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父子篇-父子的清晨

揮灑菁華、舞踏身心之地。允許匿名發言。
本區域專收限制級圖文,有意見聞者請到到會員控制台申請。
版面規則
馳騁狂野版版規:
本版規定與丹青之術、文思泉湧版同,唯以下五點例外:
一、 同時受深淵版總則限制;有衝突時總則優先。
二、 分級改為僅容納部份或全部為限制級、有限制級疑慮的作品;且不須對此加註。
三、 取消發文字數限制;回文字數下限一律為兩行或十個字。
四、 分類改為文字、圖畫、其他、技法、討論。
五、 影像作品,禁止出現真實發生的兒童色情、人獸交、性虐待、姦屍、暴力等內容;沒有影像的作品,允許參考真實事件,然必須經過藝術加工,且需註明如:【獸交注意】、【SM注意】
回覆文章
匿名 1
社會性別:

#1 白马父子篇-父子的清晨

文章 匿名 1 » 2020年 5月 16日, 00:08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一缕阳光透过旅店的窗户照进屋里,房间虽然不大但很舒适,床上正躺着一对白马父子,作为父亲的白马壮汉搂着自己心爱的儿子睡得正酣,而怀中的白马少年似乎感觉到了窗外的阳光,他微微挣脱开自己父亲的怀抱,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今天天气真好啊~”白马少年艾尔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轻声对着身旁的白马壮汉叫到:“爸,该起床了,今天不是要去工会报告吗?”

父子俩都是工会登记在册的冒险猎人,实力不错,所以两人生活虽不奢华但也绝对不会拮据,艾尔摇了摇自己父亲艾伦,然后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爸,起床喽~”

白马壮汉艾伦抖了抖耳朵,呢喃着翻了身,趴在枕头上又进入了梦乡,这位出色的冒险猎人似乎意外的清晨非常起不来床。

“爸?昨晚搞那么久,早上又爬不起来了。”艾尔揉了揉自己的腰,昨夜和自己父亲一番云雨过后,自己那性感的小翘臀还隐隐有些作痛,他可没忘记昨晚上自己呻吟着求艾伦饶过自己时,艾伦依旧用那根硬邦邦的大鸡巴抽插自己屁眼的事情,现在这“可恶”的白马壮汉还睡得那么舒服,这让艾尔不由得有些不爽。

“既然叫不起来,那我就换个方法~”艾尔一头缩进被窝里,然后向着自己父亲那结实圆翘的大屁股摸了过去,那里可是自己父亲的“禁地”,平时能够触碰的机会可不多,但现在睡得正香的白马壮汉就仿佛将自己的后花园敞开给了自己儿子一般。

“早就想要好好玩玩爸爸的翘屁股了~”艾尔舔着嘴,轻轻用手掰开自己父亲那两瓣结实的臀瓣,深粉的屁眼微微从臀缝中露出,散发着一股微微的腥臭味,但对于艾尔来说,这股味道简直比什么都要带感好闻,他大胆的将自己的鼻口凑到那翘臀的大屁股上,深吸了一口后,轻轻将自己舌头伸了出来,在那毫无防备的屁眼上舔了一下。

“嗯... ...”白马壮汉艾伦发出一声呻吟,他扭动了一下屁股,自己儿子的小动作让他感觉屁股有些痒痒的,他下意识的甩了一下尾巴,然后微微缩起一条腿,又再次陷入了梦乡中。

艾尔被自己父亲的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父亲这就要醒过来了,但随即一阵轻轻的鼾声传来,他这才松了口气,而现在,因为艾伦的动作,让自己的屁股微微有些翘起,对于艾尔来说这真是再合适不过的姿势了,他再一次将自己的口鼻埋进了自己父亲那结实的翘臀中。

