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獸使的魔獸百科02

小說、散文、詩、詞,各類文學創作集散地與切磋之場。
回覆文章
頭像
平川野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20年 5月 16日, 00:01
獸設:
頭像出處: 木木不哭哭
噗浪: https://www.plurk.com/gylidq
社會性別: 雄性
社會性別:
聯繫:

#1 [小說] 魔獸使的魔獸百科02

文章 平川野 » 2020年 5月 19日, 18:08

冰龍族的少年哈倫.尼爾夫在自己十八歲生日那天終於踏上了自己期盼已久的旅行,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寫出一本記錄全大陸魔獸信息的魔獸百科而踏上旅程。

不過才剛出發,哈倫就遭遇了大群的條條路堵住了道路的事件,儘管哈倫想辦法讓跳跳兔們回到了草原上,但跳跳兔們留下的訊息卻讓哈倫有了一絲不安。

哈倫帶著一絲不安,繼續踏上了自己那探尋魔獸奧秘的旅程。

****************************************************************************************

魔獸使的魔獸百科-02-到達碧風草原了

“根據地圖來看,應該還有半天時間就能到卡達爾小鎮了~”騎在西瑞的背上,哈倫正仔細的確認地圖“很快就能探尋碧風草原了~真讓人心情忍不住激動~”

從出發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日,哈倫最後總算是從當初計劃好的數條路線中決定了一條,而決定因素就是夢境國北部的夢幻大草原:碧風草原.

“從小就很嚮往去碧風草原看看了,與其轉一圈再回到夢境,還不如一開始就將自己國家先走完才對,而且自古就有記載碧風草原出沒著掌握著’風的源頭’的神秘存在呢,嘛,雖然從古至今也沒幾個人見過就是了,不過如果是作為風的鼻祖,你肯定也很想見見對吧?霍歐?”哈倫抬頭對著天上飛行的烈空鷹霍歐說道.

回應他的是一聲亢奮的鷹鳴.

“嗯,我就知道你很期待,雖然真能見到的可能性也挺玄學就是了... ...”哈倫看著手中的自己整理的資料,趴在他身前的凱斯翻了個身,一副全身日光浴的悠哉樣“不過現有資料對聖獸的描述都不是很詳細... ...也足以證明目擊者屈指可數了,甚至那究竟是不是生物都沒法驗證... ...嗯... ...嘛,思考這些也沒用,西瑞,速度稍微加快一些,我們進入卡達爾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西瑞發出一聲短促的嚎叫后,撒開四足,加快速度向著目的地飛奔而去,畢竟連續吃了幾天的風乾魔獸飼料,他也期待著新鮮的美餐.

◇◆◇◆◇◆◇◆◇◆◇◆◇◆◇◆◇◆◇◆

坎達爾是距離碧風草原最近的小鎮,鎮上總有不少前來碧風草原想要一探那神秘的”風的源頭”究竟的人,不過小鎮的居民對此似乎并不以為意,只是平靜悠閒的過著自己的日子.

哈倫達到小鎮的時間剛好是午後,看著時間還早,他不由得想要先去草原附近看看,當然他並沒有指望能看到那自古流傳下來的神秘之物,碧風草原的生態和出沒的魔獸品種才是吸引他的關鍵.

“哈,這風真舒服啊~”碧風草原常年微風不斷,因此坎達爾小鎮有不少終年不停的風車,用於磨坊,取水或者其他用途,這算是自然給予人們的恩惠,此時哈倫正位於碧風草原外圍,廣闊的草原讓人心曠神怡,微風還帶著青草的香味,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與放鬆.

西瑞,凱斯和霍歐這三隻魔獸似乎是面對這片廣闊草原,心中野性的部分被喚醒,紛紛跑到草叢中去撒歡去了,特別是霍歐,身為風屬性魔獸的他在這片草原似乎特別有精神,沒多會就飛到了雲層之上,只隱隱約約的留下一個小黑點.

哈倫到不擔心他們亂跑,而且看見這三隻那麼興奮,他也很高興,隨機抽出自己的資料記錄,想記錄一些關於碧風草原的魔獸信息和資料,這需要花好些天的時間才能進行詳細的記錄,畢竟要確認一個區域的魔獸種類可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的,不過在這會功夫進行一下足跡採樣什麼的還是可以的.

