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殭屍咖啡廳 - 面試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版面規則
壹、本板以收錄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為宗旨,包含而不限於獸創作。
貳、請注意錯字與標點,標點符號一律全形。
參、回文請達盡量達到三行或五十字以上。
肆、文章請妥為分類,並遵守字數限制。附圖:
伍、上述內容僅為提要,詳請閱:文思泉湧版版規
回覆文章
頭像
諾藍
星之核
文章: 36
註冊時間: 6日 1月 2020年, 00:51
來自: 內心的黑暗
獸設: https://images.plurk
噗浪: https://www.plurk.com/Neu_lieN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1

文章 諾藍 » 4日 4月 2021年, 20:03

對的~我又開新的連載坑了~

在EP上觀看

在PIXIV上觀看

  早晨的陽光明媚,透過大樓間的縫隙灑在路上,隱身於其中的小巷道卻依舊深不可測,幽暗小巷裡飄出陣陣咖啡香氣,吸引挑逗著過路人,但沒有人想走進那可疑、不見光的幽暗巷道。

  「叮鈴鈴。」

  「歡迎光臨。」

  咖啡店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甜美的嗓音招呼到來的顧客。

  有點昏暗的室內播放著輕鬆愉快的音樂,雖然音樂聽不出來是哪一種語言,但是節奏已經足夠可以讓人放鬆。

  「你好,目前都有位置,請……坐。」

  半開放式的廚房,可以看到一個人影走出來,一個嬌小的身影,低著頭抓著圍裙擦乾手上的水珠。

  在抬頭四目相接的那瞬間,她的全身瞬間像電流通過般一震,整個人愣在原地。

  「你好,請問這邊有在應徵對吧?」

  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子,便禮貌地詢問。

  「人、人、人、人……人類!」

  也不知道是哪邊嚇到對方,她瞪大的雙眼裡充滿著恐懼,雙手抓住的圍裙越抓越緊,講話也結巴,甚至還有淚水滲出眼角。

  「啊……啊!怎麼了?怎麼了?」

  當時只有不知所措可以形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邊做錯了,還是哪裡冒犯到對方,眼前這個嬌小的女子忽然就哭了起來。

  慌張的轉過頭看了看四周,幸好現在還沒有其他客人,不然這個誤會就大了。

  「叮鈴鈴。」

  門鈴聲響起,咖啡廳的門不合時宜地被推開。

  聽到清脆地門鈴聲響起那瞬間,心,涼了一半。

  這下子該怎麼解釋?孤男寡女獨處一室,而且眼前的女生還在哭,這怎麼看都像是被跟她在一起的我欺負了啊!

  「啊?怎麼了?怎麼感覺氣氛好像怪怪的?」

  背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身體也越來越緊繃,緊張到快要連呼吸都不敢。

  眼角餘光瞄到身邊出現一個高大身影,手上提著公事包,穿著淺灰色西裝,應該是一位附近普通的上班族。

  但是當他的身影越過餘光所及範圍,整個人的背影都映入眼簾時,就發現錯了,他一點也不普通!

  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掛在身後,頭上還長著兩根與盤羊相似,螺旋狀的角。

  「嗯?」

  那個人犀利的眼神朝這邊看來,瞇成一線的眼睛,彷彿可以感覺到從裡面透露出的殺氣。

  明明不冷的空氣,身體卻不自主的開始顫抖,額頭上冒出了一滴汗珠,順著臉頰滑下,口水噎在喉嚨不敢吞下,就怕嚥口水的聲音會被聽到。

  「雅菈店長,妳是不是又忘了開燈?」

  突然他轉過頭對著面前的女生說。

  原來她叫雅菈。

  「啊!啊,對……對不起。」

  被叫雅菈的女生慌慌張張地跑到應該是櫃檯的後方,按下幾個按鈕後,室內瞬間明亮了起來,這時也才終於看清楚雅菈的真面目。

  俏麗的湖水綠短髮,在兩側各紮起一束馬尾,臉上有一道縫合的半月形傷口,從額頭一路延伸到左臉頰,脖子上還纏著繃帶。

  而身旁高大的身影,帶著鐵灰色的肌膚,身上的西裝被底下健壯的肌肉撐得有點緊繃,就連他身後那條尾巴,也明顯能看出結實的肌肉,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有在健身的惡魔。

