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 【新詩】寫於弒父之夢後:一首怨毒的詩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回覆文章
頭像
狼狗傑
文章: 51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5日, 23:55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JimHawkins
社會性別:
聯繫:

#1 [詩詞] 【新詩】寫於弒父之夢後:一首怨毒的詩

文章 狼狗傑 » 2020年 7月 12日, 21:34

前言:弒父之夢

我夢到我和我媽去親子諮商,諮商師問我媽:「你們家每個月收入夠不夠支出?」我媽很乾脆說「不夠」。我問我媽我月薪都交給她處理,這樣不夠?她重複說:「不夠。」於是,我當場崩潰,自責我花錢花太兇。結果她說:是家裡那男人一直讓她負債,始終讓她負債。
回家我對我爸怒吼:我媽跟我去做親子諮商,其實最應該去諮商的是他;過去我被送入精神病房住,他哭求我不要裝病,其實最該住院的就是他;我們家的問題來源,一直都是他。他用拳頭回應我的怒吼。
夢到最後,我毒殺了我爸。



因為害怕被摧毀,所以想摧毀所有
可能會傷害自己的人,包含血親與
摯友:我總以為,只要能成為
加害人,就不會成為被害者了。

國中沒畢業、被親戚厭棄的流氓
怎麼可能養成對世界毫無怨恨的
孩子:我不要淪為流氓,我要爬得
更高,直到能摧毀全世界的頂點。

我不要淪為流氓,竊鉤見誅,或殺
幾個人,被群眾議論,是否處死。
我要爬得更高:竊國者諸侯,
殺害千百萬人,還有人懷念。

我要成為此世唯一的僭主。
其他僭主都得死,遺體都得
鞭屍,其銅像都該銷毀。若我
無法辦到這些,就讓我摧毀他們:

用筆摧毀他們,讓他們的停靈處
收不到一盞花圈,聲名完全敗壞,
無人嘆息、紀念,所有人只記得
有一人用怨毒之筆,摧毀他們。

如果此世是一間奧許維茲集中營,
那我必須成為奧許維茲之主,或
奧許維茲之後的怨毒詩人,再不濟
也讓我成為死難者的紀念碑上
一個有載的名字:我不要
默默無名,死後毫無痕跡!

-------------

這是一首泄憤詩,發泄我所有有毒的怨恨。我希望我辦不到首要的願望,但次要摧毀獨裁者聲名的抗議詩人宏願其實滿棒的(可惜,顯然我還沒有這種實力)。
最後一段亂搞阿多諾名言「奧許維茲之後,沒有詩」,應該不少朋友看了會想打我。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0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