就在哈倫專心的撥開草叢,記錄魔獸們留下的足跡情況时,身邊沙沙的腳步聲引起了哈倫的注意,他抬起頭,發現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來一個女孩,女孩看起來和哈倫差不多大,穿著黑色的連衣長裙,她有著白皙的皮膚和一頭長長的黑髮,正隨風搖曳著,嘴裡低聲念叨著什麼,隱約聽到一句:”風的源頭... ...”

“觀光客嗎... ...咦?這個感覺?”女孩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哈倫的興趣,他以為對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觀光客人,但之後一股熟悉的感覺從那女孩身上傳來,這讓哈倫忍不住又多看了那女孩一眼.

這個感覺... ...那女孩也是龍族人吧?

龍族雖然可以幻化成人類的樣子,有些龍族會以本來相貌活動,也有一些龍族喜歡化作人類外貌活動,在這片大陸上這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但即使幻化為人類外貌,龍族相互之間也可以感應到對方的真實身份,誰也說不清其中的原理,或許是同族間的血脈聯繫?

似乎是察覺到了哈倫的視線,女孩轉頭看了哈倫一眼,一雙紅色眼睛好像兩顆紅寶石一般漂亮,但那視線冰冷得刺人,讓哈倫感覺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只是什麼死物一樣,不過哈倫對她也並沒有什麼興趣,收回目光繼續自己的研究記錄,只是在心想:真是個特別的女孩.

等到太陽西斜,瘋鬧夠了的三隻魔獸回到哈倫身邊,西瑞咬著哈倫的袖子輕輕拽了幾下,發出一陣輕微的嗚嗚聲.

“肚子餓了?我知道了,今天就記錄那麼多吧,我們回鎮上去吧.”吃了幾天風乾飼料今天想吃新鮮美味的心思哈倫還是理解的,更何況他自己也是啃了幾天的干烤餅,能有機會吃到新鮮料理當然是再好沒有了.

坎達爾鎮大大小小的旅店倒是不少,不過為了明天行動方便,哈倫還是決定選一家離前往碧風草原最近的旅店.

“聽說坎達爾鎮的蜜汁烤腿相當不錯,今晚就來嘗嘗吧~”哈倫輕聲哼著小調,正要推開旅店的大門,就聽到裡面好像有什麼喧鬧動靜,還沒等他推開門一探究竟,身後的西瑞突然一口咬住他的衣服將他拉到一邊,下一個瞬間只聽”咣”的一聲,旅店里好像爆炸了一樣門猛地飛出去.

若不是西瑞拉開,估計哈倫也要被那大門撞飛.

仔細一看,原來是旅店裡一個人連人帶門的被扔出來摔在街道上,然後很快又是第二個,第三個... ...

“靠著這種下三濫手段欺詐恐嚇店家,被打掉一口牙的覺悟也是應該有了的吧?”就在哈倫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時,一個裹著紅色斗篷的赤發青年掰著手指一步一步的走過來,臉上掛著開朗的笑容,但金色的眼睛里毫無笑意.

“噫~!噫~!!!!!!!!”坐在地上的幾人一邊怪叫著一邊屁滾尿流的逃跑了,身上帶的東西掉一地都顧不上撿.

“嘖~欺軟怕硬!”青年不屑的對著幾人逃跑的方向唾棄到,隨後轉身掏出十個金幣放在一旁的檯子上,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老闆,把你們點的大門給弄壞了,這是剛才的飯錢連同大門的維修費一起~”

雖然不知道他吃了多少,不過十個金幣別說大門,把整個大廳翻新一遍都足夠了吧?

青年這樣招呼玩,隨後大步走出旅店,哈倫看著這個看起來和他頭髮一樣火爆又出手闊綽的青年,而青年也磚頭看了看哈倫,然後莫名的對著哈倫笑了一下,大步離開了.

“剛才那人... ...也是龍族人... ...”哈倫看著青年離開的背影心想”今天一下遇到兩個同族人啊,不過他對著我笑一下是什麼意思... ...?”