  「是人類啊,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

  燈光亮起後,他又朝這邊看了一眼,看來他對我的存在不是很驚訝,反倒是對於我為什麼在這邊比較疑惑。

  「我……我是來應徵的。」

  吞吞吐吐地說出來這裡的目的,但是身體還是緊張到不敢亂動,就怕下一秒被生吞活剝。

  「哦──,雅菈,他就是妳說的新人?」

  「不、不是啦,我只是來應徵,還沒有正式上班。」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居然就直接反駁了眼前的這位惡魔。

  「嗯?來應徵?那你們兩個都站在這邊做什麼?我還以為你們在開晨間會議。」

  寂靜的空氣,只剩下冷氣吹出的風聲呼嘯而過,三個人互看了一眼,誰都沒有說話。

  「沒事,雅菈,我要一樣的一杯拿鐵熱的,奶泡厚一點。」

  看眼前兩個人對自己的幽默沒有反應,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便趕緊點了一杯咖啡,找了個位置坐下,掏出公事包裏的筆記型電腦做自己的事。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要喝的叫卡布其諾,不是咖啡拿鐵!」

  站在櫃檯裡的雅菈,一邊熟練的啟動磨豆機,一邊嚴厲的糾正惡魔的錯誤。

  「那……那個,你找地方……隨便坐一下,雅菈……雅菈我很快……馬上來。」

  正在調製咖啡的店長,上一秒還在嚴厲斥責惡魔,下一秒卻是羞澀的不知道該如何搭話。

  轉頭看了一下店內,隨意的找了一個位置坐著等待。

  原本只是發呆在等待,但眼角餘光總是很在意,在意那位坐在離自己兩個位置外的惡魔,眼神總是時不時地就往他那邊偷瞄。

  看著他的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不停敲打,似乎沒有注意到正在偷看他的我。

  雖然心裡也很清楚,這樣的行為會讓人覺得自己是不是一個變態,但是,惡魔,惡魔耶!誰有看過惡魔?現在就有一個惡魔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怎麼能夠有辦法不去多看他幾眼?

