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四靈誓

原創文學作品,包含詩、詞、曲、散文、小說,文藝切磋。
回覆文章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1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26日 8月 2013年, 22:22

楔子
四大世家,一個若是在伊克洛普475年間的帕爾達隆那大陸居民,壓根兒不會去注意的名詞,但倘若我們將時間的巨輪向前推移250年,回到伊克洛普225年更之前的201年。對於現今伊瑟克魯達帝國的獸人們,那是一個羞恥的年代,那是一個黑暗的年代,那是未開化的年代,天天都過著我砍你一刀,你砍我一刀的日子,人,似乎只是為了生更多孩子、殺更多別人家的孩子存在;但對於另一個種族──龍族來說,這是他們的文明,在這個世界上,最後輝煌的時代,統領整塊西大陸帕爾達隆那的漣朝。

金輝燦爛的漣朝有著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力,在他那最美麗的國都祀京裏,無處不是香樹飛花,無處不是恢宏大氣的各式大宅大戶,無人不是腰纏萬貫:一樣是獸人佔最大人口的國度,漣朝和他敗亡的兄弟──慶朝,完全不是同一個命運,從漣朝始皇李玉陞穿戴四靈器擊敗雲州王建立漣朝後,漣朝的老百姓便在豐饒富足中過活,透過分封的儀式,李玉陞將協助他開疆闢土的四件神器之三──青龍鐲、白虎腰帶、玄武鏡分封出去,分別由西遲州白家、芳州許家、錦州霓家持有,最後,始皇給自己的後代留下了護國神劍──朱雀。

時值伊克洛普201年,也就是漣朝的天昭40年,漣朝的第三個皇帝,景帝李赦的太子──李逐熠,破殼啼出了他生命中的第一聲龍鳴,漣朝奉帝命改元,培朗。

頭像
M.S.Keith
浩宇微粒
文章: 1
註冊時間: 1日 1月 2020年, 10:57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2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M.S.Keith » 11日 9月 2013年, 14:29

你這個楔子要空窗多久(踹)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3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11日 9月 2013年, 16:17

一章

─培朗23年,仲春,西遲─

「嘿呦!嘿呦!」回暖的四月天,正是農人忙於播種耕作的時節,鋤頭、鐮刀在濕潤的土地裡,被每一隻因勞動而結實的臂膀揮動,每一滴汗水都滋潤了這片神靈贈與的土地。

這裡是西大陸的漣朝領地──由白家治理的西遲州,和其他漣朝的土地一樣,到處是為了生計打拼的各種獸人與極少的人類,西大陸的土地遠比東大陸貧瘠,生活的條件自然更加嚴苛,而這塊土地更是嚴苛中的佼佼者,西遲州,一處位於廣大沙漠之中的綠洲城市。

拜這兒的沙漠氣候所賜,西遲的人口在佔有整塊西大陸南方土地的漣朝各州裡敬陪末座,許多西遲長大的孩子都選擇前往西南方的芳州而去,去追逐煙花前程,期待能衣錦還鄉。或許你也有同樣的疑問,既然是如此鳥不生蛋,雞不拉屎之地,那怎麼還能看到農地旁的道路一直有車馬喧騰,各種形形色色的人物蜂擁到這個不起眼的綠洲都市來?

是因為這裡是漣朝和北方獸人蠻族最接近的關口?不是。

是因為這裡是漣朝最鮮美甘甜的瓜果作物產地?不全然是。

是因為這裡是漣朝最大的古玩、古董、法器鑒定商與交易市場?正解,如果說甘美碩大的瓜果是天神賜給西遲的禮物,那麼帶來珍品齋風潮的西遲白家一定是漣朝賜給西遲人民的珍寶。
瞧,在那人聲喧嘩,車馬行流的街道上,幾乎五戶人家就有一家珍品齋,就算不是賣古董的,也幾乎都用桌椅、地毯擺放著自家熔煉,以西遲開採的優質銅礦,所製成的各式器皿,鍋碗瓢盆,應有盡有。

