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極短篇】催眠訊問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回覆文章
頭像
狼狗傑
文章: 39
註冊時間: 2020年 1月 5日, 23:55
獸設: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野狼199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JimHawkins
社會性別:
聯繫:

#1 [小說] 【極短篇】催眠訊問

文章 狼狗傑 » 2020年 5月 13日, 00:34

  「上校,已經完成催眠了,訊問可以進行。」
  一名黑衫隊員向暗影中身著德意志國防軍軍裝坐著的不明人士報告,對方雙眼透出陰森的藍光,令那名已經在長刀之夜殺死不少人的黑衫隊員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我知道了,」那個被喚作上校的人影起身,從訊問室透出的燈光照亮了他的臉:那是一張黑狼的臉,兩隻眼珠則是淺藍色,右眼的上下眼皮有條疤。狼人上校用多毛的雙手整整衣領,讓黑衫隊員打開訊問室的門,走了進去。
  訊問室裡,負責催眠的醫生坐在一邊,桌子後方坐著一個穿著綠褐色制服的黃種人,黃種人身後站著兩名看守的黑衫隊員。那黃人眼神呆滯,看到狼人走了進來,瞟了一眼,接著眼珠又轉回去盯著前方。狼人走到他前方的空曠處站定,他眼皮都沒眨一下。
  「你是誰?」狼人問。
  「我是Zen Liren,中國上尉軍官,」黃種人用生硬的德語答道。
  「你在這裡做甚麼?」
  那中國上尉似乎想要抵抗甚麼,頭部有些左右晃動,但幾秒鐘之後還是說了:「我替何鳳山領事給猶太人傳遞消息,讓他們知道要來領事館申請離開德國的簽證。」
  狼人挑挑眉,露齒而笑,「覺得自己很善良嘛,嗯?」
  「對!」中國上尉突然起身大吼道,被身後兩名黑衫隊員馬上壓回椅子上。這幕讓狼人上校更樂了,嘲笑著說:「你們中國人自以為彌賽亞,拯救一堆猶太人,都快被日本人打垮了,還在那邊想著救卑賤民族?果然也只有卑賤民族才同情卑賤民族。」
  「豬狗!」中國人怒了,在黑衫隊員壓制下椅子上的身體拚命扭動:「你這個豬狗!明明連人都不是,還在那邊自命為人,呸!」中國人向狼人吐了口水,但唾液飛不遠,只落在桌上。狼人咧嘴聳聳肩,說,「你很偉大嘛,你上司有沒有讓你負責其他更重要的事務啊?」
  中國人突然不動了,抿著嘴,眼神再度凝視虛空。狼人搖搖頭,嘆了一口氣,拍拍頭頂。

  「你想要甚麼?」狼人突然說。

  「權力。」中國人答道。

  「你渴望成為甚麼?」
  「領袖,像阿道夫.希特勒一樣。」

  壓著這個中國人的兩名黑衫隊員不約而同發出格格輕笑。
  「上校,請您問重點,」剛才開門請上校進來的黑衫隊員出聲提醒。狼人「呲」了一聲,對門邊那位黑衫隊員說,「這些問題就是重點,關乎他的心理。別打斷我。」那黑衫隊員收起下巴,應了聲「是」。狼人回頭再問:
  「為什麼你想成為領袖?你想政變嗎?像西安事件一樣?」
  「上校,一次不能問太多問題,犯人會難以負擔,」醫生出言提醒。
  「喔,」狼人上校搔搔腦後,「那我重問──」
  「不用!」中國人再度高聲大吼道,「我不是笨蛋!我能回答問題!我為何想要成為領袖?是因為這樣我能夠主宰他人生死!我想政變,是因為蔣介石根本不堪為中國領袖,隨便一個人都做得比他好!我現在被你們抓,我認命,但我將成為烈士,世人會記得我,也會記得你們的罪行!」
  「哇,」上校攤攤手,跟壓著中國人的黑衫隊員眼對眼,再看看坐在一旁的醫生,他們都會心地透過眼神交換了對中國人的嘲笑。
  「主宰他人生死,包含幫猶太人逃命?」上校繼續問。
  「你們的神能殺人,也能救人。你們只會殺人。」
  「所以你們只能救人,卻不能殺人?」
  中國人氣得發抖,眼神慍怒地瞪著上校。上校又嘆了口氣,聳聳肩,向在場的其他人表現對中國人的默認感到無奈的姿態。
  接著狼人清清喉嚨,對中國人說道,「如果我們放你回中國,你想做甚麼?」
  「上校!」門邊的黑衫隊員再度出聲,狼人又對他「呲」了一聲,向他挑眉,示意這只是一個問題,黑衫隊員才從急切想制止的姿態恢復成稍息姿勢。中國人看到這些,笑了幾聲然後說,「你們才不會放我走。」
  「如果會呢?你都不想做些甚麼嗎?」狼人堅持地重複剛才的問題。
  中國人露出扭曲而得意的微笑,彷彿他坐在這裡不是人犯,而是記者會上受採訪的重要人士,簡短地回答說:「革命。」
  「你認為你辦得到嗎?」上校很認真地問道。
  「辦不到,」中國人很乾脆地回答。
  「殺了,」上校說道,轉身走了出去。中國人驚訝地想站起來大喊,卻被兩名黑衫隊員壓制住。站在門邊滿臉驚訝的黑衫隊員趕忙對負責壓制人犯的同袍高喊「先等一下!」然後跑出去追到上校身後,說道,「難道不繼續訊問嗎,上校?很多事情那中國人還沒說,而且他是個中國武官,要殺也不能隨便。」
  上校停下腳步,側臉以左眼盯著身後的黑衫隊員,緩緩地說,「你們抓到的是一個廢物,頂多負責傳遞不重要的消息而已,還不如去領事館直接找館內的怕事文官問話,不用催眠就能抖出一堆訊息。還有,中國現在和日本戰爭,不會管一個小武官消失的。我重複我的命令:殺了,偽裝成被搶劫犯或是被猶太人殺掉的樣子,免得他活著給我們添麻煩,懂嗎?」
  黑衫隊員立正,向上校行了納粹禮,高喊「希特勒萬歲!」上校回了標準舉手禮轉身繼續走。黑衫隊員放下手,嘆了口氣,快步走回訊問室。
  傳出兩聲槍響。
因為早年寫小說的嘗試,我很早就知道描寫人際之間的爭吵與不和是我的強項。我寫作不是受自繆思祝福,而是不和女神賞賜了金蘋果。來自阿波羅的幫忙也不少:夢的靈感泉湧至今不見乾涸。感謝諸神如此厚待著我。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0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