  突然,他一個眼神朝這裡看過來,似乎是發現了一直在注視著他看的目光,他看了我一眼後,對著我微微笑點了個頭,當下那心裡是害怕極了!緊張的趕快把視線轉到一邊去。

  雖然知道那個微笑是沒有惡意的,但自己這樣一直盯著別人也不好。

  移開視線後,便開始仔細的觀察起店內裝潢。

  拼接木的牆面,搭配綠色花草背景的壁紙,室內昏黃的燈光,在每個座位區的上方,各點著一盞造型提燈,微亮的燈光落下,剛好照亮桌面。

  輕柔的音樂,優美的歌聲,坐在位置上,都讓人感覺像身處在森林之中,享受著精靈陪伴在身邊低語呢喃的用餐。

  櫃檯旁有一座明顯的樓梯,看來是有二樓的座位區。

  一陣咖啡香飄來,看到雅菈端著剛沖泡好的咖啡走過。

  「你好,這是卡布奇諾,喝的時候小心燙。」

  「謝謝。」

  小心的將咖啡放到惡魔的桌面,貼心提醒他注意。

  送上餐點後,雅菈站在原地轉過頭看著這邊,她好像有點猶豫,惡魔疑惑的抬頭看了一下雅菈,又轉過來看了看我,我們就這樣對看著。

  「怎麼了?」

  「沒……沒事。」

  惡魔詢問了站在面前的雅菈,聽到她的語氣感覺像是很緊張。

  「妳不是要面試嗎?怎麼搞得好像妳是要相親一樣?」

  「才沒有!」

  惡魔開玩笑的揶揄那位不敢過來的雅菈,也不知道她是被激怒還是被刺激到,皺起眉頭嘟著嘴,眼神有點兇的看了惡魔一眼,隨後就像是吃了豹子膽的走過來。

  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雅菈已經走到面前坐了下來。

  她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你……你好。」

  「妳好。」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口打破這沉默。

  「那……那個,歡迎,我叫雅菈。」

  「妳好,我是……」

  「你好。」

  我們介紹完自己後又是一陣沉默,兩個人尷尬的看著彼此。

  「那個……請問你們薪水怎麼算?」

  安靜的氣氛讓我也跟著尷尬起來,算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害羞的店長吧。

  但是就這麼對看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問了求職的人都關心的問題。

  「啊!啊……那個……那個,你覺得多少比較……適合?」

  看到她的反應,感覺是被突然的問題嚇到了。

  「嗯……兩萬七?」

  想了一下,說了一個平均早餐店的薪水價格。

  「那個……那個……我……我們是給三萬。」

  她說出來的數字比一般早餐店或咖啡廳還高。

  「問題……問題還有……什麼嗎?其……他的。」

  看起來她緊張到開始有點胡言亂語了,感覺再問下去也很難有清楚的回答,突然想到,那不如,就問她這個問題吧!

  「妳……為什麼這麼害怕我?」

  「啊哈哈哈哈哈!」

  才剛問完,旁邊馬上傳來很嘲諷的笑聲。

  「最後還是問出來了啊。」

  轉頭過去,一眼就看到那位惡魔拿著咖啡,像是在看戲一樣的朝這邊看。

  是那位惡魔的笑點太奇怪?還是這個問題真的很好笑,其實真的不是很明白,坐在對面的雅菈則是顯得比剛才更慌張。

  「啊!啊!你……那個你……對不起……我,雅菈……我不好意思!」

  「啊?什麼意思?」

  現在是越來越一頭霧水,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惡魔幫雅菈說出了原因,才稍微明白一點,但還是充滿了問號。

  「雅菈她是沒想過有人類會來,所以很緊張,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笑啦!」

  雅菈試圖制止惡魔的嘲笑,可是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用,惡魔仍然拿著咖啡看這邊,微笑著喝了一口咖啡。

  「人類?」

  疑惑地重複了一遍惡魔口中的關鍵字,這時才突然意會過來!

  對啊!坐在那邊的正是一位惡魔啊!世界上哪裡真的有惡魔!

  難道說,是穿越了嗎?但是不對啊!坐在面前的是一位活生生,會害羞的少女啊!

  「終於意識到了嗎?」

  端著咖啡的惡魔語氣有點嘲弄般地看著我的反應,這下驚慌失措的人變成了自己。

  「可……可是!」

  努力想表現出鎮靜的樣子,但還是太過驚訝,講話開始有點結巴。

  「雅菈不是也是人類嗎!」

  面對惡魔,舉起手指,筆直的指向坐在自己對面的雅菈,可是這個舉動換來的不是認同,而是更殘酷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哦,雅菈當然不是了!哈哈哈哈哈。」

  「不、不是,雅……雅菈是殭屍。」

  看到雅菈一邊否認一邊將頭撇開,眼神還像是做錯事一樣的往地板看。

  「叮鈴鈴。」

  門上的掛鈴響起,門,又一次的被推開,這次走進來了一個面容和祥,掛著大白鬍子,拄著一根手杖比自己還高的老人。

  在看到老人走進來的瞬間,激動的情緒難掩,馬上從座位上站起來,很不禮貌地指向剛進來的老人大聲的問:

  「他呢!他呢?他是人類了吧!是吧?」

  誇張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雅菈跟惡魔被這突來的動作嚇到,他們看了看我,又轉過頭看著那位老人。

  「他怎麼看都是人類了吧!」

  激動的想法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喊出口。

  渴望的雙眼不停在雅菈及惡魔身上來回探索,迫切的尋求一個認同的答案。

  「不是,他是土地公哦。」

  「我是土地公哦。」

  三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的看過來,一起開口否定了「人類」這個答案,而且還給出了一個震驚的回答。

