鬼影漫步”是凱斯身為詭影貓的絕學,在技能施展中化作一團飄忽不定的黑霧,同時黑霧中還會透出一張帶著詭異笑容的鬼臉,被這黑霧掃中的敵人不但眼前會仿佛被黑霧遮住眼睛一般短暫失明,同時還會被這帶著鬼臉的黑霧吸走一部分體力。
  
  此時凱斯化作的鬼霧早已穿過顫抖的黑皮甲兩人,拐了個彎又衝著妮娜而去,但妮娜只是輕輕一轉,仿佛跳舞一般躲開了那道鬼霧的襲擊,鬼影漫步的速度並不快,持續時間也不算長,用於偷襲還比較有效,因此凱斯也並沒有過多糾纏,它可不想在顯形後品嘗她手中拿兩把明晃晃的利刃的厲害,霧氣一轉重新凝聚在哈倫腳邊,此時那兩個黑皮甲早已被凱斯吸乾體力,在草地上沉沉的昏睡過去了。
  
  “果然……這個鈴鐺的鈴音,會增強他們技能的威力……”哈倫看了看神氣的抬著頭端坐在腳邊的凱斯,他知道凱斯的鬼影漫步吸取他人體力的威力頂多就是讓人腳軟癱倒的程度,而這一下讓人直接昏睡過去的吸收程度讓凱斯的鬼影漫步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鬼霧“爸爸的這把杖……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想想甚至讓人感覺有些害怕。
  
  “……馭獸者之杖嗎?”妮娜看著哈倫手中的長杖輕聲說道。
  
  “你知道這把杖的名字!?”哈倫抬頭看向站在不遠處的女孩“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想對這片草原做什麼!?”
  
  妮娜只是冷冰冰的看著哈倫,或者說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好像哈倫說的什麼都無關緊要。
  
  “我是妮娜,編號217。”妮娜突然開口,不帶任何感情和起伏的說道“作為擋下我攻擊的敬意,我可以報上我的名字,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因為你會死在這裡。”
  
  哈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妮娜,眼前的黑髮女孩就是個毫無感情張口閉口的人偶,不論是眼神還是語言,都冰冷得讓人感到畏懼。
  
  甚至讓人懷疑,眼前這個人……真的是個活人嗎?
  
  “我只要完成那位大人交代給我的任務即可,其他任何事都無所謂。”妮娜邊說邊收起兩把利刃”你是個有實力的魔獸使,而且還有著馭獸者之杖,未來勢必會對那位大人的計劃構成威脅,所以今天,必須要在這裡剷除,判斷只憑個人力量難以達成,所以召喚協助。”
  
  妮娜輕輕張開雙手,她的頭髮突然猛烈的飄搖一起來,而他身後,一個仿佛黑洞一般的空間空洞緩緩張開。
  
  哈倫感覺得到,那個黑洞裡,有什麼讓人膽寒的東西。
  
  不能讓它出來!
  
  “霍歐!颶風。……”
  
  “出來吧,撕碎他們。”
  
  哈倫”斬”字都沒能說出口,甚至還來不及搖響鈴鐺,一股強大的威壓逼得他連連後退,霍歐的颶風斬半途就被這股威壓幾歲,而緊接著而來的就是一股衝擊打在胸口上,哈倫感覺喉頭一甜,還沒看清是怎麼回事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滾出好遠,手中的馭獸者之杖也掉落到了一邊。
  
  雖然沒看清是什麼攻擊,但從那股衝擊上感受到的力量,應該是類似衝擊波這類的攻擊。
  
  “不會給再你機會使用的。”妮娜放下手,對身後巨大的黑影說道”去吧,一點痕跡都不要留下。”
  
  那是什麼?巨大的,黑色的,惡狼?哈倫咳嗽的爬起來,西瑞,凱斯和霍歐都擋在自己面前,低吼的威懾著那巨大的黑色惡狼。
  
  哈倫腦海中的知識庫沒有任何和眼前這個品種不明來歷不明,一切都不明的巨大傢夥對的上號的資訊,但哈倫卻本能的知道,眼前的這隻巨獸要扯碎自己和西瑞他們,那是多麼的輕而易舉。
  
  “冰封之棺!”哈倫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對著那頭巨獸釋放了冰系凍結魔法,然而冰霜氣息甚至還沒有飛到巨獸身邊,就被巨獸身邊的風壓吹散了。
  
  “西瑞!冰狼襲!霍歐!閃現一斬!”
  
  但是都沒有起作用,哈倫這邊的所有攻擊,對上巨獸完全沒用,儘管對方毫無動作,但自己的所有攻擊全然無效。
  
  沒有馭獸者之杖的強化……不,哈倫心裡清楚,就算有杖的強化,面對這樣的敵人,也是以卵擊石……
  
  不能硬拼,得想辦法逃走。
  
  “如果拿到杖的話……”哈倫一眼瞄到了落在身邊不遠的馭獸者之杖,如果拿到杖的話,並不需要戰鬥,只要強化西瑞的移動技能再將凱斯和霍歐收進服魔卡裡,還是有機會能逃脫的。
  
  現在那隻巨獸還沒有發動攻擊,雖然只是站在那裡威壓就讓人有些難受,但是……有機會!
  
  哈倫猛地向杖掉落的方向撲過去,但一陣衝擊飛過來,一下又將眼看就要拿到手的杖給擊飛老遠。
  
  “不會再給你機會使用的。”巨獸旁的妮娜放下手,又一次重複這句話,而與此同時,那頭黑色的巨獸豐富一陣黑風一般噗了過來。
  
  “西瑞!凱斯!霍歐!快逃!”眼看著自己的魔獸螳臂當車一般的向著那隻巨獸衝去,哈倫失聲大喊“不要過去!快閃開!”
  
  轟!
  
  哈倫被眼前的強光晃得睜不開眼睛,一個火球從天而降的落在兩撥魔獸中間炸開,硬是讓兩邊即將撞在一起的魔獸紛紛後退。
  
  “剛好趕上,喂,你,不要緊吧?”
  
  哈倫抬頭看去,一隻火紅的龍人正站在自己面前,一雙銳利的金色眼睛,正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
  
  “你是……誰?”
  
自古红蓝出CP,黑白从来是夫妻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0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