「這個鍋子怎麼賣?」來自他鄉的一名羊族旅客牽著他新婚犬族新娘的手,正在一間買賣各種鍋具的鋪子前,細細打量手中這個比起其他鍋子特別長的銅鍋。

「呀,聽先生的口音是從外地來的吧?從錦州獄門那裡來的?那裡離這裡可是十萬八千里阿!」店鋪的老闆,一名才約十八歲左右的貂族青年,特別用毛茸茸的棕色雙臂表示著兩地之間的距離,像是再多幾截手臂都不夠用一般。

「嗯,你是說中了一半,在下的確是錦州人士,內人則是在雲州遇見的,因為這女人總要我帶她來你們這珍寶之鄉西遲,就算買不起,來看上一看,也是值回票價。」羊族男子讓他的新娘摸著他的鬍鬚,在貂族的青年看來,這只母狗是個狠角色,不只會狠狠殺害他老公的錢包,更會狠狠砍他的價。

「這樣的話,咱們裡頭還有更好的貨,實不相瞞,咱家內人不久前才通過白家的考驗呢……。」聽到白家兩字,犬族女士一身的白毛都要抖擻的比他老公的黑毛還要飄逸起來,高聲問道:
「真的?你們家裡真的有白家的鑒品師?」

「哎喲,這騷貨早餐是吃了什麼,一張嘴各種料兒的味都具備,等等不狠狠敲它一頓,實在對不起自己。」把到嘴邊的牢騷給吞回去,青年貂拉起下擺裝作擦汗似的模樣,抹掉剛剛被母犬噴的一臉口水,手舞足蹈地吹噓著那些新進貨物有多麼珍貴奇妙,在灰泥砌起的房舍內,堆著鍋碗瓢盆等物事,雜亂不堪,僅有的一張大方桌後,坐著一名用藏青色衣料將自己全身包覆地只露出眼睛的獸族女子,依照這個神秘的氣氛,估計應是貂族男子口中的老婆,也就是那位已經得到白家承認的鑒品師。

一個能得到西遲白家承認的鑒品師,表示他已經對從上古到前朝──慶朝出土或是轉手的骨董珍品、法器古玩,有超越一般人的熟識,就算在漣朝李家王室所在的雲州,也難找到一個真正是白家認證的鑒品師,真正是萬金難遇的稀有專家。

「阿,感謝老天,尊貴的女士與先生,辛苦你們聽外子那一長串鬼話,我們就開門見山,想……嘖。」話還沒說完,獸族女士頭上包的那一大團布巾就掉了下來,露出一顆和他夫君一模一樣的棕毛貂頭來。

「喔,這個不要緊,我們不介意。」黑羊顯然沒有將這個失誤放在眼裡,但他的妻子顯然沒有他的好耐性「快拿出來吧!如果你的東西真有那個價值,不論多少,我老公他一定出得起。」白犬得意的拍了拍黑羊的胸膛,黑羊只好一臉苦笑地點點頭,表示自己贊同老婆的意思。

「那麼,看好啦!」母貂人吃力的扳動桌面下暗藏好的機關,軋軋聲中,桌面慢慢地一分為二,原來這張大方桌是個百寶箱,裡頭放射出奪目綠光,採光不佳的小泥房一瞬間像是湧入了萬千夏螢,讓犬羊夫婦兩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好半餉才吐出一句話:「這、這麼大的夜明珠,老公,你以前看過嗎?」被底下推板往上推來的,除了那個足有人頭大小的夜明珠外,還有三個酒爵,分別是赤、蒼、綠三色,這時店鋪的門也被貂族青年悄悄關上,窗戶也用皮毯遮住,像是有什麼天大的秘密要掩蓋起來一般,。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4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11日 9月 2013年, 16:18

「大姐,您這夜明珠啥來歷,可否為我們解釋一下?」這對外地來的夫婦渾然不覺屋子裏的氣氛已然驟變,兩雙眼珠子直瞪著桌面上的寶物發愣,「這你們可就不明白啦!這夜明珠可是……!」忽然插話的貂老闆被老闆娘狠狠一瞪,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咳,是慶朝嘉明帝的愛妃──淑妃在獻京丟失的寶物。」