  土地公!他們沒有串通好吧?是不是等一下出現耶穌、玉皇大帝都不用覺得奇怪了。

  瞪大雙眼,大張著嘴巴腦袋一片空白,詫異的表情大大的全表現在臉上。

  「嗯呵呵。」

  座位上的雅菈看到誇張的反應後,忍不住地笑出了聲。

  「哦呀,今天這麼熱鬧?」

  土地公邊笑著邊坐到旁邊的座位上。

  「雅菈覺得你這個人類好有趣。」

  這算是誇獎嗎?但是她似乎不那麼緊張害怕了,這……該算是好事吧。

  「你等雅菈一下。」

  「張伯伯,今天也是一樣?」

  「嘿,好啊。」

  雅菈站起來跟張伯伯簡單的問過後,便離開座位進到廚房,這麼說,張伯伯也是位常客。

  在雅菈還在準備餐點的時候,觀察了一下所謂的土地公──張伯伯。

  其實他的穿扮也很普通,普通到就像走在路上隨時都能看到的阿伯。

  張伯伯坐在位置上划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資訊,現在才知道,原來神仙也都這麼高科技的嗎?

  「張伯伯,小心燙哦。」

  「謝謝。」

  沒有注意到雅菈是什麼時候走出來的,她一手拿著咖啡一手端著餐點放到桌上。

  送完餐點,雅菈回到位置上微笑看著我,現在的她看起來,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緊張害怕的感覺了。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講話,視線只好一直看著她。

  「那……個……」

  「啊啊!怎……怎麼了?雅菈的臉上沾到東西了嗎?」

  正開口打算繼續問面試的事情,但雅菈似乎誤會了,瞬間緊張了起來。

  「沒有、沒有,沒有東西。」

  一邊搖頭一邊解釋,可是其實看她慌張的用手在臉上亂摸,還滿好笑的但卻又覺得有那麼點可愛。

  「我是要問工作的事。」

  「喔!對!雅菈都忘記了!」

  「那你對這邊工作還有什麼問題嗎?雅菈都可以回答你。」

  「那個,休假的部分……」

  最後還算是完整的了解了工作內容,跟雅菈對談的過程中其實很愉快,除了工作的事項,我們還聊了很多,像是……

  「看你其實很健談,而且不怕石像鬼先生。」

  「沒有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感覺他不是壞人吧?但是正常人還是會嚇到跑走吧?」

  「被嚇到嗎?雅菈還以為人類都習慣外界了,那你有接觸過外界嗎?」

  「嗯?外界?那是什麼?」

  對於第一次聽到的名詞感到很疑惑,雖然眼前就坐著三位不是人類的『人』。

  「外界嗎?就是對某個世界來說以外的其他世界。」

  「哦──,原來是這樣。」

  「啊!對!你們人類好像比較常稱呼外界為『異界』,是嗎?」

  「哦!對啊。對了,你說那位先生是石像鬼?我以為他是惡魔耶。」

  說著,眼神就默默的飄向旁邊正努力在鍵盤上敲打的石像鬼先生。

  「哈啾!」

  突然他打了個噴嚏,接著像是注意到偷偷移到他身上的目光,也轉過頭看著這邊。

  「怎麼了?你們在說我壞話嗎?」

  「沒有、沒有,在說你好帥。」

  「喔,謝謝,我也覺得我很帥。」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靜茹給的勇氣,居然直接跟石像鬼先生講起了幹話,雅菈在一旁是邊看邊偷笑。

  「對了、對了,你最近有空嗎?」

  「有啊,我最近……」

  「太好了!那明天直接來上班可以嗎?」

  「啊?」

  來得太過突然的好消息反而有點措手不及,雖然看對面雅菈笑得很開心,而且在這邊工作的話,似乎很好玩,還可以遇到平常根本不會遇到的『人』。

  「啊!這樣問會不會太突然,嚇到你?」

  「不會啦,只是……有點嚇到,想說你是不是會先考慮一下,再通知。」

  「為什麼要等通知!」

  雅菈看起來很震驚,難道人類職場的規則,不適用在這邊嗎?