雖然哈倫並沒有將此放在心上,不過當他在大廳用餐時,還是好奇的詢問了旅店的招待:”剛才那人... ...剛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招待的女孩似乎有些畏懼端坐在桌旁舔著盤子里的肉湯的西瑞,儘管這間旅店並沒有禁止魔獸入內的規定,不過她還是特意從另一邊繞了過來來到哈倫身旁,慵懶坐在凳子上用餐的凱斯和站在椅背上咬著樹果的霍歐在她看來明顯要安全得多.

“其實是剛才有惡棍來敲詐,在料理里混了事先準備好的蟑螂.”招待的女孩苦笑著回答.

“相當下三濫的手段呢... ...”即使過去離開居住城鎮的次數不多,但哈倫對這樣的伎倆還是有所耳聞,

“是啊,就在他們逼迫我們賠償的時候,那個人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不但一把從他們身上搜出了事先準備好的蟑螂,還將他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女孩說道這裡顯得很興奮,親眼目睹敲詐勒索自己店面的惡棍被狠狠教訓讓她感到非常痛快“他動作極快,甚至沒有看清他怎麼出手呢,雖然把大門都打垮了確實有一點粗暴,但大快人心呢,而且他也留下了維修金,而且店長也說他留下的那筆錢翻新大廳都有餘,真是個奇特的男人.”

說到這裡,女孩的口吻中除了尊敬外似乎還多了一絲愛慕在裡面,哈倫回想了一下,那位青年的長相確實像是受歡迎的類型,不過他離開時對著自己的那個笑容莫名讓自己覺得毛毛的.

“不過沒關係嗎?那些惡棍會不會又回來報復?”哈倫不放心的問道,如果那幾人又回來尋仇怎麼辦?想到這裡,他下意識瞄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長杖.

“啊,不用擔心,那幾個人是鎮上人人知曉的人渣了.”說這句話時女孩臉上難掩不屑和嫌棄之色”都是些欺軟怕硬的膽小鬼,不肯好好工作不說還總想占別人便宜,店長本來好心不計較他們平日所作所為才沒有像其他店家那樣直接將他們掃地出門而是好好招待,結果他們竟然干出這種事,今天恰好沒什麼客人又只有我一個外場人員,他們仗著自己人多就想作惡敲詐,結果踢到铁板了吧?下次他們再來我們可拒絕接待,直接掃地出門!”

看樣子是不用替這家旅店擔心了.

晚上哈倫坐在房間桌前,整理完了今天在碧風草原調查研究的成果后,打開日記本,思索了一陣后寫下了幾句.

[717年10月25日

終於到達了期盼已久的碧風草原,廣闊無際的草原,青翠的草地和碧藍的天空讓人心情舒暢,自古流傳這裡有著”風的源頭”這般神秘的存在,真想見一見啊,不知道這神秘的存在究竟是什麼,會不會是某種古老的魔獸呢?

除此之外,今天還遇到了兩個族人,不過... ...好像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

在碧風草原遇到的那個黑髮女孩給我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儘管她有著白皙的皮膚和美麗的秀髮,還有紅寶石一般的美麗眼睛,長得像就好像一個製作精良的漂亮人偶,但她的眼光比沒有生命的人偶還要冰冷,雖然我知道對於初次見面的陌生人這樣的想法是很失禮,但我真覺得他給我的感覺糟透了。

另一個是我在入住旅館時遇到的赤色頭髮的男人,老實說雖然他當時是出手教訓惡人沒錯,但我差點就被誤傷了這點也是事實,而且事後他竟然沒有和我道歉,還看著我莫名其妙的對我笑了起來,雖然我並不計較這些,但回想起那個笑容總讓我感覺好像鱗片都會豎起來.

哦,對了,我現在是人類的樣子,用人類的感覺形容應該是汗毛倒豎.

雖然在旅途中遇到族人確實算是緣分吧.

明天我會繼續深入碧風草原,記錄草原的魔獸種類和習性等,雖然碧風草原的生態比較簡單,詳細整理的話,可能接下來幾天都要在草原上露營了,希望這幾天都會是個好天氣.

另外,雖然很渺茫,但我真的很想見見那個神秘的”風之源頭”.