母貂得意地挺起自己的胸膛,雖然和白犬的比起來明顯小了不只一號。

「咦?可是淑妃不是很早就病死在海上了?啊,我懂了,這是當時和她一起陪葬的寶貝,是嗎?」黑羊摸著自己的鬍鬚,仔細的端詳著眼前的罕世珍寶。

「是啦是啦,客官你也懂得不少嘛?當初為了這顆夜明珠,咱可是用了三十隻駱駝去換,都可以娶十五個老婆了。」話才講完,母貂便白了公貂一眼,才繼續開口道:「十萬兩銀,兩位客官。」

「這……。」黑羊的臉頰不禁一僵,這可不是個小數字呢!反觀自己的老婆,聽到這個價格,雙眼更是如餓虎見到羔羊般發亮。

「欸,不成不成,五萬兩或許可以考慮考慮。」聽到愛妻替自己發難,黑羊偷偷噓了口氣,這老婆果然沒白娶。

「呃,九萬兩,這已經是十足的優惠了。」

「六萬兩!」

「噢,我的好姊姊,六萬兩實在太不近人情,我還有三個念私塾的小孩要養呢!這樣吧,如果你出八萬八千兩,我們再奉送兩個,不,五個鍋具給您,怎麼樣?」

「……那我出七萬兩,鍋具就給妹妹您留著吧?」兩個女人砍起價來果然是沒完沒了的戰爭,信任妻子是勢在必得,黑羊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三個酒爵上,正要伸手去碰的時候,被貂老闆制止了。

「啊……先生,請先戴上這個。」遞上來的,是一副加厚的皮革手套,黑羊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戴上了手套才抓起赤色酒爵「不過就是個銅爵……咦,好、好燙!」就算隔著加厚的皮革手套,赤色酒爵抓握起來還是異常燙手,貂老闆拿出一具皮壺,故作神秘的說道:「這是三才爵裏的天爵,以赤練火銅所製,吶,看好啦!」老闆揭開壺嘴皮套,裡頭倒出的酒水一落到赤色酒爵裏便蒸騰起霧,登時滿室酒香,直竄腦門,男人們聞了好不暢快,女人們則是咳嗽連連。

「呆頭!在倒之前你也先通知下,臭死啦!」

「閉嘴,男人在講話,女人不要插嘴!」出口斥責的是黑羊,公貂一看對方的眼神就知道,自己介紹的貨物才是真正抓住了獵物的心,「接下來是地爵,以玄陰鬼銅製成……。」才要說下去,碰地一聲巨響,木門被外力打破一個大洞,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從門口揚起的煙塵裏竄出柄禪杖,刷的一杖朝那巨大的夜明珠打落,「呀!」在母貂和白犬同時的驚叫聲中,室內簌地暗下,一道魁武的身影背著光,慢慢地走進這間狹窄的店舖。

「……這裡的人,一個都不許走。」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5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22日 10月 2013年, 23:30

「……這裡的人,一個都不許走。」塵煙盡散,背光的影,他有著一身堅實的肌肉,披著露出右肩的草綠色長袍,這位赤紅色鱗膚的龍人,從他的肩頭往前延伸過去,用禪杖打碎夜明珠,就是他。

「怎是末陸這傢伙,慘了,這下難辦了。」公貂吐了吐舌頭,不用紅龍叫喚,自動自發地幫他把遮住光源的皮毯卷回去,讓正午的陽光照亮整個室內,「末陸大人,不知您大費周章、風塵僕僕的到臨敝鋪,是為了什麼呢?」貂老闆還知道客套一番,反觀他的老婆,早已縮在桌子後頭發抖。

「葉隨風。」紅龍把禪杖一收,杖上的鐵環鏗鏘亂響,銳利的一對龍目掃視整個房間,只一下便轉頭對著用布團包住那一團寶貝的母貂「在哪裡?」不怒而威,六個字,千鈞重。

「那個翻雲手葉隨風?」聽到那名字,那對外地夫婦不由得心中一凜,葉隨風,他在雲州又有一個別稱,叫做翻雲手,就是稱讚這個小偷技法精妙,一雙賊手翻弄似流雲般千變萬化,天底下幾乎沒有他解不開的鎖,摸不走的東西,許多富貴人家都對這個猖狂的傢伙束手無策。每次都能在他作案後撿到專屬於他的印記:一片上頭寫著隨風二字的鐵葉,猖狂囂張的程度讓當地各鄉里的衙門都頭痛,才短短三年就已經偷遍整個雲州,著實是空空兒裏的後起之秀。

