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雪花球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諾藍
星之核
文章: 36
註冊時間: 6日 1月 2020年, 00:51
來自: 內心的黑暗
獸設: https://images.plurk
噗浪: https://www.plurk.com/Neu_lieN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文章 諾藍 » 6日 4月 2021年, 16:13

在EP上觀看
在PIXIV上觀看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只有白色,那只是冰山一角,它就如同死灰一般,安靜的。

  猶如人生中的一片空白,也許是短暫的歇息,也或許是,還從未有被填上過任何色彩。

  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任何動作,它,終究也只會是,一片白。

  漸漸,它被染上顏色,可能是一點鮮艷,又或是一點暗沉,但它的變化,始終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選擇。

  不過,顏色雖然是自己揮灑上去的,卻從來沒有誰,能夠定義出顏色,它應該是什麼顏色。

  也許自己覺得鮮艷,但他人覺得黯淡無光;也許他人所謂光鮮亮麗,自己卻認為陰沉黑暗。

  顏色,沒有絕對。

  那天,看見了無數人民的手中,都高舉著閃耀的紅光將自己包圍,每個人的口中振振有詞,他們以名為「愛」的枷鎖,將自己束縛。

  更以「保護」的名義,點燃了所謂「希望」的火苗。

  看著逐漸生升起的火焰即將吞噬自己,心中,卻是一股平靜,沒有掙扎、沒有哭喊;更沒有求饒。

  可能是自己也許能夠明白,他們眼中所透漏出的「期待」,所以才沒有反抗。

  群眾裡,自己的家人也在其中,默默地看著發生的一切。

  他們臉上沒有表情,卻還是能察覺到那隱約中透漏出的悲傷、無奈、不知所措,以及更多的是,妥協與憤怒。

  雖然人們的「恐懼」已經慢慢延燒到了腳邊,但是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燃燒的灼熱感,心裡這樣想著:

  應該是冬夜的寒冷吧?

  冒起的黑煙漸漸遮住視線前方,畫面已經開始模糊,分不清流下臉頰的淚水是快樂、是憂傷;還是因為濃煙。

  周遭的人們歡欣鼓舞地圍著自己慶祝,在這嚴寒的冬夜裡,這一刻,才深刻體會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原來,自己還是被大家所需要的。

  冷冷的天氣裡,他們可以取暖,在自己散發出的光芒周圍;看不清前方的未來路途上,他們可以照明,在自己燃盡前的火光之中。

  呼嘯的聲音,挾帶著白色的風吹過,原本歡愉的晚會變了調。

  一顆愉悅的彩球掉落,隨之嫣紅的水花噴灑而出,朵朵紅花隨風散落,濺灑在一旁的人臉上,跟隨群眾一同慶祝著。

  廣場上的人群看見落下的紅花,驚聲地開始尖叫,舞動起了手腳逃跑,高聲的唱起悲歌,暗沉的殷紅澆熄了腳邊的聖火。

  腳下此時不只是竄起了黑色濃煙,還有更多的鮮紅色恐懼。

  佇立在廣場中央的自己,看著歡欣鼓舞地人們四散躲藏,而原本潔白的廣場,被添上了恐懼的色彩,掙扎著想做些什麼,但又無能為力,只能看眼前人群散去,慶典落幕。

  白色的風停了,停在自己的面前,純白上沾染了些邪惡。

  眼前景象讓體內熱血無法壓抑,無從釋放的憤怒化作了淚水,對面前的殺人兇手張大著嘴無聲的咆嘯。

  盈眶的淚水扭曲了畫面,看到的只有滿地的「恨」,感受不到殺人兇手帶來的「關懷」。

  也許是極限,也許是累,也或許是生命終點的迎接,殺人兇手走到面前鬆開了村民們的「愛」,疲憊的身心卻帶著恨意,閉上眼倒進了殺人兇手的懷裡。

  再次睜開眼,就是眼前看到的一片空白。

  以及那掛在身旁不停滴落,亦有似無,像在倒數生命般的透明液體。

喜歡請幫我拍拍手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1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