哈倫.尼爾夫

于坎達爾鎮旅館]


合上日記后,哈倫早早的熄燈休息了,為從明天開始的碧風草原探尋養精蓄銳.

而他卻不知道,從他進入房間直到他熄燈為止,一直有人坐在不遠處屋頂上,透過窗戶看著他,而那人不時別人,正是下午和哈倫擦肩而過的那位赤發青年.

“這就熄燈了?他睡得可真早,他是... ...水龍族?不對,是冰龍族?”赤發青年仰起手中的酒瓶豪邁的灌了一大口酒,然後隨意的用手擦了擦嘴“是哪個都好,旅行了那麼久,終於遇到那個讓我動心的人了.”

青年將酒瓶往懷裡一揣,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哈倫今天是在一種詭異的氛圍里開始一天的旅程的,原因無他,自從離開旅店開始,他就一直感覺到有一股視線粘在自己身上,好像在被誰盯著看,但每每回頭去找卻又毫無線索,有幾次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太多心了.

“他還真敏銳.”哈倫並沒有多心,此時正躲在隔了一條街道的墻后的赤發青年悄悄探頭出來.

巴恩.穆斯比,火龍族人,現無固定居所,正憑著自己的一雙腳,在全大陸環遊旅行中,出身來歷之類本人一概不提,就算問他,也會被他三言兩語的糊弄過去,因此沒人沒人知道他從哪來,又要去哪,他本人似乎也并不以為意,照舊繼續著自己似乎沒有終點的旅途.

原本一直孤身一人的旅行,到昨天畫下句點,巴恩知道自己終於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邂逅.

那本來只是一個意外,他在教訓幾個敲詐旅店的惡棍時,差一點誤傷了對方,原本是想要上去道歉的,但看到對方的一瞬間,巴恩心底深處某個聲音告訴自己:就是他!

結果那句道歉的話最終沒有說出口,反倒是給了對方一個自以為帥氣的笑容,回想起來巴恩恨不得時間倒轉,然後打死昨天傍晚的那個自己.

但是沒關係,因為現在自己就跟在自己看上的那個人身後,只要找個機會自然的現身然後打招呼,之後在說點別的什麼,應該就可以和對方認識并結交了,剩下的都可以之後慢慢來.

但遺憾的是,哈倫感官敏銳,而且身邊還帶著三隻不好對付的魔獸,即時他的跟蹤技巧高超,這一路也非常辛苦,但還是勉強沒有暴露自己,雖然他很想盡快大大方方的現身去打招呼,但又一直找不到一個好機會.

這讓他免不了有些焦急,看哈倫的前進方向,可以肯定他是向著碧風草原前進,一旦到達草原,在毫無遮擋的寬廣平原上,想要繼續跟蹤就非常困難了,但或許也是個好機會,畢竟來到坎達爾鎮的旅人絕大部分都是碧風草原的觀光客,在那現身一點都不會顯得可疑,越想越覺得可行的巴恩索性先人一步,直接到碧風草原去等著哈倫去.

不過興奮的他好像忘記了,以碧風草原的廣闊,要正正好碰到某個人,幾率有多小這個問題.

哈倫自然不知道跟蹤自己的人那些小心思,他按照自己原本的打算,騎著西瑞一路往碧風草原前進,這次是要深入草原中心進行研究,他已經做好了在草原上露營數日的準備工作,而且根據觀察最近幾天的他天氣應該也不錯,至少不會下雨,這一切應該都會很順利才對.

是的,應該會很順利才對.

“... ...為什麼這裡會有禁止進入的路障啊啊啊~!?”深入草原的哈倫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將近兩米高的木樁圍欄,甚至左右延伸了不知道幾公里,這麼大的路障究竟是什麼時候設置的?

“昨天在草原外圍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有路障的痕跡,究竟是什麼時候設置的... ...而且說到底究竟是什麼人設置的?”哈倫看著木樁圍欄上掛著的”禁止入內”的牌子,有些不甘心“唔... ...好不容易來到碧風草原,而且還都計劃好了... ...”

哈倫顯然不甘心就這樣回去,他左右看了看,這到障礙似乎延伸很長,而附近也沒什麼人出沒... ...