「不知道,末陸大人,這些東西都是一名霓家的家僕給的,只說是在郭外一處農村撿到,見咱們夫婦倆態度和善,便讓咱將這些寶貝變賣,大人若不信,可以看這首他留下的詩。」
紅龍接過公貂手中那張油膩的褐色紙張,上頭還有乾掉的飯粒,相當工整的字跡寫著:

「我乃霓家僕 ,
非是芳州士 。
隨人尋黑白,
風去徒阡陌。」

紅龍閉目沉思了五秒後,這才開口:「你們如何得知,他是霓家的人?」末陸凝重的神色讓在場的諸位都不敢動彈,「是他親口說的,印象中是相當有禮貌的人。」貂老闆神色慌張地回話。

「咦?可是不是聽說霓家人在江湖上行走,大多不會透漏自己的身份嗎?」黑羊撫著自己的長鬚,貂夫婦呆若木雞,正要反應,末陸就是轟然一杖墜地,震懾在場眾人。

「范氏夫婦,你兩人盜賣白府藏寶,今日人贓俱獲,命你與我回白府說明,否則格斃當場,事已至此,你還有不服麼?」末陸又震了一下禪杖,杖上鐵環似催命鈴般亂響,夫婦倆異口同聲的忙道:「大人冤枉阿,我們真的不知道這寶貝是白家的收藏……。」欲往下說,末陸又是一杖敲在牆上,「有什麼話,留待大堂上說去!」

這時被晾在一旁的黑羊和白犬夫婦終於被注意到,紅龍不卑不亢地說道:「讓兩位受驚了,敝人萬分抱歉,想選購法器古玩,請至其他的店舖,這是一點心意,還請兩位不要介意。」末陸遞上的是兩張五百兩銀票,本來還頗有微詞的白犬見到白花花的銀票,也只是碎嘴了兩句,就拉著他的夫君離開了。

「末陸大人,您真的不能網開一面嗎?咱夫婦只是小本生意,根本也想不到做出啥傷天害理之事,說到頭來,真正不對的還是那個葉隨風……。」一看那外地夫婦離開,紅龍俐落的解下繫在腰帶上的麻繩,紮實的將夫婦兩人的雙手反綁起來,忌憚末陸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貂夫婦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6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13日 12月 2013年, 10:23

「我說過,有什麼話,留待大堂上說去。」拉著貂夫婦轉身欲出,一張憂心忡忡的獸族臉孔就急切的向店內張望,末陸當然知道這隻慌張的小灰貓是誰。

「末陸大人!」

「張芳玄,家主叫你來找我嗎?」紅龍和顏悅色的將手中的麻繩交與那灰貓,「你先喘口氣,慢慢說無妨。」

「呼哈……末陸大人,請你趕快去礦場那,說是發現蟲子窩了,童領班的人已經有好幾個掛彩啦!」

「這種事你該早點說!」末陸一聽到「蟲子」,臉色登時驟變,一身的赤紅鱗片都抖擻起來,抄起手中禪杖就奪門而出「大人,您還沒有說要怎麼處置他們阿!」灰貓的右爪才快要抓到末陸的尾巴,神色慌張的他就已經消失在對街的深巷裏,以張芳玄的腳程,縱然自己是行動矯健的貓科獸人,亦只能自嘆弗如。

「一聽到蟲子會這樣反應,大概也只有末陸大人這種不懂得死心的傻子了。」灰貓走向桌前,身為白家家丁的他,也有著鑒品師的資格,看著被打成碎片的那顆「夜明珠」,原來,這顆珠子不過是顆綠色琉璃珠,背面被貼著一張符咒,灰貓雖不曉術法,但從上頭的咒文可以輕易看出,這張符紙和光線有著相當關聯。