  「這麼熱情,又不怕外界居民的人類,而且還有這麼久得餐廳經驗,這麼稀有種的人,當然要趕快收服啊!」

  「然後,收服完還要在調教過才能用,對不對?」

  瞇起眼睛用賤賤的表情,一本正經的接了一句幹話。

  「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說完,兩個人都大笑起來,一旁的石像鬼先生跟土地公張伯伯都被突如其來的笑聲嚇到,兩位不約而同地轉過來看我們。

  「叮鈴鈴。」

  門鈴聲真的很不會挑時間的響起。

  「歡迎光臨,一位嗎?有空位都能坐,等一下到櫃檯點餐哦。」



  雅菈很迅速的站起來到櫃檯拿了一本菜單招呼客人。

  「那你覺得如何?要明天先來實習嗎?還是……」

  雅菈回到座位,這次她沒有坐下來,而是站著詢問我的意見,她也沒有把話說死的讓我決定。

  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上面今天的日期,星期四,想了一下便對雅菈說:

  「那我下禮拜一上班,可以嗎?」

  「好啊,沒關係,那今天先這樣,我們下禮拜一見嘍,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啊,雅菈先去忙吧,那我先走嘍。」

  剛才看手機的時候注意到現在手機也接近中午了,等一下店裡應該會開始忙,於是便跟雅菈道別。

  「拜拜──回去路上小心哦。」

  「好──拜拜。」

  拿起座位上的包包準備離開,「叮鈴鈴。」門又一次的被推開,客人陸續進來。

  「啊,張伯伯、石……」

  對了!還不知道人家怎麼稱呼,直接這樣叫人家石像鬼先生,好像也不太好,就算是加了先生。

  「荻茲,外界的名字,你也可以叫王先生,王俊霖,我在人類這邊用的名字。」

  石像鬼先生察覺到了語塞,他便抬頭介紹了自己。

  「哦──那張伯伯、荻茲先生拜拜──我先走了。」

  「再見──」

  「拜拜──」

  再一次的正式向張伯伯跟荻茲先生道別後,提著包包離開了。

  走出咖啡廳,中午灼熱耀眼的陽光照耀在身上,其實很意外,在被大樓包圍之下,這邊居然還有陽光能照進來,一般來說,即使是中午,這種被大樓包圍的地方應該很陰晦,但是這邊卻有種……『風光明媚』的感覺。

  在不大的空地周圍,連接著三條來自不同方向的小巷,三條小巷看起來都非常陰森晦暗,甚至看不到另一端的出口,只看到一個小小光點。

  看著眼前三條陰森的小巷,突然覺得當時的自己是怎麼有勇氣走進來的?

  畢竟還是得穿過小巷才能離開回家,心裡想著,既然都平安走進來了,應該也能平安離開……吧?應該吧。

  走到過來的時候走的那條小巷前,卻依舊停下了腳步,即使剛才已經在心裡給自己打過氣了,但真的要這樣直接走進去眼前這條幽深的小巷,還是會感到恐懼害怕。

  尤其是在靠近時,會開始感受到那一陣一陣的涼風,涼的不確定到底自不自然的涼風,緩緩從小巷裡向自己吹過來。

  而且小巷的空間不大,要是中途遇到什麼圖謀不軌的人,或是什麼可怕的生物;像是蟑螂、老鼠、鬼……的話,小巷裡可是沒有地方能閃躲的。

  但是終究是要回家,要回家就要穿過小巷,看著面前這條小巷,經歷了一段為時不長的內心交戰後,終於還是鼓起勇氣的踏出第一步,走了進去!