“那麼大的一片草原,有個人溜進去也不會有人注意吧... ...而且就算被注意到也不能說就是設置路障后溜進來的吧... ...”哈倫摸著下巴自言自語到“好... ...偷偷溜進去吧,期待了好久的碧風草原探查,休想因為這點因素就阻止我~!”

哈倫看來是打算無視路障上的”禁止入內”了.

確定附近沒有任何人后,哈倫很輕鬆的就翻過了那道看起來十分結實的木樁圍欄,畢竟對於為了觀察魔獸上樹攀岩什麼事情都乾過的哈倫來說,翻個兩米多高的圍欄那真是太容易了.

當然對於三隻魔獸來說這路障有和沒有完全沒有任何區別,區區兩米左右的路障輕輕一跳就過去了,對於會飛的那隻就更是視若無物了.

總之哈倫不想理會這個禁止入內,就他所了解的,從未聽說過碧風草原有禁入的情況,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或組織設置的路障,但哈倫覺得和他無關.

現在他心裡只有盡快開始他的研究計劃.

“首先是紀錄碧風草原的魔獸分佈... ...就目前已知的除了跳跳兔這種全大陸分佈廣泛的物種外,還有不少其他草原特有的物種,對了,這裡有不少你的同族哦,霍歐~”

霍歐在哈倫頭頂盤旋了一圈,似乎對此表示十分期待.

“我知道你很期待,還有,西瑞,不許再去追跳跳兔,或者對他們嚎叫,或者... ...任何會嚇到他們的舉動,知道嗎?你可以學學凱斯在草地上曬太陽.”

西瑞小聲的嗷嗚了一聲,不能在草原上追跳跳兔這讓他感覺很掃興.

“你可以做其他任何有趣的事情,在草地上打滾,奔跑?或者別的,幹嘛非要去嚇唬那些小傢伙?”

西瑞又小聲的嗷嗚了一聲,似乎是在說自己只是和他們做遊戲而已.

“你或許可以和他們做些別的遊戲,而不是把他們嚇得到處亂竄.”

哈倫和自己的魔獸們無視了路障,在祥和的氣氛中繼續向深處前進.

而在草原稍遠的另一個方向.

“他怎麼還沒來啊?”

巴恩咬著草桿,輕輕撥了撥他那火紅的頭髮,時不時望向小鎮的方向,期待著某個身影的出現.

“在這裡等著應該不會顯得可疑吧... ...或許我應該裝作剛剛走到這裡... ...他還沒到嗎?按道理他應該已經到了啊... ...”

一邊左右徘徊著,一邊不時向著小鎮出口的方向張望.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哈倫突然想起想要帶些新鮮的果實之類,在半路拐了個彎,最後從另一個方向的出口離開的坎達爾鎮.

巴恩,還在等待... ...

****************************************************************************************

寫在最後的角色介紹

姓名:巴恩.穆斯比(意为熊熊燃烧的火炎)
性別:男
種族:火龍族
年齡:20歲上下
職業:格鬥士
特長:格鬥術,火系魔法,甚至能夠用意志操縱火焰,同時有著豐富的地理知識,野外求生知識和醫療急救知識
性格:熱血但不缺乏冷靜,面對強者時會亢奮挑戰但不會被亢奮沖昏頭腦,富有正義感,而且或多或少有點多管閒事的傾向,但不会插手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事
喜好:烈酒,武術
討厭:欺凌
夢想或奮鬥目標:遊歷全大陸挑戰強者(伪),寻找自己命中注定的人(真)
簡介:火龍族青年,實力強勁的格鬥士,遊走在大陸各地,挑戰各個知名或不知名的強者,但不會去刻意記錄自己的勝敗記錄,顯然求勝並不是他的目的,他絕口不提自己的事情,因此來歷無人知曉,但看上去他很享受自己的路途和挑戰,並對此樂此不疲,在碧风草原和哈伦相遇后加入了他的探尋之旅,火龙族一生只会动情一次,会一見鐘情的对动情对象燃烧自己所有的爱,而哈伦就是他那一生唯一的人。
自古红蓝出CP,黑白从来是夫妻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1 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