「原來如此,我還想著,怎麼天底下有這麼巨大的夜明珠,白家會漏掉它?」天下擅用符籙之人少之又少,正想著可能的地區時,他注意到了那三個酒爵「耶,陰陽二氣杯?上星期上頭的人還拼命的要找,想不到就在這裡,哈哈,這下薪水可要連翻幾番啦!」灰貓用桌上的布團把那赤蒼二爵收藏起來,「至於這個上頭塗了蒙汗藥的爵,呵呵,店老闆,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㖠!本來你盜賣贓品,只是意思意思關你個三天,這下我必須抓你們去衙門才行了,走吧。」

另一頭,末陸在半刻鐘之內便趕到了張芳玄口中的礦場,還沒來得及拍去身上的沙塵,映入眼簾的便是遍地殘缺的肢體,大把鮮血滿濺黃沙,失去手腳的七名礦工還在擔架上顫抖哀嚎,旁邊負責照料的武裝家丁們也都帶著大小不一的輕傷,個個是狼狽不堪。

「阿,大師,您可終於來了!」在人群中叫住末陸的聲音既高亢又尖銳,震的末陸背脊骨都要抖出疙瘩來,童領班的聲音總是在這種場合才聽的見,就連風沙也蓋不住的嗓子,那隻黑毛紅眼的胖鼠人,本名叫做童溫。「大師,沙子炙人,換上斗篷吧。」黑鼠如同其他有著長尾巴品種的獸人,高抬著自己的尾巴,避免稚嫩的尾巴尖給午間的暑陽燙著了。

「不礙事,」末陸隨手拍去一身赤鱗上又沾染的黃沙,龍人乾糙的鱗片抵禦惡劣天候的能力,向來是好過一般的斗篷披風「童領班,死傷的情況如何?」

「唉,不幸中有大幸,大幸中有不幸阿。」童溫接過屬下給的馬皮水袋,也分給了末陸一副,咕嚕咕嚕灌下一口清涼後才又接口「前者是我們目前沒人喪生,後者則是發現了燄血蝗的蛹。」

「童領班,這下不幸和大幸全給你攪混了。」看著老鼠苦笑,末陸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7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19日 12月 2013年, 08:30

「呵呵,我這個人……!」話都還沒說完,末陸一把就將童溫整個人猛地往前一拉「快把火升起來,驅香有多少就下多少!」紅龍大聲的下命令,童溫回頭一看,原先站的地方已經被挖出了一處深坑,若不是末陸這一拉,自己就要變成殘疾人士啦。

「大師,那些礦工應該都像是這樣受傷的,接下來就靠你啦!」老鼠捲起尾巴,一溜煙的躲回那些發出濃濃胡椒加上沙蟲血液氣味的火堆後面,和其他的人們一同等待大師的目標出現。

沙蟲是一種在西遲常見的魔獸,一身的殼甲刀槍不入,雖然目不能視,但由其行動模式來看,這種專門潛伏在沙土中襲擊人畜的怪物,觸覺和聽覺定是一等一的好,他們總是能在獵物察覺到危險之前,一口把受害者的腿咬掉,在對方倒下的同時,其他沙蟲便同時竄出,幾乎沒人能從殘酷的追獵中全身而退。

幸好,沙蟲似乎相當害怕同類血液的味道,這種散發濃厚朽腐味的物質也就成了驅香的主要材料,不過一般而言,只有在遠離人居的沙地中,才需要用到這種香料。

「喝!」童溫只看到紅龍在大喝聲中高高躍起、聚力,緊接著就是重拳落在啥都沒有的沙地上,轟然巨響中,龜裂的地盤中竄出了三雙慘白的大顎,大師單手撐地,一個後空翻輕靈避開兇猛的噬咬,有著約二十尺長、深綠色的一節節身軀,正嘎吱嘎吱的顫動著牠數不清的蟲足和單人無法環抱的粗大軀幹,原來大漠的奪命巨口,其真面目是這副德性,像是某種投錯娘胎的蜈蚣。