  原本以為會很恐怖,但走進來後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也許是來的時候沒有特別注意,因為裡面其實還不會太糟。

  乾淨的大樓牆面,幾台分離式冷氣機的散熱機,最多比較髒的大概就是沒人會來打掃的灰塵,還有那些路邊的小水攤。

  看了一下,這些水攤是那些舊型冷氣機連接到外面的管線所滴下來,在路面上積成的小水攤。

  邊走邊看著,也不知不覺快到出口了,已隱約經可以看到,外面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量了。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也閃進了小巷內,筆直地,對,在小巷內也只能直直地朝自己走過來。

  由於很清楚身後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閃讓,對方也沒有要退讓的意思,所以也只能朝著他走過去。

  兩個人越走越近,慢慢接近時,隱約可以察覺出那位迎面而來的身影,似乎正在漸漸產生變化,但是陰暗的小巷內也看不清楚。

  就在我們快要撞上彼此時,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側過身,將身體幾乎是貼到牆壁上的橫著走。

  忽然,一股香味飄來,雖然我們是背對著對方經過,但是對方身上的香味還是聞得到,一種清雅淡香,又不純粹只有檜木、樟木那般濃烈的木質調味道,那味道讓人很放鬆,有一種穩重想讓人依靠的感覺。

  正在想,如果剛才他是面向自己站在後面,那也許會馬上全身掉鬆軟往後躺,假裝自己不小心絆倒的往他身上靠,然後趁機享受、吃豆腐。

  雖然真的很想那樣做,但自己還不想被誤認成是變態,最後兩個人還算是有驚無險的交會。

  刺眼的陽光,讓剛從黑暗中出來的雙眼頓時間不能適應,閉上眼的那瞬間,只聽到車子疾馳而過的呼嘯聲;路邊行人走路的聊天聲,以及附近商家廣播的廣告聲。

  那一刻忽然感受到了世界,原來這麼的吵雜、紛擾。

  「叮鈴鈴。」

  另一邊,咖啡廳的門被推開,一個跟石像鬼身形差不多的人走進來,雅菈熱情的招呼對方。

  「歡迎光臨。」

  「一杯黑咖啡,謝謝。」

  「好,這樣?九十五元。」

  高大的身影從口袋掏出了錢放到櫃檯上,隨後他對著雅菈問道:

  「剛剛,我遇到了人類,人類怎麼會過來?」

  收下錢的雅菈聽到眼前的人敘述,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大叫了一聲。

  「啊!雅菈忘記了!忘了跟他說上班時間!」

  經過大中午豔陽的洗禮,一回到租屋處馬上打開冷氣、電風扇,脫下濕黏黏的衣服丟到洗衣籃裡,光著身體就往浴室奔去。

  清涼的冷水沖下,拍打在被陽光曬得灼熱的皮膚上,那種感覺就是一種舒爽!

  找到工作後整個人其實有點興奮,而且還是一個不用轉生、不用穿越,就能接觸到別人一輩子都無法接觸到的人外的工作。

  擦乾身上的水珠,打開浴室門的瞬間,室內的清涼感在炎炎夏日中是最享受的。

  躺到床上慵懶地靠在床頭,心中默唸著『對不起了北極熊,但是我真的需要這個酷東西。』一邊享受著涼風。

  抓起一旁的手機,打開常用的追動漫網頁,點開常看的作品,選了昨天剛發佈的最新集數,將吸管插進順路帶回來的飲料裡,開始享受著耍廢的生活。

  看著正在播放的異世界作品,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有去面試真是太好了,不僅可以賺錢,還可以可以體驗到什麼叫異世界生活,重點是!還不用死掉之後再穿越、重生,或是莫名其妙被召喚什麼的。

  光是想到自己就要跟作品裡的主角一樣,能接觸到許多異世界生物,就好興奮。

  突然螢幕上方跳出一則訊息,擋住了觀看的動畫,快速熟練地在0.3秒內將提示窗滑走,繼續欣賞喜愛的作品。

  不知道,他們的世界,真的像動漫作品裡面,有各種誇張科技、各種神奇魔法嗎?

  看著別人描繪出的異世界作品,邊臆測著所謂外界的世界,剛才的訊息,還有現實生活什麼的,在這一刻都不重要了。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2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