而此时的艾尔并不知道,他以为又一次进入梦乡的父亲艾伦,此时正轻轻挣开了一只眼睛,喉咙里发出一声难以察觉的轻笑。

艾尔此时的注意力全都在父亲的大屁股上,他大胆甚至有些放肆的亲吻着父亲的屁股,不时轻舔甚至轻轻啃咬那两瓣结实的臀瓣,然后继续在那深粉色的屁眼上流连着,父亲屁眼的气味让他越发兴奋起来,他一边用舌头舔刷着那深粉色的紧致屁眼,一边用手套弄着自己那会让父亲感叹“不愧是我儿子”的颇有分量的鸡巴,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在不知不觉间分开了双腿,并且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艾伦放任自己儿子在自己屁股上大搞小动作,他一边感慨自己儿子已经懂得怎么让自己爽了,一边再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会要怎么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敢对自己屁股伸出色爪的坏小子,而艾尔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现在他甚至开始用自己的手指去探入自己父亲的屁眼了,很显然,用舌头玩弄父亲的屁股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艾伦可不会再放任这坏小子继续在自己屁股上搞小动作了,他轻轻抬起手,猛的一把按住儿子的脑袋,而专心玩弄自己父亲屁眼的艾尔突然被父亲的大手按住脑袋着实吓了一跳,但还没等他叫出声,就被父亲用手狠狠地按在了他那大屁股上。

“看来我抓到一个不学好的小坏蛋啊~”艾伦把自己儿子的脑袋狠狠地按在自己屁股上,强迫他闻吸着自己的屁眼,而艾尔被自己父亲突然这样一按,紧张之余下意识的呼吸紧促起来,父亲屁眼的味道大股大股的钻入他的鼻腔,仿佛迷药一般,艾尔停止了下意识的挣扎,顺着父亲的力道将脸埋进父亲的大屁股里,忘情的深吸起来。

“很喜欢爸爸的屁股是吗?嗯?”艾伦故意扭动几下屁股,然后起身将自己儿子摔在床上,艾尔倒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父亲的大屁股已经向着自己坐了过来。

“好了,坏小子,好好舔爸爸的屁眼儿懂吗?”艾伦毫不客气的将屁股坐在自己儿子的脸上,让儿子的鼻口深陷在自己屁股里,还不时蹭几下,享受着儿子湿热的呼吸喷在自己屁眼上的舒适感,一边套弄着自己硕大的鸡巴,而艾尔在冷静下来后,欣然接受自己父亲那伟岸的大屁股坐在自己脸上的事实,他伸出舌头放肆的舔着父亲的屁眼,因为微微的窒息而大口呼吸,一股又一股浓浓的屁眼腥臭味钻进他的鼻腔,让他的鸡巴越来越硬。

艾伦自然将自己儿子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他一把握住儿子那发育良好的鸡巴,一边熟练的套弄起来,这惹得自己屁股下的儿子发出一阵淫荡的闷叫,作为父亲他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的喜好,他微微抬起自己的屁股,让自己那淫荡又可爱的儿子可以更加方便的舔舐自己的屁眼,一边用自己带有老茧的粗糙的手套弄儿子的鸡巴,摩擦那渗出不少黏液的龟头,没几下就让自己儿子大叫着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热乎乎的精液,艾伦舔了舔沾满精液的手,对儿子的射精量相当满意,不过一码归一码,现在是时候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坏小子了。

艾尔此时还沉静在射精过后的余韵里,殊不知自己马上就要吃苦头了,一直坐在自己脸上的大屁股突然离去,这还让他有些不舍,但接下来他就被翻了个身,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绑了起来,他转头过去,看见自己的父亲正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块厚实的木板,至于这木板的作用,艾尔再清楚不过了。

“噢,不,爸,别这样~”艾尔发出求饶的声音,他当然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遭遇什么,但实际上,他现在内心里是既期待又激动,自己父亲对自己的“教育”,对自己而言,那是相当刺激的体验。

“胆大包天的坏小马需要好好教训一下不是吗?”艾伦坏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坐在床边,拎着艾尔的耳朵强迫他站起来,然后趴在自己腿上,艾尔一副乖顺的样子,甚至主动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啪!啪!啪!