末陸蕩開手中禪杖,大開大闊,大漠帶沙的風攪起難散的塵,益發狂放起來,獵人與獵物的鬥爭在撲咬和重擊之間交纏,好幾次紅龍都要被那鋒利的巨牙洞穿,更多次的是精鋼禪杖在刀槍不入的蟲身上打出好幾響錚然。

「大師的神功開始發威了,看那蟲子斷掉的腳和凹進去的殼,乖乖……到底有幾處啊?」童溫拿著屬下遞上來的香木,緊張地磨牙,仗著驅香的保護以及對末陸的信任,甚至有些家丁已經拿出乾糧就地用餐了。

「頭兒,那應該就是大師要眾家丁練習的什麼浸氣禪,先前光是聽他說明,還不曉得原來這套心法這麼有威力!真該叫大夥都練上一練,這樣就不用怕沙蟲了。」
其中一名棕狼家丁比劃著日前末陸曾教導過大家的掌招和架式,比著比著就被童溫鎚了下腦袋。

「練你個花開富貴,你這麼想送死就自個兒去,就算你練成又怎麼樣?你的身體有龍族那樣堅硬嗎?你的身手有大師那樣俐落嗎?」童溫冷笑道,又抓起一塊香木「能者多勞,讓該做啥的人就做啥去,你啊,學著點!」

另一頭的末陸完全沒有聽見童溫他們在說什麼,不過的確就如老鼠所言,在整個白家,能夠與一頭大型沙蟲纏鬥,甚至將牠打得半死不活,也只有身為龍族的末陸有可能辦到。不只是因為龍族都有著一身堅硬紮實的鱗甲,也因為末陸修行的武功,本身就需要相當高玄咒修為,對於個個天生是術法天才的龍族而言,這種利用法術強化自身肉體的武功,是最適合他們不過了。

不過這武功的缺點就是損耗氣力猶如乾薪入火,才不過半刻鐘時間,末陸已經沒辦法在每次杖擊中加入玄咒,自身呼吸有開始紊亂的跡象,而且自己那個改不掉的毛病也開始要發作,是時候一決雌雄了!

「孽畜,今日遇到老子是你倒霉,下輩子投生到更好的人家去罷,老子今天就要在這裡讓你重新投胎!」深吸一大口氣,體內清濁二氣似攬風之勢流轉,渾身經脈都爆衝出一股見敵必殺的狂猛凶狠,末陸雙手持杖,一陣狂風暴雨的猛打,沙蟲還沒來得及應對,那顆像牛車一樣大的頭便給打出了五處駭人的凹陷,藍色的體液濺了紅龍一身,「喝阿阿阿!老子轟殺你阿!」紅龍杖隨勢上,於亢龍之姿時,整個人躍起半空之中,右爪中的禪杖朝怒向紅龍撲咬的蟲頭用力一擲!

「嘎吼!」在淒厲的慘叫聲中,摀住耳朵的眾人等到風沙散去,才看到末陸一身是藍,從被劈成對半的蟲屍上站起,口裡連綿不絕的經文,正是他被稱作大師的另一個原因。

頭像
狐鬼瀟湘
寒風中飄盪的靈
文章: 98
註冊時間: 31日 12月 2019年, 09:50
來自: 九州之外
獸設: 瀟湘設定
噗浪: 琅琊紫薇
社會性別:
星座:
聯繫:

#8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狐鬼瀟湘 » 4日 1月 2014年, 03:16

通篇讀完,感覺有種……太快轉移的感覺。(思)

彷彿在即將聚焦讀通文句、感受故事前,
畫面就被強行切換一樣,
整體來說,有種微妙的潦草感……

或許應該讓敘事更具體點?
或著放慢節奏?

另外有些地方感覺用字遣詞不免刻意,
比方「紅龍杖隨勢上,於亢龍之姿時,整個人躍起半空之中,右爪中的禪杖朝怒向紅龍撲咬的蟲頭用力一擲!」,
這句裡面「亢龍之姿」實在突兀了點,而且語意不明。
有時候不必刻意標新立異,稍微用點老套的句子也能幫助讀者理解。
Omnia vanitas omnia licere.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9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3日 4月 2014年, 02:25

的確是過分急躁了,越想把想像的傳奇說出來,

就越怕拙劣的敘事手法將迷霧越攪越大,不過水雲說的的確是應如此,畢竟架構大的東西,實在是需要溫火慢燉才對。

初寫時,覺得相當的行雲流水,但事後重看,似乎略嫌不足,或許自己的內心還在躁進吧?接下來的篇章要更放慢速度才行。

感謝水雲評點,亢龍之姿確實真的不必要,雖然表面上很帥,但是的確形成了迷霧呢?之後會小心避免類似狀況發生。

頭像
zalacarllo
浩宇微粒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日 11月 2020年, 21:19
星座:
聯繫:

#10 Re: [連載]四靈誓

文章 zalacarllo » 25日 4月 2014年, 13:54

「以殺止殺,惟因護生,願爾往生神國,得靈主教誨,安享極樂。」末陸神情茫然,努力眺望著滾滾沙塵的遠方,把心中沸騰的殺意悄悄壓抑,這就是他一直想去避免的問題——本性,末陸明白自己只要進入了戰鬥狀態,心中的怒火就難以止息,除非將對手破壞殆盡,否則與生俱來的本能就會迫使他做出敵我不分的行為,上一年末陸就曾在殺蟲之後,硬生生的將一名家丁的右臂給扯了下來,事後還是少主替他說情,才用錢搞定了那件事。

「大師,辛苦您啦。接著!」童溫丟過來的是剛剛被自己隨手扔下的水袋,末陸扭開皮塞,讓整袋涼水沖去滿身腥黏,龍人的鱗膚不像獸人的皮毛那樣沾水就弄得渾身狼狽,抖抖身子就又是清清爽爽,當然,除去身上被衣物覆蓋住的部分不算。

沙蟲既已死去,那遺留下來的血液自然是提煉驅香的材料,可真正蘊含豐富價值的,還是那堅硬殼甲和鋒利銳牙,不說那些獵晶士搶著要,善於製造兵刃護甲的獄門霓家也是不會放過這些上等良材的,武裝家僕們和童溫等著的,其實就是這一刻。

「……別過來!」末陸忽地大喝「難道大師又要殺人?」童溫的小腦袋才閃過這樣的想法,就在下一秒,以末陸為中心的沙地瞬間開了道數丈長的口子,同時強烈的震動也把在場眾人搖得東倒西歪,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末陸的身影就消失在煙塵之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童溫鼓起勇氣,往那二丈深坑下一看,不得了,裏頭的沙蟲怕是有二十隻以上不止,頂上的太陽只能隱約照出那被包圍在綠色蟲軀下,屬於末陸的一點紅鱗。

「咦?那是金礦嗎?」旁邊湊過來的黑虎家丁,盯著那鑲在岩層中的大片暗金色物事問道。

「……那不是金礦,是燄血蝗的蛹,而且是以前都沒發現過的大數量!王大,你先回去告訴老爺這件事,快。」

「嘖……沒想到有這樣的地方。」另一頭的深坑底下,末陸看著在面前婆娑蠕動的沙蟲,他們彼此交纏的軀幹在末陸墜落時提供了緩衝,才讓紅龍沒有因此跌斷腿骨。

深坑四周的紅褐色礦脈,末陸一眼就看出是火生岩,這種遇火即燃的礦石是除了銅礦之外,西遲最常見的礦物。

而真正讓末陸屏住呼吸的,並不是火生岩,也不是在火生岩氣味中尋找紅龍的沙蟲,是那些吸附在礦脈上的暗金色蟲蛹,燄血蝗的蛹,而沙蟲之所以不敢馬上朝自己撲咬過來,大概也是那些蟲蛹所致。