木板结结实实的拍打在艾尔的屁股上,发出响亮清脆的声音,艾尔忍不住发出一声淫荡的痛呼,但随即嘴里就被塞入了父亲昨天才脱下来的丁字内裤,嘴里一股子腥臊味和咸味,艾尔可不讨厌这味道,他仿佛吮吸糖果一般吮吸起自己嘴里的那条内裤。

艾伦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淫荡货色,艾尔遗传了他的一切,不管是英俊的外貌还是健美的身材,或者硕大的鸡巴以及圆翘的大屁股,甚至父子俩的癖好都一模一样,艾伦自己就是个喜欢被拍打屁股的淫荡货,被打得越狠就越爽,自己儿子更是青出于蓝,因此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半点的客气,木板一下接一下的拍打在自己儿子的屁股上,而艾尔则发出了比先前更加淫荡的闷叫声。

看上去这是父亲教育儿子的体罚,实际上只有他们父子自己知道,这是属于他们父子间的小情趣。

看着自己儿子逐渐红润起来的屁股,艾伦的鸡巴硬的难受了,他丢开木板,将儿子按在床边,掰开那两瓣被打得红肿发热的屁股,朝着中间那可爱的小屁眼吐了一口唾沫,随即粗暴的将自己的大鸡巴塞了进去,这一下让艾尔直伸脖子,父亲这硬邦邦的大惊喜来得太突然了,让他甚至感觉有些撑,但早已习惯了自己父亲的巨大的艾尔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就求饶,他下意识的夹紧自己的屁眼,让自己父亲的鸡巴被自己湿热的屁眼紧紧包裹,这是相当讨艾伦喜欢的一个动作,自己儿子那出色的技巧和淫荡是让他喜爱的最大原因。

不过因为事出突然,艾伦没打算折腾自己儿子太久,狠狠地抽插了几下后,他就将自己鸡巴顶进了儿子屁眼的最深处,将自己那浓热的精液大股大股的灌入儿子的屁眼里,在抽出自己鸡巴后,还不忘给儿子的屁眼塞上一个肛塞。

虽然和事先所想的不一样,但清早就被自己父亲狠狠打了一顿屁股,又被那大鸡巴美美的操一通,艾尔感觉这个清晨真是太美好了,直到自己父亲射完抽出他的大鸡巴,将自己嘴里的内裤拿掉并给了自己一个热烈的吻后,艾尔撒娇般的靠在父亲怀里说道:“爸,再来一次吧~”

“不是说了今天要去工会报告吗?还想来?”艾伦这样说道,但却没有放开怀里的儿子,他用嘴温柔的蹭着儿子的耳朵,不时还轻轻的咬上一口。

“晚点再去又没关系,而且爸你也还没够吧~”艾尔说着用自己的屁股蹭了蹭艾伦的大鸡巴,这话倒是没错,确实艾伦也没玩够,不过,接下来他想玩点别的。

艾伦解开了儿子的捆绑,然后深吻了一下儿子后,将手里的木板递到儿子手里,随即起身弯腰扶助床边撅起屁股,然后对着儿子瞥了瞥嘴:“的确还没够,现在到我享受了~”

艾尔握着木板,看着自己父亲撅起的圆翘大屁股,伸手在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拿起木板,轻轻的摩挲着父亲的屁股。

他当然知道父亲想要什么,自己的父亲有多淫荡多下贱,自己这个做儿子的还会不清楚吗?相互拍打屁股时他们父子间独有的情趣,不过,每次他都会故意这样吊足父亲的胃口,就是迟迟不落下板子。

“别玩了,快点,用力打我屁股~”艾伦果然受不了自己儿子的挑逗,忍不住转头过来喊道,被自己儿子打屁股那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情,但艾伦就是享受这种羞耻的刺激,他甚至非常清楚怎么用自己的屁股挑逗起自己儿子的最高兴致。

“爸你的屁股真是越来越勾引人了~”艾尔终于不再吊自己父亲的胃口,扬起木板照着自己父亲的翘臀狠狠地拍打上去,响亮的声音伴随着自己父亲满足的呻吟,艾尔刚射过的鸡巴又开始抬头了。