「金身飛蝗,天下無敵,血毒似燄,沾者無救,皮腐肉爛,致死方休……。」末陸想起西遲耆老們是怎麼形容這春夏之交會破巢而出的天災,這種有著暗金色身軀的蝗蟲十分奇怪,一般的蝗蟲之所以為災,是因其無法控制的食欲和數量,無論多少的糧食都只是杯水車薪,一甲的田地被吃光也不用花到一刻鐘的時間;可燄血蝗全然不同,牠們破巢而出全然不是為了覓食或繁殖,這種比一般蝗蟲小上一倍的毒蟲,有著刀槍不入、術法不侵的能耐,牠們只能被牠們自己殺死,而一隻燄血蝗最可怕之處,就是在牠死亡的瞬間──牠的體液一接觸到空氣便會化作蝕肉腐骨的劇毒,就連龍人的鱗膚也無法抵抗,如果不幸沾染到,只能在傷口擴大之前把中毒的肢體砍掉,否則傷者將會全身潰爛慘死。

目前為止,白家還找不出任何的方法可以對抗這種毒蟲,唯一慶幸的是,燄血蝗的毒液對於非活物是無效的,只要能在這一年一度的紅雨中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風,是可能倖存的,但若是沾上了任何一點,傷處就只能切除,老百姓少有敢冒險的,大多是在發現蟲蛹後,就開始儲備糧食,準備足不出戶來對抗這場天災。

「難道燄血蝗的分佈和沙蟲或是火生岩有關?這事必須要讓白家的人知道才行。」末陸忖道,抬頭看著在上頭等著的童溫,兩人都明白沙蟲的聽力極好,此時若是末陸的動作太大或是周圍有太明顯的聲響,都可能造成沙蟲們暴衝,重達數百斤的蟲子只要用身子壓來,以末陸現在疲乏的真元是不足相抗的,只可能被壓成肉餅。

童溫比出要投下繩索的手勢,卻只見紅龍一個勁地搖頭。「大師到底想做甚麼?」

紅龍比手畫腳要鼠人再扔袋水下來,童溫不明所以只好照辦,光線最後照出的是紅龍將近兩米高的堅實肉體,下一秒沙蟲的軀幹就遮住了他。

於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末陸把水灑在身上後便閉上雙眼,橘紅色的光芒隨著他催谷的內息從眼側流洩,藉由身懷的絕技──浸氣禪,末陸能輕易地將那些水氣纏繞在護身氣勁之上,形成了一道水膜。

沙蟲的身軀一圈一圈的向他逼近,末陸雙脣微張,一圈微小的法陣在他的嘴前凝聚,這是所有龍人與生俱來的咒術,藉由誦念自己出生時得知的真名,就能發出魂魄中蘊藏的咒力。
「普迷‧薩瑪‧多得利,初綻離火!」一小圈的火球吐出瞬間,沙蟲敏銳的感官發覺到那急速上升的溫度,本能的往後蜷縮卻已經來不及,別忘了,他和這小獵物正在一座遇火即燃的礦坑裡面─劇烈的氧化就是燃燒,更劇烈的燃燒就是爆炸。

轟!童溫還搞不清楚三秒前末陸要他走開是甚麼意思,「哇阿阿!」在巨響下一道通天火柱爆出,差一點就要燒了他的鼻子;這震動的力道遠遠超越剛才沙蟲騷動時至少兩倍,而且這爆炸和火柱是連環而起,還來不及慘叫,又是一道三米寬火柱在他左前方炸開,本能逼迫老鼠只能連滾帶爬地往同樣被嚇壞的家丁們狂奔。

「該死,到底是怎麼回事?」顧不得黃沙炙人,老鼠和被波及到的眾家丁一路往西南方退,直到距離末陸的位置二十丈後的工寮,爆炸才沒有蔓延過來。

「天阿……是誰在火生岩的礦坑放火嗎?這下這裡至少要有五年無法開採啦。」同樣感到驚慌失措的不只有童溫和他帶上的一班家丁,被轟天巨響嚇醒的灰熊工頭,瞠目結舌看著眼前沙塵滿天、滿目瘡痍的景象。

「唉呦呦……石建孫,這一區的損失你可別跟我討,這是末陸大人惹的禍,去跟上頭說吧。」童溫擦著自己的臉頰,要怎麼向白家解釋,還有得頭疼。

回覆文章

城邦入境名單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居民 和 1 名訪客