“老实说爸爸能是我的爸爸,我真的,太!幸!福!了!”艾尔一边说着,一边一下接一下的用力拍打自己父亲的屁股,每说一个字就卖力的拍打一下,打自己父亲的屁股可是个力气活,如果自己打得不够用力,那还会让父亲不高兴,那今天他就很可能没有父亲的鸡巴可以吃了,所以艾尔绷紧自己屁股,将自己锻炼出的臂力全都用了上来,不得不说,对于自己来说这也是一种相当不错的训练。

“对!就这样!用力!打我屁股!真棒!我的小马!爸爸爱死你了!”艾伦的翘屁股被打得通红,但他依旧还不满足,一边爽叫着一边让自己儿子更加用力的拍打自己屁股,而艾尔看着父亲淫荡的样子,忍不住用另一只手开始套弄自己的鸡巴,老实说这是艾尔唯一觉得很不公平的事情,到现在自己父亲还是不让自己操他的屁眼,虽然能舔到的机会本来也就不多就是。“在你长成真正男子汉之前,这个屁眼爸爸给你保留着。”这是艾伦的原话,艾尔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父亲认可的真正男子汉,从而能够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屁眼,但现在,看着被自己打得红肿的父亲屁股,自慰来上一发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艾伦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那宝贵的精液洒落在地上,察觉到拍打在自己屁股上的力道似乎有些变化,他回头看去,就看到自己儿子正一边套弄自己鸡巴,一边用木板拍打自己屁股,眼看着喘息越来越粗重就快射出来的样子,艾伦一下起身过来,将儿子一把压在床上,然后一口含住了儿子的鸡巴。

“爸!等... ...等一下!”艾尔惊叫道,突然被父亲含住鸡巴吮吸的快感让他有些失神,那一下差点就让他缴械投降了,但还是忍住了,毕竟父亲的嘴里那么舒服的感觉,他可不想一下就射出来结束掉。

艾尔咬紧牙关,拼命忍耐着自己想要射精的欲望,而艾伦则是灵活的用舌头顺着自己儿子鸡巴的根部一路舔到顶端,在顶端还用舌尖打转起来,不时又将儿子那两颗硕大饱满的蛋蛋吸入口中舔舐,两只手则拧住了艾尔胸前的那两粒乳头,不轻不重的揉捏着,连番的刺激让艾尔的坚持没多久就决了堤,一股子浓稠的精液喷射在自己父亲的嘴里。

艾伦大口大口的吞咽下自己儿子的精液,剩下一点含在口中,俯身压在儿子身上,给了自己儿子一个带着浓烈糜香味道的深吻,沾着精液的舌头在自己儿子口腔里肆虐着,艾尔也不甘示弱,拼命用自己的舌头想要攻陷自己父亲的口腔,但无奈还是被自己父亲压着狠狠地肆虐了一番,直到仿佛快要窒息时,艾伦才放开自己儿子,父子俩的嘴里拖着一条淫靡的唾液线。

“光是看着我屁股就想射了,果然还是个小毛头~”艾伦看着自己气喘吁吁的儿子,嘲讽的说道,换来的是艾尔不服气的呐喊。

“再来一次!爸!这次我... ...”艾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艾伦的吻给吞下了,再次和父亲来了个激烈的湿吻后,艾伦从床上爬起来。

“差不多该出发了,再玩下去,天就要黑了。”

“哦,好吧,爸。”艾尔有些失望的坐起来,很显然着淫荡的小马不舍得和自己父亲的大鸡巴说再见。

“工作还是要按时完成的,不过今天如果你任务做得好,今晚爸爸会再奖励你一次大屁股坐脸的~”艾伦对着自己儿子拍了一下自己的大屁股,勾引一般的说道。

“一言为定!”艾尔一下来了精神,能再一次享受父亲的大屁股,那可比什么奖励都来得有动力。

父子俩穿上自己的胸铠,然后穿上各自那小了一号的丁字裤,再登上他们的冒险靴,露着红肿的屁股出门了,当然,就连半路上,父子俩的手都非常不老实的放在对方屁股上,不时的揉上一把。

“我爱死你了,爸爸~”艾尔摸着自己父亲的屁股说道。

“儿子,我也是~”艾伦揉了一下自己儿子的屁股,亲昵给了自己最爱的儿子今天的又一个湿吻。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3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